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高官微博:爱发心灵鸡汤 问诊多过问政

2013年06月18日来源:中国青年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原标题[许多官员不知如何与网民打交道]

  当前,“微博问政”逐渐为大众所接受。昆明市长李文荣,就是一位新踏入微博世界的官员。

  5月17日,他开通个人微博,并在当天回应中石化云南炼油项目。两天之内,该微博的粉丝数便突破6万人,而其第一条微博更是在3个小时内被转发超过万次。

  “网络社会深刻地改变了中国的基本国情、党情和民情,全面地塑造了中国的政治生态和执政环境。”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管理学博士陈里近期撰文说。他本人就成功身兼两个舆论场既是副厅级干部,也是网络意见领袖。

  但官员个人微博能存活多久?他们究竟是怎样对待微博和网民呼声的?在没有既定规则的前提下,官员们也只能靠自己摸着石头过河。中国青年报记者逐一盘点考查了官员个人微博的各种“活法”。

  “一把手”成了“微博界的菜鸟”

  “刚才在浏览大家评论的时候,误操作转发了昨晚的微博,还望大家对我这个微博界的菜鸟多多包涵。”这是“昆明市长”微博至今为止,最个人、“最没市长架子”的一句话。

  他说出的,可能正是许多官员的心里话。

  截至今年一季度,新浪认证的政务微博总数超过7万,其中各地公职人员达到29228个。截至2012年年底,腾讯认证的政务微博同样超过7万,其中有25054个属于党政官员个人。

  在这么多人当中,下大力气、亲自打理微博的,并不很多。许多官员不知道如何用微博和网民“打交道”,微博沦为新闻稿的复制粘贴,甚至官员的政绩陈述。

  5月17日21时许,“昆明市长”微博出师不利。

  它虽然对安宁炼油项目作出了回应,却照搬了5月10日的发布会新闻稿。对此,不少网友认为市长的回应有失诚意。网友“罗樨菁”质问:“把5月10日的发言稿贴一遍又转发一遍。意思是10日就盖棺定论了?现在只是通知,而不是听取意见?”

  互联网和新媒体的发展,让党和人民群众的关系拥有了双向的互动性。

  “在传统社会中,上一级党和政府要通过下一级机构了解情况,其渠道是单方面的,往往报喜不报忧、报功不报过,上一级机构无法了解社会的真实情况。网络社会则弥补了这一缺陷,网络社会使上下级沟通变为互动、多向,为党员和民众表达利益诉求、发表主旨意愿、参与政治决策提供了更加便捷的渠道。”陈里说。

  开通微博,意味着在努力打开直面民意的大门。

  直到6月11日晚上9点,“昆明市长”微博祝“大家端午节快乐”,依然有网友在评论里质疑炼油厂项目。网友“惊涛骇浪杰克逊”提出昆明的教育问题,网友“chaiDream柴柴”则举报强拆……

  武汉大学教授沈阳注意到,部门、地方政府的“一把手”很少开微博。“舆情倒逼压力之下,不开,就是和情绪最活跃、关注最热切、动员最有效的群体隔绝。再忙,也要和以网友为代表的公民在一起,否则你就是瞎忙。”

  大量网民汹涌的诉求,官员微博必须学会习惯。“昆明市长”微博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6月9日,它作出了一揽子的回应:“近期,对大家反映的城市管理和民生等问题,我已要求有关职能部门进行处理。目前已交办91件,回复79件。共性问题公开回复,涉及个人隐私的私信回复。现在@昆明12345市长热线已就大家反映的公交运营、金色大道货车噪音扰民、部分餐馆通宵经营等问题作出反馈,谢谢大家提出的宝贵意见。”

  网友对此给予了欣赏、鼓励的态度。网友“草民微语”说:“市长带头开博,主动倾听民众呼声,积极与百姓沟通互动,本身就是一种态度与勇气。”

  5月18日下午,“昆明市长”微博回应:“谢谢‘虚构水MX’提出的关注账号面窄的问题,我会进一步拓宽视野、延伸关注。大家有好的推荐可以@给我。”这一下,不少人纷纷把微博名人、网络意见领袖“推荐”给他。

  记者注意到,该账号目前关注对象有122人,其中既包括媒体,又有“作业本”、“李开复”等微博名人。占最大分量的还是昆明市级的政务微博。对此,李文荣在微博中解释道:“这也是掌握各部门工作动态的一种方式。”

  然而,网友对于这个账号的质疑之声并未停息。

  有网友怀疑该账号是否为李文荣本人在操作,对此,昆明市委宣传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并未给予回复。网友对于其微博名“昆明市长”也不认同,“既然是实名认证,为何不能修改为自己的名字,难道一直做市长?”网友“记者刘杰”说。

  从降生到“僵尸”

  “关注网络社会,努力提高网络社会条件下的执政能力,对于党和政府的各级领导干部实现治国理政的科学化、民主化与法治化,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陈里说。

  在李文荣之前,早有许多官员作出了各种“触网”尝试。但时间和精力,可能是第一个拦路虎。

  早在2011年3月2日,时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的张春贤便开通腾讯微博,成为首个“触博”高官。

  张春贤的微博“处女秀”是一封写给网民的信《民生连着民心》。微博中,张转述群众来信:“我们现在哼着歌下班,在回家买菜的路上哼着歌,哼着歌在家里做饭,和家人一起有说有笑地吃饭。因为我们身边发生着很多让我们高兴的事情。”一天内,该微博便吸引了1.2万“听众”。

  然而,张春贤在一开始就表示,他的微博只是暂时性的。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因为工作繁忙,长时间坚持有难度。”

  尽管如此,在当年全国两会期间,张春贤做到了亲力亲为。2011年3月10日凌晨1时许开始,连续4天,张春贤每天深夜亲自在微博上回复网友的留言,共有70多位网友的留言得到了他的回复。

  半个月内,张春贤共发布86条微博,听众数量接近30万。

  2011年3月18日,全国两会落幕当晚,张春贤连发三条微博,与网民告别。“回乌(鲁木齐)后,像两会期间这样集中时间关注这里不易做到,所以和大家的微博交流要暂时告一段落了,但是我还会通过各种方式和渠道了解大家的意见和心声,使得我们的工作更加贴近群众,决策更加科学。”

  如今,在腾讯微博上搜索用户“张春贤”,显示结果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事实上,开微博的官员中,省部级官员不是主力。《2013年第一季度新浪政务微博报告》显示,开通实名微博的省部级官员人数为33人。而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的《2012年上半年政务微博报告》显示,省部级官员开微博在当时已达到30人。将近一年时间过去了,开微博的省部级官员数量未见明显增长。

  根据《2013年第一季度新浪政务微博报告》对公职人员微博基本行为分布的分析,“发布原创微博”在所有微博使用行为中,仅占15%。

  山西省吕梁市委常委、政府常务副市长张效彪的微博拥有3万多粉丝。然而,张效彪对微博却仅有“一天热度”。2012年11月4日,他连发5条微博,介绍吕梁新城项目的建设情况。之后,除了1条客户端更新信息外,再无更新过微博。

  不当僵尸,盘点五“最”

  而不当“僵尸”的官员微博,使用上却呈现出极大的差异化。官员微博该如何定位,也成为争议所在。

  中国青年报记者盘点,最“公私不分”的官员微博,是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

  自2010年12月12日开通新浪微博以来,他已发布超过7000条微博,拥有近400万粉丝。他的微博头像是一位民警怀抱被解救出的婴儿。他接到最多的,是拐卖犯罪线索。“一年间,超过45万人圈出了我,平均每天都要接到100多条私信。对于每条拐卖犯罪线索,都要布置核查。”

  最“不愿当官”的,是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

  和陈士渠利用微博办公不同,廖新波这样定位自己的微博:“粉丝可以因为卫生厅副厅长而关注我,但在交流时,我更希望出现在他们眼中的是廖新波这个人。”

  如今,廖新波拥有粉丝350多万。他的微博实名认证信息为“新浪名博医生哥波子”,并未出现“副厅长”字眼儿。在微博使用过程中,廖新波更多关注的是医改和医患关系,强调自己“医生哥”的身份,而对于政务,他则很少过问。

  最“心灵鸡汤”的官员微博,是中共浙江省委组织部部长蔡奇。他拥有超过923万粉丝,但是发布的内容却大多是人生感悟、读书体会等。

  最懂营销的官员微博,是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公室主任王惠。她不仅要负责“北京发布”的管理工作,还经营着260余万粉丝的个人微博。她的自我简介是“资深媒体人、政府新闻官、中外文化交流使者”。微博最大的特点是对内容分别贴上“标签”:“惠关注”、“惠生活”、“惠提醒”、“惠说北京”、“惠感言”……

  最受争议的官员微博,则是甘肃省卫生厅厅长刘维忠。刘维忠拥有267万粉丝,然而,他在微博上却是“问诊”多过“问政”,被网友戏称为“猪蹄厅长”。

  2011年5月31日,刘维忠开通新浪微博。在第一条微博,他不急着打招呼,而是为中药“吆喝”,称酒泉当地医院因为重视中药疗法,成功躲过甲流。而这也给刘维忠之后的微博定下了调子。

  作为中医的倡导者,刘维忠充分利用微博平台,为中医摇旗呐喊。然而,这让他遭受不少非议。2011年,刘维忠连发多条微博,宣传“猪蹄疗法”:甘肃画家脑溢血,服用猪蹄汤后解除病危;舟曲女孩面临截肢,吃猪蹄、喝黄芪水后,脚活动恢复正常。

  “一个厅长,不能因为个人喜好,浪费那么多公共资源来做这件事,这是一种变相的寻租。”刘维忠对食疗的热情让他饱受非议的同时,更引起了公众对官员如何使用微博的争议。

  对于网民质疑,他回应称,所谓“猪蹄疗法”只是辅助治疗,并非过度食疗,“即使遭到非议,我也不会因此放弃,更不会远离微博。”

  实际上,刘维忠在微博上并非只问诊不问政。他也时常公布卫生系统的工作情况,对社会热点发表见解。5月8日,他评论北京出租车份子钱过高:“如果真有这么多,出租车司机不容易,降点份子钱是对的。”

  实际上,无论官员们怎样低调,他们吸引关注者的最大原因,正是他们头顶职务的“金字招牌”。几百万的粉丝,都是沉甸甸的公信力和压力。

  目前,官员个人微博的重要性在国际上日渐受重视。奥巴马有自己的脸谱账户,欧盟理事会主席范佩龙甚至聘请了200人的团队打理其微博,不仅与网民互动交流,还与其他国家领导人的“粉丝”沟通。

  陈里呼吁,要善于培养“党和政府的网络意见领袖”,增强党和政府在网络社会的凝聚力和号召力。“网络政治的出现,不是对政治的挑战,而是提升党和政府执政能力的一个重要契机。”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