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大庆警方赴河北运被盗原油引警民对峙2个月

2013年07月22日来源:京华时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原标题[偷油大案引发两地警民对峙]

  7月11日,多人堵住位于沧州市南大港产业园区内的海通石油产品有限公司的大门,与大门内的大庆警方对峙。 京华时报记者张剑摄

  4月28日,黑龙江省大庆市公安局破获一起原油被盗案。河北省沧州市南大港产业园区的两家企业,涉嫌收购被盗原油,相关人员被抓。当大庆警方准备将查扣的油品运回时,一些嫌疑人的亲属堵在两家涉案公司门口,阻止警方,称要运走的油品并非全是涉案的“赃油”。此外,一些人还质疑大庆警方在抓捕中存在严重不当,以及抓捕过多无辜人员的问题。

  尽管公安部曾介入协调,但从5月9日至今,堵门事件一直未解决,仍处于对峙局面。

  案情偷油大案引发警民对峙

  直到昨天,沧州市南大港产业园区内的海通石油产品有限公司(简称海通公司)和富康燃料有限公司(简称富康公司)门前,依然有数十名群众堵在门口。他们有的坐在帐篷内,有的坐在车内。而在两家公司院内,则是来自黑龙江省大庆市的数十名公安民警。

  每当大庆警方要拉走公司内的相关油品时,这些群众便会堵在公司门前,这种局面已持续两个多月。

  堵门的群众称,他们的家人被大庆警方抓走,原因是牵涉一起涉及2万余吨被盗原油的大案。被抓走的人中有些只是普通打工人员,并不清楚盗窃原油的事,更不应该被抓走。

  大庆警方通报案情称,2012年年底,警方获得线索,辽宁省北镇市(隶属于锦州市)柳家乡卢家村一处收购点非法收购大庆油田被盗原油,脱水后销赃至河北省沧州市。大庆警方经过数月侦查,掌握了该涉油网络的人员结构、运油路线及活动规律,查明以尚德营为首的收油团伙在辽宁省北镇市柳家乡卢家村设立收油点,长期非法收购大庆市大同区李殿林、肇州县“单五”等人在大庆油田盗窃、收购的原油,后通过孙学真将所收原油销赃至沧州市迟洪海经营的海通公司和王金山经营的富康公司。今年4月28日,大庆警方出动近300人,在黑龙江、吉林、辽宁、河北四省同时行动,控制了93人。经排查,对涉嫌盗窃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的63名嫌疑人采取了强制措施。其中,在河北沧州的行动中,刑事拘留23人,取保候审16人。在海通公司查扣储油罐24个、各类油品万余吨、化验设备1套、罐车9台。在富康公司查扣储油罐34个、炼油设备1套、各类油品3000余吨、罐车5台。

  争议 被扣油品是否全是赃物

  案发后,大庆警方对海通、富康两公司院内被查扣的油品进行了取样。经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大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色谱分析,海通公司被扣油品中,有7000余吨原油结构组分与大庆原油组分一致,1000余吨原油与大庆原油组分不一致,1000余吨成品油为柴油。富康公司被扣油品中,1000余吨原油结构组分与大庆原油组分一致,1000余吨原油与大庆原油组分不一致,1000余吨成品油为柴油。

  经过审讯,迟洪海供述,自2011年11月至今年4月28日,通过孙学真等人非法收购大庆原油及其他油田被盗原油2万余吨。而王金山供述,自2012年9月至今年4月23日,通过孙学真等人非法收购大庆原油及其他油田被盗原油2000余吨。

  大庆警方认为,海通、富康两公司院内被扣油品均系非法,应依法将被盗原油返还被盗单位,考虑到原油运输回大庆油田的实际困难,经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批准,决定将这两个公司院内的原油交大港油田第二采油厂代为回收。

  对于海通、富康公司院内的油品问题,两家公司负责人的家人则给出另一种说法。7月11日,迟洪海、王金山的几名亲属称,两家公司均为合法企业,在大庆警方采取行动时,公司院内的油品多为成品油以及一些渣油、重油。这些油有的来自一些油田的废弃油井,有的则是按照市场价收购的相关油品,不存在来自大庆的被盗原油。

  据悉,最终被押送至大庆的23人中,除海通、富康两公司负责人,财务人员外,其他多数为从事装卸、灌装等工作的工人。在案件破获后,大庆警方坚持要将海通、富康两公司院内的相关油品运走。

  今年5月9日上午,大庆警方开始回收被盗原油时,遭到当地群众的阻拦。从当日开始,两个涉案公司门口均有人或车辆堵门,附近还搭起帐篷。对峙出现后,沧州警方派出警力到现场维护秩序。

  内部 两地警方互相指责对方

  对峙局面形成后,沧州及大庆警方对彼此的一些行为提出了意见。

  大庆警方认为,对峙局面出现后,沧州警方的处置工作开展不力,导致对峙局面一直无法得到化解,两家涉案公司院内的相关油品无法进行运输。大庆警方也着重提出,目前的局面反映出三个问题:第一,目前的对峙局面与各类侵害群众利益所引发的群体性事件不相同,是一起违法犯罪事件。参与者都是犯罪嫌疑人家属及其雇佣的人。第二,阻挠回收原油,当地公安机关应该进行处理。第三,大庆警方是依法处置被盗原油。

  河北及沧州警方则认为,在案件的办理中,河北省公安厅、沧州市公安局已经全力配合大庆警方开展工作。但大庆警方在案件办理过程中,在沟通协作方面考虑不周,办案存在一些瑕疵,存有引发当地群众强烈不满的隐患。

  记者获悉,5月17日,公安部就此事件召开协调会。公安部治安局、河北省公安厅、黑龙江省公安厅、沧州市公安局、大庆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出席会议。公安部治安局在协调会上提出,大庆警方在没有沧州警方配合的情况下,绝不能擅自行动。大庆警方在执法中不应携带枪支,特别是将枪支带入存有易燃易爆油罐的企业,要求大庆警方立即将枪支交由沧州警方代为保管。沧州警方必须保证大庆民警的人身安全,如因工作不力,造成大庆民警人身伤害,要严肃追责。

  公安部要求两地警方加强协作配合,加快办案进度,两地要因情制订工作方案,确保大庆被盗原油“回家”。对两家涉案公司通过其他渠道非法收购原油的来源和去向,由沧州警方负责继续追查深挖。工作中,大庆警方要注意工作纪律,不能对当地群众有怨气,带着情绪做工作。

  从大庆警方运油遇阻至今,已有两个多月的时间。沧州、大庆警方均表示,案件仍在进一步办理中。

  指责

  当事人:警方不让女会计如厕

  海通、富康两家公司的数十名工人曾被大庆警方控制,这些工人基本为周边几个村的农民。被控制的人员中,绝大多数被最终释放。很多曾被控制的人说,他们在“里面”待了30个小时。

  67岁的马景发精通电工,每当海通公司遇到电路维修等涉电工作时,才会把他叫来干活儿。7月13日,马景发告诉记者,4月28日下午,他正好在海通公司干活儿,突然来了近百名警察。马景发被喝令手抱头蹲在地上,随后被警察用腰带反绑双手。他说,警服上写着“大庆特警”。

  在被控制的30个小时内,由于年事已高,马景发向大庆警察提出,不能一直蹲着,想坐下来,但大庆警察只让他坐在地上,“明明有凳子,我这么大年纪了,就是不让我坐”。马景发等多名最终被释放的人表示,很多工友被大庆警察用枪指头按在地上。马景发等人说,最让人不能接受的是,海通公司女会计张春兰曾提出要上厕所,但被大庆警察多次拒绝。在实在憋不住的情况下,张春兰只能当众如厕。

  群众指责警方粗暴执法,让他们无法接受,这也是他们阻止大庆警方运油的重要原因之一。

  对于上述问题,黑龙江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副处长李利表示,黑龙江省公安厅调阅了大庆警方的相关案卷,未发现违法违规办案的问题。就当地群众反映的大庆警方执法粗暴等问题,已责成大庆市公安局督察部门到当地展开调查工作,至今未发现问题。

  律师:会见嫌犯曾被阻拦

  对峙局面还影响到律师会见。海通、富康两公司负责人迟洪海、王金山及相关人员被大庆警方带走后,其家人委托了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进行代理。律师前往大庆会见当事人。前期会见基本顺利,但在5月9日,大庆警方运油受阻后,律师会见当事人遇到了困难。

  多名律师介绍,他们接连去大庆三次,准备会见当事人,均被拒绝。

  大庆市公安局局长曹力伟在腾讯微博开设实名认证账号,对于禁止律师会见迟洪海等人的问题,曹力伟于5月28日回应称,“5月9日以后,由于你们阻碍原油返还,我下令调查并决定暂缓会见。你们阻碍原油返还的行为不停止,我就无法考虑你们请求会见的主张,总不能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据悉,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已于7月初在大庆得以会见当事人。

  今年1月1日,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正式实施。这次刑诉法修正案草案规定,律师在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就可以辩护人的身份介入案件。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刑法委员会主任、曾经深度参与该法修订,并且领衔起草了《刑事诉讼法》律师修改建议稿的田文昌律师表示,新的刑诉法都实施半年之久了,公安机关居然还能以这种理由来阻碍会见,这是明显的违法行为。(记者张剑)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