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吉林德惠火殇:建材易燃不达标 当地曾为该厂违规开路

2013年06月13日来源:新京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6月6日,宝源丰禽业有限公司火灾事故现场,几名消防队员在被烧毁的厂房内勘查。

    (地方政府)不能眼睛只盯着税收,没有安全,谈什么发展?谈什么和谐社会?这是底线。如果有一个环节把住了,也不会是这样的结果,比如,车间门如果能开,就不会死这么多人。

    ——国家安监总局局长 杨栋梁

    6月3日,吉林德惠市宝源丰禽业公司发生特大火灾,121人死亡。这是十年来,中国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火灾。记者调查发现,死亡最惨重的二车间,像一个大“密室”,200多人聚在一起,四周无窗、无开着的门,无消防通道。厂房屋顶内是几十厘米厚、未达标的易燃保温材料。起火后保温材料迅速燃烧,黑烟扑来,大火蔓延,很多人找不到逃生的路。

    建筑结构不合理、建筑材料不达标、重生产轻安全的管理,导致了重特大事故发生。国务院事故调查组认为,这家企业管理混乱背后是当地政府监管缺位。

    王艳芳最近常被噩梦惊醒。她说,梦里不断重现6月3日早上那一幕。

    车间漆黑一片,周围浓烟滚滚,看不到人和路。人们哀号着四处奔走,遍地是翻倒的铁盘子和架子车。

    睁不开眼还要使劲睁。凭记忆摸索去最近的通道。距离最近的是南门,但要顶着火跑。西边通道大门紧闭。人们在黑暗中乱转,窒息。

    王艳芳是幸运的,她在班长于艳伟带领下,借着手机亮光,找到路逃了出来。

    这个场景,也印证着国务院吉林“6·3”特大火灾事故调查组的说法。

    6月6日,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说,事故绝不是偶然,而是必然,吉林宝源丰禽业公司存在一系列突出问题和安全隐患。而政府的管理和监督不到位,不落实。

    杨栋梁说,宝源丰公司几百人聚集在两个大车间里,没有安全措施保障,特别是对防火、防泄漏无有效的制度和措施;工厂的设计、建筑材料的选择、建设,一直到投产验收,都存在严重的问题;企业管理混乱,消防通道、安全出口不畅通,人跑不出来。

    起火点或非因氨气爆炸

    冷库未起火是不幸中的万幸。若存有47吨液氨的储存罐爆炸,方圆数十公里会遭劫难

    6月3日宝源丰特大火灾发生后,起火原因出现多个说法,其中一个是用于制冷的液态氨泄漏后爆炸引发。

    宝源丰公司的制冷设备提供商,是大连雪山冷冻设备制造有限公司。6月9日,该公司的总经理王贤军介绍,事故发生后该公司派技术员到现场配合调查。

    王贤军说,技术员了解到,最早的起火点位于一车间的南侧,女更衣室附近,那里有配电房和化验室,没有制冷设备和氨气管道。

    众多逃生者证实,大火从一车间南侧先着起。

    6月5日,预冷池案长刘云波说,起火时,他正低头量水池温度,突然有人喊“着火了”,跑出去,看到一股黑烟从一车间配电室附近冒出。

    6月6日,宝源丰的制冷班班长赵长江说,听到喊起火时,他刚打开三台制冷机。随后他将三个液氨阀门关闭。过了一个小时,消防官兵找到他,让他带着到制冷车间,将所有设备和阀门关闭。

    赵长江、制冷工曹明富介绍,制冷管道主要在厂房北部的冷库区,此外,车间内预冷池有一根制冷管道,与冷库区相通。事故中,预冷池未受损。

    多名逃生者称,起火后,他们听到三声爆炸。事故中,冷库区速冻室内两台单冻机炸毁。单冻机内有液氨。王贤军分析,逃生者听到的应是单冻机爆炸的声音。王贤军说,着火后,主要制冷设施完好,起火原因应与液氨设备无关。

    最终的结论,还要等国务院调查组的调查结果

    据事故调查组调查,成品冷库区上方存在大量制冷管道,有三处管道断裂。

    根据调查推断,应是厂房着火后的高温,让制冷管道内残存的液氨压力升高而导致爆裂。

    赵长江说,制冷班只在放假时检修管道。他称建厂4年未发生过氨气泄漏事故。

    平时他们主要听声音和闻味来判断是否有泄漏。曹明富说,氨气味道很刺鼻,“有一点就能闻到。”制冷工曹明富说,氨气泄漏到空气中,要达到一定浓度才会爆炸。

    逃生者中,没有人反映之前闻到过氨气味道。

    位于北部的冷库没有起火,是不幸中的万幸。若起火,会导致十几个共容纳47吨液氨的储存罐爆炸。那将对方圆数十公里形成一场劫难。

    材料易燃,黑烟大火迅速蔓延

    厂房尤其是房顶大量使用了未达标的保温材料,这种采购价低一些的材料,触火即燃

    逃生者们反映最多的,是先看到黑色浓烟,随后才看到明火。

    一车间班长张树波6月7日说,一车间共115人,当天当班113人。

    事发时,她在北侧走廊,听到有女工喊着火了,就往车间跑,碰到厂长蒋铁由从东侧门跑进来。

    她喊“厂长着火了”。厂长喊,着火了还不赶紧开水管。

    张树波回到车间,端着水盆过来,听到“嗵”的一声,黑烟冲到车间。

    厂长说,你赶紧带着工人跑吧。张树波喊了两句,烟把她笼罩了,再喊不出声。

    烟比她跑得还快。张树波和工人们选择往北侧的东门跑,跑到门口,感觉像被吸铁石吸住,迈不出脚步,她们只好趴下,爬了出来。

    这个过程不到5分钟。

    张树波出来后看到黑烟把门口堵住,从外面看不到里面。里面的人也看不到外面。

    很多人反映,当时黑烟从天花板上下来。

    一位熟悉宝源丰厂房构造的人士称,对大火在1.6万平方米的车间迅速弥漫,他不感到奇怪。

    这位人士称,宝源丰的车间连着冷库,吉林冬天非常寒冷,为了保温,车间上面,覆盖着一层20多厘米厚的聚氨酯发泡胶。

    据调查组内部资料,宝源丰包括整个厂房屋顶,部分外围墙体内侧,和各房间分隔墙内,都有保温材料,其中最主要的一种是聚氨酯发泡胶。

    调查组对现场的聚氨酯残品试验,火焰与试样接触瞬间,试样立即被引燃,并有浓烟冒出。鉴定结果显示,其燃烧性能未达到B2级标准,属于易燃品。

    宝源丰的一份材料显示,2009年,建厂使用的聚氨酯材料来自烟台某公司。

    6月9日,该公司负责人说,他们厂的聚氨酯材料在吉林使用较多。如今他们公司仍出售低于B2级标准的,每吨1.7万元,而达到B2级标准的,价格要贵1000元。

    上述内部人士称,宝源丰一二车间的吊顶上部互相连通,一旦上面着火,火和烟能从上面迅速蔓延到整个厂房。

    业内专家说,按照国家《建筑设计防火规范》的规定,对于这种肉类加工厂,车间吊顶的使用材料必须是不可燃的,要达到B1级以上标准。

    车间如同迷宫消防虚设

    两个车间内都有按各流程分出的隔断,将车间分割成迷宫一般,而消防通道西侧门常年不开

    在宝源丰厂房内部,一车间和二车间呈东西分布,车间与北部冷库区和南部更衣、办公区,各有一条通道。四周都是厂房的墙,相对形成密闭的空间。

    北侧的通道,东门经常要运出废料,上班时一直开启。着火后,一车间多数人从此门逃生。西侧门离车间很远,根据记者调查,火灾当日应是开着的,二车间部分人从此门逃生。

    厂房内南侧通道,也被当作消防通道。

    多名工人称,这条宽约2米的通道,地面上标有逃生箭头,有应急灯、灭火器等装置。

    不过在老员工的记忆中,这条通道西侧的大门好像只开启过一次,为了应付消防检查。

    靠着西门的二车间是无菌车间,将鸡分割后装入真空袋,对卫生要求很严,员工严禁从西门进出。

    二车间西侧就是外墙,5米多高。除了这扇门外,一扇窗户也没有。

    消防通道的东侧大门,钥匙由电工掌管。

    张树波负责检验鸡的质量,要到车间外去汇报,常从东侧门进出。电工将门锁上后她就要绕路,她称为此她将门锁上卡上一根小棍,此后这扇门就始终开启着半扇门。

    一车间和二车间,各自都有更衣室、换靴室、消毒室,以及各个流程分出的很多隔断。这些隔断将车间分割成迷宫一般。每个操作台边还摆放着2米多高的铁盘架。

    这些后来都增加了逃生难度。

    平时工作中,公司严禁两个车间的员工乱串,以防交叉感染。二车间多数是20多岁的年轻女工,对其他车间不熟悉,着火后难找到逃生出口。

    这次火灾中死亡121人,多数是二车间员工。一车间死亡未超过20人。

    当地一名养殖企业负责人说,按照禽类加工企业的技术要求,一车间和二车间不能是连体的,中间应有砖砌的隔断,形成不同防火区。

    宝源丰在这些方面都没有做到。

    平时员工上下班从南侧大门进出,而南部最先着火,很少有人选择从南部逃生。对于南侧的门当时是否落锁,现在尚不清晰。

    一车间班长张树波称,一车间的南门没上锁。但多名员工称,平时上班需要打卡并点名,公司为了防止有人代打卡,点完名后,班长就把南门锁上,等到下班时才打开。

    重生产不重安全

    制冷班班长赵长江称,他曾就公司安全管理问题“上书”,不过公司领导未回复

    火灾后,当地同行对宝源丰管理人员的临场处置能力表达了不解。

    一名养殖场负责人说,宝源丰董事长贾玉山的卧室就在公司办公楼二楼,可以看到整个厂区。

    但起火后,车间西侧大门始终没人去开启。

    这名人士说,宝源丰公司内有铲车,当时铲车司机也在附近,如用铲车去推彩钢板做的厂房外墙,“就像拍豆腐一样”。但当时没有人指挥去做。

    另外,一些员工说,车间管理层应最早知道着火,但他们没在第一时间通知疏散。

    员工们反映,建厂四年来,公司从未进行过消防演习。

    三年前,冷库曾发生过一次小火灾,是在夜间,多数人已下班。事后,厂里只是强调了纪律,严禁员工在厂区抽烟。

    “平时也不知道有什么安全隐患。”张树波说,如果她知道公司里有氨气,会泄漏会爆炸,给多少钱也不到这里上班。

    平时,张树波在早班会上也会强调安全,在她那里,“安全”主要指不要拿刀磕铁架、不许抽烟等。

    区别于安全管理,公司对生产纪律要求很严。

    员工每天上班打卡、班长点名,迟到罚款。上班期间禁止外出,禁止随意上厕所。

    厕所在更衣室内,钥匙由班长掌管。员工上厕所要打报告。每人一天只能去两次,上、下午各一次。

    对于安全管理,制冷班班长赵长江曾专门给领导“上书”。

    他分别针对机修、电工、锅炉、制冷提出意见。他说电工要检查并查明电流过大的原因,“若是机修的问题,电工跟机修沟通没有?”在制冷方面,他说公司在保证制冷同时,还要保证安全。“本厂对这个问题没有明确的规定,所以造成设备不完善,责任心不强,个人技术再跟不上,设备一天比一天问题多……”

    赵长江说,他的建议书一直未得到回复。

    当地曾为该厂违规开路

    地方政府为了宝源丰的土地曾大费周折。员工反映,该企业对于地方的消防检查并不重视,长春市来检查时,则放假

    宝源丰禽业公司位于德惠市米沙子镇工业集中区。在德惠市的禽类加工企业中,宝源丰排名第二。

    从1997年开始,德惠市大力招商引资,至今工业园区已引进企业200多家。

    2008年,辽宁开原胜利牧业有限公司投资建设宝源丰,是米沙子镇的重点招商引资企业。

    作为纳税大户,宝源丰法定代表人贾玉山2011年当选德惠市政协委员。

    一名熟悉贾玉山的当地养殖企业负责人说,贾玉山之所以选择米沙子镇,主要因为德惠市是全国的“肉鸡之乡”。

    “等于来鸡窝里建厂。”这位人士说,另一个因素是,当地土地相对便宜。

    调查显示,为了让宝源丰顺利落户,米沙子镇在该企业的土地使用上颇费周折。

    宝源丰2009年9月1日建成投产,占地约95897平方米。而土地使用证上显示为64900平方米。

    对此,2008年、2010年,德惠市国土局分别下达行政处罚决定,对宝源丰超出占地范围处罚,并要求拆除违建,退还非法占用的土地。

    调查看,宝源丰缴纳了16万余元罚款,并未按规定退还耕地。

    2011年末,宝源丰地块被吉林省国土资源厅抽检出违规占地。对此,德惠米沙子镇出具情况说明称,该公司当年征地6.49公顷,但群众不同意不让施工。当时政府为了企业及时建设,把地块的东西长度缩短,南北加宽,导致实际占地位置图形与省厅审批不一致。宝源丰建设完工后又需建饲料加工厂,先后又审批征用7公顷。

    按这份说明,至2012年,宝源丰征地15.4991公顷。而根据一份银行贷款担保说明,宝源丰有土地使用证的为6.49公顷,及后来重报批的2公顷。

    米沙子村的村民说,宝源丰所占土地是良田,2008年占地,政府每平方米补偿村民19.95元。去年建饲料厂征的6公顷,每平方米只补偿16元。

    而按照米沙子镇2009年度企业征地收费标准,企业每平方米需缴纳税费和土地出让金157.96元。

    除了土地使用上开绿灯,有员工反映,4年来,宝源丰没重视过德惠市的消防检查。而长春市下来检查时,则通知放假停工。

    负债累累与赔偿问题

    宝源丰被查的5个账户总额32.4万元。对于事故赔偿,当地政府称宝源丰还有固定资产,政府也会筹措资金

    火灾发生后,宝源丰现场指挥部一度被讨债者拥门,今年以来,宝源丰拖欠了很多养鸡户的货款。

    当地一名养殖企业负责人说,禽流感对养殖户冲击很大,对宝源丰也有一定冲击。

    今年5月,宝源丰累计放假18天。6月3日,员工们刚放完5天假,开工第三天即出事。

    事发时,宝源丰冷库中库存了3000多吨成品鸡肉。

    知情人士说,这是宝源丰的无奈之举。一方面跟市场对赌,鸡价最低时赊账收购,积压在冷库。一旦鸡价上涨,就能大赚一笔。另外,为了留住员工,虽然有时半天也干不到,也勉强开工。

    今年1月,宝源丰的资产负债表显示,总资产约1.59亿元,负债合计1.53亿元,负债率96%。去年一年,宝源丰的负债率约在95%。

    宝源丰今年4月30日的一份汇报材料中称,2012年至今,公司亏损2000万元以上。

    6月7日,长春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唐庆华通报,除了宝源丰企业董事长和总经理被刑拘外,另有42人被审查和调查。公安机关目前已掌握宝源丰的5个银行账户,总金额为32.4万元。

    对于宝源丰账户内资金不能满足医疗、赔偿,德惠市政府新闻发言人赫哲说,除现金外,宝源丰还拥有厂房、设备等固定资产和保险资金,吉林省各级政府也会筹措足够资金。

    国务院吉林“6·3”特大火灾事故调查组组长、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6月6日表示,这是一起严重的责任事故,企业主体责任不可逃脱,政府管理监督的责任不可推卸。

    对于大火的直接原因,杨栋梁表示尚需深入调查。

    杨栋梁严厉批评当地政府管理和监督缺位,“不能眼睛只盯着税收,只盯着增长,生命安全是底线。”

    □新京报记者 涂重航 吉林报道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