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公路收费“有期”是否变“无期”?

2013年05月27日来源: 中广网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正在征求意见的《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修正案,引发一片质疑声。根据修正案的相关内容,因节假日免费而收益受损的高速公路,可以适当延长收费年限,因改建扩容增加投资的高速公路,也可以适当调整收费年限,还贷、经营期满后,高速公路可以收取通行费满足基本养护需求。有网友发帖说,这种种规定让人看不到公路免费通行的那一天。经济之声今天推出系列报道,《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修正案引争议。今天播出第一篇《公路收费,“有期”是否变“无期”?》

    一想起节假日期间高速公路的拥堵经历,北京的余小姐就忍不住抱怨节假日高速公路免费通行政策还不够给力,这几天,她又看到《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修正案中提到,因为节假日那几天的免费导致高速公路收益受损,今后要通过延长收费期限来弥补,余小姐不由得怀疑这个“免费政策”的诚意:如果眼前就那么几天的免费,换来的可能是今后无限期的收费,她宁肯不要这个所谓的“免费”。

    余小姐:还是小假期照常收费好了。不收费,导致交通压力那么大,(大家)都耽误在路上,也是一种浪费。

    从去年中秋节,高速公路限时免费通行开始,就有业内人士担心,如果高速公路收费深层次的体制机制问题不解决,在重大节假日免费通行,就只是“做做样子”,给公众一个减少收费的甜头,很可能成为继续强化收费的理由。全国人大代表黄细花,在国内最早倡议并推动春节期间高速公路免费通行,但她坚决反对修正案中提出的,“因节假日免费而收益受损的高速公路,可以适当延长收费年限”这一条例。

    黄细花:老百姓对高速公路收费确实有很多异议,高速公路不能免了(费用),又通过其他方式变通地增加收费,把老百姓的诉求不当一回事。

    仔细分析这部修正案,除了质疑最多的“通过延长收费期限弥补眼前免费损失”这一条规定之外,还有多条规定,为公路收费从“有期”变“无期”留下了制度的“空子”。这让消费者感到很困惑。

    困惑一:修正案规定,“高速公路因改建扩容增加投资需调整收费年限的,可依据本条例有关规定重新核定”,然而,需要改建、扩容的高速公路,应该满足什么条件?延长收费期限,又要延长多少年?这些细节不得而知。

    困惑二:按照现行规定,政府还贷公路的收费期限,最长不得超过20年,而修正案规定,还贷经营期满后,继续收费的期限按照公路的两个大修周期确定。让人困惑的是,一个大修周期时间有多长?为什么规定是两个大修周期?

    上海交通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陈宪担心,这为公路延长收费预留了弹性空间。

    陈宪:我个人最重要的看法就是,这样一个延长收费在具体操作上,可能有一个很大的弹性的空间。

    困惑三:修正案规定,高速公路还贷、经营期满后,按照基本养护需求可以收取通行费,那么,高速公路运营管理方会不会以养护为由,无限期收费?

    上海交通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陈宪认为,这种担心绝不是多余:

    陈宪:它(高速公路)以后的收费,一个就是考虑养护。那就表明这个没有期限了,因为养路他一直要养的么。要养收费站,要养收费的工作人员。还有他的管理部门。

  按照目前的规定,政府还贷公路的收费期限,最长不得超过20年;经营性公路的收费期限,最长不得超过30年。修正案中要延长收费年限,理由是节假日免费通行、公路养护、扩容修整等,会加重运营负担,相关管理部门财力不支。可是记者调查发现,单就节假日免费通行这一项来说,交通部门公布的损失数据,难以令人信服。继续来听记者的报道:

    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交通财政与金融研究所副所长胡方俊曾作过计算,重大节假日,一个省收费公路每天的收费额为3000万至5000万元,几个重大节假日加在一起,官方的年损失将近200亿元。但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资深研究员董焰认为,这个数据并不准确。

    董焰:我估计它算的太多了,一个是节假日出行量并不是太大。这么算法没有根据的,如果七个时段就是200亿,那么365天得收多少亿啊?(修路)成本不早就收回来了么?

    从实际情况来看,号称为“中国最赚钱”的广深高速公路,从1997年通车到现在收费超过350亿元,远高于当初122亿元的投资,这条高速的收费期限却被延长到了2027年。江苏第一条高速公路――沪宁高速改扩建后,收费期限又延长了6年。但这些公路延长收费期限的理由,费用收取和支出的明细,无从查起。董焰说,公路为何要延长收费期限,欠公众一个交代。

    董焰:大家要问你的收费、你根据客流量的收费,有公布吗?公路部门说要养护,你要开车的话,每年不也要交养路费吗?那是干什么用的?那就是养路的啊,为什么还要收钱?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测算显示,去年我国社会物流总费用高达9.4万亿元,与GDP的比率约为18%,远远高于美国和日本,而我国的物流企业成本中,过路过桥费占运输成本的三分之一左右。

    一边是中国公路的收费标准远高于发达国家,免费通行可能遥遥无期,一边是公路运营管理方大喊修路债台高筑,这样的矛盾不禁引人深思,相关部门每年收取的过路过桥费为什么难以填补资金缺口?资金缺口是否就只能靠收取通行费用来弥补?收上去的钱又用到哪了呢?(记者丁玲娜)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