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NFC技术与交通联姻 北京今起可刷手机乘公交

2013年07月22日来源: 人民日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挤上公交,才发现找不到一卡通,手忙脚乱地把包翻得底朝天——在北京乘公交马上就可以摆脱这样的烦恼了,只需将手机往刷卡机上一贴,就可以像公交卡一样扣费、乘车。

  19日,中国移动北京公司与北京市市政交通一卡通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联合发布“移动NFC手机一卡通”应用。22日,北京移动金融街、东中街、西单、王府井等37家直属营业厅将开始受理更换NFC-SIM卡业务。

  从22日起,只要持有支持NFC功能的手机,并安装NFC一卡通专用SIM卡,在北京就可以通过刷手机完成公交、地铁刷卡和超市餐饮等小额支付。

  合二为一

  手机SIM卡内置公交卡,没电关机仍可使用

  据了解,更换手机一卡通无需换号,费用仅为20元。19日,记者进行了实地体验,在北京地铁一号线、二号线等已经可以使用NFC手机一卡通,与传统一卡通同样顺畅。

  不过,手机卡和一卡通虽然“合二为一”,却仍然分属两个账户。因此,NFC手机一卡通还不支持直接扣话费刷卡,而手机欠费也不会影响一卡通的使用。

  除了原公交一卡通充值点之外,这种新型的“手机公交卡”还能够实现“空中充值”。只要下载“中国移动手机钱包”客户端,用户就可以在手机上注册市政一卡通的后台账户,并通过银联向账户中充值。一旦余额不足,用户可以点击“圈存”选项,从一卡通注册账户中圈上几十元放入刷卡账户。此外,用户还能在手机上实时查询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账户余额和消费明细。

  而一些本身具有NFC功能、但未列入北京移动NFC手机一卡通支持机型的手机,目前也可以用手机刷卡,但无法使用手机客户端进行充值、查询。

  以前的一卡通是不记名的,丢失后无法补办,也无法冻结或找回卡上的余额。这一点,NFC手机一卡通也无法避免。一旦手机丢失,注册账户中的钱还能找回,但已经圈存进刷卡账户里的钱就只能说“再见”了。

  很多人担心,万一手机没电,岂不是没法刷卡?专家解释说,这种疑虑大可不必,即使用户将手机用到自动关机,还是可以再用这个手机刷卡好几十次。“NFC功能对电量的要求非常低。手机没电自动关机后,电池里残留的一点点余电就能保持NFC正常工作。”

  技术支撑

  NFC手机用于公交支付属首次,未来应用前景广阔

  其实,刷手机乘公交车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几年前,上海、深圳、西安等多个城市已实现。不过,通过NFC手机来实现公交刷卡,在国内还是第一次。

  据介绍,上一代手机刷公交采用的是SIMPass技术,即在原来的SIM卡上增加外置感应天线,具有非接触和接触式的双界面卡。接触式界面可以实现SIM应用,完成手机卡的通信功能;非接触式界面可以支持各种非接触应用。手机与刷卡机之间的感应就是通过这个装置来完成的。

  但这一技术存在诸多缺陷。不能开启后盖的手机无法享受这一业务。如果手机是金属外壳,会对刷卡造成干扰,需要将塑料天线放到手机外面,再套上手机壳,才可以使用。如需调整电池等装置,要确保黑色纸片的一卡通不将手机电池完全覆盖,否则还会影响手机的正常使用。此外,还需尽量使用线充,减少插拔,以防止一卡通损坏。

  NFC手机的出现是一种改进。“NFC是近场通信,又称近距离无线通信,是一种短距离的高频无线通信技术,允许电子设备之间进行非接触式点对点数据传输交换数据。”有专家解释说,由于NFC安全性较高,因此这一技术被认为在手机支付等领域具有很大的应用前景。

  在台北市的一家酒店,房客在入住期间可向酒店方申请免费使用的NFC手机,该手机可取代传统房卡进出饭店门禁系统,外出时还可以代替悠游卡(公交卡)搭乘大众交通工具或在便利商店内小额消费。2012年,在瑞典、伦敦的几家酒店也曾进行过相同的探索。

  不过,由于NFC手机普及率还比较低,北京移动此次推出的经过认证的NFC手机只有6款,包括三星I9308(S3)、三星I9508(S4)、HTC New One(802t)、中兴U807N、华为T8950N、小米2A等机型。预计到9月底,上市的NFC手机将增长到20款左右,覆盖三星、HTC、索尼、联想等多个国内外品牌。

  蛋糕还小

  “刷手机”在全国技术各异,机型受限、充值不便等制约推广

  手机与公交卡的结合,给人们带来了较大的便捷,为何过去几年一直“火”不起来?除了SIMPass技术的缺陷之外,门槛较高、便捷性不够是主因。

  以西安为例,想要实现用手机刷公交,首先必须为电信用户,其次要使用天翼手机,这就大大限制了推广范围,直接导致市场蛋糕变小。据悉,西安的手机刷公交服务已经推出两年,许多市民却并不知道这一功能。

  “不知道可以刷手机乘公交,也没有见人使用过。”在西安铁一局医院公交站台,市民林伟表示,“如果将来手机刷卡能够覆盖更多的生活日常服务,并且面向所有通讯服务商,成为真正的‘一卡通’,那我和我家人也会考虑。”不过,他也认为,“手机是年轻人玩的,上了年纪的人出门坐个车,又不会用手机,对他们来说公交卡还是必需的。”K208路公交司机杨师傅也表示,“一般一天用手机刷卡的乘客都在个位数,并不多。”

  充值不够便捷也是硬伤。在石家庄,市民只能在指定的12家营业厅为手机一卡通充值,而普通公交卡的充值点则要多得多,充值的不便使刷卡的便利几乎被抵消。

  而使用手机一卡通可能带来的额外费用,也成为阻拦人们办理该业务的门槛。据了解,在西安,手机一卡通曾向用户收取每月5元的功能费,实行一段时间后才取消;而在石家庄,用户更需一次性缴纳70元的使用费,或预存150元的话费。

  不过,对于北京市民来说,目前最大的局限还是在于NFC手机的稀少。大多数人都不会为了少带一张一卡通而专门更换手机,能享受这一服务的人恐怕还是极少数。

  (综合本报记者姜峰、杨柳、周飞亚和人民网记者赵超报道)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