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北京大雨浇停412架次航班 机场保洁员遭雷劈死

2013年08月12日来源:北京晨报编辑:韦剑宾我有话说

 京城昨天迎来一场大雨,赶走了连日闷热。市气象台专家称,这场雨今年以来雨强最大,海淀青龙桥雨强达到86.5毫米/小时。市气象台首席预报员孙继松表示,昨天的暴雨分布极不均匀、范围大。暴雨源于副高外围强盛的暖湿气流,水汽条件和对流条件都非常好,“大家感受到的闷热感就是热力能量的表现。”今天白天将有断续阵雨,最高温回落。本周再入“雷雨季”,雷阵雨频繁出现,基本不会出现35℃的高温天。

  海淀青龙桥1小时下了86.5毫米

  昨天上午,已有短暂大雨在局地“神出鬼没”。午后,就在人们闷热到喘不上气的时 候,闪电狠狠撕开天际,白昼瞬间变身黑夜,多地暴雨瓢泼,15至16时,海淀青龙桥1小时降雨86.5毫米,为全市雨强之最。

  1小时下86.5毫米是什么概念?市气象台首席预报员孙继松说,暴雨标准是24小时内降雨量超过50毫米,而青龙桥1小时下86.5毫米,通俗讲,就是雨幕遮挡下人都看不见了,雨刷完全不顶用了。由此,昨天暴雨过程成为今年以来雨强最大的一次暴雨。雨强大,意味着路面汇水极快,易造成积水。

  15时57分,考虑到海淀等西部地区暴雨极大,海淀区气象局发布暴雨橙色预警,提醒区域民众防范未来三小时的短时大暴雨。这一预警高于全市范围在15时35分升级的暴雨黄色预警。

  昨天7时至20时,全市平均降雨量14.3毫米,城区平均24.9毫米,按24小时计算均为中雨水平。最大降雨点在海淀青龙桥,降雨量达102毫米,为大暴雨水准。 郊区最大降雨点在昌平沙河水库。昨天午后,雷电也十分“霸道”,中部部分地区雷电密度达30次/小时·百平方公里。

  81座雨水泵站全员在岗值守

  昨天15时,市防办发布蓝色汛情预警,15时40分,汛情预警升级至黄色。本市部分路段出现积水,尤其北部地区,如京藏高速清河大桥进京方向主路、沙河大桥辅路都一度出现积水。北京排水集团启动特级响应,81座雨水泵站运行人员全部在岗值守,出动2377名防汛人员、18组大型抢险单元、27组中型抢险单元、50组小型抢险单元。

  晨报记者 王海亮

  大雨·影响

  航班取消412架次

  创今年来纪录

  晨报讯(记者 吴婷婷)“快帮我去南站看看,今晚还有去上海的火车吗?”从昨天下午开始,暴雨光临首都机场,给航班起降带来较大影响,很多着急赶路的旅客不得不碰运气改乘高铁出行。截至21时,首都机场共计取消航班412架次,改签柜台前排起长龙(如图)。据记者初步统计,此次暴雨导致的航班取消数量为今年来最多的一次。从往年情况来看,航班延误400余架次的情况出现的并不多。2005年和2006年,均出现过因为雷雨或者大雪导致的航班延误,数量均突破400余架次。近年来首都机场因风雪、雷暴造成的航班延误最多的也就200多架次,有些时候仅七八十架次。

  昨日18时许,记者赶到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看到,实时滚动信息屏被红色的“取消”或者黄色的“延误”占据,很多旅客站在大屏幕前,举着手机向亲友告知航班延误的情况。在四层候机大厅,等候旅客纷纷玩起了iPad,或者三五人坐在一起打扑克。

  旅客宋易先生原本乘坐15时30分的航班飞往上海,宋先生说:“我听天气预报说有雷雨,下午1点多就赶到机场了,随后被通知航班取消。”对此宋易十分着急,因为今天一早他在上海还有一个重要的活动,无奈之下,宋易只得赶紧请朋友帮忙订当天前往上海的动车火车票,电话这端的宋易大声说:“不管什么座儿,站票都行。”昨日和宋易有相同遭遇的旅客还不少,部分去杭州、南京等地的旅客准备改乘动车组出行。

  首席摄影记者 蔡代征/摄

  大雨·解读

  甫离主汛期 即迎来大雨

  晨报讯(记者 王海亮)昨天,北京步出“七下八上”主汛期,结束了一年之中大范围暴雨和局地极端降雨天气最多发的时段。不过,今年的“七下八上”比起往年显得十分“平静”,降雨量偏少。究其原因,与最近南方地区出现大范围异常高温少雨天气同样,都是因为副高位置较常年异常偏北偏西、偏强。

  但市气象台高级工程师张明英强调,就像南方的梅雨季可能出现“空梅”,“七下八上”不是绝对的,只是从平均的角度看,出现大雨暴雨的概率最高,但每年很多暴雨实际上出现在了7月上旬、8月中下旬等时间。最眼前的例子是,昨天的这一轮暴雨天气,就发生在出了主汛期后的第一天。

  “今年主汛期相对平稳,没有出现特大的区域性暴雨,降水比常年偏少,气温偏高。”张明英说。分析原因,今年副高过于强大,位置偏北偏西,原本副高中心一般在太平洋上,今年却控制到了大陆上,也就是我国华东、华中地区。当副高中心在太平洋上时,副高边缘的偏南暖湿气流有顺畅的渠道向北方输送;当移动到华东地区后,就切断了海上暖湿气流,导致其无法输送到华北地区。

  实际上,副高今年的位置异常,是南方高温干旱和京城主汛期“平静”的同一原因。一方面,南方地区高温干旱,一方面,京城主汛期没有充沛水汽供应,形成不了大的降水,导致盛汛不“盛”。

  张明英强调,“七下八上”是最容易出现集中降水的时期,但在8月中下旬,一旦大气环流合适,也不排除有暴雨发生。昨天的暴雨降临,就是因为副高位置发生变化,向东退了。“过了主汛期,其他时段仍然有下暴雨的可能。”张明英强调,主汛期虽已过,但暴雨随时还可能光临,不可掉以轻心。

  大雨·突发

  首都机场一保洁员遭雷击死亡

  事发T3航站楼公务机坪 正在现场作业

  昨天8时40分左右,在首都机场公务机坪626机位,一名男性机坪保洁人员现场作业时不幸被雷击中,经抢救无效身亡。在该名男子身边的另一名工作人员也受伤,随后被送至机场医院救治,据当值急诊医生称其已离院回家。

  出事地据称停靠私人飞机

  昨天早上,网友“空姐成长日记”发微博,称其“同事正好在现场执行飞行任务”,看到“橙色衣服碎片”,“一身冷汗啊!是机场清洁的,好可怜,劈了两个人,一死一伤!”

  昨天中午,记者赶到T3航站楼2层国际到达处,工作人员称早上出事的地方就在计时休息厅后边的公务机坪626号机位。记者从3楼往窗外看,出事的626号机位处没人也没有飞机停靠。机场工作人员介绍说,公务机坪上停靠的都是私人小型飞机,平时出入的人员很固定。

  一声闷雷后他就倒下了

  据T3航站楼咨询台的工作人员介绍,出事的工作人员听说是一名保洁员。“我们两点换班,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听上个班的同事说死者是名30来岁的男子,当时一声闷雷之后他就躺在了地上,身上的衣服碎成小块散落一地。他边上的一名男员工也受伤了,但是不重。”对于网上称其出事时正在打手机的传言,该名员工称并未听说,“只是说他身边有个手机。以我的经验,在机坪工作一般时间都很紧迫,没有时间打电话。”

  该名员工还称,负责T3航站楼保洁的共两家:欣亚中保洁公司和宇航保洁公司,出事的员工应该属于其中一家。但记者致电这两家公司,其负责人均说死者不属于自己公司。“出事的人属于外围保洁,和航站楼内的不是一家。”欣亚中保洁公司的工作人员称。

  医院:伤者已离院回家

  在机场医院太平间内,两名医务人员称死者尸体已被送走,送到哪里不清楚,也没看见家属。在急诊室内,负责救治受伤工作人员的医生称,伤者已经离院回家,其他情况不便透露。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