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北川副县长坠湖因公殉职 未康复偷出院下乡调研

2013年05月27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早报记者回忆与兰辉5年交往,他的每声感谢言犹在耳却伤感我心

  2013年5月23日下午,北川羌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兰辉同志在下乡调研工作途中不幸因公殉职。

  5月23日上午8时30分,兰辉同志带领县安监局、交通局等相关部门同志,前往曲山镇、漩坪乡、白坭乡等山区乡镇调研村道建设和地质灾害治理、检查汛期安全生产。在调研途中,兰辉一行先后深入到3个村道施工现场、2个道路地质灾害点、召开两个乡镇座谈会。现场解决施工中的困难和问题。

  兰辉同志刚做完肛肠手术不久,身体较为虚弱,一直带病坚持工作。15时许,由于过度劳累和路途颠簸,导致病情复发,车行至漩坪乡杨柳村一组时,兰辉同志在下车换药过程中,不幸意外坠崖,跌入唐家山堰塞湖中。

  事发后,北川羌族自治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绵阳市委常委、北川县委书记刘少敏立即带领相关领导和部门赶赴事发现场,指挥搜救抢救工作。16时左右,在漩坪乡杨柳村一组河道,搜救人员将兰辉同志救起,现场医护人员迅速开展抢救,兰辉同志终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因公殉职。

  目前,北川羌族自治县成立了由县委、政府主要领导为主任的治丧委员会,妥善处理善后事宜。

  最后一天 忙碌的一天

  北川县委书记刘少敏详细介绍了兰辉昨日的工作情况:“昨天,是兰辉同志的最后一天,也是最忙碌的一天。”

  8时30分带领安监局、交通局相关同志,出发前往曲山镇、白坭乡等山区乡镇调研村道建设和地质灾害治理、检查汛期安全生产。这一天,他赶到3个村道施工现场、2个道路地质灾害点、召开两个乡镇座谈会。

  9时30分抵达邓永路,检查两座投资超过200万元的桥梁施工情况,对施工进度、质量、资金到位情况进行研究,安排项目施工汛期安全度汛工作。

  10时抵达邓永路3公里外,检查8米多长的塌方路段,研究如何治理。并在曲山镇一个村子检查村道施工情况。

  11时到达漩坪乡,上海拔1800余米的插旗岭,检查滑波情况。

  11时30分漩坪乡政府召开会议研究滑坡治理。

  12时20时抵达白坭乡吃简便午餐,未饮酒。饭后在白坭乡召开有老干部代表、社区干部、乡干部参加的座谈会,研究村道建设,解决没开班车老百姓行路难的问题。

  不准出院 他偷偷跑出来

  兰辉于4月26日做肛肠手术,5月10日就自己离开医院。北川县长瞿永安一直红着眼眶:“说了叫他不准出院,他自己跑出来了才发短信。”

  根据兰辉的病情,他需要每天前往医院换药。但由于工作原因,他常无法前往。昨日的北川非常炎热,返回县城途中,车辆沿唐家山堰塞湖左岸行驶,兰辉下车到湖边自己换药。

  兰辉下车后20余分钟,同行者叫他不应,沿湖开始寻找。看到他的药与药包在岸边,但人已不见。最后,他们在堰塞湖中发现了兰辉。兰辉换药的路段是碎石路,沿湖的临时便道,到过现场的人称,兰辉掉落的地方很陡,目测至少有30米。出事后见过兰辉遗体的人说,他摔得非常惨,头部胸部腰部腿部都受到严重伤害。

  其时,身在成都的瞿永安接到电话后,立即安排各部门前往施救。搜救人员将兰辉救起后,进行紧急施救:“当时已经基本没有了生命体征。”从出事现场到县医院,需要约1小时车程。4时30分,兰辉被送往县医院,但最终伤势过重,抢救无效,因公殉职。

  同事眼中 他的“车滚子跑得最多”

  昨日下午6时,北川召开紧急会议,成立以县委书记刘少敏、县长瞿永安为组长的治丧委员会。“我们所有人都哭了。”刘少敏悲痛难抑地说:“兰辉是一名优秀的领导干部,工作任劳任怨,不计较名利得失,有很强事业心和责任感。”瞿永安称兰辉为北川的好儿子。有人说,他是“车滚子跑得最多的”,一个月跑6000公里。越是节假日,越是不能休息。

  兰辉的母亲与嫂子在“5·12”汶川地震中遇难,他的妻子没有固定工作,女儿刚上大一,父亲年过八旬,至今未告诉他儿子出事的消息。

  他和女儿>>>

  感情很好经常微博互动

  兰辉的女儿兰欣怡是南京大学的学生。记者昨日找到兰欣怡的微博“馨逸不安逸”,注意到兰辉经常在微博上与之互动,父女俩感情很好。

  兰辉曾给千里之外远在南京的女儿寄上牛肉干,有时也会担心女儿的恋爱问题。在女儿抱怨父亲很久没有跟自己交流后,兰辉在评论里半是戏谑半是认真地问:“姑娘你可好?”今晨零时许,兰辉女儿已连夜赶回北川。

  生前微博>>>

  感叹身体是多么重要

  兰辉名为“曲山兰辉”的微博上,没有个人头像也没有认证信息,个人备注也仅仅四字——感恩,奉献。

  微博认证用户“头条新闻”等转发微博,截止记者发稿,已经有超过1000人评论,以表哀思。

  今年5月9日,兰辉发布微博:“多么美好啊!此时才知身体好是多么重要。”配上一张夕阳的美景图。仅仅14天后,他却不幸离世。

  今年“4·20”芦山地震发生后,作为汶川地震亲历者的兰辉当天在微博上更新消息,提醒大家注意余震:“我是‘5·12’亲历者,请震区中的人们千万注意余震呀,受损建筑物会随时落下伤及人员。”

  同事怀念>>>

  @旅游巴拿洽:兰哥!欣怡不愧为您的女儿,她己知道你离我们去了,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冷静淡定,反过来劝我,我们正赶往北川,听说北川暴雨,一定是上苍为您而泣。

  @龙青台:前天还和您座谈,说好久不见您清瘦了,您说做了个小手术。今天下午就听到噩耗。您算是我到北川的第一位直接领导,您的音容笑貌一直浮现在我的脑海。您分管安全和交通真的很辛苦,怎么自己就不注意安全呢?一路走好。

  记者手记>>>

  那些关于辉哥的记忆

  我不记得在北川的什么地方,在哪一天,认识了兰辉。我也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他的称呼从兰副县长,变成了辉哥。

  昨日下午4时30分,我接到来自北川的第一条信息“兰辉哥走了,永远!”那时的北川,下起了雷阵雨,我的眼泪,便像雷阵雨一样开始飙落。很多事,我真的会记忆模糊。

  但我记得,2009年夏天的暴雨中,北川各级政府部门尚在安昌的管委会办公,淋得一身湿透的兰辉,跑到绵阳市副市长、前任北川县长经大忠的办公室汇报工作。

  我记得,2010年4月,我第一次去唐家山堰塞湖,去擂禹路,回程上,遇到在新北川大道(当时正在修建中)半边桥现场办公的辉哥。我下车还没站稳,他很大声地叫我:“瞳瞳啊!”他笑着,向我跑来。

  2010年12月26日,北川老县城居民摇号分新房,我在现场碰到辉哥,那天,他像学生一样听我给他“讲解”如何开微博。不久之后,新浪微博出现了这样一个名字“曲山兰辉”。每逢清明,“5·12”周年,做过老师的辉哥,会在微博上写很多文字给遇难的母亲和嫂子,常常看得我泪流满面。

  2012年,擂禹路再次断道。辉哥在海拔2300多米的冒火山上找到电话讯号,立即打电话给我:“瞳瞳,你能不能帮我发个消息?提醒茂县的车辆不要再走擂禹路。”

  就在今年,就在一个多月前的4月18日,我们还在北川与辉哥相聚。那时候,我给我的同事们介绍他是“干叔叔”,他一直笑,所有人都一直笑。全北川都知道,有人给他取了外号叫“甘地”,以形容他过分干瘦的身体。那时候,我奇怪为什么辉哥不喝酒了;直到今天他出事,我才知道,前些时候他在医院刚做完手术。

  北川的学生收到捐赠新书了,他请我报道,强调要感谢捐赠者;北川的档案要从雅安回到北川了,他告诉我一定要在报道中替北川感谢雅安;北川……每一次,如果跟报道有关,他一定会说:“瞳瞳,你是我们北川人,你要帮我们感谢他们。”

  很多很多的记忆,在我的眼泪中跳出来。我从成都往北川飞奔,我在路上,找到我们的照片,两个人,都笑得那么欢乐……

  到现在为止,我都未曾见到出事后的辉哥。北川的雨,还在下。我惟一愿意相信的事情,是在他48年短暂的人生里,那么累那么忙。天堂里,他可以回到他想念的妈妈的怀抱,安逸地享受母爱的温暖。

  人物简介>>>

  兰辉男,回族,生于1965年4月,四川北川人,大学学历,1983年7月参加工作,1992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生前分管公安、消防、安全生产、民政、老龄、双拥、交通运输、保密、档案、地方志、残疾人等工作。天府早报记者吴楚瞳实习记者颜雪摄影华小峰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