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女孩撑伞事件造假者:不知报料真相者有何居心

2013年08月03日来源:金羊网-新快报编辑:李俊斌我有话说

  谁在消费我们的爱心?

  “我真不知道这个踢爆的人有何居心!他不踢爆的话,大家都相信这是真的”

  采写:新快报记者 黄琼 林良田 黄昆

  是谁主导参与了“小女孩撑伞”这个无良策划?

  是谁在消费我们的爱心?

  昨天,广州尔码公司否认了,鼎和保险公司也否认了。

  很“适时”,记者昨晚从广州尔码公司回来后,报料人霍先生的电话终于“打通”了。

  时间很微妙。

  霍先生坚称是自己自编自导的,坦承造假,数次道歉,希望能获得谅解。

  广州尔码公司的老板说,霍先生今年25岁,大学毕业,已经辞职。

  但记者发现,霍先生用的手机号码仍登记在广州尔码公司名下,这让人疑惑。

  “小女孩撑伞”图片中出现的Logo很“碰巧”与鼎和保险公司扯上关系。

  霍先生否认有意为之,称那把伞只是朋友“随便”拿来用的。但是否随便,没有旁人佐证。

  道歉诚意,因他屡次闪烁其词,拒绝透露行踪,让人存疑。

  自揽责任,因种种线索牵扯广州尔码公司和鼎和保险公司,仍让人存疑。

  报料人霍先生所称的自编自导可信度多高?报料人霍先生和所谓踢爆真相的网友是否是同一个人?这些在与霍先生的对话中,记者仍得不到答案。

  为何造假?“策划公益”为求关注清洁工

  新快报:你为什么要导演这样一出戏?

  霍先生:之前看到新闻,上海有十多名人中暑死亡,给我触动很大。在这种天气下,清洁工最为艰苦,我觉得他们很可怜,也没有多少网友关心,我自己以前也是农民工,我觉得社会应该帮他们一把,多关心他们……

  新快报:你和谁一起策划的?

  霍先生:这都是我一个人策划的,我从上周开始准备,后来找了清洁工阿姨,找了小女孩和她的妈妈,觉得她们比较合适。事后,给了阿姨150元,给了小女孩和妈妈300元(与清洁工汤大姐的说法有出入),整个过程我一共花了1300元。

  新快报:这都是你一个人做的?

  霍先生:策划是我一个人包办的,但拍摄现场我叫了四五个朋友一起去帮忙,我在旁边拿着手机在拍摄。

  新快报:踢爆造假的网友提供的照片显示,上面过来阻止拍照的黑衣男子,是你吗?

  霍先生:那是我的朋友,我在旁边拍照。

  联手炒作?

  那把伞只是朋友随便拿来用的

  新快报:你的手机登记的用户是尔玛公司,这个事情是不是你们一起策划的?

  霍先生:没有。我之前在尔码公司工作过几个月,做微信推广的技术工作,今年4月我从公司离职。之前在公司时,公司奖励了我两个电话号码,打电话什么的都是公司埋单,离开以后我还是继续使用这两个号码。如果真的是和他们炒作,我不会这么蠢,还用这个手机号码报料的。新快报:那你现在是什么工作?霍先生:我目前没有工作,就是到处漂着,做公益。

  新快报:没有工作?那你怎么生活?

  霍先生:我比较节省,也有一些积蓄,也算够花吧,而且我喜欢旅游,到处漂泊。

  新快报:能透露你现在在哪里吗?

  霍先生:我现在不在广州。今天下午办了转号手续就离开了,现在在哪里,我不想告诉你。

  新快报:在图片中,你使用的是鼎和公司的公益宣传雨伞,而网上其“中国好妈妈”推广文章也跟着这条新闻出来了,这是不是你们之间的推广合作?

  霍先生: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那把伞只是朋友随便拿来用的。

  为何失踪?

  事情闹这么大我很害怕

  新快报:报料后,你的手机一直关机,直到今天(2日)下午才开机,为什么?

  霍先生:我真的害怕了,没想到这个事情闹这么大,网络真让人害怕。所以我把报料的那个手机转号了,给清洁工阿姨打电话的那个186的电话原本我也想注销,但后来我想要是这个号码也销了,以后就说不清楚这个事了,就没有销。

  新快报:我们刚从你之前工作过的尔码公司回来,是喻(晓马)总给你打电话你才接受采访吗?

  霍先生:不是,我自己觉得应该早点站出来澄清这件事,下午我也接受了电视台的采访,也给清洁工阿姨打了电话。喻总是给我打电话了,他很生气。

  恶意炒作?我真不知道踢爆的人有何居心

  新快报:报道出来后的当天,即有网友在网上踢爆“小女孩撑伞”事件是假的,这是不是也是你的炒作手段?

  霍先生:我不认识他。这个始终是炒作的,我不可能这么愚蠢地自己踢爆这个事。我真不知道这个踢爆的人有何居心!他不踢爆的话,大家都相信这是真的,大家都很感动,这是很好的正能量。

  新快报:发现你自编自演的被很多人传播和相信,你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霍先生:我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希望更多的人能关注清洁工。看到很多人都在转发,都在关心,我很高兴。

  还有谁信?

  能不能不要纠结我用了什么方式

  新快报:那现在这个事情你打算怎么收场?

  霍先生:我做这个的初衷是拍个公益短片,因为没钱推广,才想到了媒体。现在搞成这样,我想跟大家说一声,真的很抱歉,我以后不会再这样做了。

  新快报:你有没有想过,你通过这种造假的方式来做所谓的公益,可能以后没有人敢相信这种所谓的正能量了?

  霍先生:我只是希望大家多关注清洁工,能不能不要在纠结我用了什么方式,这些都不是重点。以后我还是会继续做公益的。

  新快报:你觉得还会有谁相信你吗?

  霍先生:我不会再报料给媒体了,我会像这样拍摄一些短片,然后传上网,在网上没人知道我是谁。

  事件关系图

  【承认也是策划人,报料是用一个电话号码,与女清洁工联系的是另一个电话号码】

  记者求证:为什么报道出街后关机?“看到事情闹大了,不敢出来说。”

  【前员工,自称4月份离职】

  记者求证:策划人报料的所用的两个电话号码均为尔码公司注册。其解释是“公司奖励”。

  小女孩

  【至今未能找到】

  记者求证:清洁工称小女孩也是策划人花150元请来的,与图中女子不是母女关系。策划人承认小女孩是他请来的。

  清洁工

  【承认是摆拍,称自己是被邀请拍伞的广告,没想到被人利用】

  记者求证:事发后,策划人塞给清洁工汤大姐1000元,要求其“封口”。

  【自称与摆拍事件无关】

  记者求证:报料人提供的原图中,雨伞上印有“感恩漂流爱心伞传递”字样,该伞源自鼎和保险7月份发起的一个公益活动。报道出街当天下午,网上出现“寻找中国好宝宝”的文章,该文前半部分搬用见报稿件,后面添加与上述活动有关的信息。

  【互相否认有业务来往】

  记者求证:尔码公司称“只做平面广告设计、明星广告代言等”。鼎和保险称“只跟两家广告公司合作过平面设计业务”。

  (注:尔码公司在其官网上出现“尔码”“尔玛”两个不同的字样。)

  【曾在尔码公司工作,策划过“跪行救女”和“喂乞丐吃饭”事件。】

  【新浪微博的账户名“@落雨剑”发帖贴出摆拍现场的图片,但未有说明照片作者】

  记者求证:请求其还原更多现场细节,被其拒绝。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