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北京男科医院乱象:看钱治病 称大医院不仔细

2013年07月01日来源:新京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最近北京部分男科医院被爆出“没病查出病来”等各种乱象,情况到底如何?新京报记者亲身体验进行验证。

  我,27岁,那个前去“体验”的男记者。在网上搜索出来的三家男科医院,我经历了很多:检查可讨价还价、治前列腺炎要先割包皮、感染霉菌有性病等等。几天后,当我拿着同仁医院和中日友好医院的检查报告,回访这三家医院,医生们要么改口称炎症不重,要么说大医院检查不仔细,同济医院还退还了当初的挂号费和检查费。

  第1站

  时间:6月19日上午

  地点:北京同济医院

  检查费 包里没钱可还价

  这是一个有内外套间的诊室,我的对面,是被称为彭主任的医生。在北京市卫生局的医师注册信息中,这位40岁出头的彭姓男子,是一名执业医师。

  “你炎症很重啊,得赶紧查查。”彭主任简单检查后,当即开出了一张有多个检查项目的检查单,并让助手带着我去交费。

  彭的检查单里,有化验血液和B超两项,我认为没必要,于是他的助手删减了一项。

  接下来,我感觉求医变成了摊头购物——与医生讨价还价。

  因我包里钱不够付561元的检查化验费。为此,助手第二次减少了检查项目,“三百块钱你总有吧?”

  可在我“还要和女友商量下”的犹豫中,检查项目又被勾掉几项。最终,我花了161块,只做了尿常规等项目。

  检查室就是彭主任套间里稍小的那间屋子,里面放着一张单人床和一台叫不上名的仪器。

  “脱裤子,趴到床上,腿分开。”助手的命令,让我非常难为情。胸牌显示他姓韩,为医院的助理医师。

  随后,他从书桌上拿出了一个橡皮手套,他把乳黄色的手套套在手上。

  没看见消毒,也没有润滑剂,在我意识到探肛将开始时,肛门已经传来了疼痛。

  “哎哟!轻点吧,特别疼!”我大喊,但换来的是一波比一波更加用力的搅动。

  “里面炎症很严重,疼痛是正常的,得马上治。”助手回应我的喊叫,看看、看看病得多重,而我已憋得满脸通红。

  下午两点,这位在诊室门牌上留下“用口碑让患者满意!用疗效提升男人幸福指数!”格言的医生,正拿着我的化验报告端详。

  彭盯着我,语速急促。“小伙子,你这里面有大问题啊,炎症啊,你这尿里面有问题,分泌物也存在问题,白细胞增高说明问题严重。”他的语气深沉。

  他说还得查血液和做B超,才能确定病因。而这,正是上午我拒绝掉的检查项目。

  继续查的要求被回绝后,他在病历本上一个字也没留。

  “用得着写吗?你又不继续检查,又不治疗啥的。”说完,他在转椅上转了个圈,把后背留给了我。

  第2站

  时间:6月20日

  地点:北京曙光医院

  前列腺 有典型炎症需手术

  这次的医生姓刘,能从北京市卫生局查到他的医师执业资格证,北京曙光医院在其官方网站上宣传称其为该院专家组成员。检查和取分泌物都是由他亲自动手。

  “哎哟!”刘医生在取分泌物的时候,跟同济医院那个助手一样,力道很大,疼得我又没忍住。

  “难受啊?前列腺液都出不来了,腺管都堵塞了。”刘医生一边继续使劲摁一边嘟囔。

  化验分泌物标本、B超、尿常规、血检,他甩过来一张要交370元的化验单。

  我说有刚做的血检和B超报告,他立马回了句“你到我医院来治病,我给你安排的检查,你觉得没必要吗?”

  再三坚持下,他划掉了部分项目,只余下了前列腺检查,“你这个前列腺不正常,你要不查我真没法给你看病了。”

  花了210元,半小时后检查报告出炉。

  “你分泌物里有杆菌球菌,这叫包皮龟头炎,包皮太长滋生细菌,它通过尿道口进去感染了你的前列腺,听说过前列腺炎吗?”对着检查报告,刘医生说能看到炎症细胞,属典型的前列腺炎。不仅如此,我的尿道“不正常,起不到保护作用。”

  我有些惶恐,难道真病了?医院门口挂着“全国十大诊疗基地”、“国际优秀男科医疗合作单位”、“中韩男科新技术合作医院”等牌匾,他的诊断,应该没问题吧?

  刘医生说,治疗要先切包皮,然后再治前列腺。他给我推销两种包皮手术,“现在就可以做,20分钟完事。”对于花多少钱能治好,他说不敢包治,“几千上万都有可能。”

  我想拖一拖,但刘医生脸色沉了下来,“拖的时间越长,治疗越难,花费就越高,你就先把包皮做了,不然前列腺(炎)会越来越严重。”

  最终,刘医生只给开了药。在交药费时,导医见我说钱不够,又让刷卡,还建议“让亲戚汇过来”。

  我决定将话说绝,“卡里没钱”,并给导医出示了一下钱包。用余光瞟了眼钱包后,她小声地告诉刘医生,“他只有二十多块,让他明天再来吧。”

 第3站

  时间:6月21日

  地点:北京京坛医院

  “感染了霉菌还有性病”

  我的第三位医生姓宋,他里面穿着花衬衫,外面套着白大褂,办公室贴了张大大的医疗广告。

  如果说上两次的检查,我还不太相信医生“有病”的诊断,但这次在宋医生打开PPT讲解了一番后,也开始犹豫了。

  “感染了,要化验检查,这些都是必须检查的项目,不然确定不了病因,行吧?”宋医生开门见山,我乖乖地付了265元检查费。

  取液依然疼,最后在厕所蹲了十多分钟,方才缓过劲来。而三次棉签插入尿道,使得我在接下来的三天,真的出现“小便痛”症状。

  疼痛还能忍,但半小时后的诊断结果,让我顿时石化。

  “尿没什么事,也没淋病,衣原体CT也没事,但有霉菌感染、细菌感染。”宋医生一边介绍一边打开办公桌上的一台电脑,点开一个PPT,拿起一个演示教鞭开始对着一张男性生殖系统照片给我普及常识。

  “看到检验单上的白细胞没?那代表炎症,一般正常样品中是10个,你这都有二十多了。”宋医生继续补充,双手摊开讲解。

  “包皮做掉,霉菌清扫一下,前列腺治疗一下,总共加起来才三千多块钱就好了。”宋医生说钱不多,建议我马上治疗,“十多分钟就完事,你现在发作期,不现在治疗啥时候治疗啊”。

  我依然坚持暂不治疗后,他又建议对生殖器进行冲洗。“你不处理会感染扩散,我跟你说,4个小时之内你不处理感染肯定会扩散。”

  “冲洗冲洗,10分钟解决问题,又不是很多钱,真搞不懂你!”见到我执意要离开,宋医生语气变得生硬起来,大声指责我“不听医生劝告”、“不懂事”。

  而几天之后再次见面,他拿着我的支原体培养报告,上面有“阳性”字样。

  “小伙子,没想到你还有性病啊!”宋医生说,这会影响生育和性功能,得赶紧治。

  “你得的是支原体双阳性,这就是性病的一种。”宋医生说,支原体共有四种,“你得了两种。”

  宋医生强调,这种病没有任何症状,“要是治疗,得20来天,花几千块钱。”

  复查:两公立医院均确诊“没病”

  在男科医院体验完后,体验记者先后来到同仁医院和中日友好医院,针对查出的“病症”,进行了逐项复查。

  同仁医院

  据初检和化验确定“没问题”

  同仁医院对于记者“小便疼”的症状进行了检查,泌尿外科刘主任表示,初查没发现问题,“你要不放心就查查尿常规吧。”

  一小时后,记者将尿常规检验结果送至刘医生的诊室,刘医生看完检验单上30个检测项目结果后,告知身体并无异常。

  除去专家挂号费100元,此次检查费用仅为26元,为尿常规检测收费。

  中日友好医院

  不能确诊为前列腺炎和性病

  在中日友好医院,对尿常规、前列腺液、细菌培养+药检等项目进行了检查,再次核查记者是否有相应病症。

  这些检查化验,一共只花了192元。在取前列腺液时,医生经过了消毒、润滑程序,探肛按摩也仅有轻微胀痛感。

  6月26日,检验全部出结果。

  “其他都没问题,就是白细胞有一点点高,正常人前列腺液里白细胞数量一样也可能增高,你没有其他前列腺症状,肯定不能诊断为前列腺炎。”对着手上的前列腺液化验单,中日友好医院的王医生说,前列腺病是一个症候群,需要腰疼、尿频等多个临床症状同时出现,并伴有前列腺液中白细胞增高的检查报告,才能判断为前列腺炎,进而介入治疗。

  王医生还表示,支原体培养阳性,并不等于支原体感染。“支原体阳性曾被列入性病,但在现代医学中,这已经是一种很常规的感染性疾病,也早已从性病的概念中剖离出来。即便治疗,也只需约200元药费,一周时间便可治愈。”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