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河南法官之子雇凶灭门案调查:为超生抱怨父母无情

2013年05月22日来源: 新京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5月14日,高炜晟接受警方讯问时的录像截图。A22-A23版图片/新京报记者 涂重航 摄

  5月14日,警方在案发小区外张贴的告示,称案件正在调查,禁止其他人进入小区。

 

  5月18日,警方带着涉嫌杀人的吴强指认现场录像截图。

  高炜晟的自拍图。

  5月12日凌晨,河南省周口市发生一起杀人案,周口市中院审判委员会委员高天峰和女儿高玮艺在家中被杀。警方随后查明,高天峰的儿子高炜晟涉嫌雇凶杀人。

  据高炜晟供述,从今年2月起,他开始在网上联系杀手,杀他父母和姐姐。

  在周围人眼中,这个18岁高三男生随和、幽默,喜欢打篮球和网游,和其他同龄人无异。雇凶理由困扰着高炜晟的亲友。

  但高炜晟很早就在网络上诉说自己心理有“阴暗面”。这个被家庭宠爱的男生,由于超生,从小东躲西藏,隐瞒身份,为此他抱怨父母的“无情”。由于家庭对其学业上较高的期望值,高炜晟多次向同学表示“不堪压力”。

  “我也经常幻想杀人,也喜欢在夜里游荡,我怕黑,又害怕寂寞,但我总有一些让人难以接受的想法,我恨世界,我想把它洗干净……”

  去年4月,高炜晟曾经在阴暗吧里发帖,这样描述自己的内心。

  一年多后,今年5月12日凌晨,这个自称“幻想杀人”的大男生涉嫌雇凶杀害了自己的父亲和姐姐。

  第二天,面对询问,高炜晟也有些困惑。高说,不知道当时为何会有杀死至亲的想法,他明明知道父母和姐姐都很疼他,并且自己也很喜欢他们。

  这同样是困扰警方和高炜晟亲友的问题。人性的阴暗往往超出想象。对于这个问题或许难以有准确答案。我们能够看到的,是这18岁少年成长历程中留下的点滴异样的痕迹。

  5月12日零点30分

  深夜引杀手入门

  两名杀手在对高炜晟的父亲、姐姐行凶时,高炜晟躲在自己房中,没有出声

  5月11日深夜。周口市荣华小区一栋联排别墅。

  高三学生高炜晟一家四口住在这里。这是个富裕的公务员家庭,父亲高天峰现任周口市中院审判委员会委员,高炜晟的母亲也是当地公务员。姐姐高玮艺待业在家。此时,信佛的高母外出拜佛,只剩父子三个在家。

  零点30分,高炜晟打开了死亡之门。

  他将一楼防盗门打开,杀手吴强、张某被他带入储藏室。他给了他们一把菜刀和一把水果刀。随后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在父女熟睡之前,吴强给高炜晟发了一条短信询问是否上楼,他回复“再等等”。

  1点30分吴强、张某赤脚上了二楼,来到高天峰的房门口。开门的瞬间,高天峰惊醒,问是谁。

  据张某向警方供述,他看到高父已醒,有些退缩,吴强上前推开房门并开灯,冲上去拿甩棍击打高天峰,张某也上前用水果刀乱刺、乱打。

  这时,另一个房间的高玮艺听到声音出来,吴强过去用甩棍将她打倒,并用水果刀刺她的前胸。

  这场打斗持续了15分钟。

  一系列血腥的混乱发生时,高炜晟呆在自己的房间内,没有出现。他在后来的讯问中说,“我躲在门后,很害怕”。客厅里嘈杂的打斗声停止了。吴强打电话叫高炜晟出来付雇凶的钱。

  打开卧室门,高炜晟看到父亲和姐姐倒在地上,地板上到处是凌乱的血脚印,墙上有喷溅状鲜血。

  警方内部人士透露,案发次日,高炜晟接受讯问时说,自己看到这一幕,突然感到无助和害怕,“像是做了一个梦。”

  高炜晟迟疑了一下,提出让吴、张二人清理房间。这是他们之前的约定,高炜晟要求杀手碎尸、清理现场后才能拿钱。

  但是来不及了,高家养的藏獒在打斗期间一直狂吠,已有邻居开灯。吴强和张某按高炜晟的指点,翻出9万元现金和十几件玉器后匆匆逃走。

  接到邻居报警,警方很快到达现场,并将家里“幸存”的男孩带走。一位曾到过凶案现场的刑警说,惨状让从业多年的他也觉得“惨不忍睹”。

  杀人和死亡,对于高炜晟而言,此前只出现在他经常玩的网络游戏“剑网3”中。游戏的背景是唐代的长安。玩家们在江湖中不断杀人或者被杀。常有玩家因为不忿被无故杀害或是追杀,就在游戏里的悬赏榜发帖“买凶”。

  但高炜晟将网上的买凶搬到了现实。

5月11日晚7点多

  最后的晚餐

  高炜晟多次在网上买凶,但均被骗;联系上杀手吴强后,高数次催促其杀害自己亲人

  由于母亲外出,凶案前的晚餐,一家三口是在外面饭店吃的。平时周末一家人相聚很少出外聚餐。高炜晟常常会对同学说,妈妈会做大鱼大肉等着他回去。

  高炜晟并不认为家人对自己不好。他常常会提起母亲和姐姐。

  他在吃饭时候的心思没有人了解。警方内部人士透露,吃完饭,高炜晟让父亲和姐姐先回家,他去见吴强和张某,并给他们指认了自家的具体位置和父亲、姐姐的房间。这是雇凶者和两名杀手第一次聚齐,此前高炜晟只见过吴强。

  高炜晟在现实中的买凶并不顺利。

  据高供述,今年2月以来,他在网上联系了几个“杀手”打算杀死家人,都是付了定金但对方没来。频频上当的高炜晟一度想放弃。今年4月,他偶然看到了吴强2月发的帖子。

  25岁的广西人吴强没有正当职业,欠下很多赌债。他说,快要被讨债的人逼疯。在这个和“杀手”相关的帖子中,吴强称:只要给足够的钱,什么都能做。

  16岁少年张某也是通过这个帖子联系上了吴强,张某在河南登封某武校读书,他说希望一起做事,并称吴为“师父”。

  在网上,高炜晟加吴强为好友。他说自己体重240斤,吴强叫他“胖子”,两人聊得“十分投机”。但当高炜晟提出杀掉自己的父母和姐姐时,吴强还是吃了一惊。

  据警方人士介绍,吴强说,刚开始他不太同意,但高炜晟不断说自己在家就“像狗一样”,家人总是虐待他。说得多了,吴强也开始觉得高的家人确实可恶,就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高炜晟跟吴强商议好的价格是60万元,平均杀一人20万元。高炜晟说,酬金要杀死他家人后在家里找。他家有钱,放在哪里他都知道。之后高数次给吴提供路费,要求他赶来杀人。

  5月9日,高炜晟再次给吴强提供了600元路费,吴强坐上火车赶到漯河见到高炜晟,高已买好作案用的衣服、手套和帽子。

  几个月来,高炜晟紧张地策划着雇凶,周围的同学并未看出他有异常。

  他还在按着正常的轨迹在策划未来。5月9日中午,高炜晟与一位好友约在学校附近的网吧打网游,他写了一份开奶茶店的计划书给这位好友。此前他们曾商量一起开店,不再依靠家里。

  这位好友问他,如果不上学,家里能同意吗?高炜晟说,家里不怎么管他,他只要坚持不上学,他爸也没办法。

  5月10日晚7点,高炜晟到漯河另一所高中向一位女同学借400元。他说要请一个朋友吃饭。此前几小时,高炜晟已与吴强见过面,据分析,借钱很可能就是请吴强吃饭。

  第二天,另一名杀手张某从登封赶到漯河,第一次见到“师父”吴强,两人先赶去周口。随后,高炜晟和姐姐也踏上了回家的路。

  5月11日下午4点多

  回家

  高炜晟是家里的宠儿,但却因超生从小东躲西藏以隐瞒身份,他为此怨恨父母“无情”

  警方一位内部人士说,对于另外两名疑犯的杀人动机他都能理解,但对于高炜晟,他在了解案情后,心情很难平息。他认为,高考的压力,家庭的压力以及高炜晟童年的生长环境等,这诸多因素之下,造成高炜晟个人人格出现分裂。

  从漯河到周口有80公里,走高速只需要一个多小时。每两周高炜晟都会坐大巴车回家,28岁的姐姐高玮艺都会陪在他身边。

  高玮艺是个身材高挑,温柔寡言的女孩。今年年初,她来到漯河陪高炜晟读书。高去网吧打游戏,她会坐在旁边陪着上网。

  高炜晟在家里深受宠爱和重视。但他的童年算不得愉快。

  高炜晟的姑父说,高炜晟是高天峰夫妻超生的。周口计生政策很严,公职人员若被发现超生,直接开除。高天峰当时是一个乡镇上的负责人。为了不让人发现,高炜晟从小东躲西藏,甚至托付给远亲抚养。一家四口团聚,只是近十年的事。

  随着高天峰一路升迁,从农场场长、镇长、镇委书记再到2004年升任鹿邑县法院院长,若被发现违反计划生育,会被一票否决。因此,隐瞒自己的身份成为高炜晟从小就牢记的事。

  高炜晟的一位同学说,只要父母打来电话,高炜晟就显得异常小心,细声细语地说话。有一次同学忍不住问他,为什么这么怕父母?高炜晟说,自己小时候不愿去亲戚家住,但父母很“无情”,强制送走他。

  直到案发,鹿邑县许多同事都不知道高天峰有个这么大的儿子,感叹他保密工作做得好。周口一位记者说,三四年前,有人举报高天峰超生,并有照片等证据,但高天峰平息了此事。

  高炜晟的同学们也没人知道他父亲是法官。他告诉初中的同学说父亲是房地产商,或者父亲做操盘手。他对高中同学则说,父母一直在家闲着,无所事事。

  高天峰是农村出身,全凭自己的努力干到副处级法官。熟悉高天峰的河南律师常岩说,高做事很谨慎,一丝不苟。

  这样一个谨慎的官员冒着仕途风险超生,自然对儿子抱有颇高期望。和高家关系密切的朋友都知道,高天峰对高炜晟期望很高,他想让儿子自己奋斗,靠考取好大学谋前途。

  从初中开始,高玮艺就帮弟弟辅导功课,还会给他布置家庭作业,完不成就不能出去玩。

  有初中同学记得,高炜晟即使是出来玩,高父也会规定时间,从来没有看到他晚上7点后还在外面玩。大家一起玩的时候,只要家人来电话,高炜晟会立刻返家。

  高炜晟也多次和朋友抱怨,家里想让他考一个好大学,但他感觉自己办不到。

  5月11日中午12点多

  不尽兴的篮球赛

  打篮球、玩网游是高炜晟两个最大的爱好,但离开球场和网吧,他面临着高考的重压

  5月11日中午,高炜晟与同学打了一会儿篮球才离开学校。

  当时,三四个男生在打半场球,穿格子衬衣的高炜晟中途加了进来,但只进了两个球,同学们都没打尽兴,他就说下午要回家,先走了。

  这个体重200多斤,身高1.83米的胖男生是学校篮球场上的干将。他投球很准,曾跟同学们演示,三分线内起跳投球,20投能进15球。

  “高胖”是同学们对高炜晟的称呼,这个外号从初中一直叫到高中。他们有时也会叫他“胖子”。高炜晟性格随和,不要说叫外号,“就算开再大的玩笑,他也不会生气。”

  18岁的高炜晟就读于漯河一中高三文科班,他“在班里并不显眼”,成绩不太好,从没与同学起过争执。

  他常说,做人要低调,不能露富,但同学们都知道高的家境不错。他花钱大手大脚,对同学也很慷慨。

  他的初中同学回忆,高炜晟初三平均一周能花2000元,多数花在网络游戏里买装备,找代练,他也常给一起打网游的同学充值。

  和同龄的男生一样,高炜晟也有心仪的女孩,经济优势让他采取“食品攻势”。他常给喜欢的女生买零食。

  打篮球是他最大的爱好之一,几乎每天放学都会打,就算课间休息十分钟,也会跟同学打一会。最近临近高考,球场上高三学生不太多,但高炜晟是其中一个。

  除了篮球,高炜晟另一个爱好就是网络游戏。即使临近高考,高炜晟也会常到网吧打网游。

  高炜晟最近不止跟一个同学提过,他不想参加高考,不想上大学,他希望高中一毕业就去做生意。

  但对高炜晟期望甚高的家人并不这么想,他们对他的高考给予全力支持,高玮艺也赶到漯河陪读。

  5月11日,高炜晟向班主任张老师请假离校。他说肠胃不好,想回家检查一下。张老师当时没有批准。

  中午12点13分,高玮艺打来电话帮弟弟请假,张老师这才同意。

  这一次离开,高炜晟并没有流露出任何异常。路过篮球场,他跑进去打了他在高中的最后一场篮球。

 12日中午12点多

  供认雇凶

  高炜晟自称雇凶是因为不满家里管教严格,并且心理有些问题,“有阴暗面”

  父亲和姐姐死后不到12小时,高炜晟供述说他策划了整个凶案。

  警方内部人士说,接到报警后,警方经初步判断,这不是简单的入室抢劫,而是有明确指向的凶杀案。

  通过对高家4人社会关系的排查,高炜晟手机上的一个电话引起警方的怀疑。

  技侦人员确定,这个通话记录的时间在高父与高姐死亡后。但高炜晟坚持说,自己的手机在外面,电话是姐姐打的。

  经过一个上午的谈话,12日中午12点多,高炜晟承认了雇凶。

  他的动机简单到无法令办案警察相信:家里对他管得严,抱得希望太高,让他有些压力。

  高炜晟还供述说,他被骗几次后,曾打消雇凶的念头。但有一次他从学校回去晚了,姐姐说他,他就又开始寻找杀手。

  警方一位内部人士说,对于另外两名疑犯的杀人动机他都能理解,但对于高炜晟,他在了解案情后,心情很难平息。他认为,高考的压力,家庭的压力以及高炜晟童年的生长环境等,这诸多因素之下,造成高炜晟个人人格出现分裂。

  高炜晟向警方说,他自己心理上有些问题。这一点,他也跟同学提过。

  最近一年,高炜晟的好友们也注意到他的情绪有时不太好。有时朋友聚会,他一直不说话,接连地抽烟。朋友问他,他说受了刺激。

  同学大都以为是失恋刺激,但高炜晟对一个好友说,自己有重度抑郁症。借钱给高炜晟的那位女生也说,高也曾跟她说过自己有抑郁症。但他多位同学都坦言看不出他“有什么抑郁”。

  据法律人士介绍,抑郁症不属于司法意义上的不受意识支配行为,很难免责。

  一位与警方密切接触的内部人士说,高炜晟在案发后很冷静,在几乎不可辩驳的证据之下,他仍一口咬定是姐姐打出的电话,这与抑郁症患者想寻求杀亲后自杀的行为不符。

  但部分同学注意到,高炜晟表现出对社会和人生的灰暗情绪。如果有同学说起拯救世界的想法,高炜晟就会很兴奋、激动,有时就会暴露出心事。

  去年4月,高炜晟在百度“阴暗”吧里发帖称,“阴暗,我自卑,但却表现得很强势,我明明很邪恶,但我表现得如此善。”

  他还说,“我也经常幻想杀人……我对任何人没有特殊感情,没依赖感,包括父母,我也计划过杀人案件。我想把他们杀了然后吃掉,我认为这样就不会被发现,这就是我的阴暗面。”

  但那个时候他并没有将想法付诸行动,他说“没去做,因为我还有理智”。

  高炜晟最终丧失了理智。在他过完18岁生日刚好一个月,距离高考26天的日子,5月12日凌晨,他实施了他的“杀人计划”。

  案发当天下午,张某在河南登封被抓获,4天后,吴强在湖南被抓获。

  5月13日,周口公安局七一分局,高炜晟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有人将他叫醒,并进行讯问。

  被叫醒的高炜晟一脸茫然,他说自己很后悔,“很想我姐和我爸”,“他们挺疼我的,我也很喜欢他们,就是缺了点沟通。”

  新京报记者 涂重航河南省周口市报道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