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河南医院现明码标价卖婴广告 私下收养泛滥触目惊心

2013年06月18日来源: 中国广播网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三万六,两万四,这是人贩子贩卖婴儿的价格。几万块钱就是一个孩子的价格,听起来是那么的惊悚和无情。这样触目惊心、明码标价广告竟然出现在河南部分医院里。

  男孩3万6、女孩2万4 河南医院出现明码标价卖婴广告

  这些广告所承诺的到底是不是真实?这些被贩卖的婴儿是通过什么渠道获得?记者拨通了医院广告上的电话,一名中年女子听说有生意,极力保证孩子都刚刚满月,而且绝对健康,当然价格也不低。

  中年女子:男孩3万6,女孩2万4。你说一个地,方我们派人过去。小孩可以让你们见见,如果你们确定要,小孩可以在医院里检查,看一看有没有毛病。保证有多余的挑。

  还有多余的可供挑拣,好像是在买卖商品一样,听着就那么冷冰冰的。接下来当记者表示询问孩子的来路时,这位妇女信誓旦旦地保证不是拐卖来的,交易绝对安全,因为她已经卖了40多个孩子了。

  中年女子:这个你们放心,绝对安全。因为我们这儿的小孩大多都是私生子,工厂打工的多,打工妹有孩子没有能力抚养,就送人了,我们也就不再和她联系了。

  记者又提出买来的孩子怎么上户口时,电话那边的女子表示,这简直就是小事一桩。

  中年女子:这个需要你们双方到民政部门说抱养,就从你们那儿上户口就行了。这个好上,我们开一个孤儿院证明,你们拿着证明就能上户口了。孤儿院在上海,你们确定要,我们就把证明一块开过来。

  买婴儿还附带正规孤儿院证明,可上正规户口,看似十分“保险”。然而非法交易竟然登堂入室,广告公开传播,着实令人担忧。

  而就在记者调查过程中,有网友将此事披露上网。因此记者多次尝试约电话中的女子见面时,对方有所警觉,始终不肯答应,后来所幸不接电话。

  非法收养婴儿真实存在 正规渠道收养难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触目惊心的不仅是公开叫卖婴儿的广告,非法收养婴儿也真实存在。郑州市民周女士跟记者说,她家的亲戚中就有两个小孩是通过各种渠道私自收养的。

  周女士:一个是去乡下买的,还有一个是火车上看见人贩子卖了,看着可怜救过来了。

  记者:上户口不会有问题吗?

  周女士:他们在村庄,就说自己又生了一个,都能上。他们抱回来不是立刻上户口,到小孩上小学,需要用户口的时候再找人,到那时候已经说不清了。

  记者:为啥要买孩子?不怕被查到要负法律责任么?

  周女士:一是想再要一个,还有一个是不能生育。警察为啥要查,没有人报失踪人口啊,那些人都是愿意要卖自己的孩子。

  你卖我买,你情我愿,交易的双方看似各取所需,却踏过了法律的红线。按照我国法律,不仅买卖婴儿是违法行为,私自收养也是被明令禁止的。收养孩子并不是坏事,为何要买卖婴儿,担起违法的风险,为什么不通过正规渠道收养?记者随后来到郑州市儿童福利院,远远就看到十几个孩子在院子里玩耍。在福利院门口,记者表示要领养孩子,想进去看看,没想到直接被负责登记的阿姨拦下。

  记者:我们想看能不能领养个小孩,先了解了解。

  阿姨:我们这的孩子都没有健康的,脑瘫的孩子多,智障的孩子多。

  记者:能不能让我们先去看看?

  阿姨:没法看,你把收养条件告诉我们,有合适的会跟你们联系。没有意向不用过来,你能接受残疾的孩子么?

  记者:小孩被遗弃也不都是有病的吧。

  阿姨:现在计划生育这么严,要是小孩比较好都不会来福利院了。因为福利院是最后兜底的,有好的都直接截流,很多人发现了会自己收养啊,还有其他情况。现在福利院也有职能接受孤儿,但是基本没有。

  记者随后又拨通焦作市儿童福利院和洛阳市儿童福利院,得到的也是相同的回答。在福利院领养不到健康的孩子,健康的孩子会通过另外一种途径进入家庭,这个隐形的市场,对于福利院的工作人员,似乎也不是什么秘密。

  工作人员:你想从我们这里收养孩子是吧,我们这里没有健康的孩子。你去郑州福利院看过了?其实各个福利院情况都差不多,我们周围也有没孩子的亲戚朋友想收养,都没有理想的。想收养孩子的挺多的。一个孩子如果健康,被遗弃,送不到福利院。

  婴儿收养监管困难 私下收养会催生拐卖偷窃儿童行为

  一方面通过正规渠道收养健康婴儿几乎行不通,另一方面私自收养虽然名不正言不顺,但只要买卖双方达成默契,就是当下最“靠谱”的领养方式。在这样的背景下,监管变得十分困难。

  工作人员:监管是多个部门的事。像这样民间收养有很多,这是个现实问题,不好监管。遗弃婴儿就是违法的,这是公安需要打击了,这个行为法律上早就有规定了。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国规范收养的相关法律制定已久,但与现实情况脱节,如今个人和民间机构的私自收养行为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

  郑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张明锁长期研究儿童福利问题,“私下收养”看似无害,而当市场供不应求时,拐卖、偷窃儿童的违法行为也会随之愈演愈烈,因此形成的隐形婴儿买卖市场可能导致一些无辜家庭受害。

  张明锁认为,除了观念转变和法律法规的与时俱进外,基层公安部门有效的执法也十分重要。但就这起事件,记者也在几天前把线索反映给了医院所在的郑州市丰产路派出所,但昨天记者再次拨打派出所电话时,却得到了不知道情况和没法查询的答复。

  记者:前两天我们反映的医院发现卖婴儿的广告,不知道处理结果怎么样了?

  值班女警:我不知道你说的这个事儿,我不知道谁接的!

  记者:您能不能帮我联系下那天是谁接的?

  值班女警:我这不负责电话查询,而且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报的警。

  记者:那你们不就在所里面吗?当时我们也是拨打这个电话反映的情况。

  值班女警:我上着班、值着班呢,我怎么可能去给你查呢,是不是?这个电话只负责今天接的电话。

  或许这位女警察的确不了解情况,但这也从另外一个角度反映出,这个线索似乎没有引起当地警方足够的重视。

  不过,我们也应该看到公安部门在打拐方面的努力。从2007年成立打拐办,到开展专项行动,每年都会有数以百计的儿童回到父母身边。我们在这里也呼吁这个线索能够引起重视,可能线索背后还有几十个等待回家的孩子。(中广网郑州6月18日消息)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