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京沪高铁故障救援迟缓 乘客砸窗外出乘凉

2013年06月20日来源:现代快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原标题[5分钟的距离,3小时的救援一连串的问号,高铁应急遭质疑]

故障列车到达南站

中暑乘客被120接走 现代快报记者 孙玉春 摄

  6月18日晚7点49分,在京沪高铁线距离南京南站约15公里处的仙林附近,一列从温州开往徐州的D5432列车因故障趴窝,虽然离南京南站只有5分钟的距离,但随后的救援却花了3个多小时。乘客被困后,列车车厢断电,空调停止,车厢温度飙升,成了一个大的桑拿房,困在高铁线上的乘客忍受不了高温,有的强行打开车门,有的砸碎车窗,都跑到铁轨上。相比乘客,列车员压力更大,多人中暑晕倒。

  事件回放

  列车趴窝 等待渐渐变成煎熬

  19:49,距离南京南站只有15公里,但D5432次列车最终到达南站时,时间已经是23:12,耗时三个多小时。这三个多小时内,无论对于乘客,还是乘务员,都是一种煎熬。

  6月18日晚上10点,现代快报记者赶往南京南站时,在南站候车室,工作人员也在议论此事,称已经有列车员晕倒了。10点多,有120救护人员带着氧气袋和推车进入候车大厅待命。

  而此时,列车上的乘客,是个什么状态呢?现代快报记者当时通过微博联系了几位乘客,得知他们仍然在等待,而且很多乘客都忍受不了断电车厢里的高温,跳下车到高铁轨道上去了。

  “@上铁资讯”等发布的即时消息都称,施救车已经在晚9点25分从南站开出拖车,却迟迟没有进一步的消息。

  从微博上可以看到,在事发后,整个动车组车厢里面只有应急灯照明,很多乘客聚集在铁轨上。车里面还有孕妇孩子,由于密封车厢令人窒息,可以看到有乘客干脆砸碎了动车组车窗玻璃。

  晚上11点27分,记者再次来到南站,得知D5432已经在11点12分到站。铁路调动了一列8节车厢“热备动车组”,作为拖车前去将D5432故障车组拖回。到达南站后,乘客也全部换乘到了这趟“热备动车组”上,继续自己的旅程。

  列车员表现顽强 多人中暑

  当晚11点多,在D5432次到达南京南站后,第一个被医护人员送出来的就是一位女列车员。记者看到,她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

  随后又有多位列车员被送出来,现场组织的救护车达到了至少五辆,来回接送中暑的列车员以及乘客。据记者采访多位乘客,得知D5432列车上多位乘务员中暑,而原因主要是列车车厢内高温估计达到了40多摄氏度,而且列车员要坚守岗位,制止乘客下车,做解释工作,多重压力之下倒在岗位上。

  据乘客张先生介绍,他当时乘坐的是5号车厢,靠近餐车。在列车故障之后,他们发现,列车员不停地用对讲机呼叫,但是并没有医护人员出现,怀疑列车上并没有配备医疗人员。随后半小时左右,女列车长就在他们车厢内晕倒了。

  “当时她就是浑身抽筋,后来有乘客懂点医术,给她手指放血。”乘客称。

  据了解,D5432一共8节车厢,当时乘客大部分都下了车,但也有约三节车厢没有开门。据一位乘务员介绍,他们有规定,为了安全,只能最多开五节车厢的门。

  问“卖水”

  车厢里水供应

  为什么不足?

  乘客徐小飞6月18日从昆山登车,坐在7号车厢。据称,当时列车出故障慢慢停下来时,很多在南京南下车的乘客都做好了准备,在车门处等着下车呢。出现故障后,起初列车员称是前方没信号,等待几分钟就好了。

  “一等一小时没有消息。”徐先生说,车厢里断电后,渐渐温度就越来越高了,当时其他车厢已经有人强行要求列车员开门,让乘客下车,但是7号车厢列车员称该车厢外面没有防护网,不能开门。

  “最后我们几个男的强行扒开气动门,然后我就用身体抵着门的两头,坚持了20多分钟。”这样通风之后稍微好一点。“当时渴死了。”据称,他是带着妻儿一起乘车,没有带水。后来断电之后听说列车拿出一部分水,但是在前面两节车厢就被抢光了。

  吴先生是坐在4号车厢,“车厢里开始有水,但还是卖,6块一瓶,我们问5块行不行,都说不行。”吴先生说,后来列车员都晕倒了,他们发现有部分备用水,但是车上还不给拿,“最后大家干脆抢了。”

  回应:

  铁路部门解释,动车组餐车售卖的瓶装水,从最低的两块钱一瓶,到十几二十块钱的高档水都有。动车发生故障后,可能到后来就剩十几元一瓶的水了,车上决不会因此抬高价格卖水。同时,需要澄清的是,随车矿泉水数量确实有限,在第一时间优先发放给了老弱病残孕等重点旅客。

  问“赔偿”

  乘客的医疗费

  到底赔不赔?

  昨天凌晨,中暑乘客和乘务员都被送到南京市第一医院。在医院,徐小飞称,妻子中暑了,但是他身上只剩300多元,不够支付检查治疗费用。

  现代快报记者帮着联系了南京南站方面,随后他们又联系了车组人员,对方后来同意付钱。

  回应:

  上海铁路局负责人说,徐先生的遭遇,可能是在处理中发生一点小意外。这次乘客所有的医疗费用,全部是由铁路部门支付的。

  问“施救”

  为什么施救

  达3个多小时?

  距离南京南站只有15公里,就是步行过去,也要不了三个小时。为什么施救会花这么长的时间?昨天,南京南站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在D5432次列车故障后,他们就前往检查,发现是受电弓出现故障导致断电,动车失去了动力。当时应该从南京南站发出备用列车施救,但是南站昨晚没有救援车辆,最后只好从徐州调过来,这才花费了三个多小时。

  回应:

  上海铁路相关负责人说,列车故障发生后,立即启用了相应的预案,首先随车机械师会尝试修复,如果半小时修复不了,就会启用第二套方案,即调用救援车。南京南站有动车所,京沪高铁在白天确实有备用列车以及救援力量,随时上线,但这次故障发生在晚上,备用车已经入库,所以上线救援耽误了一会。

  问“车门”

  当时为什么

  不打开车门?

  这次故障救援长达三个多小时,正好又是高温,许多乘客在车厢内晕倒。为什么车门起初不开,要拖到后来才开呢?

  回应:

  上海铁路局负责人说,高铁的车门打开是有严格规定的,高铁时速非常快,正常情况下,高铁铁轨虽然全封闭,但全线仍旧装有异物探测,一旦探测到有异物入侵,那高铁就会停止运行,比如现在故障车趴在南京往徐州方向,那徐州往南京方向的另一侧高铁铁轨仍旧在正常运行,如果探测到铁轨内有人,那么这条线也会受到影响。不过,考虑到列车故障后的闷热,乘务员打开几个车门通风,一旦打开,那这个车门就必须有人值守,防止旅客随意下车,避免危险。同时,铁路提醒乘客,车门打开后,旅客们不要靠近车门口的防护网,更不要随意拉开防护网下车走动,安全第一。

  问“退票”

  为什么不能

  全额退票?

  乘客徐先生从昆山到安徽的蚌埠,因为妻子中暑了,他要留在南京照顾妻子,火车站的工作人员也帮忙联系他退票。但是,让他意外的是,工作人员只允许退南京南站至蚌埠的钱,而已经坐了的昆山至南京的票价,并没有退。

  “这样的退票方式,一点诚意都没有,哪像是对我们乘客的安抚?”

  据了解,许多乘客都要求退票补偿,但都没有得到回应。

  回应:

  根据铁路部门的规定,如果线路中断是承运人的责任,在发站时,退还全部票价;在中途站,退还已收票价与已乘区间票价差额。因此,这样退票是符合规定的。

  问“应急”

  发生故障后,

  采取了哪些措施?

  回应:

  铁路部们表示,他们在6月18日的21:07~23:45期间共发出6条微博,随时告知列车动态,恳请旅客耐心等待。同时,23点12分,铁路部门利用热备动车组将D5432次列车牵引至南京南站,车站工作人员全力以赴,组织旅客换乘热备动车,同时准备了2000瓶矿泉水、1000份食品分发给旅客,并安排医护人员做好应急准备,确保换乘旅客的安全有序。另外,针对D5432等部分列车晚点到达徐州东站情况,终点站徐州站也启动了相应的应急预案,向市重点办汇报协调,向高铁站专门派出公交车辆,保证到达旅客顺利到家。(记者 孙玉春 毛丽萍)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