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广东江门核争议台前幕后:“稳评”引轩然大波

2013年07月12日来源:南方日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图表:张谭

 

  中核集团拟在江门鹤山建中国东南沿海第一座核燃料加工厂,7月4日,《中核集团龙湾工业园项目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公示》(以下简称“稳评”)发布后,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其实,该项目今年3月就已经签约,此次公示的“稳评”,也只是重点项目立项前的一个规定前置程序,其目的就在于收集公众意见。为何此举会引起如此之大的反弹?在这场“核争议”的背后,各方有哪些反应和举措?

  反响不大的签约

  2012年2月,中核集团审议通过了核燃料产业园区规划及建设方案,并成立了核燃料产业园建设领导小组和工作组,开始组织专业人员在江苏、福建、广东和天津等沿海省市甄选厂址。

  10月,鹤山市进入中核考察视野前后,工作组已对全国近40个项目备选厂址进行了实地踏勘和量化评审。鹤山市委书记郭伟说,尽管各地条件优势各异,但该项目发起后,鉴于广东良好的核电产业基础和区位优势,所以广东成为首选之地。

  11月,时任鹤山市发改局局长的邓卫东一行6人,第一次前往了中核集团位于四川宜宾的核燃料厂进行实地考察。“说实话,去之前心里是没底的,会不会有辐射、不安全、有污染?”邓卫东说。然而,看到的情况让他很意外,工厂周边紧挨着的就是普通的居民区,周围老百姓也没有什么意见,工厂里的工人也没有穿什么特别的防护服,都是普通的工装。

  一个月后,由鹤山市主要领导班子与各职能部门组成的考察组启动了第二次宜宾之行。这一次,在考察行程中,郭伟还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越靠近核燃烧厂,居民区越是集中,房价都比周边地区高一些。”

  此行之后,鹤山市党政班子中基本明确了接受项目的共识,而中核方面也已将鹤山列为重点考虑对象。

  可是,这一时期即便在各级党政机关内部,都有不少人对核安全表现出了种种担心。2013年1月底,鹤山市专程将核工业(天津)理论工程研究院副院长池雪丰邀请到当地,为全市领导干部群众普及核燃料相关知识,鹤山市四套班子成员代表及各镇(街)、各单位主要负责人都听取了讲座。

  与此同时,与中核方面的合作意向也基本确定。

  2013年农历新年后,以镇、村干部和民众代表为主的第三次考察之行正式启动。在这支20人的考察团中,就包括了2名来自项目预计所在地莲珠村的村民代表。村民代表老郑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时一听到‘核’字,都被吓得不行,后来去那边看了,发现居民区就在工厂旁不到10米的地方,并且还存在了那么多年,也就不害怕了。”

  3月31日,中核集团龙湾工业园项目合作协议签字仪式在北京举行。中国核燃料总公司与鹤山市共同签署了《中核集团龙湾工业园项目投资框架协议书》、《中核集团龙湾工业园项目用地协议书》。

  根据协议,项目确定选址于址山镇大营工业区,总用地面积229.0665公顷(含配套设施用地4.9125公顷),总建筑规模约50万平方米,总投资约370亿元,集中建设铀纯化转化、铀浓缩、核燃料元件制造等设施,旨在打造“一站式”的核燃料加工产业链。按照项目规划,2020年前建成国际一流的核燃料加工产业集群,并逐步成为具有标志性的亚洲核燃料加工中心。

  随后,江门当地媒体、江门政府网等发布了相关消息,此时各界反应并不大。

  “稳评”引起轩然大波

  时间过去了3个月。期间,围绕项目筹建的一些前期准备工作开始启动。“4月中旬,为搜集气象监测和环境气象资料,开建了一座气象观测塔。”邓卫东说。几个月后,这座塔被网民作为“未立项便开工”的主要指证。

  “其实,这是核项目开工前的必备前期工作,不到10天就完工了。”邓卫东说,这一时期,另一项必备前期工作也在同步进行。

  2012年8月,国家发改委出台《国家发展改革委重大固定资产投资项目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暂行办法》(发改投资[2012]2492号),广东省于同年12月出台了地方性办法。办法中均明确要求,国家发改委审批、核准或核报国务院审批、核准的在我国境内建设实施的固定资产投资项目,在开展前期工作时,都必须开展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分析和论证。

  基于此,鹤山市发改局首先邀请了广州市一家评估公司,完成了一份中核龙湾工业园社会风险分析报告。“在分析报告的基础上,又由江门诺诚咨询有限公司对该项目存在的社会稳定风险及防范措施进行了评估并予以公示,以征求公众意见。所有程序,都是完全按照国家发改委的政策要求来进行的”。

  2013年7月4日,《中核集团龙湾工业园项目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公示》在《江门日报》和江门政府网同步发布。

  让许多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公示一经发布便掀起了一股轩然大波。

  反对声首先出现在江门市的几个公共论坛和部分江门市民的微博上。

  5日,公示进入第二天,网上的“核担心”逐渐升级为“核危机”。针对网上出现的各种声音,江门市紧急召集省市多家媒体,由鹤山常务副市长陈常岷、中核集团副总经理李季科和504厂总工程师张习林等出面,公开将龙湾工业园项目的基本情况进行了介绍,并回答了公众关心的核安全等问题。

  李季科说,核燃料工厂不是核电站,没有辐射很强的x、β等射线,而且厂房实行封闭式管理,万一发生泄漏,影响范围也不会超过300米。而针对民众对公示程序的质疑,他表示,项目还远未走到环评阶段,甚至还未经过国家发改委批准立项,“真正开工至少要到2年以后”。

  解释工作仍在继续

  尽管如此,关于江门要建核项目的消息,经网络上的发酵后,已经呈现出了扩散态势。

  7日到8日,针对网民关注的项目安全、环保等问题,鹤山下发做好普及核燃料科普知识的通知,要求进一步学习普及宣传核燃料科普知识,在址山分别举行了企业老板、学校教师和工厂建设设计的村村民代表三个宣讲会,并于8日在江门市政府、五邑大学、江门职业技术学院举行了三场核知识讲座。

  9日下午,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党委书记、技术物理研究所所长周明胜教授在江门市政府的讲座结束后,接受了多家媒体的采访,据周明胜介绍,核燃料厂每年处理的金属铀原料仅1万吨左右,产生的固、液、气态的废物总量也不大,废液处理采用反渗透技术,经处理回收铀后约70%的废水循环利用,浓缩液进行蒸发固化,实现生产废水的零排放;放射性固体废物整备后则运往西北处置厂,废气也实现国家一级排放标准减量排放,“而且,极端状态下还有完善的应急响应能力系统”,“国内已有3个核燃料元件厂和铀浓缩厂,一直安全运转”,“核燃料产业园是高投入、高产出的高科技企业,每年300亿—400亿元的产值及较高的利润完全能够保证废物的彻底处理,而且,产业园要受到国际原子能机构、国家核安全局、环保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的严格监管,运营的安全有充分的保证”。

  此时,网民的质疑声也更加理性起来。其中,质疑主要集中于两个方面:一是核安全的解释是否科学;二是公众参与和知情权。

  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就表示,为何在公示前,大部分公众并不知情?广州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彭澎也说,在涉及核项目的问题上,不排除民众过于敏感,存在偏执心态,但要看到事情背后的根源是民意参与的不充分。

  他认为,在“稳评”阶段,鹤山市政府与民众沟通的工作还需进一步展开。其中关键在于项目的技术安全性需要更充分的说明,项目选址的科学性还需邀请专家进一步论证。

  对此,邓卫东表示,当初把核能源知识科普的重点放在鹤山市,对周边城市确实有所忽略,对网络影响也缺乏充分考虑。但他也说,围绕龙湾工业园项目的相关解释沟通工作会继续下去。

  到了10日和11日,网络舆情进一步发酵,鹤山官方出面,再次组织对几个热点问题进行了统一回复。今日,江门市将再次邀请媒体对该项目及其涉及的安全等问题进行座谈,这次除了省内媒体外还将有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国家级媒体和来自境外的多家媒体。据了解,接下来,组织媒体、热心公众和网民、海外乡亲考察团和兄弟市区考察团分几批到宜宾核燃料厂进行实地参观也已被列入计划之中。

焦点1

  核燃料加工生产基地是否存在辐射风险?

  环保部国家核安全局核与辐射安全专家委员会委员张健表示,核燃料加工生产基地的任务是将天然的燃料经过各种工艺过程制成燃料元件,供核电站使用,只是煤制成蜂窝煤的过程,不涉及核反应,因为天然燃料本身的放射性就很低,加工过程又没有核裂变环节,没有核裂变产物,因此也不存在高辐射风险,“制成的元件我们在厂里都可以用手拿的”。核燃料加工基地只是负责生产生产燃料,是个非常简单的机械化过程。另据介绍,核燃料加工生产基地排入环境中的放射性物质,辐射剂量为0.01mSv(毫希沃特,辐射单位),是世界上每人每年从天然放射性接受的辐射量的2.4‰,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焦点2

  发生事故的可能性以及危害有多大?

  张健表示,核燃料加工生产过程中可预见的最严重事故,一是放射性物质泄漏,二是发生临界事故。他认为,由于核燃料加工采用的都是天然燃料,即使发生放射性泄漏事故,其对人体和环境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一张白纸就能挡住辐射”,发生泄漏时,最大的影响反而是催化剂六氟化铀带来的化学危害,非放射性危害,并且这种化学危害也是极低的。而临界核事故多因物料投放、技术掌控不当等问题超越一定的临界点才会发生,燃料加工生产基地在操作层面都有严格的设计,特别是做了一些几何设计,让这种事故发生的可能基本上不存在,可以最大限度确保安全。

  此外,张健认为,核燃料加工生产基地的应急机制在消减事故危害方面可以起到很大作用。“核燃料加工是在密闭的空间里进行,加上场区内严格的应急机制,即使真的出现以上两种事故,所产生的影响范围也只在场区内部,对场区外部的人员和环境没有影响。”据张健介绍,核事故分为三个等级,分别为应急待命、厂房应急、场区应急,截至目前,无论是在国际上还是国内,还没有核燃料加工生产基地发生事故对厂区以外的环境造成影响的先例,均在较轻的级别。

  焦点3

  鹤山人口密集,选址是否合适?

  核工业(天津)理论工程研究院副院长池雪丰表示,核燃料加工生产基地就是一个机械加工场,和一般的工厂相比,不需要任何特殊条件,一般会选择地质结构较为稳定的地区,而这也只是为了避免发生地震时的机械损失。选择在鹤山,主要是考虑到鹤山周边的核电站较多,核燃料需求较大,从减少成本的角度应该放在这里,而鹤山的地质结构也较为稳定。

  池雪丰还介绍,目前在英国、荷兰和德国均有核燃料基地,并且都紧靠在人口稠密的城市,而国内的两个核燃料基地也都在包头和宜宾的市区。(记者 刘进 胥柏波 实习生 李婷婷)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