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打车软件行业再遇“生死劫” 细则或逼死行业

2013年08月01日来源:南方日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近日,据消息人士透露,8月1日北京市官方打车平台又有新动作,第一批最多5家打车软件将“被收编”,而且将以“96106**手机打车软件运营商”命名,其余软件或被要求下架。

    随着6月1日零时起北京5家出租车调度中心实现订单流转,到7月1日《北京市出租汽车手机电召服务管理实施细则》(以下简称“细则”)开始试行,作为在全国具有示范作用的打车软件管理措施,如今正一步一步地走向“落地”。“在不少打车软件企业看来,北京市出租车管理处此举,究竟是‘改革的春风’,还是‘计划经济的大手’,一时还难以断定。”该消息人士补充道。

    “细则”或会把整个行业逼死

    根据百度指数的搜索排名,打车软件在北京的热度超过第二名上海3倍以上;北京也是打车软件种类最多、竞争最激烈的城市,嘀嘀打车、摇摇招车、打车小秘、快的打车、百米出租车等10余种一线打车软件在此展开了激烈的竞争;同时,北京也是第一个出台官方手机电召实施细则的城市。

    据资料显示,今年7月1日起《北京市出租汽车手机电召服务管理实施细则》开始试行,《细则》出台后,摆在打车软件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被收编”,要么“被出局”,摇摇招车CEO王炜建的一段话颇耐人寻味,“目前摇摇招车已经提交了首个官方版App,正在等待上面的审核,未来任何升级、改版,都要先上交审核,我们都不用先去苹果的App store审核了。”

    早在今年1月份进入打车应用市场的百米出租车以赠送百米定制硬件终端与软件结合的方式开拓市场,随着《细则》实施,百米出租车CEO李聪坦言,“战略和品牌会做一些调整,未来可能会做生活服务的集群,比如优惠和餐饮,这样政策风险就没那么大。”犹记得嘟嘟叫车转行做E家洁的时候,也提到了迫于政策压力,时间走到这一刻,百米出租车的改行似乎不那么令人吃惊了。

    “北京新出台的监管细则如果强制执行,会把整个行业搞死,政府这样一来真的把我们逼得无路可走了。”快的打车CEO陈伟星似乎有些沉不住气了,“你问我怎么办,我也不知道。”另一家日前高调宣布要进军北京市场的上海打车软件公司更是搁置了北京的计划,转而关注在广州的推广……“原本不花钱可以叫到车,现在非要加5元钱或6元钱;原本市场经济下,谁用户体验好用谁,现在一夜回到计划经济,统一了平台消灭了竞争。”上海理工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陈明艺对于未来打车软件的前景并不看好。

    官方平台上线 打车软件需“转型升级”

    对于不少打车软件而言,传言中的“北京市打车软件官方平台将在8月1日上线”无疑是他们更加迫切需要面对的问题。“据说只有4家入围平台的企业完成备案,将以‘96106**手机打车软件运营商’的形式上线,其他软件必须下线。”据消息人士表示,原本与平台合作的8家企业有一半可能没有进入最终的大名单。"

    据消息人士指出,北京市出租车管理处上周已分别与这8家打车软件进行了沟通,一家曾以为会有一席之地的打车软件相关负责人没有否认这个说法,移动互联网产品和实体店有本质的差别,在北京关闭一家服装店不会影响其在上海正常营业,但互联网产品是全球共享的,无法实现北京一个城市的下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果纳入平台的软件都必须改名96106××打车软件,那么,在其他地方下载的这些软件也是96106××打车软件,可是,在上海、广州等地方,又有多少人知道96106是干嘛的呢?”另据一位知情人士爆料,此前4小时以内用车收费5元,4小时以上为预约用车收费6元的标准也将会改变,实时用车以及预约用车的时长都会大大缩短,超过时间将无法预约,与打车软件预约未来3天内的订单形成鲜明对比。

    “所谓的创新也就是想办法呗”,王炜建对于官方平台的出现颇为无奈,因为在同一平台之下,或许每个打车软件之间所谓的创新差异都会被统一平台所“遮盖”。而“广告”这个互联网产品中最重要最主流的盈利手段也被《细则》禁止,与此同时,打车软件面临更重要的挑战就是官方打车平台后可能面临的“用户流失”。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打车软件行业负责人表示:“打车应用的精髓就是由用户发起需求,司机来及时响应。官方打车动辄几分钟的叫车等待,‘被强加’的叫车费,都会影响用户体验。破坏了用户体验,生存基础没了,用户会逐渐流失。没有了用户,这个官方打车统一平台恐怕不仅不能培养大家叫车的习惯,还会让原本便利于民的打车软件夭折。”记者 叶丹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