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餐饮排放占北京PM2.5来源15% 烧烤摊浓烟无人管

2013年08月14日来源:北京晚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傍晚,街边烧烤摊也进入了最为忙碌的时间,桌椅纷纷支起来,烧烤炉上冒起浓浓白烟。

  上月底,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审议《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草案)》要求禁区内露天烧烤最高罚2万,此罚金是北京现有规定5000元的4倍。不过,在烧烤摊一月收入可超两万元的诱惑下,依然源源不断有人铤而走险。

  那么,北京的烧烤摊多集中在哪里?未经过处理的烧烤油烟能对空气造成哪些影响?烧烤摊造成的空气污染又该由谁来监管?记者走访调查多处露天烧烤摊,调查发现在露天烧烤与现实监管的较量中存在真空地带。

  “住在16层

  都不敢开窗户”

  东五环外5公里,杨闸环岛向东,水果摊与烧烤摊沿着朝阳路北侧,占据了人行路和部分车道。一辆三轮车上,烧烤炉横跨在三轮车上,烤串摊位前围了五六个客人,摊主忙着跟他们打着招呼。面筋、肉串、鱼豆腐、馒头片……长约1.5米的烧烤炉上摆满了待烤的各种串。

  朝阳路南侧,两家饭店前摆满了白色的塑料桌椅,撑起阳伞等待客人。两三米长的烧烤炉摆在饭店门前,冒起的浓烟和散发出的烧烤味招揽着生意。烤串人赤膊上阵,在大功率的风扇作用下,油烟很快消散在空气中。

  京通苑小区西门外,一家饭店将烧烤炉沿街摆放,食客已将大部分桌椅坐满。对于露天烧烤是否违规,烤串人摇摇头,“我不管那个,我只管烤串。”

  而在以杨闸环岛为中心的方圆一公里范围内,露天烧烤的摊位并不少见。三处啤酒广场将环岛围住,在啤酒广场中,少不了烧烤。

  “我们这不算露天烧烤吧,这不有房子嘛。”一个烤串的师傅站在木质的小房子内,烧烤炉中冒起的油烟让他不得不眯着眼睛,“我们这个没有占道,场地是租过来的,没有什么问题。”在木质的房子内,没有油烟处理设备,烧烤炉紧紧挨在窗户旁,墙壁被熏得黑漆漆的,油烟弥漫。

  而在今年1月,北京市环保局起草的《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草案送审稿)》中,也有条文规定,禁止“在城镇地区的公共场所露天烧烤、骑墙(窗)烧烤”。

  记者调查发现,在杨闸环岛为中心的方圆一公里中,大大小小的烧烤摊位共有13处,均为露天烧烤或者油烟未经处理的烧烤摊。

  在天通苑北二区外,几个小马扎摆在小区门前,烧烤摊旁几个地产中介人员围坐在一起,大盘的烤串摆在桌上。靠近小区围墙处,烧烤炉上冒起的白烟,距离最近的住宅窗户只有四五米远。一位居民说,“天通苑里,有很多这样的露天烧烤摊,污染空气不说,还把小区环境弄得特别脏。”

  同样的情况也困扰着家住望京西园四区的刘强,每天傍晚楼下的露天烧烤摊烟熏火燎,“住在16层都不敢开窗户,不然烟都钻进屋,这对空气得有多大的污染,我们就只能一直关着窗户。”

  多位摊主表示,烧烤摊多在居民集中的地区,“居民集中客流量大,这样才能有人吃,要不就开在大学周围,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交通接驳处必有流动烧烤摊

  每天傍晚至晚上10时许,十号线双井站西北口外会一直被流动摊贩们的灯光照得格外亮堂。流动摊贩们的“货架”都是三轮车,有脚蹬的也有电动的。一般情况下,紧挨地铁口的五六个流动摊位中,至少有两个与烧烤有关——一家烤冷面,一家烤鱼豆腐和面筋。

  烤鱼豆腐和面筋采用了与烤羊肉串相同的器具和方法,产生的油烟比烤冷面浓烈得多,吸引的食客数量也相对较多。长约一米的烤炉上,十几串面筋和六串鱼豆腐在烧得通红的炭火上烤着,烤炉右端放着五串待烤的鱼豆腐。不到五分钟,从地铁口出来的食客们把这些都买空了。

  在双井站东北口也是类似的场景。在附近居住的杨大爷透露,在双井站东北口,每到下班时间,只要不下雨,这些贩卖烧烤类食品的流动摊点一定会出现,“其中有一家专门卖烤肉串,天天烟熏火燎的。”

  三元桥地铁站C口外,更是流动摊贩聚集之处,各类小型烧烤摊不仅占据了出站口外的马路边,有的甚至直接在连接出站口和地面出入口的地下通道里摆摊,烧烤的味道弥漫在整条通道里。

  离三元桥约2公里的太阳宫站东北口外,流动摊贩们更是摆出了“夹道欢迎”的阵势,其中以烧烤类居多,烤肉串、烤冷面、烤火腿肠等,比比皆是。

  一名摊主表示,自己选择地铁口的主要原因是人流量大,“现在天热,大部分人在我们摊上买一些烤串当晚饭,赚的有多有少,反正肯定不会赔钱,而且这地方不用交租金。”

  此外,一些下凹式立交桥下等交通要道附近,也是流动烧烤摊贩们偏爱的地方。在广渠门桥下,东南角和东北角的流动烧烤摊食客不断。

  居民区晚上比白天污染重

  声称对露天烧烤进行严管重罚的口号喊了好几年,不过至今还未传出有摊主被重罚的消息。

  在双井站附近的东柏街,不到300米长的街面上有5家烧烤摊,只有一家的烤炉紧挨着自家饭馆的大门,其余4家都把烤炉摆在紧挨马路的人行道上。有烧烤摊主说,最近同行们都很关心处罚露天烧烤的情况,“在网上看到说最高可能罚两万,但我觉得不至于,这些烧烤架子都加进去至多几千元,怎么可能罚两万?只不过现在大家都小心了,看见城管来,都往回收桌子,以前还不至于。”他同时表示,“现在烧烤生意也不好做,城里管得越来越严。”

  几家烧烤摊产生的油烟让许多路人掩鼻快步走过,一位居民称,烧烤的油烟一直会持续到凌晨才能渐渐消退。

  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跃思认为,在许多小区外,都会经常出现烧烤的情况,摊位的规模大小不同。对楼上或附近的居民造成相当大的影响,本来是要开窗让空气流通的,结果进来的全是呛人的“烧烤味”。烧烤是不完全燃烧,会产生一氧化碳、氮氧化物、硫氧化物等。并且烧烤出摊都是在晚上,此时会有逆温效应,排出的烟气不容易扩散,结果造成污染比白天要严重。

  王跃思对北京PM2.5进行分析时发现,餐饮排放能占到PM2.5来源的10%至15%,高的时候能够达到17%。餐饮源也是北京比较重要的一个污染源,烧烤的排放属于餐饮源污染的一部分,但是数据中没有具体体现烧烤的比重。“烧烤肯定影响北京的空气污染,具体对空气影响有多大,目前没有具体研究。”

  城管够不着

  烧烤的浓烟

  记者以市民身份拨通北京市环保局环保投诉举报服务热线12369,以油烟过大、影响开窗和正常生活为由对露天烧烤摊进行投诉举报。工作人员称,“我们环保部门没有执法权,露天烧烤的举报由城管负责受理和查处。”该工作人员解释:“根据‘法治监字83号’相关规定,有排烟设施的烧烤归环保部门管,凡是没有排烟设施的烧烤摊,不管是否属于占道经营,都归城管。”

  一名在路边做露天烧烤的摊主称,“像我们这样在路边架炉子的,其实不让,那些在自己家饭馆门口架炉子、根本没摆在人行道上的,也不让,都算露天烧烤,有时候城管来了,我们这样的就得赶紧收拾东西走人,摆门口的那些也得放屋里。”

  露天烧烤摊主们是否收摊要看城管的“心情”。更多的时候,城管队员巡逻时会对摊主们进行口头规劝,“说不让摆这里,叫我们赶紧收起来。”另外一名摊主说,自己的烧烤架曾经被城管队员收走,“最后送了两条烟,架子要回来了,执法严的时候也罚钱,但罚得不多,没收了的架子一般都能要回来。”

  “这实际上不是科学上的问题,而是管理上的问题。既然有相关规定和规范,就应该尽快督促、检查、罚款,对露天烧烤和未进行排放处理的烧烤摊位进行监管。”王跃思说,现在的一些环保问题,许多现象是管理未到位。烧烤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对于这样的现象就应该加大引导和执法的力度,同时不能让违法成本太低。首先从饮食文化上,可以提倡市民尽量少吃,尤其是路边的露天烧烤,这需要一个较长的时间。帮助百姓了解其对人体健康、空气质量的危害和影响,需要得到大众消费者的支持和理解。

  “目前的情况是,环保部门认为,露天烧烤不是环保部门的管辖范围,而是城管应该进行管理。城管部门认为他们负责的是摊位是否占道经商,对于是否属于露天烧烤而造成的污染应该由环保部门来监管。”王跃思建议,在管理上,环保部门应与城管部门一起联合执法,避免互相推诿和管理上的漏洞。 王溦 摄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