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打车“神器”烧钱苦战 免费车倒贴钱还有电脑送

2013年08月22日来源:广州日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打车软件成了时下不少出租车司机的必备“神器”。记者顾展旭 摄

  免费车倒贴钱还有电脑送 打车软件8月陷入抢穗“三国杀”

  打的不用风吹日晒,用手机叫车甚至有“免费车”坐还能额外拿钱?司机用打车软件接客,不仅有20元人头介绍费,还有从5元到30元不等的小费,每3天还有拿平板电脑的机会?

  没错,这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就是今年8月广州打车软件市场。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打车软件在这个夏天风生水起,然而广州打车软件市场依然胜负未分,三家公司近身肉搏。

  而在“烧钱”免费坐车等热潮过后,北京、深圳等地政府已出台政策,叫停市场竞争,拟将打车软件收编到政府的统一交通平台。

  上周,爱用智能手机打车的广州女白领小杨收获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大礼包。

  天上掉馅饼?

  乘客打车如同中奖

  像往常一样,小杨用iPhone里的打车软件叫车,准备从广州大道中打车到滨江东。很快,手机软件显示有车辆将靠GPS定位来接她。但和平常不一样,这次来接她的不是一辆普通出租车而是一辆黑色天籁轿车。

  原来,这是一家打车软件公司从本月开始,为吸引乘客推出的优惠措施。在广州的打车用户中,随机抽取幸运乘客。

  幸运的小杨,不但免除了20多元的出租车费用,而且坐上了更舒适的轿车,打车软件公司还送了她一瓶矿泉水、一条手机充电数据线、公交卡套、甚至还有一根彩色棒棒糖。

  “开车的司机告诉我,他是专门从北京过来的。”小杨说,感觉自己那天太幸运了。

  小杨的“幸运”仅是本月广州打车软件市场竞争激烈的冰山一角。

  目前,在广州竞争打车软件公司有三家,这些软件均提供免费试用。

  除了免费搭车,这三家公司还针对乘客提供不同的优惠措施,但基本都承诺,只要乘客使用任何一款打车软件打车,前三次体验就将获得30元的手机话费补贴。

  在此基础上,A公司设置了“闪电打车奖”,如果乘客的打车请求在10秒内被司机接单,就会额外获得10元话费补贴。这一“闪电打车奖”仅针对广州市场,而且仅在8月特定时段有效。B公司则规定除了打车有10元话费补贴外,如果乘客把自己打车照片发到个人微博,并@打车公司官微,就会额外再补贴10元话费。

  刚从上海空降广州的C公司则更加不惜血本。从上周五到本月底,只要乘客使用该公司软件打车并成功上车,每次打车就送10元。而且不限次数。对于广州市内不少10元左右的打车路线,这就相当于给乘客倒贴车费。

  司机大佬欢喜

  2000元外快轻松到手

  除乘客有“福利”,出租车司机对打车软件竞争也很踊跃。

  “就怕这个月结束,下月就没有了。最好每天都有竞争。”来自广州穗盟出租车公司的一位师傅说,他用自己的智能手机安装了两款打车软件。这些软件,不但让他抢到去机场的“大单”,而且规划开车行程也更方便。

  更重要的是,他在车上,每介绍一名乘客用手机下载该公司软件,就能赚到20元人头介绍费。如果是介绍同行司机加入,也同样有着数。

  以本报记者为例,在不到15分钟的车程中,这位司机先通过自己的手机客户端,让记者和同行两个人输入自己的手机号码。如果在1个月内,记者和同行人都下载并使用A、B公司的软件,司机大佬就能在短短15分钟内,获得80元介绍费。而这一程的打的费不到20元。

  “光这两个公司的软件,我现在就有1500多元的额外收入。”这名司机说,预计到月底,不算上乘客竞价打车给的小费,他就能轻松拿到2000元外快。除了补贴话费,打车软件现在可以用捆绑银行卡形式,把优惠以现金形式转账。

  这名司机说,前2个月,打车软件也有优惠,但这个月最厉害。

  来自广州白云出租车公司的一位师傅说,介绍乘客下载打车软件并非次次都能成功,有些乘客担心私人号码被泄露会拒绝。

  这名司机靠打车软件赚的主要是上下班高峰期,乘客竞价给的小费。“比如像太古汇这样的地方,有人赶时间,加价30元打车是常有的事。”

  这名司机回忆,今年春天,第一家打车软件公司刚进入广州时,打车软件公司在广州机场的的士司机饭堂进行宣传。

  “据说在那里摆一张桌子,一个月的租金就要3万元,真是烧钱。”试用了几个月后,这名师傅开始尝到打车软件的甜头。

  “软件是免费的,我一个月用软件,手机流量用7兆就可以。”他说,但是可以接到机场的大单,甚至还认识了常用车的熟客,这让他不用开空车像无头苍蝇般乱跑。

  而且,对司机也有“闪电抢单奖”,每3天在全广州抢单时间第一的司机,就能获得软件公司提供的一台平板电脑。

       为何烧钱?

  利润预计几十亿元 获腾讯、阿里支持

  目前,市场上活跃的打车软件超过20款,此前由于水土不服、相关部门管制等原因,一度尝试在广州大展拳脚的四家打车软件公司已退出广州市场,仅剩一家在苦撑。

  例如,B公司去年11月进入广州,今年三、四月曾由于对市场前景悲观,一度在官方微博发表声明,称退出广州与深圳市场。不过,到了6月,B公司又重新进入广州,最终形成了8月烧钱参与广州“三国杀”的战局。

  据一家公司负责人介绍,目前广州本地有1.1万名司机,30万乘客安装了他们的打车软件,日订单过万,成功率75%以上,可以说站稳了脚跟。

  同时,进入广州的三家打车公司目前正进入第二轮融资阶段。因此,市场表现、使用度和口碑对打车软件公司至关重要。虽然目前广州市场已经打开缺口,但仍需持续烧钱。以最早进入广州的A公司为例,目前还没实现盈利,投入已过亿元。

  有市场机构预计,中国每年打车有4000亿元的生意,保守估计,“调度服务一年或有几十亿元的市场蛋糕”,这还不算植入广告等其他盈利模式产生的利润。

  烧钱的背后,正是市场资金看中其背后隐约闪动的巨大利润。有传闻说,很多风投公司甚至只和打车软件公司谈了几十分钟就马上决定投钱。

  在广州打车软件市场中,A公司获得腾讯1500万美元投资,C公司获晨兴创投数百万美元投资,B公司获阿里巴巴400万美元投资。

  “目前行业态势是大家都在烧钱。”一公司负责人说。这些公司只有一个目的,就是顺利拿到新的融资,而这需要依靠快速增长的运营数据和市场份额。由于竞争越来越激烈,用户获取成本也将越来越高,以前每月烧300万元人民币,接下来可能要烧500万元。

  一名业内人士则分析,“目前整个打车软件市场呈现出一种‘等’和‘拖’的心态,等着新一轮融资到账、等着政府给在线打车一条生路、等着对手撑不下去了死在自己前面。”

  北京打车软件被“收编”纳入官方平台

  除市场前景与盈利模式,打车软件还有被叫停的风险或收编为“国家队”。

  今年5月22日,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下发文件,要求出租车司机卸载手机召车软件。而在北京,早在5月7日,北京市交通委员会颁布了《北京市出租汽车电召服务管理试行办法》,对打车软件进行规范和清理。

  一个月前,北京出台政策,明确手机电召服务商纳入全市统一电召平台,并设置准入和退出条件。成熟的打车软件可通过备案方式“转正”成为官方打车软件,并可按电召标准收费,即时打车收5元,提前4小时打车收6元。另外,官方打车软件不得嵌入商业广告也不许加价。

  昨日,北京市启动了“国家队”打车软件服务。据北京交通委介绍,北京市首批完成与统一电召平台对接的手机电召服务软件已具备上线服务能力,包括易达、移步、摇摇、嘀嘀4家打车软件。

  按要求,接入到北京市统一电召平台的手机打车软件都以“96106”开头,与出租汽车调度中心绑定服务,实现联合交互调派车辆。乘客通过手机软件下单后,司机可以通过车载电召终端和司机客户端手机电召软件两种方式进行应答抢单。

  据介绍,官方打车软件建立了司机、乘客互相评价机制和司机、乘客信用体系。而按要求,官方打车软件可收取至少5元的电召费用,但不允许有乘客加价给小费的行为存在。

  @乘客声音

  @海陆博天:信息安全—直是打车软件APP的一个软肋。开发商、出租车公司、监管部门如何通过技术和法规,限制和处罚司机或乘客通过公开的手机号码骚扰对方,已必须提上议事日程了。

  @杰克杰克:感觉这个软件好像就是给出租车司机提供了一个筛选乘客的平台。根据亲身体会,那些路程占优势的乘客会有一定的优先权;高峰期打车,你去的地方比较偏僻,不堵车,路程长,这种情况相信再让你去和别的一大群要去火车站,要去城里的人去抢车,你会憋屈死吧……  (记者王丹阳 实习生韩晓旭)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