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壹基金称被指遭挪用2000万善款与红会无关

2013年05月27日来源:京华时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京华时报漫画 谢瑶

  红会社监委委员名单

  红会被指挪用捐款建“北师大壹基金公益研究院”

  壹基金称2000万善款无关红会

  成立仅半年多的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再遭质疑。继被指为“红会公关部”,社监委近日又有3名委员被指与红会存利益交换或商业合作。昨天,针对红会挪用2000万元捐款建设“北师大壹基金公益研究院”(现更名为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一说,院长王振耀回应称此说法纯属无中生有。壹基金秘书长杨鹏称,建研究院的钱是企业的定向捐款,与红会无关。社监委秘书长黄伟民昨晚表示,社监委正在了解核实相关情况,“有些毕竟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质疑1

  挪用善款建研究院

  成立仅半年多的红会社监委再遭质疑。继被指为“红会公关部”,社监委近日又有3名委员被指与红会存利益交换或商业合作。有媒体报道称,红会2008年通过“李连杰壹基金计划”募集的2000万元捐款,被挪作他用建设了“北师大壹基金公益研究院”(现更名为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

  有媒体报道称,2008年汶川地震后,红会通过“李连杰壹基金计划”募集的数千万元赈灾捐款,被拨付给非公募性质的“上海李连杰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用于建设“北师大壹基金公益研究院”。

  >>回应

  王振耀:说法纯属无中生有

  2012年3月,北师大壹基金公益研究院改名为“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原有的“壹基金”冠名撤销。该研究院院长王振耀后被聘为红会社监委委员。

  据了解,2011年,深圳壹基金给予壹基金研究院的经费支持是400余万元。

  壹基金相关负责人曾对媒体表示,“公募基金会每一笔钱的支出,都要有非常具体清晰的项目,没有不定向的资金,也就不再好用来支持研究院的基本费用”,因此研究院在2012年更名。

  昨天,在美国出差的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对记者表示,红会2000万善款给了研究院的说法,纯属无中生有,“我多么希望得到这样的支持啊!”

  壹基金:今天示证解释此事

  对于此次的2000万善款事件,壹基金秘书长杨鹏表示,今天上午壹基金将通过网站和官方微博发表声明回应此事,“事实情况不是报道说的那样,2000万与汶川地震无关,与红会也没有关系。”他表示,今天发布的声明中将会详细解释此事,并出示相关证据。

  壹基金另一名负责人则明确表示,壹基金尊重捐款人意愿,未擅自改变善款用途,经复查上海壹基金账目与原始协议后,2000万资金为老牛基金会、万达集团等多家单位定向捐赠,并于2010年6月合作成立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

  □质疑2

  委员为红会做项目

  红会发布的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年末,红会赈济救护部、训练中心将“博爱家园”项目的外部评估工作委托北京零点市场调查与分析公司完成,称该公司对已实施的“博爱家园”项目进行了整体评估,但红会向零点公司支付了多少费用未予公开。值得关注的是,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兼总裁袁岳,正是红会社监委委员。社监委另一名委员王永,其所在的“品牌中国产业联盟”被确认为并非其自称的NGO,而是商业机构。品牌中国今年给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颁奖则引发广泛质疑。

  >>回应

  袁岳:已经改为义务支持

  针对质疑,昨天中午,袁岳在新浪微博上称,公益机构在项目可评估性上都很缺乏,正需专业机构贡献。对于博爱家园的自评项目,“我所在公司提供评估技术上的支持和未来独立评估管理手册设计,虽按常规报价1/3水平报价6万元,但作为社监委员有瓜田李下之嫌,故将前期工作改为义务支持,本人也深自反省。”

  他强调说,零点公司只是帮助红会做评估方法的设计,而不是做评估本身,“独立评估本身应由其他第三方机构实施。”

  袁岳同时呼吁,公益项目的独立可评估性是透明可信的前提,所有公益基金会均应设计公益项目独立评估机制,并参照国际惯例在公益项目费用中列出评估预算。同时,评估机构应公开招标产生,评估结果应向捐助人公开,公募基金则应向社会公开。

  记者昨天数次联系袁岳的助理,但其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社监委:情况不明正在核实

  另一名委员王永则表示,给赵白鸽颁奖确有其事,但颁奖由评委会决定,评选的全过程都和红会没有任何利益往来。

  社监委秘书长黄伟民昨晚表示,社监委正在了解核实相关情况,“有些毕竟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他表示,实际情况到底如何、具体如何处理目前尚不好说。

  □专家点评

  袁岳的行为“绝对错误”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于建嵘表示,类似委员袁岳及其公司的这种行为是绝对错误的,违背了一个最基本的利益回避原则。

  “本身是红会社监委的委员,自己的公司又来帮红会做项目评估,还收取费用,这让大家怎么相信评估结果呢?”于建嵘质疑,有没有可能是因为他是社监委委员,红会才把这个项目给他的公司的呢?

  他表示,零点公司是否收取6万元的评估费,都改变不了此事违规的性质,“这是两个概念。”

  他认为,按照正常的程序,应该是红会先向社会公布需求,再公开进行招标,而社监委的委员应该避免与红会发生利益关联。

  于建嵘认为,红会社监委的委员都是由红会聘请的人,与红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社监委的独立性很难保证”。

  在他看来,社监委应该是由社会自发组织成立,红会来配合其他工作,社监委与红会应是两个决然不同的体系,其经费可以由社会捐助,“社监委的监督工作做得好,社会可以多捐助点,做得不好,可以少捐助。”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让社监委保持独立。

  □背景

  社监委产生过程不透明

  2012年12月7日,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官方微博突然发布消息称,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正式成立,并召开了第一次会议。红会称之为“独立监督机构”。几天后,红会才公开了16名社监委委员情况,但未进行聘前公示,外界对聘任过程及相关情况也并不清楚。

  据了解,按照国务院要求,红会要建构一个全面的监督体系,包括政府监督、法律监督、社会监督和自我监督,“而社会监督委员会就是社会监督的一部分,和其他的监督方式互为补充”。

  据委员透露,红会确定委员人选后,会通过邮件、电话等方式,征求当事人意见,如当事人表示愿意担任红会社监委委员,即可获得聘任。

  红会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委员由红会挑选组成,且选择有所侧重,“没有强调名人,更多的是强调专业性”。

  京华时报记者 陈荞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