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西宁被打民警:城管曾扬言若非警察打死你

2013年07月26日来源:中国新闻网 编辑:李俊斌我有话说

被打民警任杰躺在病床上,头部伤口缝合了五针。胡友军 摄 胡友军 摄
被打民警任杰躺在病床上,头部伤口缝合了五针。胡友军 摄 胡友军 摄
被打民众马建军展示伤情,眼睛、鼻子、嘴巴仍然红肿,鼻梁上有一道伤口。胡友军 摄 胡友军 摄
被打民众马建军展示伤情,眼睛、鼻子、嘴巴仍然红肿,鼻梁上有一道伤口。胡友军 摄 胡友军 摄
张庚华老人坐在“新家”的床上。来西宁已经四十多年的张庚华老人已经72岁了,23日拆迁时,他们一家租住的民房被拆,来不及搬走屋内家什,无处可去的老两口暂时栖身于附近一座种满桃树的温室大棚里。胡友军   
    张庚华老人坐在“新家”的床上。来西宁已经四十多年的张庚华老人已经72岁了,23日拆迁时,他们一家租住的民房被拆,来不及搬走屋内家什,无处可去的老两口暂时栖身于附近一座种满桃树的温室大棚里。胡友军

  中新网西宁7月25日电 (赵帅)“30多人一起打!先被20多人暴打一顿,随后又上来10几个人围殴!”7月26日,西宁市城北区大堡子派出所的警员任杰还躺在西宁市第三人民医院的病床上,“好些了,但头还是很疼”,7月23日发生的事情好像就在眼前。

  “我们大概在7月23日12点20左右接警,报警人称在西宁市城北区大堡子镇天海源花卉基地有群众被打,已有人受伤,12点半左右我们赶到现场。”任杰躺在病床上告诉记者,接到报警后,他和另外两名实习警员周加才让和李万忠迅速赶到了现场。

  “23日上午11点左右,一群城管执法人员联合消防、卫生、医疗等100多人,拆了这栋1200平方米的两层花卉市场办公室。”在大堡子镇种植、经营花卉生意的马鸿亮亲眼目睹了警察被打经过。

  马鸿亮告诉记者,被拆建筑紧挨着甘肃籍女老板张秀珍的仓库,拆迁人员“气势很凶”,张秀珍被吓得哇哇大哭。马鸿亮的哥哥马建军提醒拆迁人员“小心里面的花盆,别给人家砸了”。随即,30多个拆迁人员以马建军“妨碍行政执法”为由,将他按倒在地进行踢打,马建军的妻子连带被打。情急之下,马鸿亮的姐夫拨打110报了警。

  任杰一行赶到现场后,看到马建军鼻梁被打破,满脸是血,任杰按照处警程序上前了解情况,“谁打的?”,这时,一个身穿防刺背心的城管人员顶了任杰几下说:“我在执法!”随后,一群城管上来推搡任杰。

  “当时我腰里别着一把六四式手枪,里面装有5发子弹,我本能地伸手护枪”,任杰说,“为了护枪,我拔出枪高高举过头顶。”

  “我们都听到,任杰当时高喊‘枪是我的生命,谁也不能动我的枪’。”马鸿亮在回忆事发过程时告诉记者。

  “在我举枪倒退过程中,他们用头盔、对讲机对猛击我的头、后背和屁股,我胸前的执法记录仪也被他们抢走,已经找不到了。”任杰向记者描述现场经过,“我被打倒在地,头流着血,依然护着枪,但食指一直没有进入扳机。”

  任杰挣扎着站起来与周加才让说话,这时又上来10多个人,再次暴打他们,混乱中,任杰感到有人掰开自己的右手抢走了手枪。“后来,我们在旁边的地上找到了手枪。”

  任杰回忆:“其中一位姓刘的是城管队长,我曾经见过,当时他说,‘要不是看你穿着这身皮,今天就打死你!’随后,他们扬长而去。”这句话得到了当时在事发现场的马鸿亮等群众的确认。

  随后,拆迁现场的救护车将任杰和周加才让送到西宁市第三人民医院进行医治。任杰头部缝了五针,周加才让胸部疼得“一晚上没睡着觉”。

  周加才让是今年3月4日到西宁市城北区公安分局实习的青海警官职业学院大二学生,在这次事件中身受轻伤。谈到一年后自己面临的职业选择,周加才让说:“不管今后遇到什么问题,没有什么可以挡住我当警察的梦想。”

  “希望政府重视这件事情,给我们一个公道。”周加才让说。

  目前,马建军夫妇自付医药费,在西宁市第二人民医院进行治疗。

  现在西宁市有关部门正在就此事件进行调查。

  西宁回应城管围殴警察事件:当事人系城建局人员

(原标题:西宁警察处警被城管打伤枪险被抢 当地调查(图))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