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北京“亚洲最大游乐园”拆除 荒废14年被称鬼城

2013年05月20日来源:北京晨报 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亚洲最大游乐园”拆 了

    本报记者现场探访 揭秘“鬼城”的前世今生

  在我国,第一个真正意义的大型主题公园是1989年开业的深圳锦绣中华微缩景区,开业一年就接待了超过300万的游客,1亿元的投资仅用一年的时间就全部收回。20世纪80年代至今,全国已累计开发主题公园式旅游点2500多个,投入资金达3000多亿元。在热闹的背后,也不乏沃德兰这样的案例。有旅游业内人士表示,许多地方把主题公园当成迅速致富的手段,项目缺乏个性,缺乏前期可行

  “现实版的寂静岭”、“城堡废墟”、“鬼城”,这些耸人听闻的名号说的都是同一个地方——沃德兰游乐园。从京城出发前往八达岭,驱车行驶在京藏高速公路上,进入昌平地界后,游人都会看到高速路一侧,有一大片不寻常的建筑群。它就是规划中的“亚洲最大游乐园”。由于从未开业,“沃德兰游乐园”的名号,倒是鲜为人知。

  十几年过去了,它一直静静地矗立在那里。近日,这片神秘的乐园被拆除。沃德兰来自于英文名wonderland的谐音,直译的意思为“仙境”,如今,仙境不复存在。当初为什么建它?又为什么废弃?沃德兰被拆除了,笼罩在它身上的面纱,也到了揭开的时候了。

  在我国,第一个真正意义的大型主题公园是1989年开业的深圳锦绣中华微缩景区,开业一年就接待了超过300万的游客,1亿元的投资仅用一年的时间就全部收回。20世纪80年代至今,全国已累计开发主题公园式旅游点2500多个,投入资金达3000多亿元。在热闹的背后,也不乏沃德兰这样的案例。有旅游业内人士表示,许多地方把主题公园当成迅速致富的手段,项目缺乏个性,缺乏前期可行性研究,投资经营者往往忽略了这一点,高估客源流量及人均消费水平,在没有做好充分调查的情况下便盲目投资开发,最终因为客源不足等原因,导致公园在开园后不久因亏损而关闭。

  现 场 探 访

  现场一片废墟 仅剩“火箭城堡”

  京藏高速昌平南口出口向北望,一座形似火箭发射塔的灰色城堡赫然矗立。这里原本曾规划亚洲最大的沃德兰游乐园,但因故停工,在荒废了十几年后,这座平静的童话城堡终于又迎来了“人气”。不过这一次它迎来的却是拆建工人。

  近日,记者探访拆除现场,在游乐场西南侧,原本蓝色尖顶、红色底座的一排圆锥形城堡建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脚下的一片废墟,钢筋、水泥块交织在一起。虽然时至中午,拆除现场的工人们却没有停下手里的活,不远处5辆铲车、2辆吊车一起作业。从废墟向北望,一座形似火箭发射塔的灰色城堡孤零零地矗立在远端,在城堡和废墟之间则是一大片荒地。

  “这里原来就是未建好的工程,只有南门建了一排气派的城堡,里面都是荒地,在外面看着气派,进去里面什么也没有。”附近村民告诉记者。一位在附近工作了多年的市民告诉记者,多年前她第一次来到这里看到漂亮的建筑很兴奋,“就好像是童话世界里的小儿国,特意进去看了看,里面什么也没有,挺失望。”

  附近村民说,这座曾经的大型游乐城自从停工后,就变成了摄影爱好者和探险者的乐园, “经常看到有年轻人拿着相机过来照相,这儿还很受老外喜欢,时不时会有外国朋友拿着相机来拍摄,还饶有兴趣地参观。”

  村民提前“规划” 盖起三层小楼

  最近,这座荒废了十几年的城堡要变身“大型购物广场”的消息不胫而走,引起附近村民的注意。

  在拆除现场西侧,一位村民正在盖楼,3层小楼即将完工,楼内除了自己的超大住宅外,还有20多间屋子准备对外出租。每间屋子约10多平方米,明厨明卫,屋内床、厨卫、洗浴等基本生活用品一应俱全,“初步打算租每月500元。这附近刚建了一所学校,以后这里还有购物中心,应该不愁租。”村民道出自己的盘算。

  附近还新开了一家小吃部,卖炒菜份饭,“听说工地快拆完了,6月就开始干活了,会进大批工人,我这个店就指望他们了。”老板说,要是以后购物中心建好了,再琢磨要不要转型。

  “以前这边没有几个人来,倒是最近拆了人来得多了,估计有一些记者,还有一些摄影爱好者吧,都拿着相机来留影。”一位同在小吃部吃饭的村民拿出手机,向记者展示他之前拍的照片,照片上,一排蓝色尖顶的锥形城堡漂亮气派,而翻过几张“原貌”照片后,城堡被拆的现场则令人触目惊心,原本直立的城堡在挖土机的作业下“屈身”倒塌,“好好的城堡突然就轰然倒塌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觉得很可惜。”村民感慨地说。
前 世 今 生

  计划建亚洲最大游乐园

  1994年,南口镇政府引入沃德兰项目,将陈庄、雪山、红泥沟等五个村的1000多亩土地租给华彬集团,由其投资创建沃德兰游乐园。根据当时的规划,这个占地123.04公顷的项目定位是“亚洲最大的游乐园”,曾被国家旅游局列为重点项目。按设计,游乐园里除了游乐设施外,还包括高级酒店、购物中心和美食街等,建成后的面积将超过东京的迪士尼乐园,成为亚洲第一大游乐园。

  然而,这幅画面就像一个美丽的肥皂泡,突然在某一天消失得无影无踪。停工是从1998年开始的,至于停工原因,传闻中有两个版本,一说是当年东南亚金融危机波及投资商,另一说是1998年南方洪涝灾害引发了关于林地保护问题的争论。当年,有关部门叫停了部分涉及林地征占的项目,而沃德兰游乐园的项目用地中由于有200多亩林地,因此受到了影响。2000年左右,由于开发商、当地政府和村民在土地价值评估和补偿上存在分歧,整个项目被搁置下来。有消息称,2008年奥运会期间,华彬集团决定要重新启动这个项目,却得知早在2005年,由于昌平新城的规划,沃德兰项目已经由2003年北京市政府批准的123.04公顷缩减为15公顷。

  近年来,有关沃德兰游乐园项目要“重启”的传言一直不断。去年9月,沃德兰游乐园中的几处大型钢筋“骨架”开始拆除。

  在探险摄影圈声名鹊起

  尽管没能做成“亚洲最大的游乐园”,沃德兰却在探险圈子里占有一席之地,探险爱好者和摄影爱好者颇为心仪,前者将其奉为全球最美的20座废墟之一,后者则将其命名为“被埋葬在庄稼地里的童话”。

  童话风格明显的欧式城堡建筑、锈迹斑斑的钢架、高耸入云还裸露着金属顶架的尖塔,和周围成片的玉米地形成鲜明的对比,成为摄影爱好者眼中独特的“废墟风情”。据周边村民介绍,到这里来拍摄的人不少,有的是拍荒废了的建筑,也有来拍摄人像的。在网络上,经常有人发出“召集令”,他们更愿意把沃德兰之行称为一次“探险”。

  原址将建大型购物中心

  今年1月,昌平区举行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在会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昌平区政府宣布将在昌平西部建三大旅游、商业项目,其中已经停滞15年的“亚洲最大的游乐园”沃德兰游乐园废墟将规划建设一个占地8.5万平方米的长城国际名品购物中心。据介绍,占地8.5万平方米的长城国际名品购物中心包括大型综合名品购物中心、休闲广场、娱乐中心、航空旅游俱乐部等,部分设施预计在今年底即可投入使用。

  在“长城国际名品购物中心”西南部,昌平区旅游委还将配建5.5万平方米的“华彬和平宫项目”,建成后将与法国凡尔赛宫、国家大剧院等国内外顶级文化院所一起每年举办国际文化、艺术活动50次,各类演出30场。此外,在“长城国际名品购物中心”东部,将建设总面积22.8万平方米的“北京奥莱欢乐城”,包括建设奥特莱斯商业城、高科技室内游乐园及五星级温泉度假酒店。至于这三大项目中是否还有可能重新建设一个游乐园项目,目前还没有定论。

  念 念 不 忘

  “那个今生都不会兑现的承诺”

  搜索关于沃德兰游乐园的资料,很容易就会被链接进入一个名为“南口记忆”的论坛。21岁的“流棯”(网名)就是这个论坛的小编。这个女孩家在昌平城关,从她家去往家住南口镇的姥姥家,沃德兰游乐园是必经之路。

  “说起它,是上小学时妈妈带着去姥姥家的路上,妈妈说,这里将有一个全亚洲最大的游乐园,比九龙(游乐园)大很多,和九龙一样好玩,却又完全不一样。” “流棯”说,她已经记不清那些美好的描述,“只是记得自己把见过的、听过的最最好玩的儿童城全部拼在一起。记得当时双眼紧紧盯着城堡刚刚建好的底座,将整张脸贴在公交车的车窗上时,车窗的温度那么冰凉,却舍不得把脸移开,最后挨了妈妈一通说。”

  “流棯”上了高中以后,九龙游乐园关闭了,而沃德兰游乐园则更加让她向往,“我坐在公交车最靠前的位置上,蓦然抬头,看见半个红日隐在那个过街天桥式的城堡身后,投出的城堡的影子在身前,日光给城堡鎏了一层金边儿,给人以城堡终于建设完成的幻觉,像是童话中的世界。”

  现在,流棯已经上了大学。有一天,她突然发现,沃德兰的照片在社交网络上被疯转,起名为“被埋葬在庄稼地里的童话”,“就算是废墟,它依旧那么美,让那么多人惊叹,让那么多人着迷。” “流棯”说,她并没有跟着转发,只是每一次有人分享,都会把相册从头到尾看一遍,“默默地对自己说,有一天我也会拿着我的小相机,拍一组属于我自己的沃德兰,为了那个夭折的梦想,那个今生都不会兑现的承诺。”

  然而,她还没有来得及去一次沃德兰,就眼睁睁地看着它消失了。“不,我连眼睁睁看着它消失的机会都没有,只是在百公里外、在网络上每天刷着沃德兰的照片,看着它拆除的进度,对着电脑告别,无奈地说,对不起,我回不去。其实我知道,我总是有办法回去的,只是,我没有。”

  流棯讲述这些话时很平静,但平静的背后有一股感人的力量,“每个人心里都对沃德兰有一份属于自己的记忆,就像每个人手中都握着拼图的一块,只要拿出来分享,我们就能拥有一个完整的童话城堡,这个城堡就放在这个平台上、在我们心里,一辈子再也不会拆除。”

探 讨 反 思

  三大软肋造就“城堡废墟”

  荒废了十四年终被拆除,沃德兰离去的背影让人唏嘘不已。在著名旅游社会学者、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思敏博士看来,沃德兰现象应该从三个方面进行反思。

  首先是投资方背景。刘思敏表示,主题公园专业性强,投资巨大,对主题创意的要求比较高,需要有专业的团队去运作。而沃德兰的投资方华彬集团本身不是做旅游出身,也没有借助专业的管理品牌。

  其次是选址。刘思敏认为,沃德兰游乐园建在北京通往八达岭的必经之路京藏高速旁边,很显然是想截流去往八达岭的大量游客。“这是混淆了两种游客的性质。”刘思敏告诉记者,去往八达岭的绝大部分是“到此一游”型的观光游客,其中旅行社团队占比很大,而对于日程安排紧张的团队游来说,即使去了游乐园很可能也只是参观一下,对于这部分人来说,可能会认为门票价格太高。“在主题公园,起码两个小时以上的娱乐才有意义,而旅行社在一个景点也就停留四十分钟,无法体现主题乐园的参与性和体验性。”刘思敏认为,沃德兰游乐园的选择有点想当然的成分,产品的形态和游客的消费需求不吻合,无法起到分流的作用,“看上去交通位置很好,但实际对接不上这部分客源。”

  另一类游客是休闲度假型,特点是反复性消费,这类游客主要来自本地市场。“这样的人可能会每个周末、每个月都去一趟,他们希望花在路上的时间和费用少一点,”刘思敏分析说,如果去程需要一个半小时,往返就是三个小时,会严重影响本地游客前往的热情,“以沃德兰所处的位置来说,开车和打车成本都比较高,最好是建在有公共交通的地方,开车去距离也不太远。”

  再次是时机。不可否认,沃德兰乐园没有赶上好时候,休闲度假旅游是最近十年才开始快速发展的,而在沃德兰开始建设的上世纪九十年代,还是观光旅游的时代。虽然现在两类旅游方式发展并驾齐驱,但观光旅游仍然是主体,只不过休闲度假旅游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而已。刘思敏表示,沃德兰开始建设的时候,国内旅游还处于起步阶段,而且是以观光旅游为主,“所以项目有点超前。”

  刘思敏告诉记者,这种情况在国内并不鲜见。曾经有一段时间,全国各地出现了成百上千个西游记宫,很快便门庭冷落,闭门度日。他认为,像沃德兰游乐园和后来的欢乐谷这种以参与性、体验性为主要特征的休闲、度假型主题公园,可复制性很强,必然强调消费的重复性,注重游客的回头率,因此,它们的客源必然是区域性的,必须考虑在一定的半径(不能太大)之内,能够产生相应足够的消费需求,而对此具有最大约束力的因素不是单纯的人口数量(例如1200万人口),而是以这个主题公园为中心的这个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也就是这些人口对这种主题公园产品(也称主题乐园)的认可度以及消费能力。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