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公务员升职无望包田种水稻 专家:违反公务员法

2013年05月24日来源: 郑州晚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旧成语:解甲归田

  新词语:带职种田

  湖南乡镇公务员升职无望包田地种水稻

  专家:违反公务员法

    网友:多打粮食总比干别的好

  “带甲归田”的黄庆玖,是一位非典型基层公务员。

  调查他的种田背景,呈现的则是一些普通基层公务员的典型生存状态:在乡镇基层干了一二十年,工资低,升职无望直至无欲,以养老心态活在官场,有的如黄庆玖则开始“谋钱途”,以至于触到国家公务员法的红线,尽管此举在情理上容易获得同情和理解。

  黄庆玖是湖南永州市零陵区畜牧局里唯一没有具体职务的工作人员,工作内容是“协助副局长做事”。他的办公室,也是唯一个没挂科室门牌的。

  当初从乡人大副主席申请调到此处,工作清闲无压力是主要原因。同时,他当时已经获得了第二个身份——在零陵区石山脚乡拥有200多亩农田经营权的“种田大户”。

  从实职走向闲职,在官员和农民两种身份之间叠加纠缠,让他仿佛坐了趟人生的过山车。

  谋个闲职是求之不得的事

  黄庆玖今年42岁,畜牧局几个女同事对他印象不错,“是个老实人,挺勤快的”。

  同事们对黄的过去所知甚少,但黄庆玖种田一事,不少同事都表示知情,而且“十分理解”。有同事说:“他是跟别人一起种田的,这没什么。”

  黄庆玖是在去年9月来到这个在编人员不到30人的单位。局里给他腾挪出3楼的一间办公室,职务是副主任科员,主要协助分管养殖和动物防疫的副局长做事。

  一蒋姓副局长说,黄庆玖在职称上跟他是平级(都是副科级)的,但黄不是领导。

  从乡人大副主席到非领导职务,黄庆玖并没有经过多少挣扎。他不止一次跟记者说:“能谋得县城里的清闲职位,是求之不得的事。”

  “能吃苦”没带来“好仕途”

  黄庆玖出生在农村。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零陵区石山脚乡任职。1999年,28岁的他当上了乡镇分管农业的副乡长。两年后,任乡人大副主席。在这个职位上,他干了两届。

  在他的老同事眼中,他是个“舍得吃苦,舍得用力”的人。除此之外,也有缺点,比如没有魄力,不善人际关系等。

  “能吃苦”并没给黄庆玖带来多少收益。他说,直到离开乡镇,他的工资(包括福利津贴)每月才2300元。

  黄庆玖说,在乡镇任职的20年时间里,他最初一个人挤在一间狭小的单位房里,每天数着日子过,很焦虑。后来遇到现在的妻子,住房条件有了一些改变。

  2006年,他找亲戚借了些钱,在郊区买了套100平方米的房子,总房款10多万,他选择5年按揭,每月还贷将近2000元。

  这个数字曾让他喘不过气来。为了减轻负担,妻子去了市区一家酒店当服务员。

  如今,黄庆玖的儿子已经上初一了。“毕业择校、上高中、考大学,哪个不是要死命花钱。”黄庆玖说。

  借来4万元,带头“大户包田”

  黄庆玖说,2012年3月份,他在石山脚乡的南山村、文屯村督促春耕生产,发现有不少农田处于抛荒状态,他觉得很可惜。

  跟村里几个干部商量一番后,黄庆玖决定带头“大户包田”,把这些农田全都利用起来。

  他踌躇满志。之后,不到一个月时间,黄庆玖和村里另外两个农民,通过土地流转的方式,从村民手里租到了200亩农田,用于制种和传统水稻种植。

  在获得土地经营权之后的几天时间里,黄庆玖联系上了省内一家大型种业公司。按照公司惯例,黄庆玖免费获得种谷,收成后再将谷种卖给公司——这个,也让黄庆玖觉得满意。黄庆玖投入了4万元,他说,这些钱都是找亲戚东拼西凑借来的。

  彼时,黄庆玖还在石山脚乡乡政府任职。

  2012年6月,零陵区各乡镇换届。像黄这样在同一个职位上担任了两届的,要么交流到其他乡镇担任职务,要么平调到区里,担任非领导职务。

  黄庆玖选择了后者。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乡镇公务员说,一个基层公务员,在岗位上做了很多年后,没有后台,没有突出的能力,一般很难再往上升。那些基层干部如何安置?最常规的做法,就是平级调到县里或区里,做份闲职直到退休,“也算是养老”。

  受质疑,决定不再种田

  今年5月2日,五一小长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黄庆玖带着一支由25个村民组成的“插秧队”,浩浩荡荡地朝他的田地走去。

  今年,他承包的田地变成了400亩。

  他曾给记者算过一笔账。400亩农田,可以赚得8万到12万元,加上政府补贴,最少也可以赚到12万元——这个数字,是黄庆玖目前工资年收入的5到6倍。

  这个有着400亩农田种植经营权的人,身份却不是农民。即使下到农田,黄庆玖的左上衣口袋依然别着一个圆形工作牌,上面写着职务:零陵区畜牧水产局副主任科员。

  此时,关于黄庆玖以公务员身份种田的质疑声开始传来。当记者再次见到黄庆玖时,他说,自己更多的时间是在办公室,没花在种田上。

  黄庆玖说,自己的事被媒体报道后,他仿佛坐了一趟人生的过山车。“最初,是作为正面典型报道的嘛,我自己也吹了些牛,哪里晓得后来又说不能种田。”

  关于他的第一篇报道《副乡长辞职种田》,被国内多家媒体转载,在网上引发热议,黄庆玖被看做是一个不恋官场、回归农田的非典型基层官员。

  而后,关于身份的质疑随之而来。据称,黄庆玖还因此接到上级领导部门的电话,批评他“爱出风头,惹了麻烦”。

  对于黄庆玖种田一事,零陵区组织部称,他们不了解情况,也不作评价。“这是他的个人行为。”

  黄庆玖对记者说,他已经决定不再种田了。“今年投入的几万块钱,算是借给别人了。我只收回成本,给我一点利息就可以了。”

  说法

  违反了国家公务员法

  姜明安(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黄庆玖的行为已经违反国家公务员法,而且在情理上同样说不过去,他这等于拿着国家财政、纳税人的钱,办自己的事,纳税人能同意吗?

  不容于法,可容于情

  肖仁福(湖南作家,研究官场多年):黄庆玖的情况虽然不容于法律,但是在情理上容易获得同情和理解。他要生存,他的家庭要生活。矛头不应对准个人甚至这种现象,而是制度,政府应该思考。

  问题的根源在于制度

  杨波(学者,研究公务员制度改革):问题的根源在于制度。首先,基层公务员中很多职位的设置属于鸡肋,甚至成为摆设,基本没有很多事情做,加上待遇偏低,升职无望,这几乎已经构成了基层公务员另谋“钱”途的主要原因。另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一些欠发达地区基层公务员缺乏监督,这也间接促成了基层公务员在编不在岗、吃空饷现象的出现。

  为国多打粮食是好事

  网友:为祖国多打粮食,比参股煤矿参股娱乐场所好多了。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