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高考生拍摄城管粗暴执法遭围殴 受伤被迫弃考

2013年06月05日来源:新华网编辑:钟晨我有话说

    小吴向中国青年报记者提供的现场手机视频截图。图中这名方脸的城管队员发现被小吴拍摄,指着他的鼻子喊:“你给我删了!”

    在距离高考不到两周时,18岁的小吴不曾想过,“围观”也会被城管痛打。

    5月25日,在安徽省淮北市濉溪县,他拍摄城管粗暴执法,结果遭到城管的围殴。5月29日,涉事城管已被停职。

    但目前,小吴已确定放弃今年的高考。中国青年报记者赴淮北还原这起事件,和这个被城管拳脚改变人生的年轻人。

    一个学生和一群城管的“战争”

    5月25日,那是一个改变他人生轨迹的下午。

    据小吴和同学的回忆,当天14时30分许,他和两名同学一起下了濉溪县客运站。在当地主干道淮海路的十字路口,他们看到路对面的“军人接待站”招待所前围着一大群人,几乎占了半条马路。

    他们出于好奇,挤进去看。“我看到一个女的坐在三轮车上,20来名城管围着她,想没收她的手机贴膜。双方争执得很凶,后来城管就把她拉下来了。”小吴说。

    小吴留下的一段手机视频,清晰地还原了此后的情景。视频中,城管和一个穿黑衣的妇女互相推搡,高声叫骂。

    围观的人越聚越多,小吴掏出了手机。

    在家人和同学的叙述中,他并不是一个爱惹事的人。初中时,他特别想考幼师。“因为我喜欢小孩,喜欢和小孩打成一片。”他毫不犹豫地回答。被打伤后的脸上,他第一次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容。

    但是,“男生当幼师”引起了家里的反对,他就转而考了当地一所艺校,专业是架子鼓。

    喜欢摇滚的他,常听林肯公园和上世纪70年代的史密斯飞船乐队。他一听流行歌曲就摇头,反倒很爱听刘德华、张学友和邓丽君的歌。

    “孩子心是很好的。”爷爷说,“他就是看不得人可怜,经常不管是真是假,就给乞丐钱。”他家附近有一个大斜坡,邻居曾多次看到,小吴帮上坡的人推板车。

    生于1995年的他,也并非完全不懂社会。从高一暑假开始,他有空时在一家咖啡厅做兼职服务生。“遇到过不少蛮不讲理的客人,我一开始很不适应,也性格暴躁,后来慢慢学会了相处之道,成熟了一点。”

    而5月25日,他选择了举起手机。

    “唉,明明知道可能会有恶劣的结果,我还是这么做了。”受伤后的他感叹说。

    城管和女摊贩还在吵嚷,围观的人在嘀咕城管“太凶”,但没有人出来阻止。站在最里圈高举手机的小吴,很快被注意到了。

    “我当时是故意把手机举得高高的,但我不是找事或者挑衅。我就是想让城管知道,还是有很多人在看着、在拍的。希望他们的所作所为能收敛点。”

    视频的末尾,一个叫嚷得特别大声的方脸城管人员,冲小吴的方向看了过来。但是他的反应,出乎小吴意外。

    城管人员抬手一指,吼道:“你给我删了!”小吴轻轻“啊”了一声。随即,城管人员要向小吴的方向走来,视频断了。

    之后发生的事,只能凭现场目击者的记忆还原。中国青年报记者回到事发现场,走访了周边店铺、交警和当时在现场的学生。

 

    “城管激起民愤了”

    据小吴和同学回忆,当时城管上来吼他:“不要给我拍了!给我删了!”

    这个唱美声都好一阵放不开的男生,此时却没退缩:“你们这是不文明执法,你把编号给我,我要投诉你们!”

    争执中,双方都说得很大声。后面一位队长模样的城管人员过来了,把胸牌撕下来,并对小吴说:“你敢接吗?”小吴回答:“我为什么不敢接?”

    “我一接过来,他一拳就上来了。”小吴说。现在,他仍保留着这枚编号“0561083”的胸牌。

    “0561083”的拥有者,是濉溪县城市市容管理监察大队三中队队长孔庆民。

    5月28日,孔庆民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发生了肢体冲突。“当天我们正在执法,几个小伙子就上来了,看着不像是学生。感觉是像故意闹事,而且周围的群众也聚集得比较多。”

    孔庆民的描述则和小吴相反,他说是小吴先动的手。“当时在将胸牌号给他之后,因为看到人聚集得比较多,我用对讲机呼叫其他人支援。他把我的对讲机打在地上。看到他先动手了,其他队员就一起上了,这确实不应该。”

    中国青年报记者走访周边店铺,多名目击者证伪了城管的说法。

    “孩子没有先动手,他就是想拍下来。你想也知道,城管有一群,他只有一个,怎么可能先动手?”现场附近店铺的一名店员说。

    在围殴现场对面路口,有一个交警岗亭。执勤交警正是当天的目击者。他坦承,当天的3名交警都没有上前阻拦。

    这名年轻交警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当时城管激起民愤了,聚了有百来号人,因为我们人少,说了也没人听。后来人群快要把双向车道都堵死了,堵了好长的车队,我们一直在两个十字路口来回疏导交通。”

    对于是城管还是学生先动的手,交警表示“人太多太挤,从外围看不清”。

    随后,多名城管围殴小吴。后方的两名同学小金、小李,连忙上前。他们的专业是舞蹈和绘画。

    “城管把另一个同学小金也打倒在地,就在马路牙子上。”小李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他们都是20~40多岁的人,人又多,20来人围着我们打,我们不可能抗衡。”

    小吴当时还想反抗,并没有蜷缩起来自我保护。因此,他的头脸部受到几下重击,“眼部的伤是倒地的时候,城管用皮鞋踢的”。

    周围人群也炸开了锅:“凭什么打人?”小李回忆,有一名约莫50岁的男子上前劝阻城管。一名年轻的店员当时在围观,也冲了上去,“也差点被城管打了”。“挤都挤不进去,城管都抢着打学生,根本拉不开。”他告诉记者。

    踢打持续了几分钟。随后,孔庆民等人上车离开,没有再理会倒地的学生。

    “我把地上的对讲机捡起,就让他们别打了。”孔庆民对媒体说,“以为他们是被执法的小摊贩叫来的小混混,所以之后就离开了。”

    当时,小吴额角流血,头痛目眩,身上多块淤青,“没有人把我们送往医院”。“当时他都被打得不知道东南西北了,爬起来第一句话就是:我这是在哪里?”目击者说。

    随后,同学拨打了报警电话。20多分钟过去,警车未到现场。最后,他们在对街发现了一辆警车,上前求助,被送到医院。“对面就是交警,也没来帮助我们。”小吴说。

    而交警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解释:“当时人群还没散去,围了好多层,你一言我一语,我们就算去劝,也不见得能劝走。”

    当天下午3时许,家里人接到小吴电话,赶到濉溪县人民医院。他们见到的,就是躺在急诊室里、头上裹着纱布的小吴。经检查,小吴左眼外伤,缝了4针,全身多处外伤。小金则是太阳穴处有肿块,身体多处擦伤、淤青。

    此后,他们被送到淮北市人民医院。中国青年报记者统计医院单据,几天以来,两个孩子花费的医药费将近万元。据小吴家人称,现由政府部门承诺全额负担。

    据小吴家人说,5月27日,他们来到濉溪县新城派出所看监控录像。在几十个监控画面中,唯独那个路口的监控摄像画面是黑色的。“派出所监控室工作人员跟我们说,是监控坏了。”小吴的奶奶说。

    “当时我追问,为什么只有这个坏了?派出所工作人员回答说,那你难道以为我们动了手脚吗?后来领导对我们说,有人证就行了。”小吴的奶奶说。

    事情发生后,濉溪县市容局、公安局、宣传部联合成立了调查工作组,也到医院看望和安抚了伤者。“送了我们鸡蛋、红枣之类的。后来给了我们一人2000元。领导说,这不算在医疗赔偿内。”小吴说。

 

    被“打”断的高考

    城管的拳头过去了,阴影却还在。

    距高考只剩4天,6月3日,是小吴第一天出院回家。这是因为他在医院一直失眠、吃不下饭。

    “他觉得自己惹了很大的事……有事就憋在心里面,但家里人看得出来。”小吴奶奶皱着眉头说。

    这些天,都是奶奶从家烧了稀饭、小米粥和几个菜,带到医院去。以往,喜欢学做菜的大男孩最喜欢吃奶奶做的菜。虽然他在兼职的咖啡馆学会了做意大利面和薯条等,但他说:“我做的怎么也比不上我奶奶。”

    但这些天,小吴每次只拨了几口就放下了,剩下大半碗。平时他在家,每顿都能吃满满一碗饭。

    “我头疼,睡不着,一闭上眼就是那天拳头过来的场景。每次都要折腾到晚上两三点才能睡着。”平时,他在学校是晚上10点多熄灯睡觉的。

    3日早上,邻床的病号大叔送给小吴两个包子。他刚吃下去,就吐了。

    当有电视台记者要求他一起到事发现场指认一下,这个保持礼貌的少年脸色有点变了。他重复婉拒说:“我真的不想去。”

    “不管最后赔偿多少,那不是最重要的。我眼里最看重的,是对打人城管的处罚。”小吴说。

    虽然这个18岁少年这么说,但他的人生轨迹已经偏离了原定的轨道,至少一年。

    在这所中专学校,他成绩并不名列前茅,但最好的科目是历史和语文。

    “因为我喜欢看历史书和古文。”他的书架上,摆着四大名著、写日本历史的《战国三梦记》、《宫本武藏》等。他还喜欢西方中世纪和十字军东征的历史。

    他不喜欢玩网络游戏。“初中时候喜欢玩单机游戏,高中以后就基本一周玩一两个小时了。因为乐趣少了,感觉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吧。”他随口引用了《孟子》里的这句话。

    在被问到高考的目标时,小吴脱口而出:“淮北师范大学!虽然不确定一定能考上……”

    而现在,他已经彻底放弃了今年的高考。

    “因为完全没有心情复习了,也因为眼睛。”原本他双眼视力都是1.0。现在,受伤的左眼“看东西依然很模糊”,视力明显低于右眼。家人打算带他去更大的医院诊疗,结果还是未知数。

    而没受伤的同学小李回了家,还在继续复习,准备参加高考。他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我只希望他们能跟我的两个同学道歉。”

    “以后谁还敢见义勇为?”

    “我们处理也是很严肃和及时的,目前,6名涉事城管人员——两名城管、4名协管员已停职。主要责任人孔庆民被免职,聘任协管员宋某、肖某被辞退。”濉溪县外宣办工作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5月30日,濉溪县公安局对涉事的两名城管人员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

    “现查明2013年5月25日14时50分许,濉溪县市容局市容监察大队工作人员孔庆民、宋子珑等人因学生吴某、金某认为其执法不规范发生争执,孔庆民、宋子珑等人对吴某、金某进行殴打,造成二人轻微伤。”

    《行政处罚决定书》上写道,“以上事实有被侵害人陈述、证人证言、违法行为人的陈述与申辩等证据证实。”根据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濉溪县公安局对二人作出“行政拘留10日,并罚款500元”的处罚决定。

    另一边,奶奶还在念叨担心今后会怎么样,小吴伸手摸摸奶奶的下巴,搂着她亲了亲白发,说:“你别担心。”

    “我说实话,孩子这属于见义勇为,现在公家这样一弄,以后谁还敢出头?”小吴的一名邻居说。

    “现在不流行见义勇为啦!”一名现场目击者对记者感叹,“城管打人的事在不少地方都有,那个小孩太年轻了,不懂事,以为自己没错,就敢拍城管,就落得这个样子。难怪路上老人摔倒了,都没人敢扶了。”

    “以后我们肯定告诉孩子,碰到这种事,都得绕着走。”另一位目击者略显无奈,“现在家里都只有一个孩子,万一在路上打抱不平,被人打坏了,多少钱赔得起?这样的事谁还敢做?”

    “经过我们公安机关认真调查,严格来说,是谁第一下动的手,已经难以分清了。但是,城管作为公职人员,对学生施以暴力,这是绝对错误的。”濉溪县外宣办工作人员说。

    此前,孔庆民一度接受媒体采访,称自己还在正常上班。今天,濉溪县外宣办工作人员表示,现在孔已经在拘留所。

    濉溪县外宣办工作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县委、县政府非常重视此事,“因为我们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么严重的城管打人事件”。目前,城管大队已经开始整顿,全面开展文明执法教育,并对中队长“有针对性地强化执法准则”。

    在那天之前,小吴和同学已经在学校里,苦战了3个月的“封闭式高考复习”。遭遇群殴,正是他和同学“放风”出来没多久的时候。现在,他以最意想不到的方式告别了同学,告别了高考。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