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安徽杀妻冤案判决距案发仅10天 法官称记者听错

2013年08月18日来源:京华时报编辑:吕瑾莹我有话说

■“于英生杀妻案”追踪

  由于司法部门对于英生杀妻案的细节披露太少,这桩命案对外界仍是一桩迷案。记者昨天注意到,安徽电视台的新闻中,审判长称此案当年一审宣判的时间是1996年12月12日,该时间距案发仅10天。对此,现任蚌埠市中院院长的第一反应是“肯定听错了”。是审判长口误还是破案确实“高效”,截至昨晚发稿,各方还未给出答案。

  文/京华时报记者李显峰 摄/京华时报记者朱嘉磊

  “高效”:案发10天做出一审判决

  据安徽媒体人士介绍,于英生案的改判,安徽省高院是第一消息源,在此之前,媒体圈没有任何有关于英生案的开庭消息。并且,省高院也是选择性地只对部分媒体发了通稿。

  8月13日,于英生案宣判当天,安徽某网站率先发布从安徽省高院获得的通稿,此后连续多天,众多媒体均未得到正式采访的机会。关于此案的案发细节和历次判决书,各级法院也没有对外发布。

  8月14日,记者到达蚌埠后,多次前往蚌埠市公安局、蚌埠市检察院和蚌埠市中院,仍未能一睹卷宗资料。

  据安徽省高院通稿,于英生案的案发时间是1996年12月2日,但没有提及一审判决时间。昨天,记者查询发现,8月14日安徽电视台《经济生活》频道一则2分56秒的新闻提及该时间。

  电视画面中,在8月13日,于英生案的审判长王晓东当庭宣读判决书,他念道:“于英生因涉嫌故意杀人罪,于1996年12月12日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值得注意的是,当年一审判决距离这起命案的发生之日,只有短短10天时间。

  反应:中院院长说“肯定听错了”

  10天宣判,时间是否太短?是否因此造成当年办案出现瑕疵和漏洞,导致翻案的结局?就此,记者试图从蚌埠市公、检、法部门得到答案。

  8月16日,蚌埠市公安局负责重新侦查此案的副局长王洪祥表示,卷宗刚从省高院发回中院,该局要看需前去借阅,他还没机会阅卷。王洪祥表示对侦破此案找到元凶“充满信心”。

  被问及当年花了多少时间就破案,王洪祥表示:“我只能告诉你,于英生案当时不是零口供。”

  16日当天,记者试图采访蚌埠市检察院,办公室一张姓副主任答应接待,记者在门外等候一个多小时,无果。

  记者于16日前往蚌埠市中院,得到的回答是,卷宗并没有发回来。记者就案件本身和审案细节提出采访,市中院宣教处王处长表示:“不知道情况,不能乱说。”

  他表示,现在的司法理念是“宁可错放、不可错抓”,可能当年的证据没有形成完美的证据链,所以才造成了现在的改判。

  在发现一审判决间隔案发仅十天后,记者向蚌埠市中院院长朱军求证。朱军发短信回复称“肯定听存(错)了”。记者表示核实无误,他称“以高法通稿为准。”

  朱军表示:“所谓高效的信息是错误的,也是无根据的。”而对于为何10天宣判的问题,蚌埠市公安局新闻科负责人持怀疑态度,他表示:“估计世界上没一个国家法律有这么高效。我的理解(10天)最多是刑拘或逮捕的日期。”

  是审判长口误,还是公、检、法办案确实“高效”,截至昨晚发稿,各方还未给出答案。

  于英生家属仍然拒绝采访

  于英生无罪释放后,一直没有出现在媒体的视野中。于英生的哥哥于宁生是蚌埠市电视台的一名记者。此前,于宁生向记者表示,于英生没有手机,家属陪着他在外地医院检查身体,不想被打扰。连续多天,记者通过短信和电话发出采访请求,于宁生均予拒绝。

  和此前的赵作海案、张高平叔侄案等案不同,于英生案并未出现真凶。连日来,记者试图联系于英生案一审、二审辩护律师,未能打通其电话。

  8月15日,记者辗转找到案发地于英生家,房产已变成花店和文具店。多名邻居表示,当年案发后,很多人都相信是于英生杀害了妻子韩露。隔壁单元一位退休干部则表示,于英生能释放是基于“疑罪从无”,也是司法进步的一种体现。

  >>邻居讲述

  现场遗留煤气罐和蜡烛

  昨天,被害人韩露的母亲马女士的老街坊王女士讲述了当年情况。

  王女士说,由于是邻居,她看着韩露长大,“长得非常漂亮,人很朴素,性格也比较内向。”长大后,韩露在市第一麻纺厂上班,后来,她与于英生恋爱,“于的家庭殷实,父亲在市里当干部,母亲是一家宾馆的总经理。”

  韩露和于英生结婚后,生了一个男孩,一家三口住在南山路一套三室一厅的临街的房子里。

  王女士说,她从已过世的韩露的父亲口中得知一些案发情况。据介绍,案发当天是周一,于英生早上带着7岁的孩子去上学,中午时分,韩父接外孙回到于英生家,发现门是虚掩的。韩父进卧室后,发现屋内放着一只煤气罐,阀门打开,满屋都是煤气味,在角落里,还发现一根点燃过的蜡烛。

  “可能是因为煤气量不足,屋内没有发生爆炸。”韩父后来分别给韩露的单位和于英生打电话,确认韩露没有上班后,韩父掀开床上的被子,发现女儿的尸体。

  多名老街坊称,听说韩露被发现时,头被砍断,只连着一层皮。王女士说,她后来在殡仪馆见到韩露的尸体时,其头部被黑色的纱布包裹。

  此案发生后,于英生被警方带走调查,最终被认定为凶手。

  王女士说,当年都传称于英生有外遇,夫妻关系不和,嫌疑最大。

  >>被害人母亲

  坚持认为女婿是凶手

  此案被害人韩露的母亲马女士今年70多岁。在案发17年后,马女士仍然没有原谅女婿于英生,坚持认为他是凶手。

  昨天,记者打通马女士的电话,她在电话中称身体不好,不掌握卷宗材料,也不愿见面。“从1996年到2001年,经过这么多年的调查,公检法都通过了这个结果,怎么会说推翻就推翻。”对于如今于英生无罪释放,马女士表示不认同,“无论他走到哪里,判到哪里,我都坚持认为他就是凶手,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被改判了。”

  马女士的老街坊王女士说,韩露的死对于父母影响很大,她的父亲每日精神萎靡,三年前已去世,“于英生的孩子跟着老两口生活,一直很自闭,经常待在家里打游戏,门都不愿意出。”

  马女士称,她现在年纪已大,虽然不同意现在的结果,但她请不起律师申诉,“韩露也没有兄弟姐妹,我也没有能力让这个结果改变了。但我会坚强地活下去。”

(原标题:当年判决距案发仅10天)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