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人民日报刊文揭秘PX项目:致癌性与咖啡同级

2013年06月24日来源:人民日报 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卫星地图显示的新加坡裕廊岛埃克森美孚炼厂PX装置,距居民区只有900米。

  今年5月,中国石油在昆明安宁的1000万吨/年炼油项目遭到民众的反对。其中人们反应最强烈的,是这个炼油厂将生产PX。

  这不是PX项目第一次遭到抵制。2007年6月厦门PX项目、2011年8月大连PX项目,以及2012年10月宁波PX项目都在公众抗议声中停摆。

  PX项目究竟是什么?这个在全球蓬勃发展的新材料项目,缘何在中国就成了“过街老鼠”?让我们揭开PX的神秘面纱。

  PX究竟是什么——

  根据国际标准,PX不算危险化学品,与我们喝的咖啡同属“可能致癌物”

  人们反对PX项目,甚至谈PX色变的根本原因,是认为PX项目不但造成环境的污染,而且PX本身还具有很强的致癌性,严重危及人的健康。

  其实PX没那么“邪乎”!曾经长期从事PX生产的现任中石化新闻发言人吕大鹏解释,PX是para-xylene的缩写,中文学名“对二甲苯”,是一种液态存在、无色透明、气味芬芳的芳烃类化合物,尝起来甚至有点甜。

  根据《全球化学品统一分类和标签制度》和《危险化学品名录》,在美国、澳大利亚等很多国家,PX不算危险化学品。资料显示,无论是危险标记、健康危害性、毒理学资料,还是在职业灾害防护等标准下,PX都不属高危高毒产品。在欧盟,PX也仅被列为有害品。

  一项看起来温和的化工原料,我们为什么会如此害怕呢?一个主要原因就在于PX中的“苯”。根据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的认定,苯属于一类致癌化学物质。一类致癌物的含义是,对人类致癌性证据充分。

  但是,IARC对PX的认定确在五个梯度分类中的第三类——可能致癌。该机构可能致癌的含义是对人类致癌性的证据有限,对实验动物致癌性证据并不充分;或者对人类致癌性证据不足,对实验动物致癌性证据充分。

  IARC对化学物质引起人类癌症危险性评价是目前公认的权威性资料。有趣的是,在其五类致癌物明细中,1991年赫然出现“咖啡”的名字,与我们“深恶痛绝的”PX同属第三类。

  虽然缺少人体致癌性的证据,但石油和化工规划院院长顾宗勤也坦言,这并不表明PX完全无毒,它的特点是四个字,低毒易燃。有关医学资料也显示,人体吸收过量的PX,会对眼部以及上呼吸道造成刺激。长时间接触PX,也可能导致头痛、烦躁、抑郁、失眠、疲劳等症状,严重者,可以造成短期记忆障碍。美国的一个实验表明,PX会对胎儿造成一定的影响,因此,专家建议孕妇或者哺乳期妇女尽量减少接触PX,就像她们应尽量减少接触酒精、烟草和其他药物一样。

  说到低毒,有关研究毒性的专家告诉我们这样一个专业知识,学术上界定一种物质的毒性,通常采用半数致死剂量来描述。实验证明,大鼠口服食盐的半数致死量是3000mg/kg,PX为3523mg/kg,酒精为7060mg/kg。三者半数致死剂量简单的表述就是:食盐

  严谨的科学实验和权威机构得出的PX是低毒化学物质的结论,显然没有被更多的中国民众接受。“由于种种误解,导致不少人把PX项目当成了洪水猛兽。”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副会长李润生说。

 PX能够做什么——

  PX解决了自然纤维与粮食争地的问题,也是提高汽油品质的必需品

  然而,PX项目不仅不是洪水猛兽,而且,就像现代社会离不开汽油一样,我们也离不开PX,它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李润生说,作为基础化工产品,PX已经成为当今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元素,融入人们日常生活的衣食住行之中。目前全球生产的3000多万吨PX,绝大部分都成为聚酯纤维的原料。大量的聚酯纤维被加工成服装,不仅满足全球60多亿人口的穿衣问题,还满足了人们对服装色彩、光泽、褶皱、薄厚、透明度等更多的要求。

  在某种意义上,PX解决了自然纤维与粮食争地的问题。我国是一个人口众多、耕地资源相对匮乏的国家。每万吨合成纤维大约相当于7万亩耕地所产的自然纺织纤维。2012年,我国生产合成纤维约2800万吨。如果生产同等数量的自然纤维,则需要耕地近2亿亩。

  PX不仅与人们的衣着有关,它也是可以直接入口之物,比如药物胶囊,PX就是原料之一。矿泉水瓶等包装材料的主要原料,也是PX。

  PX和人们的住也紧密相关。它是很多建筑材料的原料,也可以用来生产油漆溶剂。随着技术的进步,PX的下游产品PET,正在越来越多地取代铝、玻璃、陶瓷和纸张,应用于电器电子、汽车及机械制造行业。

  中国正在进入汽车社会,而汽油中5%左右的成分是PX。PX不但是汽油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生产高品质汽油的必需品。

  我国许多城市现在饱受PM2.5之苦。减少城市雾霾的重要途径之一,就是加快汽油质量的升级,降低汽油中的硫含量、提高汽油中的辛烷值。从目前技术而言,提高汽油辛烷值最好、最环保的办法,就是加入芳烃。若不考虑毒性、致癌性,苯是首选。现在,PX成为最优选择。有专家预测,未来汽油中PX的含量,将占比更多。

  鉴于PX的应用十分广泛,正处于工业化、城镇化快速发展中的中国对PX的需求量逐渐猛增。

  回顾历史,中国的PX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2000年以前,发展比较缓慢,但供需关系相对平衡,2000年国内自给率为88%;2000年到2010年,中国PX项目迅速发展,生产能力一跃成为世界第一;2010年至今,国内市场需求持续走高,而PX建设却步伐放缓,产能开始无法满足需求。

  资料显示,2012年,中国对PX的实际需求为1385万吨,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PX消费国,占全球消费量的32%,但中国PX总产能仅为880万吨,自给率只有63%。

  中石化炼化工程公司副董事长张克华指出,最近若干年,国内PX产能以每年10%左右的速度扩张,2011年扩展了100万吨,2012年扩产了290万吨,还是不能满足当前国内的需求。

  有专家预计,如果停建或者缓建现在的PX项目,预计到2015年国内PX自给率将降至50%以下。

  原料受制于人,导致了化纤产业链的利润整体前移,更多地向PX环节聚集。换言之,海外原料供应商获得了更多的利益,而民族制造业备受挤压。张克华指出,日本、韩国等向中国出口PX产品,较国产材料价格都要高出很多。凡是和PX有关的产品价格都会传递到终端环节,最终还是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外国人为何不怕PX——

  在日韩和新加坡等国家,由于成熟而严格的环境风险管控使PX项目与居民区近在咫尺

  就在国内PX建设项目放缓,有的甚至被永久取消之时,日本、韩国的PX项目却搞得如火如荼,成为中国的主要进口国。

  韩国是亚洲最大的PX生产国,年产能为584万吨左右,出口量近150万吨。S-OIL是韩国三家最重要的石化企业之一,其每年生产的170万吨PX,有70万吨出口到中国。去年,该公司在蔚山建设的世界单体规模最大的PX装置已经正式投产,其产能相当于每年为全球提供32亿套服装。

  日本作为另一个PX生产大国,年产能超过400万吨,有半数出口国外。去年11月,日本JX能源公司与韩国SK合作建立大规模PX生产工厂,预计投产后该工厂年产量将达到100万吨。

  新加坡则把PX作为本国的支柱产业之一,不断加大发展力度。靠填海造陆而成的新加坡裕廊化工区,是亚洲目前最大的石化生产和物流基地,也是全球第三大的石油炼制基地。2012年,这里又引进一个年产80万吨的PX项目。

  中国的PX反对者,不少都主张PX项目距离居民区至少要100公里,并称这是国际标准或国际规定。但在新加坡,PX装置与居民区仅有900米距离。在美国休斯敦,PX装置距离城区为1.2公里。在世界很多国家,PX项目距离居民区都不是很远。日本横滨NPRC炼厂35万吨/年PX装置,与居民区仅隔一条高速公路。

这些国外的PX项目能与公众和谐共处,主要得益于成熟而严格的环境风险管控制度。

  国外化工企业均不惜投入重金,确保最大限度地消除PX生产的负面影响。比如韩国三星道达尔公司制定了高于政府规定6倍的安全管理标准:在电路、水路上均采用双重冗余设置;对有害气体采取强化10倍的处理方式;请第三方公司检测排放的气体,使数据更具有公信力;对新员工每年进行8次安全培训,老员工每年有1—2次安全演练;每个厂区都有自己的消防队伍;对于雷击、海啸等自然灾害都有预案。

  同时,生产PX的企业也尽可能做到信息透明,消除民众的不安全感。在韩国,民众可以随时通过企业的主页查看安全生产信息。在新加坡,政府还担当起与社区和居民沟通的重任。

  更重要的是,PX项目属于基础性化工项目,对PX项目环境损害风险作出控制,已经是目前全球化工业里一项比较成熟的技术。“我们没有把PX项目当成很危险的东西。”日本JX能源公司社会环境安全部副部长石井俊昭表示,PX的安全管理相对于石化产业链的其他产品而言,没有什么特殊性。

  PX在国外是寻常的化工产品,在国内也可以像汽柴油一样,成为普通的化工产品。曾经在PX生产车间工作过多年的现任中石化海南炼化公司总经理王玉冰说,中国现有的PX装置,尤其是近年发展的PX项目,总体上都具有较高的技术水平,大型装置的现代化管理水平也在大幅提升。更可喜的是,近年来我国在PX生产的核心技术上也有所突破,成为继美国、法国之后第三个掌握核心技术的国家,因此我国在PX生产上完全可以达到国外的水准,实现安全无害生产。

  事实告诉我们,PX项目或者其他重化工项目不是建不建的问题,而是怎么建和怎样运营的问题。依靠科技和管理,重化工项目也可以建成为环境友好型企业。比如中石化茂名石化公司所在地的茂名市,空气质量不仅没有因为巨大的石化项目而破坏,反而一直保持在一级,是全国空气质量最好的城市之一。再比如位于北部湾的中国石油广西石化,投产近3年,环境学家最担心的附近对水质要求极高的白海豚种群数量不仅没有减少还有所增加。

  中国需要PX是事实。居民因为不充分了解PX、不相信PX项目能管理好而反对PX,也是事实。这些频繁发生的“PX之争”,为政府、企业和民众理性探索中国式重化工发展提供了一个新的契机。其中的首要问题是,政府、企业怎样以更加开放的姿态邀请民众参与到PX的建设和管理中。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