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网络传销:“造梦”“洗脑”“吸血”残酷食物链

2013年07月05日来源: 半月谈网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投入69800元,最高回报1040万!”“点击鼠标,月入10万!”“足不出户让你成为富翁!”“购物返还,还能挣钱!”“打游戏也能挣大钱!”网购、网游背后的传销陷阱,向教授、律师、大学生等精英人群渗透……日益疯狂的传销,正用不断翻新的骗局将毫无防备的人们拉进“深渊”,发生在当下的传销变形记令人心惊。

  “造梦”“洗脑”“吸血”的残酷食物链

  合肥市出租车司机张师傅这样描述刚刚到合肥的传销成员:“个个既亢奋又神秘。”他说,近年来,来合肥干传销的外地人增多,“经常能拉上这些人,一上车就要去看合肥的‘大项目’,说能挣上千万,看起来就不正常”。

  记者采访了解到,目前在合肥等地运作的“1040工程”资本运作式传销,名头听起来挺新,其实主要还是通过“造梦”“洗脑”“吸血”的传统三步完成罪恶的吸金行为。

  “传销骨干很善于编织财富故事进行蛊惑。”合肥市打击传销办公室(以下简称打传办)工作人员介绍,传销组织印制的“中国特色商会商务运作蓝皮书”等非法出版物,盗用国家领导人照片,附会国家有关政策,编造媒体报道,篡改法律规定,宣称“商会商务运作模式绝不是传销”,从事“资本运作”的人很多都是商业精英,只要加入就能轻松得到高额回报。

  在高档时髦的暴富幻影下,洗脑变得轻而易举。记者采访了解到,传销组织主要靠编造资本运作式传销的成功可能性和合法性,以及营造信息真空、发动亲情攻势、“成功人士”现身说法等进行洗脑。一位曾在传销组织卧底三天的都市报记者称,他之所以不敢继续卧底了,是因为传销组织的宣传太能打动人心了,时间一长,他也不敢保证自己不被蛊惑。

  记者采访了解到,一些传销组织甚至编制了“生活经营管理二十条”等,要求成员行为自律。“这些规定就是让传销组织内部减少摩擦,这与以往的传销不同,既有利于他们隐蔽地生活在小区中,让执法机关很难发觉,又让组织成员之间非常抱团。我们进行打击时,多次遇到传销头目一呼百应、传销成员群体抗法的情况。”一些打传人士说。

  “蛊惑洗脑时,他们甚至滥加附会,暗示所谓的‘1040工程’是政府支持的合法项目。”一线打传人员给记者看了传销宣传册,比如某市政府广场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喷水池,被他们解读为“水池由1040块瓷片拼成,水注满后会分流到池外,象征着组织的组合分配”。一辆车牌数字为1040的巡警车,也被他们附会解读,对成员进行洗脑。

  “新人就是猎物,当他们缴纳的钱被上线瓜分完毕之后,他们就变成了‘僵尸’,只能去发展自己的下线,寻找自己的猎物。”工商部门打传人员这样形容资本运作式传销的“食物链”。

  不惜暴力抗法的“钢印族”

  在一些传销人员的讲课笔记中,记者发现融入了现代商业管理、心理学、企业管理、组织行为等现代知识,以求给人带来梦想和激情。

  据相关部门统计,从2012年以来,合肥市有关部门取缔多个传销窝点,教育遣散传销人员2.069万人次。但驱散只带来暂时的效果。传销组织中的很多人对于干传销已经死心塌地,因为他们不相信自己投入巨资、热情的财富梦想其实只是个泡泡,一戳就碎。

  一线打传人员告诉记者,他们虽然劝返过数以万计的传销成员,但实际上成功率很低,很多人还会故伎重演。对于这些人来说,经过短短七天的洗脑,仿佛就彻底失去了正常的判断能力和理性思维,狂热地相信传销,犹如思想上被打上了“钢印”。“有好几次,我们把几百名传销人员送到火车站,结果我们还没有回到社区,他们就已经回来了。”合肥市望湖街道一名社区工作人员无奈地说。

  甚至还有人在政府解救劝返时暴力抗法。

  2013年5月4日,在合肥市临滨苑小区北门,3名传销人员与小区物业人员发生冲突,随后,附近的传销人员不断赶来,很快聚集了几百人。这些传销人员借势生事,暴力抗法,围攻殴打辖区整治传销的执法人员。随后赶来制止事态扩大的派出所民警和联防队员在现场处置时,也遭到传销人员袭击殴打,3人受伤较重。

  “传销已经不是过去那种偷偷摸摸的地下老鼠会,借助资本运作、网络直销等外套,它越来越能蛊惑不明真相的群众,而且一旦被洗脑,一些人就很难走出陷阱。”合肥市打传办有关负责人说。

  穿上新“马甲”的传销

  记者采访了解到,随着国家打击力度越来越大,传销这一屡打不绝的“幽灵”纷纷披上各式“马甲”,企图引诱更多人陷入骗局。

  马甲一:直销变传销。据合肥、南宁等地打传办的工作人员介绍,近年来,国家不断加大打击力度,使得很多传销组织面临生存困境。在这种形势下,一些直销企业趁机大肆收编传销组织为己所用,而传销组织也渴望披上合法外衣开辟新的生存空间,由此产生了极具欺骗性和隐蔽性的“伪直销”模式,成为传销新变种。

  马甲二:精英人群参与资本运作。“过去从事传销的多是无业人员,而现在不少是中小企业主、大学生、律师甚至科研院所的教授等,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精英人才。” 合肥打传办相关负责人说,这些人加入传销组织后示范带动力强,蛊惑性更大。警方介绍,目前让一些精英人才死心塌地的正是所谓的“资本运作”项目。

  与以往产品式传销不同,资本运作式传销门槛较高,“入门费”就要7万左右。更高的门槛使得传销体系发展迅速,涉案金额动辄十几个亿。传销组织以来钱快、精英人才参与等进行说教,往往能吸引大批渴望发财致富的人员参与。

  马甲三:网络传销疯狂吸金。“点击鼠标,月入10万!”“足不出户让你成为富翁!”“购物返还,还能挣钱!”“打游戏也能挣大钱!”……这是“天上掉馅饼”?不,这正是传销组织利用网络编织的吸金陷阱。以高额佣金、奖金引诱会员发展新会员,涉案金额达37亿多元、受骗群众近5万人的“中国百业联盟”网络传销案,就是其中的典型案例。

  一位从事经侦工作多年的民警告诉记者,以前传销案涉案金额达到两三亿元就是特大案了,现在动辄几十亿甚至几百亿,使得更多家庭倾家荡产。

  面对不断翻新的传销骗局,专家提醒,社会公众要避免上当,就要咬定青山不放松,即坚定“天上不会掉馅饼”的信念。无论一些人打着什么样的旗号,只要其经营的项目不创造任何财富,却许诺只要交钱入会、发展成员就能获取“回报”,就必须提高警惕。如果抱着侥幸心理参与其中,很可能落得血本无归,甚至走上犯罪道路。(记者 杨玉华 鲍晓菁)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