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上访妈妈"唐慧:绝不让女儿多见任何陌生人

2013年07月25日来源:中国新闻周刊编辑:吕瑾莹我有话说

  对于中国来说,这是一位普通农村女性以一己近乎偏执的复仇努力最终推动了司法进步的过程,但对于唐慧来说,这是一位母亲为爱女申张正义的过程。

  这是2013年7月15日9时15分。

  15分钟前,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一楼中审判庭迎来了27家新闻单位的51名记者,此外还有5名外国记者,并破例允许携带摄像机、照相机等设备,要为这个吸引全国媒体和公众关注的案子做一了结。

  “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法官说出这几个字时,全场瞬间安静了,只有几声相机的“咔嚓”声。坐在原告席上的唐慧低下了头,中分而后垂下的头发遮住了脸,没人能看到她的表情。

  “1、撤销永州市中级法院(2013)永中法行赔初字第1号行政赔偿判决。2、撤掉永州市劳动教养委员会永劳赔决字(2013)第一号行政赔偿决定;3、由永州市劳动教养委员会赔偿唐慧被限制人身自由9天的赔偿金1641.15元;4、由永州市劳教委向唐慧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元。”

  观众席上有人低声问:“这是算唐慧胜诉了?”

  没人回答。大家都在忙着打电话、发短信,争取第一时间向自己的媒体传递消息。

  对于中国来说,这是一位普通农村女性以一己之力推动司法进步的过程——起诉永州市劳动教养委员会,使其撤消了近一年前所做的劳动教养决定,并承认无端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需要付出代价。

  很难想象,一个毫无资源与人脉的普通农村女性,仅靠不断上访、申诉、以及当地官员认为的各种“胡闹”举动,竟然走了这么远。她无疑是中国众多上访者中最高调也最成功的一个。

  但对于唐慧来说,这仅仅是一位母亲为爱女申张正义的历程。7年前,唐慧11岁的女儿乐乐(化名)失踪,几个月后,在一个色情服务场所被找到。女儿哭诉了她在那里的遭遇……被迫卖淫、毒打以及轮奸。

  唐慧的历程就是这样开始的。七年间,这个案子的所有环节,几乎都是在她的推动下完成的:立案、查封、抓捕、一审、二审……8名公职人员受到处分或免职,直至唐慧自己也卷入其中,被劳教,被释放,紧接着提起上诉及国家赔偿。

  然而她说,她的全部生活都停滞在了七年前的那个国庆假期。

  一

  追寻法律的正义开始前,唐慧还不存在。湖南永州市零陵区富家桥镇,只有一个叫唐满云的人。

  她是家里六个孩子的老五,有两个姐姐、两个哥哥和一个弟弟。一家都靠父母种地为生。

  小学三年级时,妈妈突然对她说,家里决定让她放弃读书,回家照顾患有先天小儿麻痹的弟弟。那时姐姐们先后出嫁,哥哥们还在上学,父母忙于务农养活全家,实在无法分出精力,作为在家里最不受重视的老五,父母决定就此牺牲她的前途。

  这个决定让家里的其他孩子有些吃惊。她的大哥说:“满云是我们家最聪明乖巧的一个。”她唯一的爱好就是看书,还经常偷偷把哥哥的作业拿去,照着一遍遍抄。

  9岁的唐慧接受了这个决定,但她足足哭了一下午。“我当时一心觉得,自己以后都要成为一个没有学问的人,”她说,“我的人生都将是灰暗的。”

  这种心情没有影响她多久。她顺从地承担起全部家务,洗衣做饭,随时给身上沾满屎尿的弟弟换洗衣物。不过,她很快就下了决心,要努力走出这个小山村。17岁那年,她如愿以偿,先是去了长沙,后来又到了南方城市广州,成了一名打工妹。

  几个月后,她成了一家服装工厂缝纫生产线上最熟练的女工,每个月可以赚八九百块钱,在1990年,这是不少的收入。唐慧非常满足,“如果我能一直干下去,很快就可以攒下做小生意的成本。”工休时,她喜欢看琼瑶小说,小说里那些诗意语言和浪漫爱情令她着迷,善良的女主人公成了她的偶像。后来她描述女儿的经历时,也会用琼瑶式的腔调说,“我的心就像心被撕裂了一样。”

  但没过多久,母亲就打来电话,要她回家照顾病重的父亲。母亲刘和英的决定是经过权衡的,“在外面打工的孩子里,老五赚得最少,所以她回家最合适。”唐慧解释说,姐姐们虽然能赚到1000多块钱,但她们已经外出打工两三年了,而她还只是个新手。但她最终还是服从了母亲,再次回到家里。

  书读不了,也打不了工,唐慧只好沿着另一条乡村女性的命运走去。21岁时,经人介绍,唐慧嫁给了邻村青年张杰。这是个不太爱说话、老实本分的人,既不向往外面广阔的天地,也不憧憬浪漫的爱情。唐慧觉得和张杰没什么共同语言,“但哪个农村女人不是这么过的?”她接受了命运,直至女儿乐乐诞生。

  二

  每当说起女儿,唐慧的脸上便会浮现出一种梦幻般的神情,声线降低,眼神温柔。“唐慧案”后,唐慧接触过很多媒体、律师,但几乎没人见过乐乐。唐慧也声称,为了保护女儿,“绝不让她多见任何一个陌生人”,但只要她提起乐乐,她的表情告诉大家,她的眼前正浮现着女儿的样子。

  乐乐的出生,使唐慧觉得拥有了一种力量,可以掌控自己的人生,重新实现业已破碎的梦想。她最初的希望是把女儿培养成“琼瑶小说中的女主角”,温婉美丽,多才多艺。为此,她要努力让她读最好的学校,琴棋书画,只要女儿喜欢,全都要学。

  这需要钱。唐慧决定开始做生意。她最初在家里办养鸡场,因为不懂技术,几百只鸡,都死了。又养了几只猪,也赔了。折腾两三年,都没有什么结果。唐慧放弃了开养殖场的打算——“那需要很大本钱,我没有”——决定进城发展。

  就这样,一家三口在1998年搬到了永州市零陵区县城。没有本钱,也没有文化,唐慧最开始在客运站停车场摆摊卖烟、卖水,有了点积蓄后开了个小饭店。但不凑巧,非典来袭,饭店没生意可做,她只好又改卖学生用品。

  在唐慧眼里,丈夫张杰对生活没什么想法,是那种做什么事都嫌麻烦的人,在邮政局做一份十分清闲的工作。唐慧于是主动承担起养家的重任,里里外张罗生意,闲时做家务。唐慧爱干净,每三个星期就要彻底清洗一次床单被罩。而张杰的主要责任就是接送乐乐,和陪孩子学习聊天。唐慧每天很晚才能结束生意,通常在九十点钟才能回到家里。女儿大多都已经睡着了,如果恰好没睡,唐慧就会陪她聊聊天,听孩子说说学校里的事。

  直到2005年,进城第七年,唐慧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赚钱的生意——卖“绝味鸭脖”。这是个忙碌的营生:每天凌晨三时即起,买鸭、褪毛、切鸭、炖汤、下料、卤鸭……这样忙活十余小时后,可以卤好20多只鸭子。每天下午两三点钟后,在永州市医学院附属学校门口,就可以看见唐慧推着三轮车卖鸭脖子身影,直到全部卖完,才回家。她从每天卖四五只鸭做起,生意红火后,最多时一天能卖30只。除了丈夫帮忙进进货,剩下的工作都是她自己做,从凌晨忙到深夜,在一张普通的木板床上简单睡几个小时,又是同样的一天。

  靠着“绝味鸭脖”,这个家庭一天的纯收入可达两三百元,一个月能赚五六千元。从小就追逐彩虹、梦想出人头地的唐慧,在人生的第33年,终于有了将要抓住彩虹的感觉。她不仅要抓住彩虹,还想要开个大型副食品超市。

  她当然没有忘了她的另一个彩虹。尽她所有的力量,她给予乐乐想要的一切。乐乐不喜欢吃辣椒,唐慧也戒掉了吃辣;乐乐8岁时,唐慧送她去学跳舞,乐乐说老师的电子琴很好听,唐慧立刻就给她买了一台;琼瑶小说中的女主角,漂亮是必不可少的,唐慧自己很少打扮,却给乐乐买了很多衣服,“只要她说喜欢”。

  乐乐五岁时,唐慧正艰难地从摆烟摊转行到开小吃店,无力应付,她把乐乐送回老家上学,但两个月后,她无法忍受与女儿分离,又把乐乐接了回来。

  小学三年级时就被迫辍学,在唐慧心里留下了巨大的阴影。唐慧说,每次路过县城高中的学校门口,便会强烈地感受到,自己的人生是不完整的。她因此对女儿的学习成绩极为关注。“要好好读书,才不用像妈妈一样吃这么多苦。”因为无法辅导女儿,每看到女儿学习不努力,或成绩不理想,唐慧就搬出这套说辞。久而久之,女儿也有些厌烦,会跟妈妈顶嘴,唐慧急了,也动手打过她。不过,母女的交流也仅限于此。女儿忙于上学,母亲忙于生意,各自的世界渐渐疏离,不知不觉中,女儿长大了。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