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村民说陈岩“仗义”但爱吹牛人很“飘”

2013年08月10日来源: 华西都市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8月9日,大英县智水乡斩龙垭村陈岩家中,母亲正在剥玉米父亲看拘留书。

  曾被称为“最牛志愿者”的陈岩。

  陈岩父母居住的土坯房已布满裂缝。

    村民说陈岩“仗义”但爱吹牛人很“飘”

    记者走访“最牛志愿者”陈岩家乡,他曾回家办酒席,烟酒钱还拖欠了一阵

    地震“最牛志愿者”陈岩涉嫌诈骗被批捕。也许就是一念之间,天堂和地狱相连。昨日,记者辗转来到了陈岩的老家大英县智水乡见到了陈岩的母亲。在他的母亲眼里,他是一个好孩子。在斩龙垭村民眼中,有人觉得他仗义,也有人说他不踏实。

    2013年5月29日,因涉嫌诈骗罪,曾在汶川地震中救出29人的遂宁人陈岩,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同时报请检察院批准逮捕。8月1日,公安机关将案件材料移交检察院,案子进入审查起诉阶段。陈岩是如何从一个救灾英雄变成了诈骗犯?

    通过辗转了解后,昨日下午记者来到了陈岩的老家遂宁大英县智水乡斩龙垭村,听陈岩的母亲周大娘讲述了过去的陈岩,也从村民口中听到了不一样的声音。

    出身贫寒之家父母仍住土坯房

    昨日下午4点左右,记者驱车赶到大英县智水乡斩龙垭村。一番周折之后,记者得知,他的母亲和继父就住在4社,陈岩曾经叫过陈永鸿,也叫过陈永(音),你到4社正在修路那个地方,看见有红色的琉璃瓦房子后,随便找一个人问这两个名字,他们就会告诉你陈岩母亲家里的地址了。

    记者从斩龙垭村3社走到了4社,一名路边的村民指向了山坡上的红色琉璃瓦房,“那边就是陈岩的家。”一座2层洋楼矗立在小山坡上。“他的父母都是老实的农民。他妈晓得陈岩被捕的时候都昏倒了。”“你怎么看陈岩(陈永鸿)这个人?”这位村民苦笑着摇摇头走开了。

    记者顺着村民所指的方向走到了小山坡上,径直向2层小洋楼走去。但是洋楼真正的主人拦了出来,“是来找陈岩的吧,他家在旁边。”没有想到的是,旁边一座土坯屋子才是陈岩母亲的家。低矮的房屋布满裂缝,已经被山坡上的柚子树完全挡住了。

    村民说他人很飘

    曾回家办酒席烟酒钱还拖了一阵

    陈岩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以前和村民又是怎么相处的。在记者来到周大娘的房子前,在池塘边碰到了一个3社的村民婆婆,在得知是来了解陈岩情况的时候,她叹了一口气,“其实这个娃儿还是不错的,我儿子和他比较熟,听说他挺仗义的。”

    记者询问多个村民对陈岩的看法,大家要么就笑一笑说不熟悉,要么就摆摆手说不认识,你还是去问别人吧。有时候摆了几句,但转身就强调不要说是自己说的。而多位村民对陈岩的评价是:“人很‘飘’,不够踏实”

    据斩龙垭村一位知情人士介绍,其实村里的中年人都认识陈岩,“嘴巴‘能片’(会说),在地震以前只有同龄人熟悉,在地震后乡里上上下下都对他很熟悉了,每次回来都散烟,还请客吃饭,有人找他办事都答应。我和他一起跟乡领导吃过饭。”

    在知情人口中,记者还得知了一个细节,“在汶川地震之前,陈岩就曾带女人回来,那时候还办过酒席,烟酒钱还拖了一阵子。”

    不过地震之后,要找到陈岩就不容易了,“每次联系他就是在各地讲课,要不就是跟领导吃饭。我觉得他不踏实,在吹牛。”

    母亲眼中好孩子

    煮玉米都要掰一半给妈妈吃

    来到屋子前,陈岩的母亲摆摆手,从里屋拿出一个凳子招呼坐下。“是来了解陈岩事情的吧?”她说。

  陈岩的母亲一边剥着手上的玉米一边聊起了陈岩的过去。“我姓周,改嫁的时候是27岁,他那时候才四五岁,应该没有受什么影响。”小时候的陈岩就是一个孩子王,为人热情,又很会聊天,村里同龄的小孩都跟他关系很好。“他很仗义,只要一出去,就有一大帮孩子跟他一起玩。”

  “小时候有一点淘气,但还算孝顺,每次煮玉米都会掰一半下来给我吃。”周大娘一直低着头,看着手中的玉米棒,偷偷用手背擦拭了一下眼角。一直到十六七岁,他就外出打工了,那之后只有过年过节才回来,“我们也不晓得他在外面做啥子,他回家也从来不说。”

  见周大娘没了话语,陈岩的继父低声说,从去年9月份的时候,就知道陈岩有诈骗的事情了,“我没有跟她说,村里的人也没说,她有心脏病,怕她着急。”

  陈岩虽然回来得少,但是每次过年过节回家都是开车回来,2008年以前也是这样,每次都还带点礼物,如水果、烟酒。周大娘说,陈岩回家的时间都不长,“有时就站着在屋里说几句话,最后一拍我的肩膀,‘妈你保重’就走了。”

  谈到媒体报道中关于陈岩的情况,周大娘又一次偷偷用手背抹掉了眼角的泪珠,陈岩诈骗钱财,她并不知道,12万他一分钱也没拿到家里来。“过年过节一般他很少拿钱,买的东西也不会超过100块钱。家里的东西都是老伴的小儿子添置的。老伴每月 1700 元的退休工资,吃药都还不够。”

  谈到陈岩吸毒,老两口都立刻大声说,“这个肯定还是不会的,这点道理他还是懂的。”

  在交谈中,虽然周大娘不停地骂,“该背时的娃儿,给我脸上抹黑,我死了都不去看他。”但周大娘又曾经三次向记者问道,“我们现在到底该怎么办,能不能看他,还是寄点东西,粮食那边缺不缺。”

    志愿者说爱作秀

    他被荣誉冲昏了头

  陈岩被捕的消息,对参加过抗震救灾的志愿者们而言,似乎并不是一件令人意外的事情。华西都市报记者联系了几名与陈岩参与过几次救援服务的志愿者,大多都不愿意过多评价。

  “他喜欢吹牛皮工作不踏实”

  “他喜欢吹牛皮”,四川应急救援志愿服务总队队长周小华说。曾和陈岩共同经历三次救援的他认为,“他工作不踏实,有作秀的嫌疑。2010年我们去玉树救援,大家都忙着搜救遇难人士,他却只顾着和领导、媒体打交道。”

  救援工作接触中,他明显感觉到了陈岩的变化,喜欢出风头的趋向越来越明显,救援的热情也在激减,比如舟曲泥石流救援中,陈岩本来是和他们一起出发的,但最后他没有抵达现场,到马尔康去了。

  “陈岩违法不能算志愿者违法”

  “我和陈岩不熟,就见过一次,也没有任何交流。”四川省十大杰出青年志愿者刘猛说道,现在他已经不太愿意接受采访,记者请求后,才同意通过QQ交流。

  “如果一个人在从事志愿服务过程之中做了违法的事情,可以说志愿者某某某做了什么事情,但如果他已经结束了志愿服务,而是用另一个身份做的违法事情,就不能说志愿者某某某做了什么。”

  在他看来,陈岩因为诈骗被捕并非出于志愿服务阶段,因此不能算志愿者违法,“但情况很特殊,因为他有‘最牛志愿者’的称号,附带着志愿精神传播,这件事给我们的启示是,志愿者在中国太年轻了,我们要做的是少犯错误、不犯错误。”

    忘记初心 难得始终

  从“最牛志愿者”到身陷囹圄,陈岩的起伏人生让人唏嘘不已。昔日勇于担当、积极参与志愿服务和慈善公益的他,在成名之后,在虚荣面前渐失自我。为了不让名人的光环褪色并持续发光,陈岩不惜用炫耀性消费来建构身份光鲜、用透支性消费来赢得社会认同,可悲可叹。

  最令人感叹之处莫过于,当入不敷出的时候,陈岩没有引以为戒、幡然醒悟,反而在越轨道路上越走越远。“坐吃山空”的他,不愿改变自己的生活水准,因为“档次已经降不下去了”。

  名利场的耳濡目染和价值观异化,让陈岩选择了“剑走偏锋”,将“赚钱”的目光聚焦在别人的“钱袋子”上。他充分利用了名人效应,依靠令人炫目的光环赢取他人的信任,以帮人办事之名,行诈骗之实,最终东窗事发,成为“阶下囚”。

  人生如戏,这句话在陈岩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陈岩的人生沉浮,直如过山车一般。被虚荣缠住脚步的他,非但没有在志愿服务和慈善公益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反而走了回头路乃至下坡路,为何?

  为了抽象的“面子”,为了空洞的“身份”,心理失衡的他,忘记了“初心”,也就难得“始终”。

  岁月令人生变色,时光令陈岩改变。这个曾经带给我们无数温暖和感动的志愿者,在人生的坐标中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一心想“拔高”的他,不得不为自己的行为偏差支付代价。逾越了法律准绳和社会底线,再耀眼的光辉也会黯然失色。(华西城市读本记者胡旭阳摄影报道)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