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爱心妈妈照顾病重失聪女孩 38天用10本对话笔记交流

2013年06月29日来源: 荆楚网编辑:倪小玮我有话说

  

  

  一个是身世坎坷的重病女孩,一个是充满责任感的爱心妈妈。自5月20日,潘秀云成为程慧赴京治病的陪护志愿者后,武汉到北京,1200公里的全程陪护,38天的朝夕相处,使两个本无关联的人情同母女。

  由于程慧听不见,两人只好用纸笔交流。一个多月里,两人用完了10个笔记本,密密麻麻的笔迹,记录了她们从陌生人到母女的38个日夜。

  初到北京

  医院里排不完的长队,14项检查做了一星期

  5月20日上午11点,北上的列车启动。挥别了送行的人群,只剩她们两人时,潘秀云意识到此行比她想象得更艰难:程慧听不见,含混的嗓音讲出的武汉方言也很难听懂。除了怕光怕晃,不能独立行走的程慧,还需要照顾随身带着的5个大小包的行李。

  当潘秀云使出全身力气将程慧和她的大包小包“搬”到医院时,才发现更大的问题还在后面。京城的医院,永远都是人满为患,那些远道而来的病患和家属,彻夜挤在医院走廊里,黑压压一片。到北京第一晚,她们俩乱了阵脚。

  第二天,潘秀云拿到医生开出的14张检查单时,夜晚挤在走廊的人群,站成了似乎永排不完的长队。她租了把轮椅,推着程慧挤在人群里,不断地转换楼层、科室排队,预约、缴费、检查、等结果……其间,虚弱的程慧每隔一段时间需要喝水、上厕所、进食。整整一个星期,她们才拿到所有的检查结果。

  第一周,两人交流并不多,笔记本更多的是用来算账。程慧执意给潘秀云每天50元的伙食费,“你不管,我自费。”“不能自费!”程慧写着。潘秀云点头答应了程慧的要求,却从来没从存着救命钱的卡里动过一分钱。

  几天后,潘秀云发现,原本遇到楼梯都需要背的程慧,执意不肯爬上她的脊背。潘秀云知道,“孩子是在心疼我”。

  第一次“吵架”

  “你24小时在这里,太累了,我心里不舒服”

  赴京第五天,潘秀云安排程慧住进宽敞病房,自己则在医院门外一排低矮的平房里,花60元租了张床。这个床还来不及睡一晚,她们就在笔记本上“吵”开了。

  “你24小时在这里,太累了,我心里不舒服。”程慧心疼潘秀云无法休息,执意要请一位护工顶班。

  “你心疼我,我知道,我会照顾自己的。”潘秀云知道程慧身边离不开人,又心疼她的救命钱,只好硬撑。两天两夜没合眼后,57岁的她实在撑不住了,不得已,开始着手请护工。

  医院的护工太贵,外面的护工又进不来。潘秀云便找到医生、护士长,一遍遍讲程慧的身世……“她不是你的女儿啊?”大家纷纷给她让了路,就连请的护工也优惠了近一半费用。

  手术13小时

  “手术中”的灯亮着,潘秀云来回踱步,粒米未进

  两人独处时,程慧开始在纸上给潘秀云“讲”她的过去。写一页撕一页,这些事她从不和别人讲。笔记本上撕去的页面卷着边,上面的故事只有潘秀云一人知道。

  6月3日,程慧手术当日,潘秀云起了个大早,给程慧洗脸,擦身子,换上干净衣服。去手术室的路上,潘秀云一路握着她的手说“不怕”,程慧则向她竖起大拇指。当手术室门关上时,潘秀云落泪了。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对于这个孩子的感情,已远不止志愿者这么简单。

  从早上7点半开始,那盏“手术中”的灯亮了13小时。她在门口来回踱步,粒米未进,祈祷里面的孩子能平安出来。“哪怕没有听力,不能行走,甚至看不见,只要能出来就好。”潘秀云说,那时,她觉得手术室里躺着的是自己的孩子。

  晚上8点50分,手术室的大门终于打开,医生“手术成功”的声音仿佛天使降临。紧接着,她打了一圈电话,声音高八度:“孩子平安无事!”

  术后第一面

  两人就这么握着,看着,忘了讲话

  6月9日,手术后第6天,在ICU病房,潘秀云第一次见到了术后的程慧。病房门刚打开,程慧目不转睛地看着潘秀云,抬起手,安稳地落在她的手心。两人就这么握着,看着,忘了讲话。

  每天5分钟的探视时间,总是短暂。每当听见门口有响动,程慧不顾脑袋右侧十几厘米的伤口,将头转向右边。潘秀云则每天早上7点半准时坐到ICU门口,只要有护士出入,她立刻凑到门口,使劲往里瞅。“隔着帘子根本看不见,但就是想看看。”为了方便程慧躺着写字,她专门找了块小黑板。

  在ICU隔墙相望了15天之后,程慧转入隔离病房,仍然无法自由探视。潘秀云坐不住了,趁护士进进出出时,请她们给程慧传笔记本。

  准备出院前夜,程慧突然开始发烧。医生担心她身体虚弱不建议用退烧药,潘秀云就搬来冰块,放在程慧的小腿肚和腋窝下。“把冰拿开,我一碰就发冷。”程慧躲着。潘秀云用毛巾裹着冰块放回去,“不听话,怎么回家?不能像小孩一样。”

  与此同时,潘秀云还在揪心程慧回家的事,因为无法搭乘普通交通工具,而天坛医院的救护车是每公里12元的费用。她试着拨通了武汉120的电话,对方当天将配备医生的救护车开到了北京,并答应减免部分费用。

  在回家的救护车上,程慧双手挽着潘秀云的手臂,把腿搁在潘秀云腿上,一路半依偎在她的怀里。其间,程慧曾心率过速、呼吸困难,两人紧紧握着手挺了过来。

  延续这份缘

  潘秀云心里空落落的,翻来覆去睡不着,“明天还是去陪陪她”

  急救车回到武汉,已是晚上10点多。将程慧安顿好,潘秀云一件件清点行李,把医疗票据分类整理好,郑重交给接管程慧的亲人。她长长松了口气。

  “我先回家,改天来看你,你要加油。”在小黑板上写下这行字,她的眼睛红了。经历长途奔波的程慧已经累得睁不开眼睛,却一下子抬起手臂,抓住潘秀云的手,紧紧的不肯松开……

  回到家,38天没睡过一个安稳觉的潘秀云,一碰着床就睡着了。第二天晚上,她却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心里空落落的,“明天还是去陪陪她。”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