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湖北首个家庭太阳能电站并网发电 昨天卖电13度

2013年05月22日来源:武汉晚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湖北首个家庭太阳能电站并网发电

    硚口居民高松自家楼顶建电站,昨天卖电13度

    个人申请发电需提交身份证和房产证

    昨天上午,高松家的楼顶平台上,供电公司技术人员验收高松的太阳能发电站设施。 记者杨涛 何晓刚 实习生孔轩 摄

    高松DIY了家庭太阳能发电站,并成为湖北省首位向电网出售电力的个人。 记者杨涛 何晓刚 实习生孔轩 摄

    “合闸,送电。”伴随着武汉供电部门验收人员下达指令,昨天上午11点25分,硚口居民高松成为湖北省首位向电网出售太阳能电力的个人。截至昨天下午6点钟左右,高先生已卖出电量13度,按收购电价每度4角钱算,“赚”了5.2元钱,而他的前期投资花了近4万元。

    家庭太阳能发电站

    装30平方米电池板

    高松的家在汉口春天一栋居民楼的屋顶,18块熠熠闪光的电池板,总面积近30平方米。当天上午9点半钟,包括央视在内的十余家媒体的20多名记者“占领”了高松家的屋顶平台,围着高松问个不停,高松的电话不断,他只好一次次对着手机说:“对不起,我现在没空。”

    上午10点半钟,武汉供电公司客服中心人员准备验收。出于安全考虑,验收人员暂让记者退场。工作人员称,因为是第一次验收太阳能个人发电,“人多了,怕现场难以全面照顾到,不小心把大家电到了。”

    验收人员先用测量仪测试,经检查,太阳能电池板输出的电压在220伏至245伏之间,达到了安装标准。验收人员接着又检查了电池板的连接线,在先前的一次检查中发现连接线在拐角处没有用固定夹,留下了安全隐患。这次验收时,工作人员发现这段电力连接线已经固定好了。电力人员说:“在遇到大风时,大风会对电力连接线产生摩擦,容易造成电力破损,最终导致漏电。”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检查,供电部门验收完毕,同意送电。在合上电闸的一刹那,高家的太阳能电力控制箱亮起了小红灯,这预示着发电成功,高松开心地笑了起来。

    电表读数分“正反”

    全省只有这一块

    在高先生居住的楼底下,安装有十余块电表。高先生家的电表外观虽和大家的差不多,但数字显示却不一样。普通电表仅显示“总电量××度”。高先生的电表在“总电量”前多了两个字“正向总电量××度”,同时还交替显示“反向总电量”。这样的电表,全省只装了这一块。

    武汉供电公司营销人员说,“正向总电量”就是高先生用了电网多少度电,“反向总电量”是显示高先生卖给电网多少度电。在白天,高先生家的太阳能发电站发出来的电用不完,多余的会输到电网。到了晚上,高先生的太阳能电站不能发电,这时就需要用电网输进来的电。武汉供电公司表示,双向电表安装后,供电部门会和高先生定期结算电费,正向按国家规定的民用电收费标准,反向卖电按每度0.4元结算。

    由于电网收购价格低,高先生曾想加上蓄电池设备,将白天发的电存到晚上用,但一打听,蓄电池造价高,且寿命有限,还不如卖给供电公司。

个人申请发电只需

    提交身份证房产证

    今年3月15日,高松正式向武汉供电公司递交个人光伏发电项目申请,随后得到供电部门同意实施分布式光伏电源(即个人太阳能发电)批复。在获得批准后,高松提交了设计方案。4月初,武汉供电公司拿出审查意见,出具双方电力线路的对接表。5月初,高松施工完毕,申请验收。

    这套看起来神奇的个人太阳能电站,其设计和建造几乎全部由高松独自完成,“除了请工人焊接和一些简单人力拼装外,全部系统都是我自己做的。”

    高松的动手能力强悍,家里墙上挂有各种航模,有的已拆得七零八落。高松说:“从小就喜欢动手玩弄机械和航模。”

    前年开始,高松瞄上了太阳能发电。在微博上,他的名字叫“爱上日光浴”。高松说,太阳能发电技术很成熟,有专门的网站介绍经验,做起来并不难。

    从申请到发电,高松感到电力部门很支持,“申请很容易,只需提交身份证和房产证等资料。”

    武汉供电公司解释查看房产证的缘由,通过房产证确认申请者能否在楼顶施工。高先生所住楼层共6楼,他的楼顶属于顶层阁楼形式,使用权属在高先生。对于那种共有形式的屋顶,供电部门会提醒申请者注意,施工前需要考虑其他业主的知情权。

    个人卖电是有益探索

    普及开来有点难

    为了安装这套太阳能发电设备,高松多次前往江浙,考察电池板生产厂家。他组装的这套设备,可以通过手机随时查看家中发电量情况。

    昨天,高松算了下总账,仅原材料就花了3.3万元,加上其他杂费,总造价接近4万元。武汉市光伏行业一位业内人士称,这个价格已相当便宜,难有降价空间。

    花费数万元,收回投资至少需要15年,高松难道想造个“高级玩具”?其实不然。35岁的他学市场营销出身,干过多个行业。去年,他还在开一家土方公司,一年产值上千万,有20多个员工。高松把公司关了,投钱在南京路开了一家水果店,现在店里每月销售额有30万元左右,他又将店转给了朋友,自己只当股东。

    高松认为,土方公司和国家环保大势不相符,他看中的是未来太阳能发电市场,清洁能源又环保。为了能集中精力钻这一行,他退出了水果店的管理。高松说:“就想拼一拼,试一试。”

    尽管国家对个人太阳能发电政策补贴还没有出台,但高松不想等到政策出来再行动。“如果个人发电能和企业一样达到1元钱一度电,收回成本只需5年左右,那时就有市场了。”

    刘一春是武汉经开新能源公司董事长,主要承接国内大型企业的光伏发电项目。听说武汉有了第一例个人太阳能发售电,刘一春说:“这是个有益的探索,但现在要想普及,还是有点难。”

    在德国,刘一春看过很多家庭都装有个人太阳能发电设备。他认为,中国和外国相比,国情不一样,“国外很多是独体别墅,有条件安装。国内城市屋顶有限,能够安装个人太阳能发电的仅仅是住别墅的一小部分人群,属于奢侈品,这个市场相对较窄。”刘一春说,光伏企业看中规模较大光伏工程项目,但高松的出现,展示出个人光伏项目的趋势,是很好的尝试。(记者龚平 实习生曾慧 通讯员 王欣)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