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北京盲道:盲人称走盲道就是作死图

2013年08月27日来源:北京晨报编辑:倪小玮我有话说

  

  

  北京的盲道近1600公里,足够从北京一直铺到湖南省会长沙,长度世界第一。五环辅路上、甚至高速公路边,都铺设有盲道。这么“健全”的盲道是否真让盲人出行感觉到了便利?日前,北京市残联研究室主任厉才茂的一句“北京的盲道也许建多了”引发社会关注。晨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北京的盲道遍布全市,但盲人出行却基本上并不走盲道。记者在采访时,不止一位盲人说:“我们从不走盲道。”这似乎是对所谓“世界第一”的北京盲道最“无情”的讽刺。盲道可以铺设在行人稀少的五环辅路,却铺不到银行医院、铺不进居民小区。盲道是给能看见的人“看”的,而不是给看不见的人走的。当盲道的建设不再止步于道路验收的冰冷规定,而是按需而设,“盲道”才能改变目前“盲目之道”的尴尬。

  探访

  大城长道 盲道修到五环边

  记者日前顺着五环路走了一圈,南五环、东五环基本没有辅路,北五环因奥运会召开的原因比较繁华,但过了京藏高速再往西五环,辅路就不连贯了,这些断断续续的铺路上,都铺设有盲道。

  五环路全长接近100公里,主要的功能是城市快速路,也就是走车的。记者在比较畅通的北五环辅路上观察,除了不时有车经过,路上的行人可以用“人烟稀少”来形容,更别说视力残疾的盲人。

  没有行人走,这些人行道都成了停车的地方。在北五环来广营西路北侧辅路上,一些机动车都直接压着盲道停放。

  盲人直言 “走盲道就是作死”

  五环辅路上行人稀少,几乎没有盲人走盲道,那城里家门口的盲道,利用率如何?

  “现在基本上没有盲人使用盲道。”在双井桥附近一家盲人按摩院工作的赵师傅一边摇着头笑着,手里却没有停下为客人按摩的工作。“盲人不走盲道是因为什么?”记者问。“视力没毛病的人会按照盲道走吗?不会吧?因为有很多障碍和设计不合理的地方。我们也一样。”

  赵师傅和3个同事一起在附近合租的房子,坐车一站地,走路大概 10分钟。赵师傅说,他们4个人中有一位李师傅是视力障碍,所以基本上下班都是4人结伴而行。

  “从家到按摩院的路我们已经一块儿走了快3年了,没我领着,他们也没什么大问题。”李师傅告诉记者,“但是比如去银行、医院、邮局,基本都是我领着他们。”而李师傅所说的“领”,也全凭自己只有0.08的视力和手中的盲杖。“肯定不会走盲道。”李师傅对于盲道甚至有些“排斥”:“让我走盲道,说句话糙理不糙的话——就是作死。”

  实地体验 “走到人家餐桌上”

  为了体验盲道,记者特意在晚上 7 点与赵师傅一起从按摩院往租住地走。出了按摩院大门,赵师傅用盲杖有节奏地左右划点,准确地下了两级台阶。赵师傅说,这家按摩院开了大概4年左右。“开的时候,门口的路还没有整修。”整修之后的路,在靠近马路牙子的地方设有盲道。但盲道只是“规矩”地沿路铺设,却没有“贴心”地在按摩院门口拐个弯,为每天出入这里的4位盲人师傅服务。

  按摩院位于一个小区的一层底商,同为底商的,还有至少四五家餐馆。夜幕渐渐降临,这些餐馆纷纷搬出了桌椅,摆起了消夏露天排档,这些桌椅把近 50 米的盲道占了个严实。“每年夏天,别说盲道,连便道都走不了。”赵师傅用手中的盲杖敲了敲,下了便道,延马路牙子继续往前走。

  赵师傅边走边说,这条路除了每周一天休息之外,他每天都要走两遍。“这种走熟了的路还好,您想想要是个陌生的地方,我按着盲道走,那不是走到人家餐桌上去了?”

  关键缺失 银行医院缺盲道

  赵师傅说,自己算是盲人里“胆儿大”的。有时候没有别人带着,自己也试过几次走盲道去一些“生路”。“但是顺利的时候少,吃亏的时候多。”赵师傅说,有的盲道直接就修到过街天桥下,那不想过天桥的盲人就得再转身走回去,很容易和上天桥的路人撞上。有的盲道铺设在公交站,沿着盲道走就会撞到排队等车的乘客。

  而一些像银行、医院、药店等日常生活配套设施的门前,往往却缺少盲道的“对接”。赵师傅说,每天往来的这条路上至少有农行、中行、邮储银行3家银行,1家邮局,2家药店,隔一条街有1家社区卫生所,但没有一处能有盲道连接。位于双井路口的中行甚至要上台阶、穿广场后才能到达。“一般去银行这些地方,我们还是让小李带着。”赵师傅说。“刚来这边上班时,一次想去社区卫生所看感冒,我就试着走盲道自己走过去,结果盲道恰巧在卫生所门口中断。我以为这是个小路口,来回走了3趟,还是里面值班的医生看到了我才把我领了进去。”

  除了医院、银行,今年7月,东城区图书馆设立了盲人阅览室,像这样为盲人服务的专用场所,记者依然只看到盲道“过门而不入”。

  阅览室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图书馆内的无障碍设施,比如为盲人服务的扶杆等都已经基本配备齐全,但出了图书馆大门,所有市政设施还都与以前一样,盲人如果对周边环境不熟悉一样迷糊,“也没有听说要有什么改动。”

  使用现状 占用盲道“不在意”

  昨天上午,记者沿三环从劲松桥到三元桥调查发现,一路的盲道被占用、缺少地砖现象数不胜数。在国贸桥南的便道上,几辆货车正在为路边的餐馆、便利店送货,车就压在盲道上。“我们马上就走。”见记者过去询问,司机赶忙说,“送货只能把车停在这儿,也没别的地方停。”

  在双井桥东北侧的一条道路上,一个摊贩将挂着“哈尔滨烤冷面”的三轮车停在盲道上,旁边还围着不少食客。“我没看见这是盲道。”摊贩一边忙着生意,连眼皮都没抬。

  在劲松地铁口附近,一些地产中介将楼盘信息的招牌架在便道上,盲道只能在三角形的广告招牌下“钻裆”。而对于占用盲道,几个中介工作人员却并不在乎:“这个广告牌子一拎就走了,看见盲人过来我们现拿走都不晚。”

  尴尬设计 铺设盲道“按死理”

  除了车辆、商家等人为的占用,盲道在铺设中也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记者在沿路走访过程中发现,施工人员在铺设盲道时完全是照着图纸,根本不理会周边的环境,比如路边电线杆有一根斜拉线入地,盲道也完全不知道绕一下,而是直接从钢丝绳下穿过,这要是盲人顺着盲道走,不被绊倒才怪。盲道上出现检查井最为常见,盲道砖都是绕着井盖拐四道弯,记者试着闭上眼睛顺着盲道走,刚转到第三个弯就失去了方向。

  刚下过街天桥都有一个“三角区”,盲道也围绕着三角区修,盲人走需要转一大圈。

  “没必要这么修。”中国盲协常务副主席、秘书长李伟洪说,“走盲道‘作死’”不是危言耸听,除非盲人对周围的情况非常熟悉,否则在陌生的地方,盲人肯定不敢随便走盲道。

  建议

  盲道更应该在社区修

  “北京的盲道也许建多了。”李伟洪与厉才茂持相同的观点,有的地方盲人并不去,就没有必要修盲道。“不要说五环,二三环路的辅路、立交桥修盲道,都是没有必要的。”李伟洪说,“你见过哪个盲人会去立交桥?最怕的就是立交桥。”

  修得越多,管理问题就越突出,到处都是盲道,利用率不见得高,却经常发生盲道因为被占引发的纠纷。

  李伟洪举例说,沈阳就发生过一起豪车占盲道引发的纠纷,当时盲人顺着盲道走遇到车挡道,盲人要探路就用手杖敲了敲车,结果车主下来就把盲人打了一顿。这件事最终由中国盲协出面协调,盲人才得到车主的道歉。

  在道路资源紧张的今天,五环路上的盲道建而不用,健全人就会乘“虚”而入,而且没有任何违法的成本。防线一旦被突破,四环、三环、二环……所有盲道都将面临被占用的危险。

  记者从道路施工部门采访了解到,修建人行道的成本核算中,铺设盲道比不铺盲道每平方米要多花约 21元。“如果把不必要修盲道的钱省下来,用在别的需要的地方呢?”李伟洪说,与其花大价钱在全市都铺设盲道,还不如将一些社区的盲道、盲人活动集中地区的盲道进行完善和加强管理,让盲人利用率能高些。

  延伸

  设施不完善 盲人出行难

  “全国有1731万盲人,北京市的抽样调查显示盲人达到6.7万人,可你在大街上能看见多少盲人?”李伟洪说,无障碍设施不完善,没有好的人文环境,盲人很难走出家门,这就严重制约了他们的自立能力。

  而盲人被视为有劳动能力的人,需要走出家门靠劳动养活自己,政府部门就有义务给盲人走出家门创造条件。

  李伟洪说,除了盲道,盲人出行多有不便的比比皆是,比如公共汽车进站提示不人性化,路口红绿灯提示音并不合理,导盲犬进入公共场所难。

  看来要真正做到让盲人出行畅通无阻,政府部门需要从细微处入手,而不是全市铺盲道。

  路口提示音 盲人不待见

  为了给盲人提供方便,北京市从 2002年起就在各区县商业网点、主要大街、旅游景区、医院、车站等周边道路安装了红绿灯声音提示系统,缓慢节奏的“嘟——嘟——”声代表红灯,紧凑的“嘟嘟嘟嘟”代表绿灯。不过记者发现,路口不同方向的提示音混杂在一起,会让盲人分不清,本来是为方便盲人的无障碍设施反而成了盲人过马路的“障碍”。

  李伟洪说,这些设在路口的提示音,对盲人来说,只能起到提示“到路口了”的作用,“把两个方向的设在一个柱子上,到底自己要去的方向是红灯还是绿灯盲人根本分不出来,真正想听着这个声音过马路,有些悬。”

  正确的提示音应该分别设在不同的位置,让盲人能辨别所要走的路口是长音还是短音;提示音一个音量也容易扰民。比如香港,红绿灯提示音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周围噪音大了,声音大些,安静的夜间就很小。在美国,十字路口都有专门的按钮,盲人只要按下去,扩音器里就会有长达16秒的语音提示,报告红绿灯的转换,车流的疏密、急缓等等。

  另外,部分盲人经常出现的路口,红绿灯时间太短,不方便盲人过马路。比如盲人图书馆附近的路口,很多盲人反映路口的红绿灯走到一半就变灯了。

  公交提示音 可以更人性

  据了解,北京市的公交车几年前就有了语音报站系统,公交车车外装有扬声器,只要一进公交站台,车子就会报站并说出车次和到达的地点。这个语音系统会给盲人的出行提供方便,但每辆公交车进站后,不管站台里面有没有盲人,都会发出声音,也会给站台附近的居民带来了一定的噪音,引来投诉,使得一些公交车不得不放弃报站。

  而且部分较大车站一个站十几条公交线,如果多辆车进站同时报站,也会让盲人分不清自己到底该上哪辆车。

  李伟洪介绍,如今广州、深圳、成都、大连等城市都已经安装了“引路人”语音智能导向系统,不但方便盲人还不会扰民。系统给盲人配有一个遥控器,盲人输入所要乘坐公交车的线路号,当该公交车即将进站时,遥控器会语音提示盲人,同时,车上司机也会接收到语音闪灯提示,有了这种装置,可以大大地解决盲人乘车难的问题。

  导盲犬出行 到处遇阻力

  在北京,导盲犬出行也到处是阻力。北京市新修改的养犬条例,加上了“导盲犬可以乘坐公交”这一条,但“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并未被提及。

  2012年8月1日 ,《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正式执行,其中第十六条规定,视力残疾人携带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应当遵守国家有关规定。公共场所的工作人员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提供无障碍服务。但这条规定在公园、医院等公共场所执行起来还是困难重重。

  “上海已经规定了导盲犬可以随主人一起住院。”李伟洪介绍说,奥运会时北京以政府令的形式规定导盲犬可以出入公共场所,当时执行得非常好。奥运会后,这条规定也“作废”了。

  国际导盲犬联盟规定,一个国家 1%以上的盲人使用导盲犬,才能称为导盲犬的普及。北京有6.7万多名盲人,但只有7条导盲犬。

  其中走得最好的,还是盲人钢琴调律师陈燕的导盲犬,她的口号是“一人一犬走天涯”,各大航空公司都知道她,要想去哪儿打个电话就行。即使这样,在她家附近的几个地铁站,她带着导盲犬就经常遭阻。陈燕还记得去年在天通苑地铁站被拒绝之后,她对导盲犬珍妮说:“珍妮,我再也不带你来了,地铁不让咱们坐的话,咱永远不来这个地方,我一定在你有生之年给你能畅通无阻的那一天。”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