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王书金今受审自称不会翻供 8年转过5次看守所

2013年06月25日来源: 新京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昨日,与王书金会面后,朱爱民律师走出磁县看守所。他称王书金的精神状态良好,并且坚持原来的诉讼请求不变。

  6月23日,河北邯郸广平县南寺郎固村,王书金父母都已去世,只剩下两间废弃的砖房。

  王书金今受审 自称不会翻供

  距上次二审开庭已6年,将在邯郸中院再开庭审理;8年转过5次看守所,因其自称为聂树斌强奸杀人案真凶备受关注

  - “一案两凶”事件回顾

  ●1994年8月5日

  石家庄市西郊孔寨村附近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当时的石家庄市郊区公安分局组成“8·5”专案组并将犯罪嫌疑人聂树斌抓获,警方随即宣布破案。

  ●1995年4月27日

  经历一审和二审后,未满21岁的聂树斌,被石家庄市中级法院以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执行死刑。

  ●2005年1月18日

  河南省荥阳警方在当地抓获逃犯王书金。其坦白曾在河北省广平、石家庄等地强奸多名妇女并杀害其中4人,其中一起细节、地点等,与聂树斌奸杀康某案高度一致。至此,聂树斌案也被认为“一案两凶”。

  ●2005年3月16日

  河北省委政法委向媒体承诺,立即成立由省委政法委牵头、省公检法司机关参与的联合调查组调查聂树斌一案,一个月内公布结果。但时至今日,依然没有任何结果。

  ●2007年4月

  邯郸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王书金死刑。王书金以“未起诉他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那起奸杀案”为由,向河北省高院提起上诉。

  ●2007年7月31日

  河北省高级法院二审不公开审理了“王书金案”,但至今未判。

  ●2013年6月25日

  王书金案二审在邯郸中院再次开庭。

  河北“王书金案”,将于今日上午9时,由河北省高院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开庭审理。因此案被告人王书金落网后,主动供述自己是18年前聂树斌强奸杀害康某案的真凶,而备受关注。在此之前的1995年,聂树斌已因奸杀康某而被枪决。

  在此次开庭前,网上有传王书金会因“压力”翻供,但王书金的律师昨日在磁县看守所会见王书金后,转述称,王书金本人没有受到任何方面压力,上诉理由仍是聂树斌案是自己所为。王还称,自己是罪有应得,自己要承担,并不是外界所说替聂树斌承担。

网传称王书金庭审将翻供

  2005年1月18日,逃犯王书金被抓获,其供称,石家庄市西郊孔寨村玉米地里的一起奸杀案是其所为。而之前司法机关认定的该案凶手聂树斌,已于1995年被执行死刑。

  王书金主动供述后,在审理王案过程中,检方未指控该起犯罪事实,法院一审未判决,王书金又以“未起诉他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那起奸杀案”为由提起上诉,引发公众对聂树斌案的广泛质疑。

  此次再次开庭审理王书金案,距离二审第一次开庭已6年。6月23日,最先报道《一案两凶,谁是真凶》的原《河南商报》记者马云龙称,据来源可靠的内部消息,王书金将在今日庭审中,按照官方的要求,全面推翻8年来的供述,不再承认他是当年康某被害案的凶手。

  马云龙还称,可靠消息源还指出,为让王书金翻供,相关人员还把王书金从关押了七年多的广平县看守所迁到磁县看守所,让他和一直办理此案的干警分开;另外,从河北省直接派人住进磁县看守所,甚至和王书金同住一个监号,对他做长时间的“工作”,动员、诱导和强迫他放弃自己的一贯供词,最终王书金表示同意。

  王书金称无压力不翻供

  “一切正常,一切网上猜测均不存在。”昨日上午,王书金的辩护律师朱爱民,在会见王书金走出看守所后,向媒体记者说出这两句话。

  昨日上午,朱爱民和另外一位辩护律师彭思源一起,搭车前往磁县看守所会见王书金。

  在看守所大门口办理手续过程中,朱爱民说,因一名工作人员称有领导前来视察,拒绝他们会见,后经与主办此案的法官沟通,朱爱民和彭思源于9时33分走进了看守所内。上午11时朱爱民走出看守所。

  据朱爱民介绍,就网上所传王书金会翻供,王书金本人称,他没有受到任何这方面的压力,上诉理由也没有改变。王还称,自己是罪有应得,自己要承担,并不是外界所说替聂树斌承担。

  昨日,河北省高院消息称,该案庭审将会部分公开,并将微博直播。

  - 追访

  律师:王书金不知今天将受审

  “还认识我吗?”这是朱爱民见到王书金后的第一句话。据朱爱民描述,王书金听到他说这句话后,连说:“咋不认识呢,认识,认识。”

  王书金精神状态好

  朱爱民转述称,王书金看到他后,整个人如释重负,“心里踏实多了”。朱爱民也笑称,看到王书金的状态,他也踏实多了。

  “这次会见王书金与6年前相比,他精神状态好多了,现在脸也白了,也吃胖了点,虽然还是话不多,但逻辑要清晰很多。”朱爱民说,王书金前段时间还患了糖尿病,经送往医院治疗后好转。

  “王书金并不知道他将出庭接受审理,当听说开庭后,他木讷的表情让人看不出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彭思源说,6年来,王书金接受过“工作组”、“法院”等工作人员的询问,也早已对此习以为常了。

  曾转过5次看守所

  据朱爱民透露,这么多年,王书金曾转过5次看守所,直至最后到了现在的磁县看守所,并且已待了快一年。王书金自己称,虽然没有亲人看过他,但他在看守所内过得挺好,平时还有方便面吃。

  朱爱民还表示,会见后,王书金坚持他自己的上诉理由,因此“我在明天庭审中的辩护将不再做更改,但如果突发偶然状况,将随时改变我的辩护意见”。

  对于案件是否有新证据,朱爱民称暂未接到邯郸中院的相关通知。在昨日与法官沟通出庭注意事项时,法官也未提起是否有新证据。

  - 疑问

  1 久拖不审是否违法?

  据新华社报道,对于王书金案久拖不审,河北省高院一位法官表示,“时间确实拖得久了些,这是不可回避的事实。但王书金案中有些情节疑似涉及另外的案件,本着负责任的态度,我们进行了大量细致的调查,确保事实准确为先,所以才导致时间跨度较大。”

  朱爱民律师介绍,这个案子二审相隔6年后再开庭,肯定已超审限,但现在因还未拿到最高法延期审理的批准文件,所以也很难确认程序是否违法。

  新刑诉法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受理上诉、抗诉案件,应当在两个月以内审结。对于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或者附带民事诉讼的案件,经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批准或者决定,可以延长两个月;因特殊情况还需要延长的,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

  2 聂树斌案能否翻案?

  朱爱民说,就算王书金案与聂树斌案无关,聂树斌构不构成强奸杀人,这要看在侦查和庭审之中,证据是不是形成完整的链条。如果聂树斌案程序合法,证据材料特别充分,形成一个完整的链条,这里面聂树斌就是罪犯。

  如果聂树斌案件中程序或者证据有问题,那么这个案件就是有漏洞的。无论王书金是否出现,判决聂树斌死刑立即执行都是错误的,这不是非此即彼的问题。

  朱爱民说,目前来看两案有交叉关系,更应查请两案事实。

  3 王书金若定案有何影响?

  据聂母委托的现任律师刘博今称,若“王书金自称为聂树斌案真凶”一事,在此次审理中被检方公诉,且法院予以认定,那么聂树斌案不告自破。

  之后,针对聂树斌的案子,法院还要走再审程序,出一个无罪的判决,接下来聂母就可申请国家赔偿。

   记者 张玉学 侯少卿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