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业内称转基因大豆油与肿瘤高度相关

2013年06月21日来源:央视网编辑:钟晨我有话说

 

中国油料加工分布区域图。中国油料加工分布区域图。

  在进口转基因大豆的冲击下,我国大豆业“奄奄一息”。15年来,转基因大豆在安全性争议声中,进口数量不断攀升。日前,农业部批准发放三个可进口用作加工原料的转基因大豆安全证书,又掀起了一场无解的争论。

  黑龙江大豆协传会:转基因与肿瘤高度相关

  央视网(记者李文学 报道) 转基因大豆从进口的那天起就与争议相伴,这缘于人们对其“有毒”的担忧。在至今尚无科学实验的前提下,黑龙江省大豆协会一份与肿瘤高度相关的分析报告,让人触目惊心。

  “之前我们对转基因大豆的安全性持审慎态度,但看到《2012中国肿瘤登记年报》后,马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黑龙江省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说,我国一半以上的食用油为大豆油,而大豆油市场90%以上的份额被转基因大豆油所占领,“涉及面太大了,必须正视”。

  《2012中国肿瘤登记年报》显示,我国每年新发癌症病例约350万,因癌症死亡约250万。全国每天有8550人成为癌症患者,平均每1分钟就有6人被确诊为癌症,每7到8人中就有1人死于癌症,癌症发病呈年轻化趋势。

  “据中国抗癌协会专家推测,肿瘤发病诱因,与环境气候、当地饮食风俗等有一定关系。”王小语说,“我依据自身在粮食行业20年的工作经历,却发现致癌原因可能与转基因大豆油消费有极大相关性。”

  转基因与肿瘤的相关性,国外早有披露。2010年,由俄罗斯全国基因安全协会和生态与环境问题研究所Alexei Surov博士等科学家联合实验,选择农业中广泛应用的含有不同比例转基因成分的普通大豆,喂养具有快速繁殖率的坎贝尔仓鼠2年,结果证明,转基因生物对哺乳动物有害。研究人员发现,食用转基因食品的动物将失去繁殖能力。

  2012年9月,法国凯恩大学的Seralini等科学家,在《食品化学毒物学》杂志公布的研究结果称,通过为期两年对200只实验鼠进行的分类试验,他们发现,用转基因玉米NK603和被“Roundup”(商品名“农达”)污染的饲料喂养的实验鼠,容易患肿瘤及内脏损伤。

  王小语介绍,河南、河北、甘肃、青海、上海、江苏、广东、福建等地,基本都是我国转基因大豆油的消费集中区域,这些区域同时也是我国肿瘤发病集中区。黑龙江、辽宁、浙江、山东、湖南、湖北、贵州等地基本都不以消费转基因大豆油为主,不是肿瘤发病集中区域。

  “山东、江苏两省相邻,是国内加工转基因大豆最多的,但江苏胃癌高发,山东不是。值得注意的是,山东居民以食用花生油为主。”王小语说,“同样,湖南、湖北、浙江、贵州这些地方,人们主要吃菜籽油,肿瘤也不高发。”

  大豆油不是简单的脂肪,其对人体的发育有重要作用。“尤其是里面的成分维生素E,又称生育酚,对人体最重要的作用就是生殖,如此重要的人体必需营养物质,若来自于转基因产品,很肯恩有极大的健康威胁。”王小语说。

  “我们协会的结论就是,食用转基因大豆油的消费者更容易患肿瘤、不孕不育病。所以,转基因大豆油不宜在没有获得安全定论前用于商业消费。”王小语说。今年4月,他将这个报告交至黑龙江省农委,希望引起重视,但至今没收到回复。

  央视网(记者李文学 报道)日前,农业部批准发放了三个可进口用作加工原料的转基因大豆安全证书。至此,我国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已达82个,准许进口转基因作物的领域涵盖大豆、玉米、油菜、棉花等。其中,大豆因量多且消费面广而备受关注。

  此次转基因大豆来势依然汹涌,又一次卷起风波无数。正是在这样的争议声中,我国进口转基因大豆,已经走过了15年。

  我国转基因大豆进口始于1997年。从这一年开始,争议就没停过。每次争议的内容,都离不开“安全”这个核心。15年过去,这却像一个始终无解的答案,把争议的双方累得精疲力尽。

  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彭于发回答媒体提问时表示,中国对这三个转基因大豆新品种的安全评审是非常慎重的,安全性是有保证的。

  “安不安全,不是随便说的,要拿出充分的科学依据来。”黑龙江省农科院专家刘忠堂今年75岁,与大豆打了53年交道。他说,我国消费了世界上一半的转基因大豆,却没有这方面的实验,这才导致争议不断。

  黑龙江省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一直是转基因大豆的反对者。他认为,从国外的一些实验来看,转基因大豆与肿瘤和不孕不育高度相关,而我国一些专家在没有论文和实验的情况下就说安全,“很不负责任”。

  “一个基因插入后,对其他基因肯定要产生些影响,影响到底多大,会不会给人造成伤害,我也很担心。”刘忠堂说,农业部要求转基因大豆不能进餐桌,不能种植,从这点上其实又否定了它,“很矛盾”。

  虽然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对转基因玉米、大豆、棉花等作物的质疑和反对声不绝于耳,但实际上,作为世界农业增产的重要手段,“转基因化”已成世界农业发展的大势所趋。

  刘忠堂和王小语都不否认这是一项尖端的科学技术。只是“它现在处于拔苗助长的阶段,我们应该对它的不确定性保持警觉,没有必要当国外的实验品”。王小语说。

  与王小语不同的是,刘忠堂认为,这次农业部放行三种转基因大豆进口,应该是很慎重的。“我没有查到有关这三种转基因大豆的论文和实验数据,我自己又没有充分证据证明它有害,这个时候就得相信国家。”

  食品安全专家董金狮表示,目前中国视同转基因食品是无害的,“因为在现有的条件下,没有结论证明转基因食品对人体一定有危害,但也不能证明一定无害,所以视同无害。”

  “对转基因大豆安全性的实验应该立项,由专人系统地、长时间地去研究。”刘忠堂说,在没一个最终确定的结果前,“我还是主张,餐桌上先不要吃,这样能更稳妥可靠。”

  正是在这样的争议声中,我国转基因大豆的进口数量屡创新高——1997年的288万吨很快被突破,2003年达到1100万吨,2009年、2010年、2011年、2012年的数字分别为4255万吨、5480万吨、5183万吨、5838万吨。

  未来不知还会有什么种类的转基因大豆进口,但只要安全性没有结论,争论仍会继续。

  央视网(记者李文学 报道)面对来势汹汹的进口转基因大豆,国产大豆呼救声此起彼伏。黑龙江这个世界大豆源产地因有全国一半的产量而被推上了前线,阻击战早已打响。

  国产大豆自给自足的局面,在我国加入世贸组织后被迅速打破,大豆进口量迅猛增加,目前已占国内大豆市场的3/4以上,严重冲击了国产大豆的种植、加工和销售。

  黑龙江首当其冲。自2002年起,黑龙江省就对大豆种植业以每亩10元钱的方式进行补贴,2007年5月19日又成立了省级大豆协会。

  黑龙江几乎所有的压榨企业都是天然大豆加工企业。在廉价的转基因大豆面前,有些豆企确曾动摇。黑龙江省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说,2008年,哈尔滨一家豆企买进一批转基因大豆,他获知后召集所有豆企座谈,让大家想想压榨转基因大豆的后果,最后达成共识:不进口、不加工转基因大豆。

  在转基因大豆价格远低于本土大豆价格时,黑龙江豆企仍信守共识,保存着最后一片天然大豆的净土。但是,即使所有的黑龙江豆企联合起来,也依然难以抵制进口大豆的进攻。

  为了挽救濒临死亡的国产豆企,国家发改委于2009年1月宣布,给收购国产大豆的加工企业每吨160元的补贴,以拉平进口大豆与国产大豆的价差,但加工企业必须按照每吨3740元的价格收购国产大豆。

  以收购价不低于3740元/吨测算,扣除收购补贴160元/吨,原料成本为3580元/吨,而加工进口大豆的最低成本仅有3400元/吨。而且,补贴加工企业的政策,从2010年5月1日起停止实行。

  2010年7月16日,在黑龙江省政府召开的专题会议上,大豆被作为重要议题提出来。会议提出,先行在省内实行非转基因食品强制标识,实行优质优价;组建企业集团,实现强强联合。

  虽然这次会议将大豆提升到“保证全国大豆食品安全”的高度,但黑龙江有些势单力孤。“我们是一个省对抗四个国家的转基因大豆,美国、巴西、阿根廷,还有新来的巴拉圭,可谓压力重重。”王小语说。

  与此同时,中国大豆产业协会也在推动保护区的建设。2011年6月,由中国大豆产业协会命名的“中国非转基因大豆核心保护区”在农垦九三管理局落户。这是中国首个非转基因大豆核心保护区。但是,这个保护区仅限于九三管理局,并没有覆盖黑龙江的所有大豆种植区域。

  2012年,黑龙江省多个部门、机构向全国人大和国务院有关部门,提出在黑设立非转基因保护区的建议,但被农业部否局,理由是我国目前不允许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种植,没有设立非转基因保护区的必要。

  受进口转基因大豆的冲击,黑龙江大豆播种面积从最高峰2009年的7294万亩,降到了去年的3898万亩,97%的相关企业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这意味着,在15年的抵抗之后,黑龙江败象已露,开始从“大豆主产区”向“进口大豆销售区”转变。

  央视网(记者李文学 报道)不少专家认为,转基因作为一种新兴的生物技术手段,目前仍有不成熟和不确定性,而减少对进口转基因大豆的依赖,则既可以回避这些不可预知的风险,又可以保护国产大豆。

  “中国有迫切的食用油需求,这就需要大量的大豆。”中国农科院专家李先德表示,中国本土耕地有限,大豆供应不足,产量有限,只能依赖进口。

  黑龙江省农科院专家刘忠堂主张,目前黑龙江大豆只有搞差异化发展战略,才有生存余地。“就是发展食用的非转基因大豆,保证20%的基本供给。”非转基因的豆制品蛋白含量高,价格也高,以此可扬长避短。

  其次是提高大豆单产。目前,国外大豆每公顷的产量是3000公斤,而我国的仅为1600公斤,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这期间需要政策支持,建立两个价格体系:一是农民种豆的效益不能低于玉米,需要补贴;二是企业收购大豆的价格不能高于进口大豆的价格,这样我们的企业和那些合资独资企业可在同一个水平线上进行竞争。

  “等我们把这个难关渡过去了,转基因大豆的安全性可能也有定论了。有问题,我们没吃;没有问题,那就更好了。”刘忠堂说。

  “我们可以通过价格带动,或其他方式,如专品种种植、专品种收购、订单农业、家庭农场等,提升单产。”黑龙江省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说,去年,黑龙江大豆产量是1280万吨,如提升1/3,就能达1600到1800万吨,再腾出种植工业玉米的土地,把南方一些撂荒的土地利用起来,就能达到2600至3000万吨,这样对进口大豆的依赖性就会降低很多,就不用进口5000多万吨了,“三四千万吨就够了”。

  王小语特别提到,粮食是战略物资,不能谁都涉足。“现在的格局是美洲种大豆,国际企业做贸易,中国加工大豆,最后中国消费者买单。”王小语说,这个格局一定要打破,要有一个由中储粮、中粮、中纺等企业组成的联合采购平台,合理确定采购成本和数量,不能让外资说了算。

  社会各界还应积极推进对转基因大豆及其产品的标识标注,重新做出更加严格的强制规定,通过强制实施规范标识,确保起到明显提示作用,使消费者有条件自主选择。这样,选择安全的国产大豆的人就多了,进口大豆自然就会减少。

  “转基因这么高端的科技不应只应用在粮食上,在其他方面也大有用武之地。”王小语说,比如可以像以色列那样培植树种,提高生长速度;培养菌群,吃掉垃圾,“这也是变相增加耕地,对粮食有利”。

  在当前不确定进口转基因大豆安全性的情况下,减少对它的依赖,无疑是最佳的自保方式。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