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违法虚假医药广告泛滥 微博打假也用随手拍

2013年06月07日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6月6日早上,微博账号“随手拍虚假医疗广告”结合“世界爱眼日”的主题,更新了一条提醒网友警惕治疗近视的虚假广告的微博。 网页截图

  “今天六一儿童节,谴责一下这些替骗子产品代言坑害祖国花朵的的明星。”

  这个六一儿童节,网友“张麻子2012”可没闲着。他先是在微博上贴出此前涉及为违法医药产品代言的几位明星的照片,随后,又贴出一系列他对一则违法虚假医药广告的调查证据。

  “张麻子2012”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和他一起“并肩作战”的,还有一个名为“随手拍虚假医疗广告”的微博账号——就在今天早上,该账号还结合“世界爱眼日”的主题,更新了一条提醒网友警惕“治疗近视的虚假广告”的微博。

  这个标签为“医药”、“广告”、“健康”等关键词的微博账号的发起人,是北京协和医院的骨科医生余可谊;平日负责维护的是热心网友陶佳。截至记者发稿时,这个账号已发布了1200余条微博,吸引了2600多个粉丝的关注,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声讨”违法虚假医药广告的舆论阵地。

  微博打假也用“随手拍”

  余可谊发起对违法虚假医药广告的反击,要从去年年底为一位已故同事的鸣不平说起。

  2012年12月,正在美国进修的余可谊在微博上看到了一则宣传治疗糖尿病的视频广告。细心的他发现,广告中宣传“以‘糖’治糖”疗法的,是北京协和医院儿科的原主任周华康,而周华康已于2011年8月辞世。

  “吉林生活台宣传以‘糖’治糖、治愈糖尿病,而且用的还是我们协和医院已故的儿科主任周华康教授的名义,太不尊重人了。”余可谊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在看到这个视频之前,他还在微博上关注了广东一家医院的医务人员到一家报社门口抗议该报刊登虚假医疗广告的活动。

  “在美国进修时,我没看到过如此泛滥的虚假医药广告。”余可谊说,“而国内有一些知名媒体,一边以揭露医疗界的丑恶现象为己任,把自己扮成道德楷模;一边却在刊登明显违法的虚假医药广告。”

  2012年12月15日,余可谊在自己的实名微博上发出了一条倡议:“#净化# 倡议普通人行动起来,抵制周边的虚假医疗广告。随手拍下、截屏或者摘录虚假医疗广告,曝光这种不道德的行为,可以@你身边的医生。关注健康,从每天做起,从抵制虚假医疗广告开始!”

  半个月内,这条以“净化”为标签的倡议微博被转发360余次,一些医务工作者通过评论给出具体操作的建议。热心网友陶佳在看到微博后,主动与余可谊沟通,表示可以注册一个名为“随手拍虚假医疗广告”的账号来统一发布相关信息,并提出可负责该账号的日常维护。

  陶佳告诉记者,该微博账号的取名受到了2011年年初学者于建嵘发起的“随手拍解救乞讨儿童”活动的影响。“于老师发起的那个活动很有影响力,普通网友参与起来也比较容易。”陶佳说。

  余可谊则更注重医疗界专业力量的参与。在发出倡议微博的同时,他还特意“圈”(即微博符号“@”,下同)了“急诊科女超人于莺”等在微博上比较活跃的医务工作者,希望借助专业的力量,在微博上为网友辨别医药广告的真实性和科学性提供一些专业意见。

  “2011年,邓飞联合一些媒体人发起了‘微博打拐’活动,我们发起这个活动也是受到他们的启发,是一个‘微博打假’的活动。”余可谊说。

  在余可谊看来,中国内地违法虚假医药广告泛滥的现象已持续多年。“过去的虚假医药广告多半是在电线杆上张贴的治疗不孕不育、牛皮癣之类的小广告,现在是报纸、广播、电视,乃至在互联网等各媒体平台上都有大量的虚假医药广告。”余可谊说,他还发现,现在的违法虚假医药广告的表现形式“越来越具有其迷惑性”,“以前都是一些药品的硬广告,现在不少虚假医药广告打着健康资讯节目、养生专题片等旗号进行虚假宣传。”

  记者了解到,由原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原卫生部于1993年9月发布的《医疗广告管理办法》,就对医疗广告的管理作出过规定。2007年,该《管理办法》经过修订,明文规定医疗广告中禁止出现“涉及医疗技术、诊疗方法、疾病名称、药物的;保证治愈或者隐含保证治愈的;宣传治愈率、有效率等诊疗效果的;利用患者、卫生技术人员、医学教育科研机构及人员以及其他社会社团、组织的名义、形象作证明的”等7种情形。

  但目前,媒体刊发、播出违法虚假医药广告的现象仍非常严重。据北京市海淀区卫生局卫生监督所统计,自2007年1月1日的新《医疗广告管理办法》实施起,至2010年9月30日,在海淀区注册的873家医疗机构中,监测到平均发布的医疗广告总数为322.5个,其中涉嫌违法的有195.5个,约占61%。

  据海淀区卫生局卫生监督所工作人员介绍,发现违法虚假医药广告有多种渠道,包括上级部门监测后转办、工作人员自行监测和群众举报等多种形式。

  “‘随手拍虚假医疗广告’的微博打假活动是一种来自民间的力量,可以给官方的监测作为补充,最终推进对违法虚假医药广告的打击。”该工作人员表示。

 叫板“四大神医” 求援执法部门

  在近半年维护“随手拍虚假医疗广告”微博账号的过程中,陶佳经历了由入门到精通的升级过程。

  “刚开始维护的那会儿,每天都要花好几个小时在微博上收集网友关于各种违法虚假医药广告的举报和投诉。”陶佳告诉记者,为了验证某一医药广告的真实性,他会根据网友“随手拍”上传的图片中显示的产品名称、许可证号等信息,去工商、药监等部门的官方网站进行核实,“只有自己先把鉴别医药产品的程序给搞懂,才能更好地帮助网友识破那些违法、虚假的医药广告”。

  在积累了一些鉴别医药广告的经验后,陶佳开始关注一些打着健康资讯节目、养生专题片等旗号进行虚假宣传的“擦边球”现象,检索节目中出镜的所谓“养生专家”的真实面貌。

  “我们在微博上发起过一次寻找‘四大神医’活动,借着‘3·15’的东风,影响力比较大。”陶佳说。

  陶佳提到的寻找“四大神医”活动,发生在今年的3月14日。当天,“随手拍虚假医疗广告”账号发布了一条微博,题为“紧急寻人上3·15晚会”,并配有常见虚假医药广告中四位“专家”的照片,号召网友转发、评论,并呼吁“3·15晚会”节目组在晚会上曝光。

  这是“随手拍虚假医疗广告”账号发布的一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微博,也是目前为止该账号被转发和评论数最多的一条微博。不少网友正是通过“寻找‘四大神医’”这一诙谐的说法认识了这一账号,他们在评论中惊呼,“这些‘神医’真是无所不能。”

  在陶佳看来,打着养生节目名义宣传虚假医药产品的做法与一般的硬广告不同。“它在开头并不推销医药产品,而是灌输所谓的养生知识,对于中老年人来说,其形式和内容更加难以鉴别。”陶佳说,“这些养生节目更是经常登上各大省级卫视,一旦有关部门查处就‘换个名字继续上星’,用所谓‘专家’的推荐推销虚假医药产品,骗取钱财。”

  余可谊告诉记者,虚假医药广告的危害不只是骗取钱财,还可能耽误病情的治疗。他曾经看到有网友发布微博称,家中老人因为错信虚假医药广告,购买并服用了虚假降糖药,不仅耽误了正常的糖尿病治疗,还导致老人因低血糖而住院。

  余可谊和陶佳都认为,发布违法虚假医药广告的媒体在这一过程中起到了放大的作用,他们专门统计过网友“随手拍”曝光的情况,发现陕西、吉林、辽宁、天津、广东等地的媒体被举报的频率较高;而上海的媒体目前还没有被随手拍到发布违法虚假医药广告。“不只市、县级别的电视台会播放违法虚假医药广告,有些省级卫视频道也有。”

  尽管陶佳在转发网友关于违法虚假医药广告的微博时都会“圈”一下发布相关广告的媒体的官方微博账号,提醒他们关注,但大多数官方微博账号都不会做出回应。对此,陶佳另辟蹊径,在接到相关投诉后,他不仅“圈”出相关媒体的官方微博账号,还“圈”出该媒体所在地的工商部门的微博账号。

  这一招有时也能奏效。陶佳告诉记者,他曾在一条举报北京某报纸刊发违法虚假医药广告的微博上“圈”出北京市工商局的微博账号“首都工商”,后来发现,该报社受到了相应的行政处罚。

  但他也发现,目前各省市已经开设官方微博账号的工商部门较少,而在这些已开设官方微博账号的工商部门被“圈”出之后,也鲜有正面回应的。

  例如,在转发网友“随手拍”天津某电视台播出虚假医药广告时,陶佳曾多次“圈”出“津门红盾”(天津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官方微博账号——记者注)。“它每次都会有回应。”陶佳说,“但我后来发现,‘津门红盾’的回应有点像是‘系统自动回复’。要么说网友的线索已经移交12315中心,要么说欢迎通过12315热线或者微博申诉。”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说这话的时候,陶佳有些无奈地摊开了双手。

  在集结专业力量中升级成长

  尽管“圈”账号行动经常得不到回应,但余可谊和陶佳还是在维护账号的过程中结识了一批热心网友。

  “很多网友和我们素不相识,但他们认同‘随手拍微博打假’这种模式。”余可谊告诉记者,他并不是倡议打击违法虚假医药广告的第一人,“能帮一个是一个,我当时并没有太多、宏大的想法。但我后来发现,发起这一民间打假活动可以汇聚民间的声音,将违法虚假医药广告曝光出来。”

  热心网友“张麻子2012”就是在参与“随手拍微博打假”活动中和陶佳结识的。

  记者发现,2009年至今,“张麻子2012”一直在微博上与违法虚假医药广告做斗争。在寻找“四大神医”的过程中,他还收到了私信威胁,对方称,“已经查到你的IP地址,公安抓人很方便的。”

  5月28日,“张麻子2012”又盯上了某省级卫视播出的“健康就好”栏目。在节目视频中,嘉宾“王涛博士”宣称,可以“营养干预调理糖尿病”。

  “张麻子2012”随即发布了一条微博质疑此事,并“圈”出“随手拍虚假医疗广告”等账号,号召网友和医务工作者关注。陶佳在看到后,也在第一时间转发,并专门配发了一条长微博。

  随后,“张麻子2012”还发现,“王涛博士”还曾在2012年参加过某国家级电视台多期健康节目的录制。他在微博上贴出了相关视频,并“圈”出该节目的创始人和一位编导,进一步求证此事。甚至,他还根据节目视频中的字幕信息,给“王涛博士”的工作单位的人事部门打电话核实其身份……截至记者发稿前,“张麻子2012”的微博持续更新他所做的求证情况,并联合“随手拍虚假医疗广告”等账号不断向相关媒体和工商、药监等部门的官方微博账号“讨要说法”。

陶佳告诉记者,在联合民间力量开展微博打假过程中,他发现像“张麻子2012”这样的热心网友还有很多。“以前一直觉得是少数人在向违法虚假医药广告宣战;现在有了‘随手拍’之后,觉得是大家一块在做,也引起了很多人在关注。”陶佳说,“零散的力量得以集中起来,我们也更有目标和动力坚持下去。”

  在“随手拍虚假医疗广告”微博账号的分工中,陶佳主要负责日常维护和信息收集,而余可谊则更注重联合专业的力量。

  “即使作为医生,我的一些亲人还是会受到违法虚假医药广告的欺骗,更不要说其他家庭了。”余可谊告诉记者,正是出于这样的担忧,他决定发挥自己的专业优势,把微博推广到周围的医生朋友中去,让他们在各自擅长的领域,用专业知识进行甄别和鉴定,帮助“打假”。

  在余可谊的传播下,北京协和医院的医生、在国外的医学执业人员、医学期刊的负责人……不少医学专业人士都参与到了“随手拍微博打假”的活动中来,多数医学专业人士都表示,他们非常支持这一活动,“愿意尽一己之力”。

  让余可谊和陶佳感到高兴的是,他们倡议的“随手拍微博打假”活动还得到了其他专业力量的呼应——今年3月1日,在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庄一强的牵头下,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丁香园网站的创始人李天天也以个人身份,联合余可谊发起微博签名“随手曝光虚假医药广告”活动。而在5月12日举行的2013年区域医疗协同论坛暨医联体峰会开幕式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中国医院协会名誉会长曹荣桂、北京协和医学院校长曾益新院士和庄一强等联合发起“院长签名:抵制虚假医药广告”签字仪式,与会各医院的院长纷纷签名,加入抵制虚假医药广告的队伍。

  廖新波告诉记者,他非常欣赏专业团体参与微博打假。“有医学背景、有责任心和社会影响力的人一起来推动,比一般行政上的处罚会更有影响力。”廖新波说,“让大家都来参与都来拍,让虚假广告无处遁形。”

  愿医药广告“天下无假”

  尽管得到了热心网友和医务工作者的呼应,但余可谊和陶佳并没有因此而“知足”。

  “我们发起‘随手拍微博打假’的意义,并不是为了让网友知道有我们存在。”陶佳告诉记者,“如果到有一天,打击违法虚假医药广告的行动不再需要像我们这样的民间力量继续存在了,医药广告‘天下无假’了,就说明环境真正净化了。”

  在他看来,因为单个网友的精力有限,很难全身心地投入;在得不到官方回应的时候,打假工作更加难以进行。“微博打假的使命不只是对公众的科普,帮助受众辨别真伪;更多是要汇聚民间的力量,助力官方有力、有序地开展打假执法。”陶佳说。

  不久前,他看到了来自官方的行动。

  4月25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国家工商总局等八部门联手启动了为期3个月的整治虚假违法医药广告专项行动。5月中旬,国家工商总局曝光了部分违法虚假医药广告案例,其中涵盖了报纸、电视、广播和互联网媒体四个平台的20则广告。此外,许多媒体也刊发、播出了关于打击违法虚假医药广告的报道。

  在陶佳看来,行政主管部门的行动非常有必要,监管部门应当积极履职,而“相关的制度应该有正能量,让坏人不敢作恶,让民众信心不受打击”。

  “参加这种民间打假活动,网友们是要付出非常多时间的,而且没有任何的回报。”“张麻子2012”告诉记者,“如果有关部门的执法、监管就像一阵风过去了,违法虚假医药广告还是到处都是,就没人会愿意继续参与了。”

  庄一强告诉记者,他很认同曾益新院士对民间力量参与打击违法虚假医药广告活动的评价——“意义非凡,效果有限”。

  “非凡的意义在于,民间力量的推动是希望鼓励公民参与、唤醒公民意识;有限的效果在于,如果官方不能合力打击,民间力量还是非常弱小的。”庄一强说。

  余可谊也认为,打击违法虚假医药广告需要官方、民间和专业力量凝聚成合力。“我愿意在我的专业领域站出来,为反对社会丑恶说话。我们拿出行动,让其他人看到希望,这样才能汇聚更多正义的力量。”余可谊认为,“随手拍微博打假”有助于促进公众个人意识的苏醒和监管部门责任感的提升,形成官方和民间的合力解决。

  目前,余可谊和陶佳正在策划“随手拍微博打假”的升级版行动,“我们会开发一个微信公众账号,对于以往曝光过的违法虚假医药广告,网友输入关键词就能查阅相关内容。网友在微信‘朋友圈’里分享曝光违法虚假医药广告的内容,比微博转发更有效地影响到周围的人。”陶佳告诉记者,微信平台开通后,就可以在现有“随手拍”的基础上,进一步实现“随手录”,对于电台等平台发布的违法虚假医药广告进行曝光。

  “我们之前还考虑过,仿照演艺界‘金酸莓奖’的形式,在医药广告界评选一个‘金牌狗皮膏药奖’,用一种亦庄亦谐的方式打假。”余可谊说。

  “Always help your patients.(永远要帮助你的患者。)”余可谊告诉记者,他倡议发起“随手拍微博打假”活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这句医学训言的鼓励。

  “医生不只是在治病的时候帮助患者。不让违法虚假医药广告侵害他们,也是一种帮助,这是作为医生的社会责任。”余可谊说。

  本报北京6月6日电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