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高考男生后脑勺剃“GK必胜”为自己加油

2013年06月08日来源:广州日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后脑门上的“必胜”。

  二十一中考场外,母亲为孩子撑起遮阳伞。

  昨天,广州城进入“高考第一时间”,无论是考生还是他们的父母,都会在这三天留下各自的特殊记忆。

  而考场内外,激荡着鲜活的人和事,有欢笑,有泪水,更有温馨。

  考生故事

  后脑勺上的“必胜”

  一名头发剃得精亮、脸上挂着笑意的男生,是增城中学考场的“明星人物”。在高考前夕,他把后脑勺剃出“GK必胜”四个字,意思是“高考必胜”,为自己加油。看他一脸轻松坦然,实际上悄悄给校长短信好多回:这么做算不算作弊?

  6月5日晚,他独自去理发明志,而且一定要剃出“GK必胜”四个字。昨日,他顶着这个独特的发型亮相,惹来同学们最多的关注。记者目送他进入考场,他毫不怯场,还比起了“剪刀手”的胜利手势和大家打招呼。

  增城中学校长杨爱华说,这名学生理发当晚,还跟她发短信:“校长,我是高三一班的学生!我鼓起勇气,在剪头发的时候刻了大大的四个字‘GK必胜’!请问主考大人,会影响高考入场吗?字很大!”

  杨爱华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说刻字没关系。但这名学生还是不放心,追问四个字刻在脑后勺,要是老师说他作弊怎么办?

  杨爱华回复短信说:“老师不会说你作弊。大战在即,其实需要的是静心,把事情做扎实细致就会更好。”

  没想到,学生调皮地回复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校长,我错了,谢谢你的教导。”

  为母校争光的刷分者

  在高考考生中,有一个群体叫“刷分者”。他们获得了保送资格,但为了冲击好成绩,为母校争光,于是再次走进考场。

  华师附中“刷分者”小黄的爸爸老黄自称认可“虎爸狼妈”。“我对儿子说,你至少要考到华附平均分以上,否则就是失败。”

  去年年底,小黄获得保送清华的资格。“儿子曾经得过全国物理、数学奥赛一等奖。”获得保送资格后,老黄要求小黄“放松几天,好好学习参加高考。”

  一开始,儿子有点抗拒。“我跟儿子说,你是男人,要有担当。如果考好成绩,就能为母校争光,一定要有这个担当。”老黄告诉记者,他要借这个机会培养儿子的“担当精神”,“以后国家需要他做什么,他也要去做。”

  老黄是1980年参加高考的,他说,小时候没有书读,所以作文写得差,儿子读书后,他就鼓励儿子大量阅读,所以现在小黄的作文写得很漂亮。

  有人刷分,也有人士为了体验气氛。在执信中学考场,铃声响后,3名考生却陆续走出执信中学校门。原来他们是已经决定出国的应届高三学生,报名高考只是为了在开考前,能进考场体验高考氛围。

  轮椅考生的“首长待遇”

  昨天上午,广州市第三中学的男生夏森坐在轮椅上乘坐电梯,“走进”了专门为他开启的一间备用试室。班主任罗长春老师打趣道:“一人一间房,几个老师陪你考试,这可是首长待遇!”夏森觉得不好意思:“给学校添麻烦了!”

  家长夏先生介绍,儿子身体有残疾,只能以轮椅代步。在三中念书期间,学校一直为他安排在有电梯的教学楼上课。“我们开车接送他,到了校门口就由同学接手。”没想到,高考编制考生试室安排时,正好将坐轮椅的夏森安排在了没有电梯的教学楼三楼考试。为此,夏先生带着儿子,清晨7时就来到三中考点。“我当时的想法是,请学校的工作人员和我一起,将孩子抬上去。”三中考点主考梁国就校长发现这个情况,立刻请示了上级主管部门。经批准后,特别为夏森启用了设在电梯楼内的备用试室。

  “上午考完语文,我看儿子感觉还不错。”夏先生说。

  家长百态

  家教贴身陪考近一月

  在天河中学珠江新城校区门前的“送考”大军中,华南师范大学大四学生小梅的身份显得尤为独特。“她是我女儿的家教。”站在一旁的古女士告诉记者。

  小梅说,一年多前,她与正在113中学念高二的晓灵相识,“当时是做家教帮晓灵补习语文”。经过大半年的相处,两个女孩子间的感情很要好。

  今年5月,小梅突然接到晓灵打来的电话。“她说最近一段时间,感到焦虑,很紧张,想让我去陪陪她。”小梅说,她是过来人,相当清楚考生内心的煎熬。“当时没有犹豫,一口答应了。”

  在过去的近一个月里,小梅尽心尽责地做起了“心理调节师”。除了补习功课,她还陪吃、陪玩、陪聊。提起陪考经历,小梅说她分文未收,“完全是友情助阵。”

  女儿考上父亲就卖房

  女儿小凤7时30分就进考场了,63岁的敖伯却在考场外待到了10时多才离开。

  敖伯说,女儿小凤是个很用功的孩子,自小爱画画,憧憬着当一个美术老师。高考前,小凤已经通过了西安美术学院和广西艺术学院的专业考试。“她只要考到400分,就可以上西安美术学院了。”

  敖先生也为将来的学费发愁。他说,自己和妻子的退休金加起来只有4000多元。他打听了一下,每年光学费就要35000元,加上生活费等其他开销,四年下来,恐怕需要20万元。不过,敖先生早有准备,“如果她真考上了,我就把家里那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卖了。”

  减肥穿旗袍给女儿打气

  49岁的考生妈妈刘应华,穿着红色旗袍来到华附考场外为女儿加油。“为了穿上这身衣服,我用了两个月减肥。”刘应华说,她从120斤减到102斤,就是要穿上这件新买的红旗袍,为女儿加油、祝福。“只要坚持,我们就能达到目标。”

  刘应华1994年从四川来到广州,1995年女儿出生。她说,女儿想读什么专业,她都支持。“我今天是嫁女儿呢!从高中嫁到大学!”

  家长忆高考

  孩子在考场内“刷题”,家长在考场外刷微博,回忆自己曾经的高考。

  @高级灰

  1985年高考,一块多功能的手帕裹着一个窝头和一块咸菜!是我改变命运的营养午餐。三天的高考结束后,汗水浸透的五元依旧在我的口袋里。当时有个广播剧:《一块牛排的故事》让我感触颇深:吃点儿肉也许会多考50分,命运会改变的。但现在看来,天天吃鱼的猫是逮不到耗子的!

  @yhz18009

  我是1987年参加高考的,印象中有三件事:一、高考前一晚想着早点睡,养好精神为第二天做准备,于是晚上8点半就上床睡了,可是整整一夜无眠。二、那年高考还要先通过预考才有资格参加统考的。三、上大学后农专非了,学校每月发33斤粮票。

  @荼靡花事

  我参加高考是在1988年,印象最深的是当时电视台播放的83版射雕,考了三天看了三天。结果差一点落选,被老妈狠尅了一顿。当时也没什么一本、二本、三本之说,否则……不过还好幸亏没有,否则遇不到我老公。  (整理/陈庆辉)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