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凤凰门票新政实施两月调查:部分客栈推逃票秘笈

2013年06月20日来源: 法制日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门票新政”实施两月,凤凰古城查票风头偏紧。

  凤凰古城“围城收费”方式虽饱受争议,但当地至今态度“坚挺”。可如今面对着当地商户推出的“逃票秘笈”,这种看似严格的查票方式,对一些购票入城的外地游客来说,无疑又产生了一种新的不公平。

  虽然湖南凤凰古城“围城收费”的“门票新政”饱受各界质疑,但依旧没能动摇凤凰县收费的决心,而今年端午节小长假恰好是凤凰古城“门票新政”实施满两个月。

  那么,凤凰古城“门票新政”实施两个月后,这项收费新政到底执行得怎样?近日,《法制日报》记者在凤凰县进行了实地调查。

  景点留影可作门票“证明”

  从4月10日“门票新政”正式实施开始,有关质疑凤凰古城门票收费方式改革的新闻,就成了各大媒体关注的焦点,并且每天高居在各大门户网站首页。

  而在4月中旬,有媒体记者在凤凰古城暗访时发现,虽然凤凰古城的大门一旁,“通票制”的执行办法十分醒目,古城内部,购票的提醒也并不鲜见,但执行力度并不太严。媒体记者以游客身份从凤凰新城走入古城“闲逛”,出进了几个关卡,未被工作人员拦下。

  “当时媒体持续不断的报道,确实给当地造成了一定的压力,所以查票很松,但这段时间变紧了很多。”凤凰古城一客栈邓姓老板对记者说。

  6月10日,记者在凤凰古城采访时也发现,当天查票确实严格了许多。一些散客因为没有购买门票,均被查票人员挡在了门外。

  记者以游客身份尝试在4个查票点进入古城,结果有3次被检票人员拦住查票。傍晚10时左右,在沱江酒吧集中区的一个查票点,一名游客被查票人员拦住了去路。当这名游客向查票人员解释,门票放在宾馆忘记带出来时,查票人员立马要这名旅客出示相机中在古城景区与景点的合照。

  “如果你相机里有与景点的合照,证明你确实购票了,才能让你进去。”查票人员解释说。

  而一名来自湖南衡阳的游客和家人因没有买门票,被查票人员拒之在古城外,他只好带着家人在没有被围起来的沱江上游散步。

  “我下午才到凤凰,明天下午就要去张家界了,只想今晚陪同家人在沱江边散散步,体验一下凤凰古城风情,又不想看景点,一下子要我花几百元买门票,代价太大了。”这位游客说。

  客栈为揽客传授“逃票秘笈”

  记者在凤凰县随机调查时发现,虽然端午节假期凤凰古城看似人头涌动,但凤凰古城大部分商户仍称“生意并不理想”。

  “古城收门票后,生意一落千丈,有时一天都很难卖出一个手鼓。”虹桥下一家手鼓店老板坦言,旅行社组织团队游客一般会被导游带到专门的购物店,他们只能做一些散客的生意。

  “游客不来凤凰,可以用‘脚’投票。而我们商户每天开门就面临着高额的房租和其他费用,我们耗不起啊!”手鼓店老板坦言,自从凤凰古城收门票后,散客客源下降得很厉害,他们的生意也难做了。

  同时饱受“生意冷清”煎熬的还有一些客栈和宾馆的老板们。

  记者在古城内看到,许多临江客栈都在门口挂出了“今日有房”的牌子。

  “以前我们这些临江客栈这时候会爆满,但现在将价格降了很多都揽不到客源。”沱江边一客栈老板对记者说。

  而古城外的一些客栈老板为招揽客源,还私下向游客传授起了“逃票秘笈”。

  “只要你住我们客栈,保证不让你花一分钱进入古城。”沱江上游一位客栈老板自信满满地说。

  “如果你不去看景点,只在古城内转转,我完全可以保证免票把你带进去。你可以省掉148元的门票,相当于一晚的住宿费。你照顾我生意,我帮你免门票,这样也是双赢。”这位老板透露,此前很多散客都被他顺利地送进了古城。

  为了证实这位老板的说法,记者当晚即从一家宾馆搬到了这家客栈中住了下来。晚上,这位客栈老板热情地向记者传授起了“逃票秘笈”。

  “你要是从检票点大门口进的话,要装扮成当地人的样子。不要背相机、不要背旅行袋,头上更不要戴当地人编织的花环,最好是空着手。过检票点时要昂首挺胸,不要害怕,这样一般是不会被拦下来查票的。”客栈老板说,要是这样还被拦下来,可以打电话给她,她找当地人带进去。

  第二天早上,客栈老板又向记者传授了一个“逃票秘笈”——带着记者穿过一条长长的小巷子,几分钟后绕过了检票点,直接进入到了古城中。

  这家客栈老板透露,在凤凰古城内像这类绕开检票点的小道还有很多,一般只有当地人才知道。

  有些购票入城的散客抱怨称,这种看似严格的查票,对一些购票入城的外地散客来说,又是一种不公平。

  监督员监督存“先天不足”

  就在各界对凤凰县收费保护古城的质疑声此起彼伏时,凤凰县政府近日又推出了一项监督员制度,但记者发现,这项制度如果真正实施起来还存在诸多困难。

  6月17日,凤凰县政府办公室发布了一条聘请古城保护公益监督员的公告。公告中有一项对监督员的激励机制:对应聘入选的凤凰古城公益保护监督员,每年度进行两次凤凰古城视察,提出古城保护的合理化建议。

  既然凤凰县政府要求“监督员每年两次到凤凰古城视察”,那么,监督员的差旅费由谁来承担呢?

  6月17日上午,记者以报名参加监督员的名义向凤凰县政府办公室进行咨询,工作人员答复称,自己不清楚此事,还须再问领导。当天下午,记者再次就此事进行咨询,工作人员又答复称,领导暂时还未考虑到差旅费由谁来承担这一问题。

  “如果要我每年两次从长沙跑到凤凰去看古城,差旅费每次来回需近千元,全部要我自己承担,显然不现实。”一向关注凤凰古城保护的长沙市民向勇对记者说。

  而长沙律师曾技芝则担忧,凤凰县政府向全国聘请监督员本意是好的,但监督员的经费开支又使得这一举措很难实施。

  “要监督员自己承担每年两次来回的差旅费不现实,要凤凰县政府安排吃住又很难保证监督的效果,这种制度确实存在‘先天不足’的问题。”曾技芝建议,可以考虑聘请一些公益组织对古城的保护进行监督。

  采访结束时,记者又获悉,凤凰县目前正在准备“申遗”,相关立法工作已经启动。(文/图 记者刘希平)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