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安徽六安大雁河治污20载无成效 治理工程一拖再拖

2013年06月17日来源:中国广播网 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大雁河散布着排污口,生活污水排入河中 中广网发

  大雁河沿岸受淹居民家中常备这种挡泥挡污水的板子。进入夏季以来,他们每天都关心天气预报。担心哪天又要来了暴雨,大雁河涨水,漫进家中。中广网发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在安徽省六安市,人人都知道淠河,沿岸高楼林立,树木郁郁葱葱,河水清澈。但是很少人知道还有一条大雁河隐藏在闹市区中。大雁河长约四五公里,河里充斥着绿色的泥浆,灰黑色的河水夹杂着垃圾、粪便从南向北流去。

  最让沿岸居民无法忍受的是,从90年代开始,每逢大暴雨,河水便冲进居民家中,留下垃圾、淤泥和久久不散的臭味。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20多年。

  从六安市球拍广场的一条岔道走进去,远远地就能闻到一股恶臭味。这里是大雁河的中游。河水呈灰黑色,非常浅,大概一脚深。河道两侧布满了排污的管道,时不时地就能看到污水从管道中流出。公共厕所也建在河道旁,粪便直接排入河中。河面上飘着零散的垃圾袋、方便面盒等。夏天是沿岸居民最难熬的季节。居民江世沛告诉记者,这里流传着一句俗语,“七下八上,九扫尾”。

  江世沛:涨水的时候,就是七月下旬,八月上旬,九月扫尾。三个月。

  这三个月是六安市的暴雨时节,雨来势凶猛,半个小时大雁河的河水就溢出河堤,冲进周围居民家中。

  江世沛:退水之后,淤泥搞不掉,淤泥都有这么厚,拿水冲,冲掉了之后,那臭气至少两个月才能散去。涨水,蛇、蜈蚣、蚂蝗都进来。

  为了防止臭水淹,江先生家中的衣柜下层都不敢放东西,冰箱架在木板上,高出地面30厘米。快到雨季了,江先生早早买好了灭虫剂,准备好了铁皮挡板。

  江世沛:买巴斯消毒液,灭虫剂,刚刚买的。我们天天晚上看天气预报,一下大雨我们就要做好心理准备了。

  记者:盆都是铲泥的吗?

  江世沛:是的。你看这是铁皮挡板,家家都有,挡泥挡脏东西,能挡一部分吧。

  离河水20米远的住户也无法幸免。周围居民告诉记者,胡同里、街道上一片汪洋,最深的水域能漫过一个人。

  居民:晚上打雷了,我们就不敢睡觉,看见水大了,我们就出去了。街上都是水,有一两次涨大水,抢救人,消防队对来了。

  市民陈永年曾在六安城市管理局管理委员会主任岗位上工作了15年,主管城市环境卫生等方面,他告诉记者,受淹居民有1400多户,其中,最严重的地段有500多户。前几年还淹死过人。记者在现场看到,家家户户外墙上都留有水印,有的发绿,有的发黑,大概有膝盖那么高。见到记者正在了解大雁河水情,路过的居民都会发发牢骚。

  居民:来我们家中给看看,房子都不能看了。

  居民:我们家里的家具没有一样像样的。

 大雁河中阻塞的污泥。涨水污水漫入屋中,水退后,居民还要自行清理这样的污泥。丑味多月不散。 中广网发

  此处的墙堤在去年暴雨中被冲毁,后用水泥修复 中广网发

  20多年了,年年下雨年年淹,难道政府相关部门没有着手治理吗?事实上,查阅2003年到2010年六安市政府工作报告便可以得知,八年内有五次提及了大雁河治理的相关内容,几乎可以算的上是年年都在提。2011年,六安市更是出台了三年规划,明确指出将积极推进大雁河、苏大堰等城区水系治理和污水管网建设。

  不过,竣工日期却一变再变。2011年,六安住建委的多名官员都曾公开对媒体表示,预计到2012年底,大雁河治理工程可基本完成。可2012年5月,两河综合治理工程开工之后,受灾严重的中游地段并没有传来好消息。去年6月份,六安重点办接受媒体采访时便是,综合治理工程预计2014年竣工。

  20多年里,大雁河沿岸居民眼巴巴地盼望着政府的治理工程,但是目前为止,在受灾严重的中段,只能看见一些清理排淤的举措。

  居民陈永年:派打捞的、管理的,一年派一次来清捞的,修水站的。修(河)修了一段,大概有四五百米远,但是河还是在。它是这么样修法的,微修。

  治标不治本,臭水仍年年冲进家门。六安正在实施的两河综合治理项目是居民最大的希望。他们时不时地就去城管局询问项目进展,但每次得到的答案都是“再等等”。

  记者以居民的身份询问“两河”综合治理项目指挥部副指挥长、城管局副局长韩勤,他说要到2015年才能完成治理,受淹区域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拆迁。

  韩勤:9月份动工,有一段等着拆迁,到15年,也就是后年年底全部完工。

  记者:那我们民安巷这边什么时候治啊?

  韩勤:那要等到拆迁,现在我不能给里讲具体的时间表,今年要拆,今年要拆但是什么时候我拿不准,住建委负责,拆迁是他们来搞。

  记者:那之前不是说2014年竣工吗?

  韩勤:部分说2014年竣工,整体是2015年年底全部结束,也不用那么长时间,也就今年年底就能完成。

  在大雁河的上游,大雁河两岸的房子都已拆迁完毕,治污效果却不明显,源头处也是臭气熏天,乌黑的小龙虾在臭水沟里爬来爬去。下游有最近几年新建的排涝站。受灾最严重的中游反而悄无声息。

  记者:那我们这一段呢?

  韩勤:你们那一段估计得往后推,因为还没拆。

  记者:可是就是我们这一段淹啊?其他段也不淹啊?

  韩勤:那不能这样讲,整个河都要治啊。

  又到了一年臭水漫家园的时节。江先生得知了现在的竣工时间,并不吃惊,他说,每次去问,得到的答案都是马上要治了。沿岸的居民就是这样守着大雁河过了三年又三年。

  江世沛:每次他就这样慢慢拖,春节去问,他讲马上夏天了,秋天就干了,秋天去问,说冬天干。冬天去问,说过了年的。马上过了年,就干。就是这样,一年一年就是这样推呀推。

  解放前,北京曾有一条龙须沟,在老舍的笔下算得上是“臭名远扬”。六安人把大雁河称作是六安的龙须沟,希望现实能与剧本一样:政府不修外面能看得见的形象工程,不修东单、西四、鼓楼前,不修五坛八庙、颐和园,先修老百姓家门口的那条臭水沟。

  大雁河治理到底难在哪里?为什么20年的时间治不好一条五公里的河?中国之声记者将继续在六安为您发来报道。(中广网六安6月17日消息 记者 栾红 刘飞)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