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延安城管局将派专人照顾被打商户

2013年06月08日来源:新京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6月5日,延安“城管大厦”牌子拆除。图/CFP登录手机应用平台,免费下载并使用“云拍”,拍摄图片观看视频。

  昨日傍晚,延安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5月31日延安市城管执法冲突事件称,根据延安市委、市政府的调查结果,决定对延安市城管监察支队凤凰大队大队长赵振刚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撤销大队长职务;两名涉嫌违法的城管协管员被拘留。

  □通报

  执法中发生冲突

  昨天下午,延安市政府就“延安城管打人”事件召开新闻发布会。延安市政府副秘书长李建强通报事件经过和对有关人员的处理结果。

  李建强通报说,据初步调查,2013年5月31日下午3时,延安市城管监察支队凤凰大队稽查一中队对市区旅游景点周边流动商贩进行例行检查。下午5时,当执法车辆巡查至杨家岭附近时,发现美利达车行违章将数辆自行车摆放在人行道上维修和经营,决定暂扣该店违章摆放的车辆。

  在实施暂扣过程中,执法人员与该店店主刘国峰等当事人发生冲突。店主刘国峰在冲突中被踩踏致面部出血,1名女执法队员郑媛媛也在冲突中受伤。

  之后,110巡警到达现场制止冲突,将相关人员带离调查。

  两官员撤职两协管被拘

  事件发生后,延安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主要领导及时作出重要指示,迅速成立了“5·31”城管执法冲突事件处置领导小组,责成市城管局、公安局等部门立即介入调查。

  根据调查结果,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市城管局对现场参与的8名执法人员、2名负有领导责任的单位负责人进行了党政处分;市公安局对2名涉嫌违法的工作人员给予刑事和行政拘留(见表格)。

  □爆料

  延安城管大厦约30层

  昨天又有网友爆料称,延安城管拥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大厦,高约30层。网友质疑称,这座城管大楼足够整个陕西省的城管来办公了,而这幢办公大楼,是否涉嫌超标呢?

  根据延安市城市管理局《2010年度信息公开年度报告》,延安市城市管理局的办公地点就在延安市宝塔区嘉岭桥侧的城管大厦楼内。有网友称,整个延安市约有216万人口,市中心区宝塔区约40万人口,“近30层的延安城管大厦可以容纳多少城管工作人员办公?”

  网友“叫俺小宇”爆料称:“延安城管大厦大部分属于住宅区,而且据我了解这座楼属于延安城管局下属的几个单位集资建成,属于办公和住宅一体。”

  □官方否认网传

  行凶者非城管官员亲属

  延安城管暴力执法事件发生后,有网友称,涉事的临时工为城管凤凰大队书记的外甥女。昨天,延安市城市管理监察支队否认了此说法。

  事发后,延安市城管局称,涉事8人全部被停职调查,另外踩人者系临时工。而此处罚公布之后,有网友称4名临时聘用人员中,黄衣女子名叫郑媛媛,而双脚跳起踩踏商户男子叫史瑞,两人为夫妻。而郑媛媛为当日执法的凤凰大队书记郑世国的外甥女。同时网上还流传另外一段视频,一名身着城管执法制服的女子与一名老人对骂,言语粗俗。网友称,该女子即为郑媛媛。

  对于这种说法,延安市城市管理监察支队副支队长段玉亭昨天表示,以上说法并不属实。凤凰大队的书记确实为郑世国,但从郑媛媛的个人信息来看,“与郑书记并无任何血缘亲属关系”,郑媛媛在执法过程中受了伤,为面部额骨骨折,目前在延安大学附属医院进行治疗。段玉亭介绍,郑媛媛来到城管大队工作已经有4年多。而执法队中,也没有名叫“史瑞”的人,郑媛媛与踩踏商户的男子“也并不是夫妻”。

  是否属醉酒执法暂无饮酒证据

  对于网上流传的郑媛媛与老人对骂的视频,段玉亭表示他并没有看到,“这几天工作量非常大,没有时间上网看视频、新闻”。

  对于执法人员是否“醉酒执法”,段玉亭称暂时没有证据,“31号事发后,公安机关就已经介入了。而事后我们到凤凰大队去调查的时候,没有什么能够证明我们的职工饮酒”。

  此前城管局的一名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称,“每天很多网民打电话骂他们,严重影响到正常工作”。昨天,延安市城管局的网站无法打开,显示为“网站正在建设中”,而城管局的电话则一直无法接通。

  段玉亭表示,目前他们已经成立专门的调查组,“相信会有一个结果的”。

 昨日,延安市城管局局长向刘国峰鞠躬道歉。新华社发

  ■ “延安‘暴踩商户’城管为临时工已停职”追踪

  新京报讯 (记者邢世伟)针对5月31日延安商户被城管“跳脚踩头”事件,昨日上午,陕西省延安市城管局局长张建朝向被打商贩刘国峰鞠躬致歉,并承诺城管局承担其全部医疗费,安排专人照顾他。

  昨日上午,延安市城管局局长张建朝走进延安大学附属医院刘国峰的病房,向刘国峰鞠躬道歉。刘国峰已经在此住院7天。这是张建朝在该事件发生后首次露面。

  张建朝称,他代表延安市城管局向刘国峰正式道歉。市城管局将承担刘国峰在延安治疗全部的医药费用。同时,市城管局还将派专门人员在医院配合家属照顾刘国峰。如果刘国峰需要到外地医院检查,城管局将支付全部医药费用。

  刘国峰此前表示,他要求市城管局就此事正式道歉,对相关人员进行严肃处理,并赔付全部医疗费用。目前,前两项要求市城管局已经兑现,他希望在两天内市城管局能够兑现支付全部医疗费用的承诺。除了医药费,车友被扣的自行车要尽快归还,如有损坏,必须按照原价赔偿。对于被打后的精神损失费和误工费等,刘国峰表示,暂未予考虑。

  ■ 进展

  延安纪委调查局长公车超标

  昨日,针对延安市城管局局长张建朝“座驾”超标一事,延安市纪委透露,目前已就此事展开调查。

  5月31日,延安城管局执法人员执法时殴打商户。该事件在网络上曝光后,网上又先后曝光该局大楼过于豪华,局长张建朝“座驾”超标等新线索。

  据了解,张建朝“座驾”为一辆丰田霸道VX型越野车,车号为陕JA0111,最低配置报价逾40万元。延安市城管局纪委书记王成章此前称,该车辆是中石油长庆油田公司“奖励”给城管局的。针对该车如何成为张建朝“座驾”,在使用中是否有违规事实,昨日,延安市纪委表示,目前正在对此事展开调查,有相关结果会予以公布。

  根据《党政机关公务用车配备使用管理办法》规定,党政机关不得借用、占用下属单位或者其他单位车辆,不得接受企业捐赠车辆。陕西省市、县、乡党政机关公务用车配备使用管理办法规定,市、县、乡党政机关购置公务用车应选用国产品牌汽车,排气量1.8升(含)以下、价格18万元以内的轿车。

  新京报记者 邢世伟

  ■ 对话

  被打者 城管执法骂人很普遍

  打人方 看到报道,都不想活了

  受害者 刘国峰

  城管过来就开始抬车辱骂

  刘国峰在延安杨家岭附近经营一家自行车行。车友告诉记者,刘国峰的自行车行是骑友们的大本营,车友时常会来此消费和聚会。

  记者:当时冲突是怎样起来的?

  刘国峰:其实事情很简单。5月31日下午,我店门口停了一些车友的车,城管过来时,没有任何的执法程序,就开始抬车、辱骂。尤其是穿黄色衣服的执法人员,开口就骂,他们还有打人的动作,所以我就躲在店里面,他们就把车子抬走了。

  记者:那你是否占道经营了?

  刘国峰:那些车子不是我们店的,我们出售产品是不会摆在外面的。那些都是车友和消费者的自行车,他们有的到我这里玩,有的来给自行车买点小配件。

  记者:扣完自行车,城管不都走了吗?怎么又起了争执?

  刘国峰:刚走了不到10分钟,他们就掉头回来,把执法车停在店对面,过来就抢自行车。因为有两辆自行车是消费者刚刚才停下的。尽管消费者解释,但城管根本不理会。

  记者:你当时出来劝架没有?

  刘国峰:其实我一直是围观的,我没有解释的余地,见我前来,他们直接就开始骂我、推搡。

  记者:这样的暴力执法,你遇到的多吗?

  刘国峰:偶尔遇到,但性质很恶劣。现在城管执法骂人是很普遍的,我们给城管局反映,根本不起作用。

  “黄衣女子” 郑媛媛

  进入城管局不是凭关系

  延安城管暴力执法事件发生之后,有网友称,5名涉事协管中的黄衣女子与双脚跳起踩踏商户的男子是夫妻,也有网友称,她是当日执法的城管凤凰大队领导的外甥女。带着疑问,记者6日在延安大学附属医院见到了当事人郑媛媛。

  记者:你是哪一年开始在延安城管局工作?

  郑媛媛:我是2009年进入延安市城管监察支队凤凰大队稽查一中队工作的。我初中毕业后考入大专,因为我从小就不爱学习,根本就没心思读书,于是退学应聘到这里工作。

  记者:这4年是一种什么样的工作状态?

  郑媛媛:我们上班是两班倒,早上7点到下午3点,下午3点到晚上11点,每天就是巡逻,走走转转,哪里占道就会去和商户说说。和门市商户争吵很少,多半是小摊小贩。有时吵一吵也没什么,完了见面还会打招呼。

  记者:有网友说你是凭借关系进入城管局的,是真的吗?

  郑媛媛:没有,还要什么关系,一个月1000元的工资谁来呢?有关系的谁会让孩子来当协管?

  记者:既然协管工作不好,那你为什么还干这份工作?

  郑媛媛:作为一个女孩,以前也觉得这工作辛苦,现在习惯了也没啥。但是这次事情后,我一看到网上的报道,多少次都不想活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害怕影响家人,害怕别人对我父母说三道四。

  记者:既然已经被解聘,接下来工作方面作何考虑?

  郑媛媛:解聘就解聘了,就算不解聘,我也不会再干城管了。以后不想找工作,还怎么找?谁会要我呢?我不想见任何外人。

  执法人员 刘兆瑞

  入职才一个月就惹了祸

  6日下午,记者在宝塔区拘留所见到被行政拘留的协管刘兆瑞。截至事发,20岁的刘兆瑞在“城管执法”岗位上工作仅1个月零5天。

  记者:你们没有任何沟通,上来就扣车,是这样吗?

  刘兆瑞:4月25日至5月30日之间,我们先后两次下发通知说不让占道经营,那里的老板置之不理,5月31日我们就去扣车。

  记者:你当时知不知道那些自行车是谁的?

  刘兆瑞:当时不清楚。双方互相谩骂后,我们就说不管谁的车都要扣。但是我们说得很清楚,如果是店主的,请店主随后到城管局处理;如果是车友的,请车友自己来单位领取。

  记者:你是怎样进入城管局工作的?

  刘兆瑞:我是今年4月26日应聘进入城管局的。现在领了1个月的工资,1000块钱。

  记者:收入并不高,为什么选择当城管?

  刘兆瑞:没工作可干,我想找份工作,多积累些经验。想着好好干,说不定还可以转正,没想到才一个月就惹了祸。

  记者:有想过向他们说声道歉吗?

  刘兆瑞:道歉是必须的,如果当时能忍一下,也不至于发生惨剧,对不起。希望今后处理事情不再冲动。

  在采访中,延安市城市管理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表示,黄衣女子郑媛媛与双脚跳起踩踏商户的男子并非夫妻关系。延安市城管局党委书记侯世怀介绍,目前延安市城管局正式编制人员139名,但是具有中专以上学历的人仅有8人;50多名协管中多为20多岁的年轻人,学历更是参差不齐。

  据新华社“中国网事”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