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买卖高考答案产业链调查:部分教师帮联系客户

2013年06月13日来源:检察日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精巧的作案工具

  2012年6月7日上午8时20分,江西余干中学,黑压压的考生正排队进入高考考场。学艺术的冬雪娜站在队伍里,手上紧紧攥着准考证和身份证,手心在渗汗。还好,安全扫描没有发出异响,她顺利进场。

  找到自己的位置,入座,冬雪娜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在她仍不时发抖的身上,其实藏着一件秘密武器,能帮她取得“平日想都不敢想的好成绩”……

  暴利难舍

  “今年做得大么?”“大得有点吓人。”“不行就收手吧。”“太晚了,都是钱闹的。”

  这是2012年4月初,江西南昌人周顶天和一个朋友的通话。挂掉电话后,这位刚走出大学校园、年仅24岁的江西某县志愿者轻轻叹了口气。相比月工资千余元的志愿者工作,这份两个月就赚几万元的“兼职”,周顶天实在无法舍弃。

  2011年,通过倒卖高考答案,周顶天赚了大约1.3万元。尝到甜头的他并不满意,决定2012年再接再厉,“赚不到10万就是失败”。与朋友通电话时,他已经在进行前期准备:各大论坛、各种与教育相关的QQ群、各县市的高中校园都有他的“身影”。在他制作的高考助学网上,有许多“为学子准备的捷径”、“专业操作高考答案”、“包上二本线”等让人看着怦然心动的字眼。整整两个月时间里,周顶天几乎每天都在做同一件事——联系“生源”找买家。

  正是这些动人的字眼吸引了冬雪娜。作为学舞蹈的高三艺术生,冬雪娜的专业课“没的说”,文化课成绩却“惨不忍睹”。在网上看到周顶天的广告,她大喜过望。花上几万元就能换来高分成绩,顺利进入本科院校,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暴利诱惑?高考前两天,冬雪娜与周顶天谈妥:每科5000元,答案在考试过程中传入,考后验证付款。

  除了在网上找买家,周顶天还联系上万年中学的老师,请他们帮忙联络当地即将参加高考的学子,商定如果作弊设备能正常接收答案、事后验证准确,使用者就按每套设备800元的价格向周顶天付费,过了二本线的考生每人再另付3000元。几个老师共联系了17个学生,其中三个学生的家长都是该中学教师,不过后来因为发射器操作不当,答案未能发送成功。

  在电话里还劝周顶天收手的那位朋友,同样对此欲罢不能,跟着周顶天一起做高考生意。到了6月5日,其妻待产在老家住院,他竟因为在医院不方便接收和发送高考答案,只身前往外地忙“业务”。

  利用周顶天的答案做买卖的人不在少数。除了几位朋友和校友外,周顶天还通过网络将答案散布给下家,使主要涉案人员扩大到15人,波及考生近百人。

  发展“业务”

  总结2011年只赚了1万多元的教训,周顶天意识到,要想赚大钱就不能当小鱼小虾,他要将高考生意做成一个“产业”。

  无论是从考场“偷试卷”,还是发送、接收答案,都离不开无线电作弊器这一设备。本案中使用的无线电作弊器也曾几次被媒体曝光,却多被认定是“骗局”,这让周顶天等贩卖答案的人着实松了口气。

  各种无线电作弊器的结构、样式大同小异,大体上由两部分组成,一个是发送者持有的无线电发射器,用来发送答案,价格在几千元不等;另一个是考生持有的无线电接收设备,它可以伪装成一块橡皮,或者一块手表,价格多在百元左右。

  周顶天当然不会放过倒卖器材的机会。除了从南昌几个熟人那里购买,他也在网上订购。仅2012年5月下旬,他就购进了用于作弊的28支圆珠笔、70块橡皮、6台发射器,并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全部卖光,不得不补货。

  在周顶天的个人记账本上,有这样一些记录:橡皮进价130元,校友邱通以每块150元的价格买了40块左右;发射器进价3000元,朋友王大治以每个3500元的价格买了两个,又以每块200元的价格买了20多块橡皮。

  有了作弊器材,周顶天开始联系“一手”答案。所谓“一手”答案,是指作弊团伙派人进入考场考试,其间利用无线摄像头拍下试卷,然后将试题以图片形式无线传输到考场外。收到试题后,“枪手”们分工作答,再由专人将答案通过无线电发射器发送给考场内的考生。

  “一手”答案因其“最靠谱”的优势受到众多客户的追捧。虽然网上号称“一手”的卖家其实绝大多数是“二手”、“三手”,甚至更远。但因众多卖家形成一个圈子,会互通有无,传到考生桌上的答案大都是众多版本的综合,去异存同,也就无限接近真实。

  周顶天有搞到“一手”答案的门路,这是他“大干一场”的底气。这门路早在他读大二时就铺下了。那时,他在校内厕所的小广告上看到出售英语四级答案的消息,就按上面的联系方式找到卖家朱从文。顺利通过四级后,他就开始帮朱从文找生源,交往越来越密切。朱从文是周顶天的学长,当时已经毕业,在广告公司做设计工作。

  2012年3月,朱从文告诉周顶天自己能做高考“一手”答案,周顶天很感兴趣,当即表示愿意以每科1万元的高价预订2013年江西高考文科的全部试题答案。自己操作“一手”答案风险高又费时费力,现在老手加盟,周顶天自然欢迎。老搭档展开了新合作。

  了解到大学校友邱通、朱天等5人也有“捞快钱”的想法,周顶天与他们分别商定了每科1万元的答案收购价格。这5人再将答案卖给考生或其他“中间商”,每科少则卖5000元,多则卖8000元,只要多找几个买家,就能捞上一大笔。

 考场电波

  进入考场安检时,冬雪娜何以那么紧张?因为她的鞋跟里藏着一块“橡皮”,它是一种可以显示文字的新款无线电接收器。

  考生入场有金属探测程序,考试期间还有场内屏蔽器,冬雪娜怎么没被发现?“考生手持的接收器(橡皮、铅笔、手表等)本身具有反屏蔽功能,而且体积很小,放进鞋沟、皮扣之类的地方,是不会被检测出来的。”案发后,周顶天供述说,“考试期间,‘橡皮’之类的设备在接收场外答案时,持续性发射信号时间短,不容易被发现。”

  无线电设备确实能发挥威力。6月7日上午9点,语文正式开考。10点40分左右,周顶天通过QQ收到了一个WORD文档,里面有6道选择题答案,几分钟后又陆续收到了默写题和文言文翻译题的答案。下午,在距离数学考试结束还有40分钟的时候,周顶天收到了数学的大题答案,不久又收到了填空题和选择题答案。文科综合卷的答案也来得很顺利。英语答案到得最迟,距离考试结束还有半小时的时候才到。

  四场考试,除了语文答案较少,其他的答案都相对完整。这些答案都是朱从文以最快速度发来的。答案一到手,周顶天就打开和笔记本电脑连接着的发射器,将信息发送出去。几乎同时,包括冬雪娜在内的所有客户的“橡皮”上就会显示这些信息。

  周顶天每次都将答案发送两遍,以免有的客户没有收到,而“橡皮”、“手表”等接收器都有自动存储功能,相同的答案会自动过滤,不会造成困扰。

  每场考试,冬雪娜都在前50分钟将能做的题都做上,然后静等答案。“橡皮”的功能在考试前一天已经反复熟悉,每当监考老师经过,她都“自然而然”地使用“橡皮”,也就有惊无险。四场考试下来,冬雪娜共付给周顶天两万元。贩卖答案和作弊设备,两天高考的收入减去付给朱从文的4万元,周顶天赚了9万元。

  东窗事发

  网络是把双刃剑,它既是周顶天作案获利的手段,也是他落网的引线。

  通过QQ,周顶天将高考答案卖给了远在安徽的盛河海和钟驰。他们俩都是安徽某高校的大四学生,看到网上有贩卖江西高考答案的广告,产生了将答案转卖捞一笔的念头。为隐藏行踪,他们高考期间特地坐短途车从安徽赶到五省交界的江苏省徐州市实施作案。

  盛河海、钟驰网上出售江西高考答案的信息引起徐州网警的注意,通过技术手段布控,网警很快将二人所在位置锁定。

  2012年6月7日,徐州市公安局网络警察支队在某宾馆6118房间将刚发送完江西高考数学答案的盛河海和钟驰当场抓获。6月8日,徐州市公安局指定丰县公安局管辖本案。丰县警方迅速立案侦查。经过审讯,盛河海、钟驰供出上线周顶天。6月12日,周顶天被丰县公安局依法传唤到案后刑事拘留。

  该案涉案人员众多,高考答案贩卖经过网络传输,作案后上网的历史记录往往被删除,加之买卖双方大都通过网名交流、交易,真实身份不易确认,案件梳理难度很大。丰县检察院适时提前介入,引导侦查。

  经过对涉案人员供述、电子勘验笔录、QQ聊天记录的反复比对,再将涉案关系网梳理清楚,办案民警和检察官发现了一条由15名涉案人员参与构建的买卖高考试题答案“产业链”。

  检察机关认为,考场流出的试题由“枪手”作答,虽然可能有错,并非标准答案,但周顶天等人贩卖的答案与2012年江西高考标准答案的相似度达到70%,与真实答案具有一致性和同一性,其行为属于窃取国家秘密。

  根据教育部、国家保密局联合下发的《关于教育工作中国家秘密及其密级具体范围的规定》,国家教育全国统一考试启用之前的试题、参考答案和评分标准为绝密级事项。“启用”一词包含“启封”和“启封后使用完毕”两层含义。“启用之前”即“启封并使用完毕之前”,特指考生按规定结束考试离开考场之前的时间段。在这一时间段里,高考试题属于国家保护的绝密级事项。

  经检察机关提起公诉,今年5月2日,周顶天等15人因犯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被法院分别判处六个月至一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另据涉案人员供述,向他们购买高考答案的考生近百人,因其购买大多通过网络完成,很少将个人信息透露给卖家,检方目前只初步掌握了包括冬雪娜在内的30余名考生的基本情况,已对其高考成绩作了作废处理,其余涉案考生,丰县检察院正根据相关证据全力排查。

  5月7日,检察官从江西省2013年普通高校招生考试安全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获悉,为防控高科技作弊行为,防止各类微型电子通讯接收设备被隐藏或伪装携带进入高考考场,2013年,江西省高考将全省统一考试文具,考生入场前必须接受安检。考试过程中,考生如携带具有发送或接收信息功能的设备,即被认定为作弊。轻则取消本次考试各科目成绩,重则同时给予暂停参加该项考试1至3年的处理;情节特别严重的,可以同时给予暂停参加各种国家教育考试1至3年的处理。(文中人物为化名)(李高参 王婉芳)

  案后说法

  法槌声落,作案者获刑,对公诉人来说,是长出一口气,好好放松的时候了。但走出法庭回到办公室,我却根本轻松不起来。可怜莘莘学子,十年苦读抵不过一块“橡皮”,情何以堪。这是打在教育公平脸面上的一记耳光,伤了广大学子和家长们的心。作弊考生能如此轻松地接收场外发送的答案,是我们的屏蔽设备太老旧而作弊设备太先进,还是作弊考生手法高明反衬出监管的缺失?如果是前者,就应立即对考场及配套设备进行升级,严厉打击售卖无线电作弊设备的违法行为;如果是后者,就应对监考人员加强规范,严禁徇私舞弊,在考场周边地区严加巡查,堵住缺口。

  15名涉案人员,大部分是本科学历,有的还是在读研究生甚至人民教师,他们本该拥有光明的未来。如今,却因为贪婪的欲望和淡薄的法律意识令前途蒙上阴影。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让电波噤声,让公平发力,是我们职责所在。勤奋者收益,投机者受惩,才是法治社会的正常景象。 (王婉芳)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