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党政机关出差会议定点饭店乱象:发票报销藏腐败

2013年08月26日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四星级以上酒店接近一半 虚报人数“做发票”成潜规则

  上海法官“招嫖门”落幕不久,另一个名词已悄然成为舆论焦点——党政机关出差会议定点饭店。

  2006年,财政部开始推行的党政机关出差和会议定点饭店制度,被视为遏制公务浪费与腐败的一大“利器”。但如今,上演“招嫖门”的夜总会正顶着这一牌子,巨大的反差刺激着公众神经。

  “定点饭店‘定了就完’,监督缺失导致乱象丛生。”这是反腐专家、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对定点饭店现状的概括。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逐一梳理了全国31个省(区、市)的4740家定点饭店后发现,在“档次适中,价格合理”的原则之下,四星级和五星级的酒店数量仍接近一半,奢华服务项目屡见不鲜,而虚报消费官员人数“做假发票”,已成为某种潜规则。

  “三星级以下为主”?47.18%是四星以上

  47.18%,这是中国青年报记者统计的全国四星级以上定点饭店的比例。

  2006年末,《中央国家机关出差和会议定点管理办法》规定:“中央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出差实行定点住宿,中央国家机关和直属事业单位实行定点办会。”抱着加强对公务消费监管的目的,定点饭店制度由此“问世”。

  谁能成为定点饭店?在政府统一采购中,以24个字为招标原则:“数量适当、布局合理、档次适中、价格优惠、公开公平、上下结合。”

  其中,“档次适中”、“价格优惠”是重要标准。财政部2012年发布的《关于做好2013-2014年党政机关出差和会议定点饭店政府采购工作的通知》中更明确规定:“出差定点酒店以三星级以下(含三星级)为主。”

  而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逐一梳理了财政部主办的“党政机关出差会议定点饭店查询网”后发现,当前,在全国31个省(区、市)中,有明确酒店信息的定点饭店共计4740家,除去910家星级不明的酒店外,合计有3830家。其中,三星级酒店1746家,四星级酒店1438家,五星级酒店369家。三星级(及以下)酒店的比例,仅占52.82%,四星、五星级酒店合计占了另外“半壁江山”。

  从定点饭店的总数上看,浙江、北京和湖南分别以300~400家的规模位居前三名,但五星级定点饭店,多集中在北京、浙江、海南等一线经济及旅游业发达地域。在海南省,五星级定点饭店的比例,接近总数的20%;在山西省,四星级以上定点饭店的比例,超过55%。

  4740家定点饭店的星级划分中,另一细节也耐人寻味。

  中国青年报记者发现,在“党政机关出差会议定点饭店查询网”上,除去从一星到五星五个常规星级以外,还有一种称之为“未定”。它包含各个价位的酒店,种类非常齐全,数量达到910家之多。也就是说,在当前的定点饭店中,有近20%没有星级标准。

  这其中会有什么猫儿腻吗?“‘未定星级’可能出于两种情况:一是该酒店尚未来得及获得相关部门的评估,另一种则是存在‘故意’的成分。”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李成言这样向记者分析。中央党校教授、反腐专家林喆则认为:“‘未定’就表示灵活,说明有‘作价’的空间。”

  惊人折扣价是“馅儿饼”还是“陷阱”?

  党政机关出差会议定点饭店,本意是用较低的价格,拿到一批特定酒店作为出差、会议地点,既节省公务开支,又能实现方便监督的目的。

  因而,国家对定点饭店的“价格限制”,最为硬性。《中央国家机关和事业单位差旅费管理办法》中,对住宿与报销标准的上限规定是:“副部级住套间,每人每天600元;司局级住标准间,每人每天300元;处级以下两人住一个标准间,每人每天150元。”

  从上述限定价来看,定点饭店的利润空间不大,不该成为高档酒店竞相追逐的“香饽饽”。但下面两组数字,却似乎诠释了相反的结论:

  “党政机关出差会议定点饭店查询网”显示,2006年刚起步时,全国党政机关出差和会议定点饭店数为2600多家,如今,则接近5000家,“总数翻了近一倍”;中国青年报记者进一步统计,网站公示的采购《协议价格表》显示,四星级以上高档定点饭店中,客房和会议室价格均分为“门市价”和“协议价”。住宿一晚的“门市价”,动辄达4000~7000元,而“协议价”多在500~600元内徘徊;会议室的“门市价”有的高达数万元,“协议价”却能低至2~3折。

  为何一些高档酒店不惜以“惊人折扣”换取成为定点饭店?高档定点饭店,是否真能如此“物美价廉”?

  “从酒店的趋利本性看,这是不合理的,其中‘暗箱操作’的部分值得注意。”林喆教授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记者实际调查发现,一些高档定点饭店的惊人协议价,的确只是“看上去很美”——有的甚至成为“推高”公务会议消费的钓鱼池。

  中国青年报记者拨通了北京城郊、上海及天津的15家定点饭店电话,询问是否能以“协议价”订房,其中有6家明确表示可以,剩余则以“旺季无空房”、“未达到团体人数”等理由婉拒。“200元一个标准间(门市价为1560元/天——记者注)肯定拿不下来,您跟销售经理联系吧。”北京和园景逸大酒店这样回复。上海鼎园瑞峰公寓酒店则回复:“基本上《协议价格表》里写的是最低价,一般都有上升空间。”

  “如果真的以协议价格结算,多数情况下,‘定点酒店’自身根本无利可图。”中国饭店业采购供应协会特聘专家赵焕焱曾向媒体分析,但为了留住公务采购客源、提高酒店名望,一些饭店仍然“割肉”竞标,在成功进入目录后,就采用“钓鱼销售”战略——你以为协议价很便宜,等电话打进来了,告诉你,市场价的房间有,协议价的房间没有。

  在日前湖北媒体的调查中,上述场景就“被上演”。比如武汉丹枫白露酒店(四星级)的标准间,协议价是300元/天(门市价为2100元/天——记者注),但当记者欲以此价格订房时,销售人员却以“房型已订满”为由,拿出“行政楼层”和“女士楼层”来卖高价,价格则翻至700元/天左右。

  不发布空房信息,也是一些定点饭店惯用的“钓鱼”手段之一。

  根据相关规定,中标的定点饭店要定期在“党政机关出差会议定点饭店查询网”和“中央政府采购网”上公布空房数,以便公务人员作出合理选择。但中国青年报记者在“党政机关出差会议定点饭店查询网”上看到,绝大多数饭店的“空房”一栏,不显示任何数据。

  业内人士透露,这是给定点饭店与会议主办方留出“讨价还价”的余地。“一旦公布的空房间数量有限,生意就跑了;而一旦公布有足额的空房间,就没有理由讨价还价了”。

  于是,出于对时间或地理位置的考虑,一些公务出差、会议只得“被迫”高消费。

  “某些定点饭店打着‘折扣诱惑’的牌,当政府真来埋单时,再赚取更多。”李成言教授认为,这违背了定点饭店制的初衷,反而让“三公”消费居高不下。

  发票“作价”报销成隐藏腐败方式

  “超标协议房”与“豪华服务”并存,这是记者梳理中发现的又一定点饭店乱象。但普遍存在的发票“作价”潜规则,却能把一些公务差旅的腐败迹象,悄悄抹平。

  根据《中央国家机关和事业单位差旅费管理办法》,哪怕是副部级人员住“五星套房”,最高也不能超过600元/天。但在4740家定点饭店中,记者发现,高于600元/天的协议价并不鲜见:

  比如,首都大酒店的故宫观景套房门市价3400元/天,协议价为700元/天;华侨宾馆的总统套房门市价2万元/天,协议价1500元/天;北京行宫国际酒店的豪华套房门市价5088元/天,协议价为1680元/天……而且,上述“超标价”均被明示在《协议价格表》,无任何“畏惧”色彩。

  提供豪华娱乐服务,也常被作为上述酒店招揽公务客源的手段之一。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党政机关出差会议定点饭店查询网”上看到,定点饭店多位于市中心交通便利处,但位于城郊的温泉、度假村也占一定比例。后者当中,酒店详细介绍一栏里,不时出现下述字样:“有桑拿、SPA、室内外温泉池、游泳池、室内网球场、乒乓球、台球、棋牌室、室内羽毛球、射箭、电玩、KTV等”,“超大亲水空间,原始丛林的生态之美,提供一站式度假生活体验”……

  无论“超标”住宿还是娱乐,皆花费不菲,它们是怎么嵌入公务出差、会议报销当中的?记者调查发现,秘密就在于发票“作价”。

  比如,上海银河宾馆的套间、标准间及单间协议价,皆高出指标100元。记者拨通该饭店电话,对“超标价”表示犹豫时,饭店人员给记者支招称:“400元/天已经是最低价了,不过,发票可以不放在‘住宿费’里,放在‘会议费’里消化”。

  在记者随机调查的15家定点饭店中,有4家直截了当地表示:“可以作价”。

  北京某三星级定点饭店工作人员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详细透露了发票“作价”的原理:“发票的抬头,是单位名称、联系人信息、联系方式、会议名称,下面就是房、餐、会,更具体的就没有了。需要写的就是‘哪天到哪天’、‘多少人’来开会。”他表示,“在饭店的所有消费,都能开成一个会议费,做进一个发票里。按中央的标准,人均不超过400块钱(包括餐饮)1天,按标准给您分摊。您还没做预算上报的话,可以增加参会人数、天数,把这笔钱合格地做到您的账上,由您回去报(销)。”

  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将其比喻为:会议费是一个“篮子”,饭店提供的购物、娱乐、甚至色情消费,都能装进去。钱花多了,还可以通过虚报参会人数来找补。“饭店不说,真实性就很难查”。

  据媒体报道,在苏州和上海的定点饭店中,就有不少设专柜卖国际名牌,绝大部分针对的是官员群体。因为“他们当中不少人,甚至连毛巾、卫生纸都开成会议费的发票”。

  一些色情业也悄然进入定点饭店。林喆教授透露,不久前她在鄂尔多斯出差时,在一家定点饭店就收到过色情卡片,“上面不仅留下了电话、照片,甚至写着‘层层把关、绝对安全、全套服务、还有发票’的字样。”

  “不得不承认,有时候这些定点饭店变质了。它们成了藏污纳垢的地方,甚至连一些不是定点饭店的都不如。他们仗着自己的后台硬,‘严打’打不着,变得肆无忌惮。”林喆教授这样慨叹。

  对定点酒店采用“经常化”巡查机制

  种种乱象都指向一个严肃问题:谁来监管公务定点饭店?

  竹立家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对定点饭店“定而不查”,极易促使其成为腐败新温床。

  “定点饭店不是说硬件达标就行,‘定’了就完。政府对于成为定点饭店的酒店,在平时的相关审查方面,要比其他饭店更为严格。因为它们是通过申请、投标这些公开透明的过程,自愿被‘定点’,这就表示,你要承担更多责任和对自我的约束。”竹立家说。

  李成言教授认为,“垄断滋生腐败,监督又不到位”,导致一些定点饭店乱象丛生。“政府也应随行就市,接受市场的监督。”他说,有关部门不妨重新作出规定,“重新筛选朴素一点的酒店,而不是采购最贵的”。饭店列入定点目录之后,公务人员对某些豪华服务,要管住自己的腿、嘴、手、钱;相关单位也要对报销单据加强审计,“审计是最好的监督”。

  林喆教授则提出“监督须‘经常化’”一说。她认为,纪检部门应该定时、定点地经常下到定点饭店中去审查,避免对定点饭店“放松警惕”,最危险的地方成了最安全的地方。“同时,一旦发现问题,要彻查到底,绝不姑息”。

  中国人民大学危机管理研究中心唐钧主任则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要“医治”定点饭店的一些“顽疾”,政府、酒店和社会三个主体,都要出力。

  “政府方面要强化监管,从源头上把好差旅必要性和意义评估的关,只出必要和有意义的差,对‘三公’消费的公共资源负好责任;另一方面,从财务管理和审计制度方面,把好经费使用的关,做好举证倒置,便于有效地回应群众质疑。”唐钧说。

  而对定点饭店来说,要加强行业自律,建议通过行业协会自治等方式,对违规酒店处以罚款或取缔资格,以达到净化风气的效果。“在法治社会中,这是酒店想做政府采购生意的必然要求,也有助于形成风清气正的良好市场环境。”

  此外,社会也不能缺位。“公众和媒体可以在合法范围内,进行有序、有效的监督和举报,形成社会监督的氛围。”唐钧说。

  叶青还对媒体建议,为了解决会议费问题,要把“领导审批制”变为“企业申报制”,给公务出差、会议消费预先划定一个“上限”。“比如某个部门今年打算开10个会,分别有多少人、在哪些定点饭店开,交申请到财政局。批准之后,就相当于定了‘上限’了,实际花销后,由财政部门直接通过国库向酒店支付,超过‘上限’不予支付。这样酒店基于自身利益,肯定能控制好成本,不会‘纵容’公务人员购物、娱乐等。”他说。本报记者 王梦婕 实习生 王景烁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