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韩亚空难游学团调查:收费近3万中介层层转包

2013年07月15日编辑:韦剑宾我有话说

       7月14日18时,家长、媒体、政府官员以及江山中学学生等在江山中学迎接游学团。本报记者 高四维摄
       夏令营协议第三页。
  刘易芃,外号叫“大炮”。
 
  她昏迷后,江山中学贴吧里的同学们一直在不断地为她打气,一位好朋友发帖,“刚刚阿凳哭了,我录了音,你回来我就放给你听!!!!一定要好好的呀”。
 
  但同学们传递的能量最终未能使她醒来。美国当地时间7月12日下午3时许,旧金山总医院举行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宣布韩亚航空客机失事中受伤的一名中国学生伤重不治去世。这名中国学生就是刘易芃。她成为“7・6韩亚空难事件”的第三位遇难者。
 
  7月5日,刘易芃和她江山中学高一游学团的同学乘坐韩亚航空OZ362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出发,经首尔转乘韩亚航空OZ214前往美国旧金山。旧金山时间7月6日11时28分,OZ214在降落时发生意外。尾部撞击地面时的强大冲击力将刘易芃的同学叶梦圆和王琳佳甩出机舱,两人当场遇难。
 
  7月13日,江山中学游学团师生搭乘中国国际航空CA986航班踏上了回家的路。在美国陪同处理善后的叶梦圆的堂姐发了一条微博,“两位母亲,每日无法入眠。当看到其他孩子准备回国时,她们再次抱头痛哭。看得我心都碎了。”她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目前家属还没有看到调查报告。
 
  学校与中介合作组织,带队老师免费
 
  这次游学,是江山中学与镇江博悦国际交流咨询服务公司(以下简称“博悦国际”)合作组织的,这样的合作已经持续了7年。
 
  2005年前后,教育部提出进一步扩大教育对外合作与交流。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江山中学决定加强国际交流,开拓学生的国际视野和提供国际理解教育。
 
  虞国平与江山的渊源即始于此,彼时他回国,朋友请他到江山做讲座,“讲讲在国外读书、教育方面的事情,得到信任。”由于与江山的人交往非常愉快,有了做国际交流的想法后,他主动和江山中学联系。
 
  2006年,江山中学与博悦国际正式合作,签署框架协议,协议中主要是关于合作意义等大方向的内容,“不涉及具体行程安排”。
 
  双方的合作一直持续至今,三年一续,其中2008年框架协议续约了一次,2009年因禽流感不允许出境中断了一年。最近的协议期是2011年12月9日至2014年12月8日。
 
  江山中学常务副校长郑利明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这7年中并没有发生过事故,“这么多年以来活动的效果都很好,学生家长都满意,所以才一直续约”。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江山中学采访到的大多数学生都知道这个活动。“只有高一升高二的这个暑假才有这么一次夏令营”,在张美(化名)即将升入的高三班上,就有两名同学去年参加了这个活动。
 
  “学校发了传单,然后我们带回家给家长看,家长同意了就可以报名,学校和家长签协议,然后再告诉我们一些注意事项”,2012年参加了游学的刘文(化名)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2012年的那次游学,是江山中学有史以来参团学生人数最多的一次,有56名学生和6名带队英语教师。此外,博悦国际负责人虞国平及另一名工作人员也跟团。参团的刘文说,带队的英语老师主要是“保证学生安全,让我们统一集合,还有介绍景点等等”。
 
  游学团的航空公司同样是韩亚航空,在首尔转机,经旧金山,最后到达洛杉矶的大学城附近。夏令营的团费是28800元,博悦国际提交给美国驻上海领事馆的签证申请材料显示,项目中学生所付费用包括学费、机票、医疗保险和住宿。
 
  项目由加州州立大学北岭分校提供邀请函,包括英文课程、美国文化活动和短途旅行,自2012年7月5日起,为期两周。
 
  英文课程和讲座、住宿和短途旅行由加州州立大学北岭分校委托当地的信用教育中心(Extra Credit Educational Center)提供。刘文和其他同学、老师们一起被安排在该中心的宿舍里,“本来说是寄宿在当地人家里,后来说人太多了,一间间找起来太麻烦,所以安排了两人一间的宿舍”。
 
  夏令营主要是见识游玩,“上午上课,下午参观,晚上休息。上课就是简单讲讲,挺好玩的,我们去了洛杉矶的景点,参观了学校、公园”,刘文说去年去的同学都“蛮满意的”。
 
  2013年江山中学英语与文化夏令营的报名是从2013年3月1日开始的,每个班的英语老师将宣传单发给学生。费用为29300元,含签证费。
 
  此次参团的张亚(化名)回忆,在上学期半期考之前,英语老师在班上通知了夏令营的事情,并给每位同学发了一张两页A4纸大小的宣传单,“介绍了夏令营的价格、行程等内容,大概是几天旧金山、几天洛杉矶,景点包括斯坦福大学、迪士尼乐园等等,住宿是民居。”他说,当时家长对行程较为满意,很快就同意报名。
 
  这种游学模式中,高额的费用首先被拷问,学校的参与,让很多人联想,学校没准儿也从中分了一杯羹。
 
  “学校只是起到一个牵线搭桥的作用,我们组建了一个平台。”郑利明说,“协议是家长和中介签,费用也是直接交给中介,没有经过学校这一关。”
 
  “当时有好多家公司主动联系,给了很多不同的活动方案,经过仔细比对,我们觉得虞国平不是一个完全看利益的商人,他想做教育,多年在美国持有绿卡,报的费用、行程都是比较合理的,所以选了他的公司。”郑利明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目前,有一个猜测已经被证实,江山中学游学团的带队老师是不需要缴纳任何费用的。
 
  据郑利明介绍,由博悦国际聘请学校熟悉学生的英语老师带团,“主要是为老师支付机票和住宿,没有报酬。因为英语老师、班上老师最了解学生的情况,他们考虑到这是对学生最好的管理办法,所以选择聘用老师。”“学校和中介没有任何利益牵扯,经得起考验。”
 
  另根据该中学一位英语老师的说法,每个英语老师只能去一次。
 
  关于为何聘请江山中学的老师带队,虞国平说:“一是因为我了解他们,我认识他们很多年;二是因为学生、老师相互有所感知,尤其在不同环境之下,沟通啊,安全啊,可以更好地照顾。”
 
  “我们的游学项目,国内和国外的主体都是学校,是百分之一百在学校里面做的。”虞国平补充道。
 
  江山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同样表示,学校老师接受中介的委托带队,一般的游学基本上都是这样处理。“除了这种方法外也没有更好的方法,以学校的财力和财政对教育的补贴是没办法帮老师付钱出去的。”
 
  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中介
 
  空难发生后,夏令营的规范问题被特别指出后,浙江省教育厅外事处处长、省教育国际交流协会秘书长舒培冬很快表明态度。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工商注册的登记资料和经营范围来看,承办此次夏令营的“镇江博悦国际交流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从事项目为“教育咨询、培训”等,明显不具备承接夏令营等出国游学活动的资质。
 
  在江山中学校长办公室,郑利明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出示了学校与博悦国际所签署的框架协议及证明承办方资质的相关资料。其中包括博悦国际的工商登记资料,美国地接旅行社天益游和纳美的登记资料与年检报告等。
 
  目前仍身处旧金山的虞国平在电话专访中这样回复中国青年报记者:“资质方面,我深信不疑,我们不仅没有问题,而且很有资质……不管是市里面的文件,还是我们实际的能力、运营、做法,或者我们参与中国这个行业的建设、开发和发展等等,我们不做,谁做?旅游公司有这个资质吗?”
 
  “我们这样的人开发了这个领域,成长了这个市场,也适应了中国的教育尤其是课外教育、学生成长的需要。”虞国平说。
 
  “无论从专业、价钱和做法上,我们是问心无愧的。我们是做事情的人。我本身是读工科,在美国学的是文科,工商管理。不管是加拿大、美国还是上海、浙江、江苏,都能够从零做起,做起来,靠的就是这种投入,真正的对事情的投入,而不是歪门邪道。”
 
  他随后补充道:“我们(注册)的名目就是做国际交流,做的事情也就是国际交流,在这个意义上讲,这就是最好的资质。”
 
  2012年4月27日,教育部、外交部、公安部、国家旅游局四家联合发布了《关于进步加强对中小学生出国参加夏(冬)令营等有关活动管理的通知》。
 
  该文件规定,主办单位要全面做好组织工作,不得以营利为目的;要认真审查合作的境内外组团机构的资质,签署合作协议,细化活动安排,并指派专人随团负责团组工作;要与学生家长签定委托协议书,明确各方的权利义务,细化安全保障和保险理赔等涉及学生切身利益的事宜;承接出国夏(冬)令营等活动的旅行社应当具备国家旅游局许可经营出境旅游业务的资质。
 
  对此,虞国平给出了自己的观点,“每个人都在讲资质,连根本不相干行业的人都在讲资质。首先的问题是你有没有资质。但浙江省教育厅或者江苏省教育厅,他们不知道什么叫资质。”
 
  “因为中国根本没有资质。从空而降一个资质,四部委的东西只是指导性的文件,没有向省教育厅报备所以没有资质?但是文件是一层一层通过地区、通过县市教育局下发的,我们向县教育局报备了。但教育厅说没跟我们报备,不算!”说到这里,虞国平有些激动,提高了音量。
 
  如果说,组织者的资质、报价是否虚高或游学最终的效果等,都不是报名学生和家长最在意的话,此次空难凸现出的安全管理漏洞,则是游学乱相反思中最不可绕过的。
 
  记者在江山市机关效能110对话平台上看到了一份投诉到江山市纪委、名为“江中组织学生美国夏令营有问题”的信件,其署名为“江山学生家长”,发布时间为2012年4月12日。
 
  投诉指出:“作为由校方组织的活动,迄今为止,我们一是没看到过一份由校方出具的、包括参加夏令营活动学生的条件、参加学生家长必须提供的有效证件、夏令营活动的主题、活动内容、活动时间安排、活动负责人、带营老师、费用组成等内容的、由校方加盖公章的规范性活动简章”;“二是没听到过校方关于与学生家长签订夏令营活动期间学生的活动安全全程监护责任书的承诺与文本。”
 
  该投诉还提到,“整个活动颇象秘密偷渡。我们有理由认为,这是校方在玩躲猫猫法,即为推卸外出安全责任打伏笔”。
 
  江山中学于4月17日作出回复,称博悦国际为美国加州州立大学中国代表机构,“针对该家长提出的’安全全程监护责任书’一条,博悦国际要为每个学生购买旅行医疗保险和旅行安全保险。学校已与博悦国际交涉,希望对方再与相关家长签定’安全协议’,此事正在商议中。”
 
  记者在专访虞国平时向他询问过这个投诉是如何解决的,虞国平称对投诉并不知情,因为没人告诉他有投诉,“有可能有投诉,因为后来安全条款确实提出来了。”
 
  江山中学的回复中还强调,“本次夏令营活动是家长、学生的自愿行为,学校从没有强迫家长或学生参加该活动,如家长或学生因自身原因不愿参加本次活动,可以选择退出。”
 
  在中国青年报记者就此咨询教育局的意见时,郑利明出示了校方提交给教育局的活动请示报告、安全预案、报备以及相关的突发事件紧急预案,教育局作出关于开展活动的意见批复后,夏令营活动才展开。“这个投诉是我们处理的,投诉确实帮助我们完善了工作”,郑利明说。
 
  最终,《夏令营服务协议》中细化了“安全保障措施”的整个环节。
 
  夏令营服务协议》是整个游学项目中家长和中介签的一份正式协议。合同的甲方是赴美学生的家长,乙方为博悦国际。
 
  根据中国青年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夏令营服务协议》,“安全保障措施”一栏包括三点,“安全意识的宣传”;“管理、监督”以及“乙方将以其名义为夏令营参加人员购买相应的医疗和安全保障,并结合团队情况进行相应的支配和安排。相关的标准不低于市场同类服务。”
 
  此外,协议第六条规定,“甲乙双方的不可抗力免责条款参照同类行业常规惯例进行。”
 
  对于此次空难将怎么处理退款和理赔,虞国平说会跟学校联系,“我回到国内以后首先会从这方面展开工作。我会到江山,接触市政府,到底怎么安排目前还不知道,但我答应过一定会去,就这些问题进行沟通和讨论。”
 
  层层转包
 
  目前,不少质疑指向参加江山中学此次为期近半个月的夏令营费用,认为太高。
 
  据了解,江山中学师生在旧金山的三天两晚行程都由一家名叫天益游集团的地接旅行社安排。该旅行社总裁郭朝音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江山中学赴美暑期游学团是一家名为“纳美”的旅行社转来的团体订单。
 
  对此,虞国平称与纳美的合作主要是从旧金山去往洛杉矶的行程考虑,“因为我们先到旧金山,买不到去洛杉矶的机票。我们只不过是用它负责从旧金山到洛杉矶这段的旅行。它有资质。我不能把详情讨论太多,因为涉及商业机密,可能引起官司。”
 
  “纳美是不重要的,这是一个安排,有专业的公司我放心,这是多一个保障,我愿意多付一点钱。有任何人说不能有不同规则、不同的组合吗?”虞国平反问道,“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一个有机的组合。”
 
  郭朝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一开始并不知道该中学35人是一个游学团,在接待上给予普通游客同样的旅游安排,没有特殊区别。该中学35人按计划乘坐55人座的大巴,和另外20名散客一起在旧金山旅游,每人三天两晚的费用是120美元,包括住宿、交通及景点门票费用。算上餐费和小费,在旧金山三天该游学团人均花费约200美元。
 
  对此,虞国平说,他讲的都是假的,他打电话向我道歉了。
 
  江山市教育局此前声称该游学团计划前往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斯坦福大学等名校,与美国学生结对开展活动。但据天益游透露,在斯坦福和硅谷的考察基本上与普通游客一样,只在门口拍照留念,没有交流活动。
 
  中国青年报记者查询了纳美和天益游的官方网站,网站显示美国西部为期10~15天以上的报团价格,通常在1000美元(约人民币6000元)左右,参观景点包括斯坦福大学、黄石公园等地。工作人员介绍说,该价格不包括往返机票,仅为住宿、部分门票的费用。同时,这是“散客团”的价格,参团者并不来自同一个单位。
 
  与散客团对应的是独立团,即参团者都由某个单位的人员构成。江山中学的35人夏令营显然属此类。由于独立团的参团者往往偏少,且多需另行设计行程,价格往往更高。“按照经验,可能会比散客团高30%~40%,但不保证一定如此。”7月13日,纳美旅行社工作人员张铭向中国青年报记者推算。另一名工作人员则称,如果参团人数过少,某部分的费用甚至可能会比散客团贵两三倍。
 
  那么,这两家与江山中学夏令营存在联系的旅行社,是否有资源邀请美国名校教授、学生前来交流?记者以中国某教育公司的名义向上述旅行社咨询,得到的答复是:“难以联系到教授、学生见面交流”、“只是进校园参观,通常是两三个小时”。
 
  张铭则表示,纳美旅行社此前曾和纽约一所私立大学有过接触。“如果活动计划在东部举行,这所大学可供‘交流’,纽约及其周边的名校可供‘参观’。如果时间宽裕,还能够加进尼亚加拉大瀑布等景点。”
 
  张铭特别提及,如需要,行程中可以设计在某私立大学校内住宿2天,同时争取约一些师生交流。
 
  不过,大学之外的住宿通常位于半郊区或近市区,以纽约为例,下榻的宾馆可能距曼哈顿35分钟车程。上述旅行社多名工作人员还称,他们一般不提供Home Stay(寄宿)的服务。
 
  有媒体报道,天益游集团负责6日在旧金山机场接机,随后带团至洛杉矶,参加西谷基督学校的夏令营活动。西谷基督教学校南加州西谷基督学校的负责人斯瓦雷斯(Derek Swales)表示,他的学校只为这个夏令营提供教室设施,而教师、学习内容、联系寄宿家庭、游览计划等,均由中国的留学中介公司负责。学校只收取每个中国学生每天4美元的费用,用来缴纳水电和教室的费用。
 
  Derek Swales在回复中国青年报记者的邮件中表示不能提供费用方面的细节,“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成本没有公开。我知道这个夏令营活动有多方参与,我确信他们是做了很多功课才找到我们。我们是服务夏令营的安全的好地方,承办过很多儿童活动。我不能公开讨论经费问题。”
 
  根据协议,费用包含:夏令营活动中的签证费用、学校申请费;在美国的食宿费、每天集体组织的上学、外出、旅游活动的交通费用。在美国的旅游及文艺活动和设施租赁费用;在美国的医疗和安全保险费用;夏令营活动中国内往返浦东国际机场的费用;机场建设费以及双方约定的其他费用等。
 
  “我们的行程里面,比如说上课,有和美国学生的互动,体育项目比如棒球赛,美国社会的交流和文化体验,还有一些我们感兴趣的,像环球影城、迪士尼等一些洛杉矶地区的相关景点,或文化性的内容,不是一个纯粹的旅游。”虞国平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解释。
 
  虞国平说,“如果按照学生来算成本,会得出一个数据。但也要去掉我到旧金山的机票,当地的美方接待,以及项目前期工作的花费。这次他们7月6日来,我提前一个礼拜就来了。这都需要钱。”
 
  针对媒体指出中介选择韩亚航空是因为票价便宜这一说法,虞国平予以否认。他表示,联合航空、韩亚航空、中国国航,他们都曾经坐过,选择哪家航空公司是由飞机票能不能买到决定的。
 
  他说,暑假非常不好买飞机票,今年4月以后就没有团票可买了,而这次是4月才报名。“韩亚航空公司给我们飞机票,我们买,是很正常的事情。从成本这个角度也符合我们项目。有没有票是最关键的。”
 
  谈到这次事故的责任,虞国平说,“我问心无愧,我们是正常的、常规的做法。这只是一个偶然性的事故。”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