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北京飙车党称不惧警察轰:我们不惹事 只是娱乐

2013年08月26日来源:北京青年报编辑:陈剑锋我有话说

 

    专找人少无监控马路 无视法律规定 队伍日益壮大———

    “哥们你这车没换轮胎啊?”“不用换,这个车原厂轮胎最匹配。”

    这是前天晚上东坝一条马路上一场街头飙车结束之后,观众和车手之间的对话。在他们的身后,刺眼的氙气大灯、欢呼的美女观众以及停靠在路边的各式“参赛车辆”,是每周六晚间东坝地区的中国版“速度与激情”。简单的直线加速赛比拼的是选手的技巧,以及车辆的性能。

    然而,在这“速度与激情”的背后却隐含着对法律的无视。事实上,2011年的刑法修正案特别增加对飙车的处罚,其中明确规定,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处拘役,并处罚金。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然而,飙车党们为何还要违规飙车,这背后又是怎样的一个利益圈?日前,北京青年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现场

    无名马路“上演”改装车赛 车辆超速逆行噪音大

    在东坝地区,北青报记者向多名居民询问深夜飙车一事,居民均表示“听说过”,但并不清楚具体地点。然而当北青报记者晚上10点从西向东穿过楼梓庄桥时,马路北侧一个路口内,发动机的轰鸣以及人群的躁动似乎宣告着一场狂欢。

    这是一条南北向的无名马路,马路东侧是一个物流基地,其左侧是一个钢材交易市场,马路的尽头是一个转弯,通向西侧的机场第二高速辅路,晚上基本没有车辆经过。马路大约10米宽,中央两辆大众尚酷已经停在了斑马线上,两辆车中间站着一位“裁判”。他分别向两辆车的司机询问了一下。“准备好了吧?别挂在倒挡上,两边人让开点。”裁判说。而两位车手有如电影情节一般,互相对视了一下,摇起了车窗。两辆车的发动机相继发出蓄势待发的轰鸣声,站在两辆车灯晕中的裁判看了一下前方的道路,确认来向没有车辆之后,“3、2、1,跑!”

    车胎“挠”了一下沥青路面之后,急速旋转起来并发出刺耳的声音,两辆明显经过改装的车一下蹿了出去。伴随分贝极高的发动机轰鸣,汽车在换挡时连续发出“啪啪”的爆破声。原本安静站在马路两侧的人群瞬间陷入沸腾,纷纷向马路中间聚拢,试图辨别两辆车的战绩。

    前晚比赛于8点30分开始,参加比赛的车辆起初超过了30辆,大部分是大众品牌的改装车,也有相对高档的奥迪R8和奔驰SLS AMG。比赛的项目则是最简单、最刺激的0至400米直线加速,先到终点者为胜。

    其中一辆车需要在逆行方向上行驶,因此道路的两端都有人负责监控,一旦来向有车,比赛则不会开始。在比赛结束之后,两辆车会趁着比赛间隙沿着马路边缘开回起点。

    而现场围观的群众很多,其中还有不少住在附近的工人,也有一些观众试图加入这个圈子。两位观众不时地走上前去,向排队参加比赛的车手咨询车辆的改装情况。

    组织

    “圈子”私下组织 现场任何人都可参加

    所有车辆都是“捉对厮杀”,而车手可以随意决定自己的对手。在一辆宝马车连续跑完一圈,开到起点时,车手摇下车窗对着一辆大众车手说:“哥们咱俩来一圈?”而对方也欣然接受,但几位车手均表示,不存在赌约。配对的车辆大多是同一个档次,而售价超过200万的R8以及300万的SLS AMG出场时,总会受到额外的关注,“重头戏来了”。

    “看谁跟谁的车差不多就去比一比。”现场一位车主向北青报记者透露,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参赛,“看到和自己车性能相当的车就上去试试呗,主要看价格和动力呗。”

    而关于比赛的组织,车手们并不多说。前来参加比赛的车手们大多有女孩相伴并且互相熟识,在比赛结束之后,车手及女孩们便三五成群开始聊天、点评战绩和车辆。而现场的“裁判”也是普通的爱车者,有车手在跑了几圈之后,就会把车停在路边,改当裁判,而此前的裁判则钻进自己的座驾中,驶上起跑线。

    在比赛之前,裁判要求两位车手将车停在同一条线上,此外还会提醒车手关好窗户。但比赛的节奏很快,大约四五分钟就会有两辆车驶上起跑线。一位车手刚刚把车停好,想要回头去拉上安全带。而裁判的手已经指向了天空,车手赶忙坐正,双手握紧方向盘。话音未落,车辆就已经冲了出去。

    每个车手都有自己的车辆,而一些车手之间也并不介意换车开。“我今天输得够多了,不在乎多输一场,我得开他的车拿个首胜。”一位车手坐在一辆GTR中,对旁边朋友打趣道。在他的车后,已经排了四五对车。“今天车已经算少的了,平时得有这一倍多。”一位“裁判”说。而周围的观众则感叹,“来看的人越来越多了。”

    前晚,大约80辆车停在路边,大多是经过改装的小轿车,而参加比赛的车辆大约30辆,其中大部分车都是反复参加。大约零点时,观众和车已经少了大半,比赛大约于1点结束。

    起源

    改装车派对 不惧警察来轰

    “那里最开始是一个大众车改装店带改装车试车。”玩改装车5年多同时也自己飙车的王强(化名)说,东坝改装车聚集地形成于两年前,最初,东坝一带常有约30辆车来此试车。“都是改装店自己改的车,没事上去跑一跑,试试车的性能,那会儿围观的人很少。”王强说。

    由于该路段位于北京五环外,夜间人烟稀少,路边没有摄像头,因此,在改装车圈里互相传,知道的朋友越来越多,聚过来试车的人也越来越多。“很多人并不上去试,也有人是慕名前来赏车的”。

    “都是以30万的车和50万的车为主。”王强说,前晚的聚会,来了约80辆车,属于中等规模,顶峰时期有过150辆,周边道路都会停满车,偶尔还会有价值几百万的“超跑”露面。

    除了东坝之外,市区周边的一些地段也是改装车聚集的地段,而且“历史”也更加悠久。其中左安门外的护城河边偶尔会有“玩外观”的车主聚集。所谓“玩外观”,就是通过改善车辆外观,让车辆更加漂亮。此外,一些远郊区县也有改装车“飙车”的活动,但由于多种原因人气不足也就逐渐消失。此前,良乡大学城附近的空旷道路曾有飙车,但因为占道等问题发生纠纷,活动此后便取消了。

    “我们不惹事,只是娱乐。我们跑的路在夜里车少,也不挨着居民区。赛车前,我们有人确认没有车在路上,路口也有人帮着看。”王强说,和不少飙车族一样,他们清楚自己的行为并不正确。“我们不拦路,不能像《头文字D》那样封路,那是违法的,别人会报警。”

    “今天真不错,都这点儿了也没来警察,搁以前早有警察来轰了。”前晚11点30分左右,一位“裁判”看了下表,笑着说。附近的工人告诉记者,此前虽有警察试图阻止,但效果并不好。

    车手

    “想赢就要改装车”

    改装车主要分为“动力”和“外观”两种玩法,而东坝这边则是“玩动力”车主的聚集地。一位中年车手把自己驾驶的丰田锐志停在路边,打开发动机盖,“已经跑了五圈了,让车歇会儿。”这辆车刚刚在比赛中胜过一辆现代飞思,“那飞思没戏。”车主一脸不屑地说,他主要为这辆车更换了排量更大的引擎,改造了排气和进气系统以及悬挂。

    而飞思的车手坦言,由于这辆车刚刚引入国内,改装件并不多,他只是更换了更大尺寸的轮毂和更宽的轮胎,表现不佳也在意料之中。除了硬件之外,车辆的调校以及行车电脑设定的更改也很必要。驾驶一辆红色三菱的车主表示,他的车在经过调校之后,前三挡的爆发力极强,但后劲略显不足。

    王强介绍,改装车辆的动力分为“一、二、三阶”,这一说法多指大众品牌的车辆。其中,一阶指的是改变行车电脑的参数。“通过提升汽车电脑输出信号的马力,以配合涡轮的性能。”王强说。由于车手大多使用自动变速箱,行车电脑的调整可以增加动力。“出厂的设置,主要考虑的是舒适性,而调整行车电脑就是把车辆的潜能发挥出来。”在汽配店中工作的周师傅说,“比如电脑默认2000转换挡,可以把电脑调整到6000转换挡,这样动力就提高了。”

    从车手们的对话可以看出,他们大多对车辆改装有不少了解,而大部分车主也会“慕名”前往一些知名的改装店进行车辆改装和调校,可以看出这是一个虽然隐蔽但正在慢慢成熟的市场。

    隐患

    改装引擎来自二手或者故障引擎

    “你拿20多万买个尚酷,再花20多万改装,到了东坝那见谁爆谁。”在西三环经营一家汽配店的老板说,“大众的车最多吧,大众的车好改。”他介绍,在车手换用更大的涡轮之后,车辆的动力性能得到提高。之后车辆的其他配件也需要“升级”以匹配发动机。

    王强表示,改装的第一步,就是调改行车电脑,费用并不高。而二阶甚至三阶的改装价格则步步飙升。以轮毂为例,一般车手都会更换轮毂,一个轮毂的造价就在1万元左右。“汽配城里有很多,但多数是国内小厂自己铸的,隐患很大。”王强说,因此不少车手都到“酷车小镇”购买从国外进口的改装件。“一般售价20多万的车,三阶的改装多在10万以上。车价越贵的车,改装的费用就越高,所以说改装车价格没谱。”王强说。

    在改装车市场上,北青报记者发现,针对某一项的改装都没有明码标价,交易价格更多的是讨价还价之后的结果。周师傅表示,现在国内常见的一些品牌的车,都有国外厂家生产改装配件。“大家比较认可的,比如大众的车以及福特福克斯什么的,都有原厂的改装件,改装起来比较容易。”他说,但更换引擎则是相对麻烦的问题,因为引擎的来源并不多。

    “可能是从别的车上拆下来的,也有的是国外出现问题的引擎。”周师傅介绍,一些国外厂家会把出现问题的引擎直接当废品卖掉,但其实只有一部分是有故障的。国内的一些改装店会通过多种渠道“淘”到这种引擎,然后把故障修复,就可以安装到改装车上去了。

    周师傅表示,在北京“酷车小镇”和朝阳公园附近是改装店的聚集地,而位于西三环的西国贸汽车城里面只有两三家能够“爆改”车辆的店面,其余的店面针对车辆的只是简单的外观、轮毂和悬挂的简单改装。

    “我们老板以前也是玩车的,也帮人改车,后来发现那种大改动不挣钱,现在我们的店只做简单的改装,这里的大部分店面都是这样,还是这个挣钱。”在西国贸汽车城的一位修车师傅如是说。

    问题

    藐视法律

    公路飙车应该如何处罚?

    而对于改装车而言,最大的问题就是验车。周师傅坦言,改装过的车都没法正常通过车辆年检。“都得找人才能过,即使你就简单地改了改外观。”周师傅说,从最小的车辆喷涂,到引擎升级,都是没法在车辆管理所备案登记的。不能登记备案就意味着无法通过车辆年检,而司机们都知道,只需要找到一个在车辆检测场门前徘徊的“车虫”,付给他几百元的费用,什么样的车都可以通过年检。

    北青报记者在东坝飙车现场看到,这里的车辆有的是北京牌照,也有外地牌照,包括山东、广东等。而还有些车完全没有牌照,或是将牌照用迷彩布遮挡上。这些车辆是如何通过年检的?

    此外,针对有人在东坝飙车一事,警方表示,将展开进一步调查。2011年5月1日起施行的我国刑法修正案中,特别增加对飙车的处罚,其中明确,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处拘役,并处罚金。

    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文并摄/本报暗访组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