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未婚妈妈携女婴住肯德基两月续:她想回家 跟养父母认错

2013年08月22日来源:北京青年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妈妈携女婴住了肯德基两月》追踪 爱心人愿帮母女渡难关
想回家 肯德基妈妈向养父母认错

小珊所住餐厅的桌子上摆满了好心人送来的生活物品。 摄影/记者 黄亮

听到女儿的近况,小珊的养父流泪了。 摄影/石勇

  昨天,北青报报道了“妈妈携女婴住了肯德基两月”一事后受到了广泛关注,许多热心人士打来电话,愿意为母女提供帮助,也有多家电视台联系本报表示可以帮忙调解。

  而小珊的养父母却态度坚决,不愿意与小珊和解。但当其养父听说小珊两个月来一直夜宿肯德基后,年近六旬的老人眼角泛泪,神色黯然。

  小珊则仍对电视台的调解节目抱有希望,她认为专业的心理专家和情感专家能够打开一家人的心结。

  北京青年报昨天(21日)报道了《妈妈携女婴住了肯德基两月》,此事受到广泛关注。昨天下午,北京青年报记者再次来到肯德基,小珊正在接待前来探望她的热心人士,思思则在她的婴儿车里睡得正酣。“今天有几拨人来看过我,又给钱又拿东西,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真的很感谢大家。”小珊“专属”的座位上,多了很多婴儿用品和食物。

  “你们愿不愿意去我家住?”从大兴赶来的宋女士希望为流浪的母女提供一个安稳的住所,“孩子太可怜了,不能跟着大人吃苦啊。”宋女士抱着自己10个月大的小宝宝,看着与孩子同龄的思思,颇为不忍。

  “我想给她介绍份工作。”宋女士告诉北青报记者,看到报道后,她马上联系了一家位于顺义的儿童慈善机构,该机构目前正在招聘阿姨,主要工作是照顾机构里的孤残儿童,每天只用上半天班,一个月的酬劳在2500块钱左右。“她上班的时候,我可以帮她看着孩子,反正一个孩子也是带,两个孩子也是带。”宋女士表示,她自己是个全职妈妈,照顾孩子不成问题,小珊可以先在她家暂住一个月,等她有积蓄了,想要自己租个房子也可以。“先尽快离开这里吧,大人撑得住,孩子也撑不住。”

  一位在天津承包寺庙修建工程的吴先生还特意请北京的朋友替他看望小珊母女。“她是我老乡,看到她的遭遇,我心里很不舒服。”吴先生说,他也愿意在天津为小珊提供住宿和工作,“她可以去我的工地,无非是多一双筷子。”

  对于众人的关心,小珊很是感动,她也希望能有一份合适的工作,既可以照顾孩子,又可以养活她和思思,“我想去那个慈善机构。”据了解,宋女士联系的慈善机构已经同意让小珊过去工作,目前小珊正在积极与宋女士协调孩子的照顾与住宿的相关事宜。

  令小珊欣慰的是,她最关心的电视台调解节目也找到了她。目前,一档中央电视台的心理访谈节目决定帮助小珊完成她的心愿,已通过本报与她取得了联系。“我们看到报道以后觉得她的事情很值得关注,希望能够帮她调解好与家人的关系。”(文/见习记者 杨凡)

  【新闻内存】

  8月21日,北青报报道了一位来自湖北大冶的女子带着自己9个月大的女儿在朝阳区的一家肯德基住了近两个月,其间,不少热心人士看到母女生活窘迫,自发送来婴儿用品。由于未婚生子,这位由养父母带大的女子与家人产生了巨大的矛盾,在一次争吵之后,她带着简单的换洗衣物北上京城,希望通过北京的电视调解节目为她和养父母解开心结。

【关注】

  听到女儿消息 小珊养父哭了

  昨天(21日)下午,北青报记者联系到了小珊身在大冶市的养父姜禾(化名),提起养女的事,他淡淡地说:“我们已经断绝关系,她的事,我不管。”

  昨天,《东楚晚报》记者赶赴小珊的老家采访其家人。据了解,小珊的养父母育有一位先天智障的儿子,为了生活有所依靠,1989年,在朋友的介绍下,他们从还地桥镇收养了4岁的小珊,后举家迁往大冶市,靠经营一家锁具店维持生计。

  在养父看来,小珊走到今天这步,完全是由于她性格任性造成。“上学上到高二,学费都交了,她却辍学不读。”从那以后,父女间便有了隔阂。姜禾希望女儿有份稳定的工作,再找个老实本分的男人成家,但女儿的做法却与他背道而驰。

  去年初,挺着大肚子回家的小珊彻底激怒了养父母。“我根本不能接受,在我们农村未婚生子是很不好的。”姜禾说,他们一家人曾苦苦劝说小珊,希望她把孩子打掉,但屡屡以失败告终。

  对小珊彻底失望的姜禾在当地公安部门办理了分户手续,将养女的户口从自己的户籍本上分离出去,“我们的父女关系也从此断绝。”

  过了几个月,姜禾的态度又发生了转变。“大家都劝我,说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外面很难生存,我心一软,就让她回来住了。”姜禾坦言,虽然自己同意小珊带着未婚生下的孩子回家居住,但家里并没有为她解决吃饭的问题。在养父锁具店门口的人行道上,处于哺乳期的小珊卖了一个月的气球。

  6月底,在一次吵架后,小珊带着简单的行李,抱着只有7个月大的孩子再次离家。

  当得知小珊母女在北京一家肯德基餐厅的餐椅上住了两个月的消息后,这位59岁的男人忽然顿了一下,神情变得黯然,眼角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他伸出手,抹了一下,又恢复了之前的冷淡,“无论如何,我们的关系已经无法挽回。”而小珊的养母站在一旁,表情冷漠。她先天智力残疾的儿子已经三十多岁,听到妹妹的名字,不停地傻笑。(文/石勇)

  【对话】

  回忆家中往事 小珊主动认错

  北青报:跟养父母决裂以后,为什么选择来北京?

  小珊:北京是大城市,这里的电视台影响力肯定大,大家一看都会很信任。我从小到大跟养父母都没有理性地沟通过,我希望有这么一个机会,在专家的帮助下,跟他们好好沟通。

  北青报:沟通的目的是为了什么?还是想回到他们身边?

  小珊:养父母毕竟是我唯一的依靠,我以后也是他们的依靠,我还是希望能够跟他们打开心结,让他们重新接纳我。

  北青报:你觉得养父母会重新接纳你吗?

  小珊:他们其实还有一个儿子,但是从小就有病,生活都不能自理,他们领养我也是想要有个人能够给他们养老送终吧。毕竟我们都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了,如果能够聊开,我觉得他们还是会接纳我的。

  北青报:你们关系一直都不好吗?

  小珊:我跟养父还好,跟养母关系差一些。她对我特别不满意,一点小事没做好就会骂我,有的时候拿棍子打,我们友好的时间不超过3天。

  我养母没什么文化,她可能觉得自己的生活挺苦的,就把怨气撒在我的头上。我也试过在她门上贴字条,希望她不要这样,但根本没用,没有办法沟通。

  北青报:你觉得自己有不对的地方吗?

  小珊:我其实也有问题,我意志力比较薄弱,也没什么主见,又不会识人。弄出未婚生子的事,他们对我有不满也可以理解。但是我其实也是有能力的,我希望他们可以认可我,不要老觉得我没用,老骂我。

  北青报:万一电视台也不能调和你们之间的关系呢?

  小珊:(捂住脸想了一下)我不知道,我来北京就是想找电视台帮我调解的,我觉得那些心理专家应该可以帮我。(文/见习记者 杨凡)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