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河南回应“尿不湿法官”作秀:法官诸多难言之隐不为人知

2013年07月15日来源:法制日报 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当事法官身体差担心休庭有损法庭尊严

    法官开庭中诸多难言之隐不为人所知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张立勇在“豫法阳光”微博拓展座谈会上透露了一位“尿不湿法官”的审案经历,引来网友的关注。网友们有夸赞也有质疑,认为法官为啥要穿尿不湿,想上厕所完全可以休庭啊,没必要这样作秀。为了解事情真相,《法制日报》记者对事件各方当事人进行了采访。

  “有时遇到长时间的审案,我们法官都不得不穿着‘尿不湿’审理。”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徐哲没想到,院长张立勇4月10日在“豫法阳光”微博拓展座谈会上所举的一个事例,会引起一番热议。

  徐哲更没想到,有的网友这样认为:“法官为啥要戴尿不湿,想上厕所完全可以休庭啊。活人不能让尿憋着啊!”

  “这说明社会各界在关注河南法院。”7月14日,徐哲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话锋一转说,“尽管我们通过裁判文书上网、网络问政、法院开放日等形式,一直致力于司法公开,得到了社会各界对法院工作的认可,但同时也说明,我们在与社会沟通方面,过多的看重法官的办案能力与自身素质,而对他们工作背后很多不为人知的辛酸故事等方面介绍得较少。”

  背后有个感人故事

  “法官开庭戴尿不湿?谁信啊?”“是不是在美化法官啊?”有网友认为,法官开庭戴尿不湿可能不真实。

  “这是真实的故事。他是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名刑事法官。”开封市中级法院原院长、现任开封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张兴隆向记者表示,这是他在担任法院院长期间向张立勇汇报工作时举的一个事例。

  据开封市中级法院政治部主任孔令营介绍,这名法官姓刘,1982年转业到法院从事审判工作。该法官曾任刑庭庭长,参加审理过很多大案要案,已于2011年退休。

  “做法官时身体不好,开长庭时,曾经穿过尿不湿,现在退休了。”记者找到传言中的刘庭长时,62岁的他微笑着说,他目前的主要精力都用来照顾因病瘫痪在床的老伴,并且一再要求不透露。

  “他开庭戴尿不湿的事啊,我们早都知道了。”开封市中级法院不少法官说,刘庭长穿尿不湿的事在法院内部并不是啥秘密。

  开封县人民法院院长李鸿斌曾是刘庭长的老部下,他告诉记者,老庭长是一个非常低调但又认真的人,曾担任全国知名的开封“9·18”文物盗窃大案审判长,平时对工作和下属要求严格,对裁判文书逐字逐句把关。他是开封市“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也多次立功受奖。

  在开封市中级法院刑二庭副庭长吕建军的印象里,刘庭长的身体一直不好,很怕冷,夏天天气热得不行,刘庭长有时候甚至还穿着秋裤。他虽然长期吃药,但从未住过院,始终坚持在办案一线。因为刘庭长严谨的工作作风,刑庭审判的案件很少被上级法院发回重审或改判。

  “他从不和人开玩笑,也不喜欢法官和当事人走得太近,要求我们学精业务,不了解他的人会觉得他要求苛刻得有些不近人情,但后来就会发现,真的是从他的严格要求中获益匪浅。”吕建军说,在执行死刑的头晚,他从来没有睡过觉,即便是最高人民法院已经复核过的卷宗材料,他还是会把所有的材料再过一遍,他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刑事案件必须严谨”。

  庭审时能否上厕所

  “庭审时,是可以上厕所的。如果被告人或者其他诉讼参与人提出来,审判长会批准,并宣布暂时休庭,但我们庭审法官不会主动提出。”李鸿斌说,如果法官尤其是审判长在庭审过程中因个人问题而休庭的话,会造成庭审的连续性中断,有损法庭尊严,不仅严重影响庭审效率,还容易让当事人产生怀疑。

  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程慎生向记者坦言,在庭审前一天,合议庭会对庭审的时间进行预测,如果认为庭审时间有可能过长,会要求庭审法官在前一天有意控制自己的饮食,甚至当天早晨起床后不再喝水。

  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张忠锋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法院庭审时,因被告人及辩护人众多导致开庭时间长,当事人需要上厕所时可以示意法官,得到允许后可以轮流离开法庭。但没发现法官主动休庭上厕所的现象。”

  “每次开完大庭,都有种虚脱的感觉。”李鸿斌说,如果合议庭法官有身体不适等情况,就要提前想办法克服困难。比如刘庭长,他穿尿不湿开庭,就是为了克服身体原因对庭审所造成的影响,实际上属无奈举措。

  徐哲向记者透露,不少案件的庭审非常耗时耗力,比如,焦作市中级法院审理的“瘦肉精”系列案件,多是从上午8时持续到下午4时;省高院审理的李玉田故意杀人案,从上午8时持续到下午5时。 

  “我觉得应该向‘尿不湿法官’致敬,并给予足够的尊重。”河南省人大代表王永光说,法官也是活生生的人,也可能有难言之疾,作为案件的主审法官,他宁愿戴尿不湿也不休庭,考虑更多的还是法庭庭审的完整性、持续性,同时也是对公诉人、被告人、律师及旁听人员等的一种尊重。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谁愿意戴尿不湿?”面对记者的采访,河南省政协常委张林反问道。

  法官亚健康人数逾五成

  “尿不湿法官”可能不知道,他的辛酸故事一直在刺痛着张立勇院长。

  作为省高院院长,他深深地爱着这支队伍,一直在努力为他们创造良好的工作环境,促使他们更好地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

  在此之前,2008年11月3日上午,36岁的扶沟县人民法院城郊法庭庭长左青云在办公室做了4个多小时的调解工作,因劳累过度,突发脑溢血,被紧急送往医院治疗。

  张立勇去看望左青云时,含泪拉着他的手说:“正是有了像你这样任劳任怨、勤勤恳恳的法官,我们法院的形象才很好地树立起来。你要好好养病,争取早日康复,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法院需要你这样的法官。”

  河南省高院司法行政装备管理处处长姜晓萍向记者介绍说:“张立勇院长回来后动情地说,‘左青云才三十多岁啊!’他要求辟出专门经费,定期组织一线法官进行健康体检。”

  张立勇再一次落泪是在2012年2月24日。他得知郑州市金水区法院43岁的副院长闫之璞因工作劳累过度突发脑溢血,经抢救无效病逝后,专程到其家中看望亲属。

  张立勇来到闫之璞家不到40平方米的住房后,看着他80岁的老父亲和15岁的孩子时,哽咽着说不出一句话。

  姜晓萍透露,省高院为此专门下发了调查法院干警身体状况的通知。

  《法制日报》记者看到,河南省高院在全省法院范围内所做的干警身体状况调查统计结果表明,全省法院心理、身体处于亚健康状况干警人数为12717人,占全省法院干警总人数的56.7%。   

  河南省高院邀请医学界人士对统计汇总的情况分析发现,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任务过重,身体一直处于疲惫状态。近年来,法院受理的案件数量增多,案多人少的矛盾日益突出,法院干警经常加班加点。

  二是精神压力过大。案件在手,寝食难安。有的案件当事人非常情绪化,法官必须随时紧绷神经,应付各种突发事件;一些案件的背后,可能还会有来自各个方面的压力,而这些压力又给承办具体案件的法官带来了更大的思想负担;面对社会大众的舆论压力,法官带着良知和善良,把案件处理公正,还需要承担很重的心理压力;考核、评比、检查越来越多,各种专项活动也日益增加,使基层法院干警有不堪重负的感觉。

  三是法院干警忽视自身健康。现行的医疗保险制度不适应干警患病医疗的需求,法院干警个人医疗支出负担过重,部分干警因经济原因有病不及时治疗;还有部分法院干警特别是一些年轻干警,对于一些小病不重视,以为年轻力壮,可以扛过去,结果导致小病酿成大患;也有干警健身意识不强,平时缺乏锻炼,生活无规律,降低了对疾病的抵抗能力。

  张立勇向《法制日报》记者表示,法院工作很辛苦,在案多人少的情况下,一线法官和其他工作人员身心疲惫,要想方设法为他们创造良好的工作环境,把从优待警的措施落实到位。同时也提醒一线法官,一定要劳逸结合,只有身体健康,才能更好地为司法审判服务,为建设和谐社会服务。

  本报郑州7月14日电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