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纪英男称范悦被免职不是处分 不会善罢甘休

2013年08月10日来源:新华网编辑:吕瑾莹我有话说

纪英男

 

范悦

>>人物素描

  26岁的纪英男一夜成名。曾经的电视台女主播,因为一封公开举报信,连同几张香艳的照片,顺利使国家档案局政策法规司原副司长范悦被免职。她也因此被网友称为继赵红霞之后的又一个“反腐女英雄”。

  这位来自东北的小城姑娘,在过去的4年中锦衣玉食,被奢侈品包裹簇拥,比绝大多数同龄人更早地享受了精致的生活。她也对官场潜规则了然于心:“免职根本不是处分!不过是欺骗无知百姓的文字游戏!职务变动前都会免职,免职后还可以合理复职、升职!”

  她不会让这场风波因范悦被免职而平息。尽管她现在没有工作,没有经济来源,借住在朋友家中,“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样”。

  1 “不会就这么算了”

  宣布范悦被免职之后,有关部门不再发声,范悦更是失去音讯。这场被称为“情妇反腐”的大戏演变成纪英男一个人的独角戏。

  她依然在更新微博,发布和范悦交往的种种证据——求婚视频、电话录音、往来短信、写满情话的小卡片……

  很快,一些网友对她祥林嫂式的喋喋不休感到厌倦。在网上流传的一个的段子里,纪英男和范悦的名字出现在网友恶搞的《冯小刚2014春晚节目单》上,他们将“出演小品《没完没了》”。有网友问,“就算你找到他了,你会对他说什么?又能改变什么?”她回复:“死!”

  愤怒与怨恨让这个26岁的姑娘发生变化。6月17日,记者曾经致电纪英男。那时,她既警惕又脆弱。在那时长近一个小时的电话中,她讲述了她和范悦甜蜜的过往和痛苦的现在,她一一复述着范悦说过的肉麻情话,也不止一次说,“现在我很想死”。说到动情处,她哭出声来,问记者:“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半个多月后再次通话,她不再是当初哭诉被负心汉欺骗的小女子。她语速极快,咄咄逼人,带着满腔愤怒与怨恨。她条理清晰,追求效率,不愿多费口舌,“如果要发消息,那我给你一些现有媒体报道,你改一改。如果是要做深度报道,那我三个小时都讲不完。”媒体频频采访,让她感到疲惫和不耐烦。“就好像我有一百张嘴,有大量人证物证,可就是怎么说都说不清楚,我特别特别累,我每天都要重复解释。”

  纪英男还关闭了微博评论,因为“他们(网友)都在骂我”。她告诉记者,这让她“感到悲哀”。她摆出战斗模式,对网友质疑狠狠反驳,短短几句话中频频用感叹号,强烈的情绪呼之欲出。

  “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不会这么算了的。”她说。

  2

  一个要求样样兼备的人”

  认识范悦之前,纪英男在东北一个地级市电视台当主持人,没什么名气。2009年4月,纪英男办理停薪留职,去中国传媒大学进修。只有两三个月的“进修”,更像一种快速镀金,后来成为她简历中不可缺少的内容。纪英男毕业于吉林艺术学院下属的城市艺术学院——一家成人教育、专科和自学考试的教育机构。在那里她拿到了学士学位。

  一名纪英男曾经的同学说,纪英男“以前很老实很低调,很不起眼”。这似乎与纪英男的自我认知并不相符。在她几年前的日志中,她把自己称为“一个要求样样兼备的人”,“一个典型的完美主义者”。在与记者的多次通话中,她也反复强调,自己独立、要强、有抱负,只是因为范悦,让她的才华无处施展。

  范悦的出现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2009年6月4日,纪英男与范悦相识于她的生日派对上。“他看见我,我们聊了几句,他给我留了电话号码。”

  之后纪英男主动联系范悦,“有一天我去上课,去早了,就给大家群发了短信,‘早上好,在干嘛?’范悦就把电话打了过来。”

  纪英男说,两人“从普通朋友很自然地变成男女朋友”。范悦第一次带她去逛街,在北京新光天地Prada专柜花费近6万元买了一条裙子、一只女包和一件披肩。为什么刚在一起就能这么坦然接受如此昂贵的礼物?纪英男说,她觉得不便宜,但也没觉得有多贵,“之前还有人送过更贵的给我”。但她也坦言,范悦的大方,让她感觉他真的在乎她。

  纪英男的进修很快结束,认识不到两个月时,她开始与范悦同居。之后的两年,她没有工作,家务也有保姆专门打理。两人认识不到半年,范悦就花近70万给她买了一辆奥迪A5,后来又交了30万订金,订了一辆130多万的白色卡宴。纪英男说,两人在一起快四年,范悦为她花了“小一千万”。但她至今不认为自己是被“包养”。

  3

  “一点也不享受被养着的生活”

  在两人的相处中,纪英男有着东北女孩的泼辣,而范悦总是表现地很顺从。在朱瑞峰给记者提供的一段视频中,纪英男命令范悦学“猪唱海豚(音)”,范悦很听话地照做,表现滑稽;另一个视频中,纪英男要求范悦必须承诺在规定时间内把房子搞定,并限定面积和楼层,范悦也一直笑脸相迎地应允着。

  和很多20多岁女孩一样,纪英男喜欢晒照片。去北京前,她的照片不多,几乎都是素颜,身穿朴素的T恤和短裤,充满青春的朝气。

  和范悦在一起后,她的微博和QQ空间的照片多了起来,她妆容精致,身穿华服,佩戴闪亮的珠宝、名牌墨镜,照片中还不时出现范悦送的奥迪、他们同居的公寓、一起度假的酒店。但无论是微博还是相册,都看不出范悦存在的痕迹。

  纪英男上传到QQ空间的3693张照片中,只有一张很多人的合影中出现了范悦的侧脸。那是2011年,纪英男24岁生日。范悦在北京一家高档会所为纪英男筹备了一场盛大的派对,她的众多好友都受邀参加。在鲜花和烛光的拥簇下,范悦遥控一辆载着钻戒的红色老爷车开到纪英男脚下,向她求婚:“今后我想我们能够一生一世地牵手在一起,我希望在今天,朋友都在的时刻,郑重地向你求婚,希望你能够嫁给我。”纪英男骄傲地向友人展示无名指上的硕大钻戒。

  在求婚之前,纪英男已到范悦朋友参股的中国旅游与经济电视台上班。此前,范悦一直要将她安排进北京电视台,但称阻力太大,拖了两年。那两年,纪英男过着类似全职太太的生活,“打理范悦的衣食起居”,但她说一点也不享受被养着的生活,“非常想工作,非常痛苦。”一切似乎在向圆满的方向发展,他们甚至决定好办婚礼的庄园。直到去年12月,范悦向她摊牌,他有家室,一直没离婚。

  4

  “我们说好了先低头的人是天使”

  虽然今年6月才网络举报,但纪英男其实更早就萌生了举报的念头。

  范悦摊牌的当天,纪英男曾发布了两张眼中含泪的自拍照,“2012年12月12日,我的重生日。面对巨大的谎言,一句对不起都没有,还试图用谎言继续蒙蔽我。想过我的感受吗?我依旧手软吗?我应该挥起最重的拳头砸向你!来祭奠我的青春!”有关切的朋友问她,眼睛为什么又红又肿,她说:“这是重生”。

  第二天,纪英男发表了一篇题为《检举方式》的日志,里面集纳了中办、国务院人民接访室等31个机构的地址和联系方式。

  随后,她还联系了当时因爆料雷政富事件声名鹊起的朱瑞峰。朱瑞峰说,纪英男发私信给他,“她说被一个厅官欺骗,想和我聊聊。”朱瑞峰把手机号给了她,但纪英男一直没再找他。

  纪英男说,私信朱瑞峰是因为“觉得委屈”,但最终没有举报。“我对朱瑞峰说,我在整理资料。其实我根本就没有整理。我手里上万张我们两人的照片,上百条视频,就是我们幸福的过往,怎么就成了范悦嘴里的肮脏和不堪。我怎么就从他未来妻子,变成了下贱女子?”

  她曾试图原谅范悦。她主动为自己的任性道歉,因为“我们说好了吵架后先低头的人是天使”;她“提前5年给他父母准备的金婚礼物——一幅‘松鹤延年’的十字绣,一边绣一边哭,哭累了就睡觉”;她还去范悦的单位堵他,甚至去找过范悦的领导。但这些都没有换来“一个交代”。

  真正下定决心举报是在她今年的生日,纪英男说那是她最后的心理底线。曾经,她的生日见证了两人关系的每个重要节点:22岁生日相遇;24岁生日求婚;26岁生日,她终于决心彻底决裂。

  那是两人交往后第一次没有范悦陪伴的生日。一直躲避她的范悦发来短信,只有两个字:“祝好!”

  那晚,纪英男跑到两人曾租住的公寓的天台。门锁了,她坐在楼梯上哭。淋了一场大雨的她终于意识到范悦不可能与她恳谈,两人更不可能破镜重圆。第二天,她拨通了朱瑞峰的电话,要他爆料范悦对她四年来的欺骗。为了更加吸引眼球,她甚至主动提供她和范悦的裸露亲密照片。

  “我这一生就做这一件事,想到未来我就痛苦地想死,不知道要做什么,这是我一生的屈辱,我不会只让自己付出代价。”纪英男说。(来源:华商报)

  本报记者刘苗

(原标题:小城姑娘纪英男的红与黑)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