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手机软件叫车须按电召收费 每次叫车5至6元

2013年07月02日来源:新京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6月9日晚,工作人员在调出租车上拆下来的计价器。6月10日零点开始,北京出租车调价。

  6月17日,中关村,一位市民在招手打车。

    手机软件叫车须按电召收费

    叫车软件全部绑定电召平台,每次叫车5至6元;北京将推出“官方手机叫车软件”

  昨天起,“手机叫车”软件全部纳入北京市统一电召平台管理,手机叫车变相加价行为将被叫停。每个手机叫车软件都要绑定一个电召平台,乘客用手机叫车,也将按照北京市电召服务收费标准支付费用,即时叫车每单5元、预约叫车6元。

  《北京市出租汽车手机电召服务管理实施细则》(下称《细则》)昨天试行。《细则》明确了手机电召服务商纳入全市统一电召平台、在出租汽车行业开展手机电召服务的准入和退出条件。

  叫车软件不与电召合作将被叫停

  去年初开始,手机叫车软件如雨后春笋般涌入市场,据不完全统计,北京市场上已成规模的叫车软件有12种,此次统一纳入电召平台的大约有8种左右。

  《细则》明确,手机电召服务运营商应用软件须经北京市出租汽车行业主管部门备案,获得授权许可,接入行业统一电召服务平台。

  目前,北京市场有4个官方认可的叫车电话,96106、96103、96109、96033,由不同公司运营。其中,96106为北京市出租调度平台,可统一调度全市出租车。叫车软件将分别与这些电召平台合作,共享出租车资源和叫车资源。“能不能跟电召合作,成为手机软件公司继续在市场上活下去的第一道门槛。”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主管部门召集电召软件公司负责人开会时,强调了这点。

  据其介绍,手机叫车软件与电召平台合作后,乘客使用任何一种叫车方式,信息都将在一个平台上共享。

  叫车软件执行统一电召收费标准

  另外一个重要变化,是取消了手机叫车软件“小费”功能。《细则》要求,手机电召服务费用不得违反北京市出租汽车电召服务收费标准,否则将不能继续在北京开展电召服务。按照现行标准,提前4小时以上预约收费6元,4小时以内预约每次5元。也就是说,手机叫车软件今后也将严格执行这个标准。目前,手机叫车软件并没有向乘客按次收取叫车费用,部分软件有“小费”功能,乘客可以自愿支付额外的费用给司机。

  《细则》明确,北京市出租汽车行业主管部门将对手机电召服务运营商统一管理,对电召服务质量低劣、违反行业统一联合电召规则等行为进行监督处理。

  目前,统一平台正在进行技术对接,对接和测试工作完成后,将陆续向社会推出统一电召服务平台手机叫车软件。

  将推信用评价体系防“爽约”现象

  针对司机、乘客电召后“爽约”的现象,今后电召软件供应商还将推出针对司机、乘客的信用评价体系。

  目前,96106打车正在计划设计一套乘客匹配系统,即司机拉完一单活,可以为其匹配一个就近的返程活;摇摇召车则设置了先行赔付机制,司机或乘客违约,软件供应商会支付10元的违约金;嘀嘀打车在刚刚发布的新版中,乘客可以对每一单交易从诚信、态度、卫生3个维度进行评价。如果乘客爽约,司机也可以投诉。

  追访

  防黑车下载 “96106打车”实行备案制

  在上个月有风声说交通主管部门要收编叫车软件之初,有一款手机叫车软件悄悄在APP软件列表上架。这款名为“96106打车”的软件,由于其有96106北京市出租车统一调度平台的名号,而被称作首个被官方承认的叫车软件。

  96106打车软件前身,其实是最早在国内开发叫车软件的“易达叫车”,据其负责人介绍,早在今年初,软件就开始与官方接触,并于今年4月份完成了与北京市出租车统一调度平台的合作。目前,软件的运作模式已达到交通主管部门的要求。软件和调度平台合作后,所覆盖的出租车达到3万辆,占全市的一半。

  该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新版上线的APP,从界面上看,就与旧版有很大区别。以前没有的叫车费用,现在已经新增进去,乘客叫车可以按照不同的预约时间选择5元或者6元。通过这样规范,可以防范乘客自行给司机“小费”、黑车等问题。这是比较大的变动。

  为防止“黑车”下载客户端运营,96106打车已经实行备案制,软件的司机端并不是向所有人开放,如果公司想给司机装配这个软件,需要他们到现场为司机下载,每个司机都有唯一的运营证号,便于日后的服务监督和管理。

  司机观点

  赞成手机叫车自愿支付小费

  的哥司机王师傅的电召工具很多,左前窗挂着pad,腿上放着一部手机,仪表台上还架着一部手机。王师傅说,这三个家伙事分别装了三个APP叫车软件,他设置了不同声音,便于区分。

  上个月,因为在线时间长,他月底还到摇摇召车公司领了一桶食用油和一袋大米。王师傅说,他还不算最牛的司机,还有五星级司机,除了粮油还能拿到500元购物卡。这些都是促使司机使用打车软件的福利。自从用了打车软件,空驶率下降了。以前一天要跑近300公里,这里可能有三分之一的路程是空放。现在,他每天基本跑200公里,就能把赚钱指标完成。

  “人家有急事愿意出这个钱,没必要管。”王师傅说,以前的叫车软件直接从手机里说“加价**元从哪到哪”,后来运管不让这么说了,改成了“有乘客愿意付小费**元,从哪到哪。”听起来好听,但换汤不换药,王师傅说。

  专家观点

  政府监管避免过度干预市场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律师赵占领认为,《北京市出租汽车电召服务管理试行办法》其中的备案制度实际上是变相的行政许可,交通主管部门在没有法律法规的情况下是无权设行政许可的。政府有没有足够的理由叫停打车软件,就从准入门槛和管理条件上做文章,使手机叫车软件这个行业成为半行政化、半市场化的状态,不利于这个行业的发展。

  赵占领认为,政府干预过度,会造成手机打车软件行业发展的障碍,有关部门在统一监管时要避免这类问题发生。

  相关新闻

  首家出租车公司“私涨份”被查

  九尚出租车公司因私涨650元承包金被勒令整改

  新京报讯 市交通委消息,针对近期媒体报道个别出租汽车企业变相上调承包金的情况,北京市交通委运输局昨日称,已对九尚出租汽车公司上调承包金的行为进行处罚。这是北京开出的首张出租车公司私涨“份钱”罚单。

  对此,运输局要求九尚公司立即进行限期整改,由所在辖区运管部门,对该公司下发《整改通知书》,并停办所有运营手续的处理。目前,交通运输部门正在对出租汽车驾驶员反映的其余企业的有关问题进一步调查、核实。

  经调查,九尚公司共有运营车辆65辆。2013年4月更新13辆运营车时,公司在与驾驶员协商后,上调了约650元费用,由单班车驾驶员承担。

  针对上述情况,市交通委运输局要求九尚公司立即限期整改,所在辖区运管部门对其下发了《整改通知书》,并停办所有运营手续的处理。

  该企业负责人表示,将立即按照行业标准对更新车辆承包金重新核算,下调超过部分。并吸取教训,认真整改,同时对公司主要负责人扣除半年奖金。

  6月28日,九尚公司已整改,将这些单班车的承包金重新按行业要求核算,同时返还了多收驾驶员的费用。

  调查

  出租车提价 高峰期“招手客”减少

  据新华网报道 经过20天的调价过渡期,从7月1日开始,北京市6.66万辆出租汽车都将完成调表,执行新价格。多日来记者探访发现,价格因素正在改变乘客打车习惯,高峰期打车难度有所下降。

  同时,运营成本变相上升、打车软件加价等“搭便车”现象对调价多赢效果威胁不小。

  价格改变乘客打车习惯

  根据市交通委的要求,新的租价从6月10日开始实施,7月1日起,北京所有出租汽车完成调表,将按照新价格执行并全部使用新发票。

  “原先还有乘客挑车,但从7月份开始所有出租车就都完成调价了。”石化出租车公司的张师傅认为,这些天他与同行感受最深的是,调价后在早晚高峰打车的人少了。

  6月28日晚高峰,西单地区,路上空驶出租车明显增加,乘客拦车的成功率较调价前增加不少。银建出租车公司司机王永志说,实际上平常时段出租车一直都不难打,主要是早晚高峰时间打车人多车少。“你看现在晚高峰,路上空车比比皆是。”

  东二环到东三环之间办公区与商业区密集,原来在早晚高峰期乘客都要抢着打车,但调价后,写字楼和购物中心附近排队打车的白领明显减少。预期中对价格调整不太敏感的乘客群体选择减少打车,价格因素带动打车习惯的变化,对缓解供求关系,缓解高峰期打车难有着不小的影响。

  首汽出租车公司的一位的哥说,原来很多人愿意在购物后花个起步价打车去地铁站,现在很多人宁愿自己走上15分钟。

  成本变相上升影响司机积极性

  尽管高峰期打车难度下降,但早高峰时段内“趴活”的司机依然不少,出租车司机在高峰期出车率仍有提高空间。多位出租车司机反映,出租车公司在维修保养成本上有变相提价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压缩了司机的增收利益,影响了积极性。

  6月27日早上7点多,上百辆出租车停在德胜门桥下,司机有的休息,有的吃早饭,有的在车内睡觉。

  首汽出租车公司的王昊师傅说,现在调价了,但是堵车时还是担心等待时间的费用甚至还没有油钱高,所以不少司机选择高峰时段不出车。

  不少司机表示,公司上调出租车维修保养费用,司机营运成本变相上升。

  “调完价做保养马上就涨价了,原来做保养110元,现在是190元,原来‘二保’是240元,现在是390元。”司机孙师傅说。

  此前北京市交通委曾表态,将加大检查力度,坚决打击出租车公司借机提高和变相提高承包金标准的行为,确保调价收益全归驾驶员。但不少司机担心,出租车公司的份子钱要与司机的工作合同挂钩,未来签新合同时公司可能会做手脚。一些变相涨价行为如何界定,也需要更细致的监管规定来约束。

  【提醒】

  扬招站位置上网可查询

  为了方便市民掌握全市出租汽车扬招站分布情况,7月上旬起,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将陆续在网站(www.bjjtw.gov.cn)更新出租汽车扬招站信息并提供查询服务,市民可通过电子地图查询每个扬招站的位置、类型、停车位数量、编号等信息。截至6月30日,北京已建成600处出租车扬招站,共设置出租车位1964个。

  叫车软件“活下去”要跨五道坎

  1

  绑定电召平台

  手机电召服务运营商应与出租汽车调度中心签署合作协议,接入行业统一电召服务平台,并完成手机软件的更新,合作协议文本在北京市出租汽车行业主管部门备案。

  2

  主管部门备案

  手机叫车软件要到出租车行业主管部门备案,获得授权。

  3

  须按电召收费

  手机叫车应用软件须取消加价叫车功能,涉及的电召服务收费,须符合北京市出租汽车电召服务收费标准。

  4

  要有服务评价

  手机电召服务运营商应用软件的功能应具备电召服务的订单录入、查询、取消、完成确认及驾驶员服务质量评价等功能。

  5

  需要统一命名

  软件名称应保持与行业统一电召服务平台名称的相对一致性,在“96106”后可冠以“××”手机电召服务运营商的名号。

  北京没有像深圳那样叫停,这证明有关部门还是顾及市场反应,但这种联合的方式并不是叫车软件开发和使用的初衷。叫车软件应是纯市场化的运作,利用海量的网络信息来达到资源的最佳匹配,而政府部门对这种资源的变相垄断,则会造成平台没有差异,无竞争性。另外,强行要求手机叫车软件加入电召收费中,一定会有一部分乘客流失。

  ——一位叫车软件公司负责人

  会有一批乘客被这条规定从线上打车赶到线下来,其实又没有达到政府的初衷。如果后续出台针对出租司机每天接单量的考核,还会对司机不利。

  ——另一位叫车软件公司负责人(新京报记者 郭超 浦峰)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