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防治大气污染,京津冀如何联手?

2013年06月08日来源:人民日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从奥运携手的成功经验,到今日饱受雾霾困扰后不得已而为之,联防联控对于京津冀地区并不陌生。然而怎么联、怎么联好的问题,一直困扰着这个中国空气污染最为严重的地区。近日,记者随中华环保世纪行采访组在京、冀两地采访,就此作了一番调研。

  ●为什么要联?

  大气污染相互影响,污染治理需协同作战

  6月1日,从石家庄乘高铁回北京的记者,清晰地感受到了两地空气质量的微小差异。1小时前,石家庄乌突突的空气让人不愿大口呼吸,进入北京,虽然天空并不清澈,但是云缝里的蓝天告诉我们,当天的空气质量并不太差。到了次日,北京的天空便与石家庄没有二致。

  人们的感受与科研成果基本吻合。去年发布的《重点区域大气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中指出:“随着城市规模的不断扩张,区域内城市连片发展,受大气环流及大气化学的双重作用,城市间大气污染相互影响明显,相邻城市间污染传输影响极为突出。在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等区域,部分城市二氧化硫浓度受外来源的贡献率达30%至40%,氮氧化物为12%至20%,可吸入颗粒物为16%至26%;区域内城市大气污染变化过程呈现明显的同步性,重污染天气一般在一天内先后出现。”

  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庄志东告诉记者,解析北京地区大气污染物的来源,25%以上的污染源自外地。看看环境保护部发布的今年第一季度74城市污染状况就能发现,排在空气质量最差前十名的城市有7个来自河北,4月份也有河北的5个城市登上“黑榜”,天津的排名也一直没北京好。在地理上被津冀包围的首都,在大气污染防控上似乎也被邻居严重地拖累了。

  一些数据也在印证这个观点。2012年,北京煤炭消耗总量为2330万吨,而在2010年时,河北的煤炭消耗量就达2亿吨以上,天津达4800万吨。与此同时,北京的第三产业比重达到76.4%,天津为47%,而河北仅为35%。

  “必须看到,河北、天津影响我们,同样,北京也影响人家。”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主任张大伟说,今年1月份的第一次雾霾天气在石家庄出现时,北京的天气还是不错的。可以说第一次雾霾的污染源主要来自外部,但是第二次雾霾就是自身污染的结果,可能还影响了邻居。

  “相互影响” 的共识,让联防联控在京津冀地区得到了高度认同。必须协同作战,才能换回京津冀的好空气,单打独斗的时代一去不返。今年春天,三地的最高层频繁互访,屡签协议,目的就是彼此间大气污染防治方面的合作。

 ●怎么联起来?

  更高层面的统筹协调,才能将联防联控落到实处

  既然联防联控已经成为共识,怎么联的问题很现实地摆到京津冀三地面前。

  工作机制得联,执法监管得联,环评会商得联,预警应急得联,信息共享也得联——虽然《重点区域大气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已经原则性地给出答案,但是将书面措施搬到现实之中还需很多条件和时间。

  形势逼人,北京、天津、河北都在致力于联防联控的推进。不久前,北京市环保局与河北省环保厅签署协议,提出双方探索建立协商、通报、预警、联动机制,推进京冀区域大气污染防控合作,落实国家大气污染防治规划实施细则要求,并开展跨区域大气环境污染综合整治。

  在河北省环境监测总站,副站长王晓利告诉记者,京津冀在环境信息共享方面一直有良好的合作。目前,京津冀正在国控站点之外布设监测站点,比如在张家口布设的大通道站点,就是想进一步搞清楚河北、北京如何相互影响,有针对性地减排。

  1月的雾霾天,北京曾全面启动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北京58家企业曾因重污染天气停产,但换回的效果微乎其微。当时就有人指出,没有周边的协同配合,仅北京一地有限的工业污染源停产,效果当然不会有多好。

  对此,河北省环保厅副厅长殷广平表示,未来如果需要联合应急,河北也会会同北京做好重点污染源的停产限产工作。

  规划提出重大项目会商制度,那么北京有没有接到河北或者天津关于重大项目的通报?面对记者的提问,庄志东坦言,目前的会商制度还没有真正启动,北京也期盼着这个制度的早日实行。

  “最需要的是一个机制,能在更高层面统筹协调。”石家庄市发展改革委党组成员、能源办主任贾东旭说,“三地都在搞能源升级,天然气供给如何平衡和保障,关系到的不仅是发展,还有民生与环境保护。再比如,石家庄在进行油品的升级改造,让我们在规定时间内得到足够合格的国Ⅳ油供应,需要更高级别的机构部门协调。”

  京冀有关人士不约而同地表达了这一观点:必须有高于三地的国务院部门统一协调,才能将联防联控落到实处。

 ●困难在哪里?

  区域发展不平衡,补偿与激励机制没到位

  乘车行进在距离石家庄仅30多公里的井陉,贫困的面貌不断刺激着来自北京的记者们,也让一行人对联防联控的难度有了新的理解。

  联,看上去是行政手段,实际上是发展与保护的博弈,是对区域发展不协调的挑战。这也成为联防联控最大的难点。

  去年,河北国内生产总值达到26575亿元,位居全国第六,但是粗钢产量超过全国的1/4,能源消费量居全国第二,单位GDP能耗比全国平均水平高59%。氮氧化物、烟(粉)尘的排放量居全国第一,二氧化硫排放居全国第二。这样的“成绩单”说明河北还是在拿资源环境换取发展。

  另一方面,河北省11个地级市共下辖172个县(市、区),近40%的县(市区)被列为各类“贫困县”,其中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39个,远远高于我国其他沿海省份,在全国范围内,其数量也仅低于云南、贵州、陕西、甘肃等欠发达地区。

  数据让人对河北产生新的理解——270万老区人民脱贫的任务还很重,河北粗放的快速发展不仅源于自身的能源资源禀赋,同样源于众多百姓脱贫的需要。

  保定太行兴盛水泥有限公司如今只剩一堆瓦砾,它隶属于北京金隅集团,2004年作为引进项目落户当地,因为不能适应新的减排需要,投产不到4年就被政府关停搬迁。而在石家庄附近,仅金隅集团相关的水泥企业就有6家。

  因为地缘关系,历史上河北成了北京产业转移的最大消纳方。联防联控形势下,如何促进河北产业的合理布局,以优质产业带动山区群众脱贫,也在拷问着京冀双方。

  联防联控势必影响发展,河北人对此怎么看?“不光是首都人民需要良好空气,我们自己也想顺畅呼吸。服从大局,河北人牺牲不委屈,我们有这样的意识!”石家庄市副市长王韶华的话很有代表性。

  事实上,做好联防联控的后续保障,形成长效机制,必要的补偿不可少。

  如何补偿,以货币还是以其他形式?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方力认为,产业的拉动可能比简单的现金补偿更为适合。比如北京在第二机场选址时,就考虑了对河北的产业带动与辐射。一批临空高端示范区即将落户河北,这将有力促进河北的产业升级和经济整体实力提升。

  “以前是竞争,如今是互惠互动,北京发展到这个阶段,已经有胸怀带动周边发展。”北京市人大环资委副主任委员张寿全说。

  联防联控最大的困难,还在于资金。殷广平告诉记者,河北今后5年第一周期的治理资金就需要5000亿元。而在北京,无论是燃气改造还是车辆淘汰,“补贴”同样让相对富裕的首都感到压力不小。

  “加强空气治理,责无旁贷。要给出市场化的办法平衡利益关系,给出相应的政策激励减排,这样联防联控才有动力,才能持久。”河北省政府副秘书长杨国占说。(孙秀艳)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