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北京出租调价:司机生意难做 收入变化不大

2013年06月28日来源:人民日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来源:人民视觉)

  6月10日,北京出租车正式调价。目前全市6.66万辆出租车计价器调改已基本完成,所有出租车都将按照起步价13元、3公里以上每公里2.3元的新运价执行。出租车涨价后,“打车难”是否得到缓解?短途乘客还打不打车?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有没有增加?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北京部分出租车司机和乘客。

  高峰时段打车容易了吗?

  ●价格调整基本解决了司机高峰期“上路赔钱”的问题,提高了司机的积极性

  “相比原来动辄要等几十分钟,现在打车确实要容易不少。”家住北京十八里店、在国贸上班的王女士说。6月21日下午6点左右,王女士在国贸大厦准备打车回家。一出门,就看到在出租车排队区的空车,根本不需等待。“以前这个时间段在国贸附近打车,就算运气好也要等半个小时。”

  21日下午,笔者在下班高峰期对国贸商场门口来往出租车的载客情况进行了统计。5点30分到5点45分之间,国贸商场门口共经过出租车80辆,其中,载客车58辆,空车22辆,空车率达38%,而商场门口等待打车的乘客却不多。

  笔者随后又到西单等商圈、写字楼附近进行体验后发现,相对调价前“一车难求”的状态,这些原本“打车难”的高发区,现在打车容易了。在北京西站,调价前,乘客需等半小时才能打到车,调价后出现了大量出租车排队等候乘客的现象。

  “以前高峰期打车难,主要是因为高峰期出门不仅不赚钱,而且还有可能赔钱。”跑了十几年出租的司机田师傅说,没有调整出租车价格前,出租车如果堵在路上,车费还不够油钱。所以,调价前的行车高峰期,大量的哥将显示牌调为“停运”或者“暂停”。

  田师傅坦言,自己也这么干过,目的就是选择能多赚钱的活儿,俗称“挑活”,此外还能借机休息、省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也不愿意干亏本的买卖。”

  “现在,高峰期堵车计价从5分钟2元多变成了4元多,司机们也都愿意在高峰期出来了。”田师傅说,此次出租车价格调整后,基本解决了司机在高峰期“出门赔钱”的问题。

  来自北京市大兴区的出租车司机周师傅说,调价前,遇到早晚高峰拥堵,开上40分钟的出租车,只能赚到20元左右。调价后,算上早晚高峰多收的等候费,让堵车变得“没那么难熬了”。

  周师傅举例说,双井环道出口附近,高峰时候至少也要堵20分钟左右。堵在车上的这段时间,大概能有10多元钱的车费,至少够油钱。所以,周师傅现在高峰期愿意出门,也不怎么“挑活”,一般逢人就拉。

  王女士认为,“打车难”得到一定缓解,但还要加强出租车公司的运营管理。“前几天在中关村附近打车,还是遇到了出租车拒载。”王女士说,增加出租车的有效供给,还要通过加强对出租车的监管,完善投诉渠道解决司机短途拒载的问题。

 短途乘客还打不打车?

  ●3公里内原来只要10元,现在要14元,涨了40%,有些乘客只好选择其他出行方式

  吴女士是北京金台路一家店铺的女老板。出租车涨价后,她的打车次数明显减少了:“现在我出门,基本上能不打车就不打车。”

  她算了这样一笔账:不光是起步价涨了,出租车“蹦表”的速度也在涨。之前她从和平里到红庙打车要45元左右,现在却需要55元,足足涨了10元钱。

  “我出门办事大都不是特别着急,所以不打车也没有太大影响。”吴女士说,涨价了就少打两回车,坐公交地铁也不见得比出租车慢。再不行,就走路,还可以锻炼身体。

  金银建出租车公司的周师傅说,以前晚高峰时经过西单附近,每隔几米就有人招手打车,现在这种情况基本上没有了。“原本司机不愿意拉的短途乘客,在调价后多数都不再打车,改坐地铁了。”

  然而,对于很多赶时间的“出租车刚需”消费者来说,这次涨价的影响并不小。

  工作地点在朝阳门的庞女士,每天中午需要回家喂小孩。由于地铁和公交车都不太方便,而且中午只有不到2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所以打车回家成了必然的选择。每天一个来回,交通费多出20多元钱,每个月好几百元,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笔者计算发现,出租车调价后,5—6公里左右的里程,打车费用变化不太大。但是3公里内费用变化不小。原来只需10元,现在需要14元,增加了40%。远距离的情况中,从北京火车站到首都机场,不计算堵车费用的话,打车费用由原来的80元左右涨到100多元;从首都机场到酒仙桥,打车费用由涨价前的50多元涨到现在的70元左右。如果加上堵车因素,费用增加会更多。

  为节省开支,庞女士现在上下班时一般会选择乘坐地铁。但是,由于不少原本打车的人选择乘坐地铁,庞女士明显感觉到,原本就拥挤的地铁变得更挤了。

  “上周一的上班高峰期,我要乘坐6号线从金台路到朝阳门,结果地铁挤得满满的,上都上不去。没办法,一直等到第四班车,才在车站工作人员的‘助推’下,勉强挤上去。车里的环境就更不用说了。” 庞女士说,如果公共交通更方便一些,不仅可以促进绿色出行,也能有效降低人们对出租车的依赖度,进一步缓解“打车难”。

司机收入有没有增加?

  ●单个活儿的收入上来了,但每天的业务量下来了,从“人等车”变成“车等人”,算起来收入变化不大

  首汽集团的张师傅跑大班车,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张师傅介绍,虽然出租车提价了,但是收入并没有什么变化,因为提价之后每天的拉客量减少。

  “早上6点出门到中午2点左右共拉了15单客人,在没调价之前,少说也拉20单客人了。” 张师傅说,之前每天大概能跑40个活儿,现在每天下降了10个左右,大概每天能拉30来个活儿。总的算下来,收入变化不大。

  涨价后,生意难做了,是很多出租车司机的普遍感受。

  金建公司的李师傅说, 从早上7点出来到下午3点只拉到7个活儿,不到200元钱。之前每天能拉30多个,现在一天一宿只能拉十七八个。

  “活儿不好干了,涨价之后空车满街都是,就到下班活儿多。”李师傅说,价格涨了,可收入没增加,空驶率变高了。他当天在万丰附近跑了七八公里都没拉到活儿。

  国贸三期商场附近管理交通的工作人员介绍,出租车价格调整后,国贸大厦附近排队等活儿的出租车数量明显增多,原来基本上是“人等车”,现在变成了“车等人”。

  “每个月都要交3160元的份钱,一天不干就要赔100多元,出租车司机最辛苦了,没有一天法定假期,连正月初一都得干。”张师傅觉得,出租车司机的收入相比工作强度来说实在是太低了。而相比涨价,降低份子钱对于出租车司机会更实惠。

  李师傅认为,如果能够降低出租车的份儿钱,不会影响人们对于出租车的需求,而且可以提高出租车司机的收入。这样一来,出租车司机的压力就会小不少。

  “大家都知道出租车司机不容易,但解决这个问题不一定要靠涨价。”庞女士说,涨价对一部分“出租车刚需”的市民来说很不公平,成本最终还是转嫁到了这部分消费者身上。最关键的是,出租车司机还交着一笔不小的份儿钱,这些份儿钱合理不合理、怎么用的,对消费者来说都不透明。在这种前提下涨价,难免让消费者觉得难以理解。

  庞女士觉得,出租车行业是带有一定公共属性的行业,应该坚持保本微利的原则运营,出租车公司的收入和支出,也应该受到群众的监督。“出租车企业应该明确承包金额,定期公示利润总额以及利润去向,让消费者的钱花得更明白。”

 链 接

  比一比大城市的打车费

  调整后,北京出租车价格为3公里以内13元,基本单价每公里2.3元。早晚高峰期间,低速行驶等候费每5分钟加收2公里租价。预约叫车服务费为提前4小时以上预约每次6元,4小时以内预约每次5元。

  人民网日前调查整理出了全国31个城市出租车价格表,上海以起步价14元位居首位,北京以13元紧随其后,杭州11元排名第三。乌鲁木齐等5座城市出租车起步价排在第四位,均为10元。长春、石家庄最低,均为5元。

  广州以2.6元/公里的价格列“基本单价”这项的第一位,武汉、沈阳、合肥、济南4城市以1.2元/公里的价格成为31个城市中出租车基本单价最低的城市。上海、深圳的基本单价是2.4元。

  31个城市中有13个城市收取“燃油附加费”,昆明最高,为2.5元。

  调查发现,虽然乌鲁木齐出租车起步价排在第四梯队,但综合来看,乌鲁木齐打车所需费用属中等水平。根据“起步价+基本单价×(10-起步公里数)+燃油附加费”计算,乌鲁木齐打车10公里所需费用为19.1元,比起步价9元的南京还少8.7元,跟起步价8元的武汉同等价格。

  长春市虽然起步价只有5元,但是基本单价为1.9元,比乌鲁木齐的1.3元高,同时起步公里数2.5公里也比乌鲁木齐的3公里少,其10公里费用为20.25元,比乌鲁木齐的19.1元高1.15元。(商文)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