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教育部“史上最严减负新规”会否又成一阵风?

2013年08月24日来源:新华网 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新华网上海8月23日电(记者仇逸、潘旭)开学在即,学生减负再次成为全社会的呼声。教育部22日公布的《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征求意见稿回应了社会关切:规定小学一年级新生入学后,要严格按照课程标准从“零起点”开展教学,小学不留书面家庭作业,一到三年级不举行任何形式的统一考试等。

    然而,面对这个被网民称为的“史上最严减负新规”,学生、家长和业界人士对真正减负的信心依然不足,部分学生、家长甚至并不“领情”。

    新规定涉及面广且态度严厉

    教育部日前公布的《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征求意见稿包括:严格实行免试就近入学,严禁分重点和非重点班,教学不得拔高要求和加快进度,不留书面家庭作业,一至三年级不举行任何统考,全面取消百分制、采取分级评价,教辅材料“一科一辅”,严禁违规补课,每天锻炼一小时,教育部门每学期公布督导报告等。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相比以前的减负措施,此次的十项规定涉及面广、态度严厉,基本涉及了学生负担过重的方方面面。

    上海市金鼎学校学生马思远,开学后将读小学三年级。听到不留家庭书面作业这个规定后,他很高兴:“太好了,一二年级的时候我们没什么作业,当时我妈妈还说我以后读高年级了就苦了。”

    事实上,近年来,教育部已多次出台减负措施。早在1988年,当时的国家教委就发布规定,减轻小学生课业负担;2000年,教育部再次下发《关于在小学减轻学生过重负担的紧急通知》,要求“切实把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减下来”;2004年,教育部再次提出新形势下的减负措施——“五坚持、五不准”,要求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和中小学严格执行。其中就包括了坚持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学校一律实行免试就近入学,不准占用学生休息时间组织集体补课等规定;2010年出台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发展规划纲要》将“减负”作为教改的重要目标;2011年的全国两会上,“减负”首次写进政府工作报告。

    在此期间,几乎每年教育部的发文都有与减负相关的措施,此次更是拟推出十项严规。上海市教育学会会长张民生认为:孩子的课业负担问题全社会关注,教育部的措施,回应了社会关切,无疑是积极正面的。

    “减负是孩子身心健康发展的必需。”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党委书记、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儿童保健学组副组长江帆表示,“以儿童睡眠为例,小学生的平均睡眠时间应该在10小时左右,但实际上很少有学生能做到,严重的课业负担是主要原因。”

    三令五申或比不上“一分两分”

    在叫好的同时,张民生等教育专家坦言,从过去的经验教训看,拟出新规存在落空的可能。“过去的减负行动每每声势浩大,但是三令五申比不上‘一分两分’。学校可能阳奉阴违,家长可能变本加厉。在当前的机制和社会舆论、文化背景下,减负很容易一阵风。”

    “我们做过多次调查,发现虽然出台了各种举措,但是绝大多数小学生开学后从早上8点到晚上9点,除了吃饭、上厕所等外,始终是一个学习状态。学校减掉的,家长会加上去,似乎是一个不变的常量。仅仅简单规定不得怎么做,很难真正改变现状。”上海教科院普教所原所长傅禄建表示,“如果年年谈减负,却减不下来成了一纸空文,不仅损害政府公信力,也令‘减负’实际更成了‘增负’。”

    “学校布置的作业、考试少了,外面的培训课、作业、竞赛就多了。”上海市威海路第三小学学生周俊霖说。

    一些家长对这些规定能否真正起到减负的作用表示担忧。新学期临近,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小学的一名小学生家长正在整理女儿的三个书包——一个是上学用的书包,一个是上语文、数学辅导班的书包,一个是上英语辅导课的书包。

    “你不做功课别人都在做,你不补课别人都在补。”这位小学二年级家长表示,“我们已经上了‘快乐教育’的当了,现在孩子排名靠后,大人、小孩心情都不快乐。希望不要再搞‘华而不实’的减负了,宁可学校好好教、考试认真考,家长、孩子还可以省点力气。”

     关键还是育人观念和考核机制的转变

    “如果我们的教育行政部门不把升学率作为政绩,作为指挥棒,不在任何会议上进行比较、攀比,如果我们的低年级教师没有学生成绩、班级排名等考核压力,教学质量监测真正不只看分数,减负就有希望。”张民生建议,从教育行政部门到校长、普通教师统一认识,严格执行出台后的措施,是减负的关键。他还表示,家长和社会要支持学校的改变,要通过各种手段加以监督。

    “真正落实减负的规定,关键还是育人观念和教育考核机制的转变。”上海外国语大学静安附属小学校长张敏说。

    “现在课外教育畸形发展,许多孩子上一个好的初中、高中,要奥数、作文等好几个证书当敲门砖,这样简单规定学校不留作业、不考试,没有充分对症下药。”复旦大学教授任远表示,只有从根子上改革当前的招生、评价制度,减负才能命中靶心。

    傅禄建认为,除了简单地通过行政指令来规定不得做哪些外,学校更应该从教学内容、教育方式上加以改变,改变传统的应试教育,多用快乐、健康的内容来充实课堂;不是简单不留作业不考试,而是留怎样的作业、怎样合理地考核学生的综合素质。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