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揭秘我陆军首支女子特战连:45天完成伞降训练

2013年07月05日来源:解放军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图为女特战队员登机前打出手势自我激励。黄冠军摄

  5月底,华北某军事机场,晨曦微露。

  随着最后一朵伞花翩然而至、安全着陆,我陆军首支女子特战连队员圆满完成伞降训练任务。此刻,距离连队组建还不足45天。

  15名队员赢得首跳“入场券”

  “三肿三消,方能早上云霄。”定型训练是跳伞训练耗用时间最长、需下功夫最多、最枯燥乏味的一项训练内容,也是培养跳伞队员掌握在高空安全离开飞机机舱技能的基本训练。

  今年18岁的大学生士兵郑莉萍是这批伞训队员中年龄最小的,第一次定型训练她坚持了不到3分钟,腿就抖得像发“电报”。

  为了能坚持更长时间,郑莉萍自创“梦想减压法”——在脑海中编电影,把战友、教员、父母、朋友都编入不同角色,在心里设计台词、自导自演。这种方法有效缓解了训练压力,后来在全连得到推广。

  “还有3分钟,你们就突破20分钟了”“还有5分钟,你们就突破40分钟了”……“恭喜大家,顺利闯过45分钟大关!”随着教练员的大声宣布,训练场上的女兵顿时“沸腾”起来,苦与累全抛在九霄云外。

  据特战连所在部队政委李树元介绍,为早日实现跳伞梦想,女特战队员每天都咬牙坚持训练10个小时以上。经过基础动作通关考核,最终有15名队员取得首跳“入场券”。

 “飞天之路”一波三折

  “根据任务需要,今年女兵跳伞取消,晚饭前把伞具交回伞库。”训练一个月后,连队突然接到上级“取消跳伞”命令。队员们的心情一下沉到了谷底,往日热闹的宿舍里,空气仿佛凝固了。

  只有她们知道,这一个月有多不容易!每天凌晨4点半就起床开始训练,天黑才能返回宿舍,双休日从不休息。脸晒黑了、手粗糙了、身上伤痕累累,她们全然不顾,只为了能早一天“遨游”蓝天。

  就拿叠伞来说,看似不起眼,却是伞训里最见技术的一个“活儿”。一具叠好后如枕头般大小的伞包,有30根伞绳、每根7.5米,要同时穿过25根夹绳套。而且每根伞绳都有特定的顺序和位置,丝毫不能打乱。打开时面积足有70平方米的伞衣,叠完后四边要跟刀切一样整齐。

  “叠一次伞如同跑一个五公里。”来自内蒙古的上等兵轩辕红说,“每人每天需来回叠8遍以上,经常一练就练到深夜11点多,胳膊一弯,就像针扎一样疼。”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虽然有些不舍,晚饭前队员们还是有序地背着伞包向伞库走去。“班长,能把这个留给我作纪念吗?”突然,列兵王浩鑫哭了,拾起伞库旁丢弃的一段半米长的操作带,像宝贝一样揣在怀里。

  “参加伞训人员,继续留下训练!”5天后,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传来,大家高兴得又唱又跳。连长杨洪凯正在外地集训,得知后特地打来电话鼓励:“如果你们上了飞机还能笑出来,我就请你们吃饭。”

  “连长,您就等着请客吧!”队员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几百米高空自编《小小小鸟》

  终于到了实跳这一天!随着一枚信号弹划破天空,一架直升机呼啸而至。轰鸣声中,女特战队员依次登机。

  “注意!”飞机升至150米,投放员示意队员挂伞钩。飞机爬坡、周旋、转了两个弯后,投放员打开了舱门,气流“忽”地灌进机舱。出于安全考虑,一同登机的记者这时被“绑”在离舱门不远的一个座位上。

  “我们是一群小小小伞兵,打开飞机我就往下跳,降落的感觉是多么的美好,如果不跳你就不知道……”高高的蓝天上,本以为会紧张害怕的特战女兵竟唱起了自编版《小小小鸟》。

  作为今天的首跳,指导员庆艳内心并不平静:空中情况瞬息万变,哪怕是跳过百余次伞的人,在听到“离机——跳”命令的那一刻,也会绷紧了弦,何况是一群首次升空跳伞的女孩。

  “干部先跳、老兵其后,这是惯例。”庆艳告诉记者,“一是为了作表率,二是为了提高新兵应对突发情况的心理素质。”

  飞机升至800米。“嘟,嘟……准备离机!”放伞员发出跳伞命令。

  庆艳猛地站起,按照动作要领三步离机。“1、2、3!”当记者刚数到3时,庆艳已跃出舱门,伞“唰”地就张开了。随后,女兵们以1秒的间隔相继跃出机舱……

  顷刻间,伞花朵朵绽放,如天女散花般美丽。

  “空中的跳伞员,你们的伞开得很好,单拉左、双拉右,面向中心点。”地面广播迅即响起。

  近了,近了,女兵们一个紧跟一个飘然而下,准确地降落在同一着陆点上。杜思敏、杨福玲、李娟、刘雪莹、刘洪颖、马荣……霞光照射在队员们的脸庞上,显得格外英姿飒爽。(邹维荣 杜宝森 黄冠军)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