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多家上市公司购置高端会员卡打理政商关系

2013年06月03日来源: 新京报 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2012年上市公司会费明细

    “会员卡虽小,折射出的却是作风建设的大问题,反映的是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5月27日,中纪委决定在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开展会员卡专项清退活动。

    此后,有专家表示,这一清退会员卡将扩展到所有公务员。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A股市场上,有数家上市公司涉及会员卡形式的业务,比如高尔夫会员卡、游艇会、马会等;同时,还有为数不少的上市公司多年来购置高尔夫等高端会员卡,成为其打理政商关系的利器。位于浙江的上市公司*ST九龙就是其中之一。

    *ST九龙马会会员卡收入3487万元

    高尔夫以一种较昂贵的精英运动的面目出现在中国,其门槛主要是会籍费用。

    在A股市场上,华天酒店、金融街、华侨城A等公司名下有高尔夫项目,但大多数以各种酒店和景区名目被掩盖。

    其中仅有华侨城A披露了名下高尔夫俱乐部的回报。按照成本法核算,2012年期高尔夫俱乐部投资收益为13.7万元,对于华侨城A当期营收和利润的影响微乎其微。

    另一家上市公司*ST九龙曾涉足高尔夫球会。这家主要依托浙江平湖九龙山风景区的公司,是中国诸多度假休闲公司的典型案例。

    2011年,*ST九龙曾有意推出整合旗下所有会员业务的会员卡,囊括景区消费、高尔夫、游艇、马会消费等诸多项目,当时号称最高面值可达20万元。

    但*ST九龙证券事务代表陈婷称,这一计划只是构想,并没有具体落实过。

    她称,九龙山旗下有6个俱乐部是会员制的,包括马会、游艇、高尔夫、航空、赛车等。

    按照这些会员制俱乐部的玩法,会籍仅仅是入会的费用,仅是获得入场的资格,活动产生的消费,比如下场打高尔夫,仍需会员自行支付费用。

    但这么多俱乐部中,实际被纳入上市公司名下的只有马会。

    *ST九龙的财务数据显示,马会的会员卡收入是3487.88万元,但马会的成员增长有限。由于会籍费用是一次性的,因此这一收入也按年摊销,2012年摊销的金额是71.37万元。

    *ST九龙的员工说,在中国市场上,不少人将这些运动俱乐部的会籍当做一种投资。根据九龙山马会的总经理华慧丛早先的表述,他们在考察中国市场后,计划在九龙山马会第一年招募3个会员,第二年招募5个会员,实际上第一年招募到了200人。

    她说,她忽略了很多人从投资的角度加入俱乐部。

9家公司购置高尔夫会籍

    在高尔夫球场上搞定客户?在高尔夫球场上拉关系?高尔夫运动在商界普及开之后,也成为公司营销中的利器。但这些会籍服务了哪些客户、攀上了什么关系,则是一笔糊涂账。

    据新京报的不完全统计显示,2012年年报中,有不少上市公司在“无形资产”等项目下,有高尔夫会员卡等资产在内。

    ST珠江、御银股份等9家公司购买了高尔夫会籍,其中ST珠江在高尔夫会员卡之外,还购买了游艇会会籍。

    这些公司中,在高尔夫会籍上投入超过百万的公司包括光华控股、海隆软件、御银股份和信维通信。其中御银股份持有的会籍最多,截至2012年底,其持有的会籍账面值为537.6亿元。

    这些会籍显然并非单一的公司会籍,在2012年,会籍的账面值增加了209.6万元,这显示出这几家金融设备制造商正持续地购买高尔夫会籍。

    记者询问御银股份董秘办,该公司称仅能以邮件回复,但截至发稿时也未给出其具体用途。

    不过早先该公司在深交所投资者关系平台互动易上的回复说,“主要是为了业务发展的需要而购买的高尔夫球会籍”。

    但具体何种业务需要在高尔夫球场上解决?

    一名业内人士称,御银股份是ATM机厂商,国内ATM的主要客户还是一些银行,在高尔夫球场上是和这些金融机构拉关系的合适场所。

    另一家持有高尔夫会籍的公司三维通信则称,高尔夫作为一项商业运动近年来发展较快,公司是基于商业目的购买高尔夫会员资格,是公司的一种营销方式,和生产经营相关。


 会籍成“长期投资”项目

    在会计处理上,各家公司对于高尔夫会籍、游艇会籍等的处理方式并不一致,大部分上市公司将其计入“无形资产”项目下。

    御银股份称,高尔夫会籍可转让、可无限期使用,在会计核算上划分为使用寿命不确定的无形资产。

    海隆软件也称高尔夫会籍具有资产价值。

    在会计处理上,一名会计人士称,一般对于没有规定年限,且能转让的高尔夫会籍,按照无形资产处理,不摊销;而那些有年限或者不许转让的会籍,则应该按照年限摊销。

    但在实际操作中,由于高尔夫会籍转让市场兴盛,只有极少数公司将高尔夫会籍纳入长期摊销项目中,比如信维通信,其持有的高尔夫会籍2012年摊销达到15万元。

    还有个别公司如金龙汽车,对于高尔夫会籍的处理纳入“长期投资”项目下,金龙汽车年报显示其持有的高尔夫会籍账面初值为42.3万元。

    “1/10会员卡官员持有”

    因为高端会员卡会籍可以转让,投资和转让套现成为可能。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在会员卡反腐风暴下,会员卡转让涌动。而其中不乏官员身影。

    曾在九龙山旅游有限公司工作过的小张介绍,“近期一天要接几十个电话,大多是找我代理转让会员卡的。”小张目前转让的会员卡,大多是高尔夫、马术、游艇、高端会所等高端会员卡,售价在几万元到百万元不等。

    “九龙山高尔夫球场不是平民化运动,以老板的人脉关系,有不少高官前来打球”。小张说,他之前经常看到官员打球,但具体身份和数字不便透露。

    一位经常出入高尔夫球场、游艇、高端会所等场所的民营传媒公司的董事长告诉记者,目前不少官员急于转让手中的会员卡。

    该董事长称,根据其经验,“假如高尔夫球场有100张会员卡,其中,只有20个人是真正出于爱好来打球,70个人是为了商务宴请,说白了,就是为了生意,带着客户来打球。剩下10张是送给官员的。”

    据一些会籍顾问粗略统计,近期转让会籍的人当中,“官员可能占到十分之一”。

    官员打高尔夫、入球会并不鲜见。公开报道显示,2010年温州高尔夫球协会成立,入会费用39.8万元,其刊登在媒体上的广告显示,有超过30名温州官员出现在会员、顾问、名誉主席等名单中。

    而早先查出的腐败案件中,曾任住房与城乡建设部建筑市场监管司副司长的刘宇昕,收受的贿赂就有高尔夫会员卡(价值15.9万元)。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