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网首页 南宁头条

南宁头条新闻客户端
搜索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傅政华其人其事:超前干实事 不做救火队

2013年08月30日来源:长江网 编辑:李俊斌我有话说

  2013年2月5日,北京市朝阳看守所,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傅政华在询问999急救车上的急救设备。 (新京报记者浦峰/图)

  原标题:北京市公安局长兼任公安部副部长

  傅政华其人其事 超前干实事,不做救火队

  “近两年公安部推行整体警务、集合警务,傅政华身兼公安部副部长和北京市公安局长,协调统筹兄弟省市工作更加名正言顺。”

  “傅局是一个善于利用新技术的人。”

  2013年8月下旬,全国范围内的“打击网络谣言”呈现如火如荼之势,一些媒体认为,这与新近兼任公安部副部长的北京市委常委、公安局长傅政华相关。

  7月31日,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与新任交流任职的公安厅局长进行集体谈话,在陪同出席的公安部领导名单中,傅政华以党组成员身份正式亮相。8月19日,公安部网站确认,傅政华兼任公安部副部长。

  8月20日,“全国公安机关集中打击网络有组织制造传播谣言等违法犯罪专项行动”拉开序幕,北京警方一举打掉一个在互联网蓄意制造传播谣言、恶意侵害他人名誉的网络推手公司,并抓获“秦火火”、“立二拆四”等犯罪嫌疑人。

  身兼公安部领导和北京市局主要领导几重身份,傅政华被视为政坛罕见的任职案例。他为何会以首都公安局长身份兼任公安部副部长?打击网络谣言犯罪是否是他履新后的“第一把火”?傅政华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从公安部到北京市公安局,需要途经东长安街、正义路和前门东大街,步行距离约1.2公里。傅政华兼任公安部副部长后,有知情人士透露,“他在两边都办公,公安部暂未给他配备专职秘书。”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武伯欣教授与傅政华相熟近30年,在他印象里,过去曾有过公安部副部长兼任公安局长的先例,不过“新中国成立以来,还没有‘倒兼’的类似例子”。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这次可能是强化公安部总体领导,强化特大城市管理的需要。”

  公安部原刑事侦查局局长、中国刑事科学技术协会理事长刘文觉得这并不奇怪,傅政华本来就是副部级干部,这次身兼公安部副部长,并不存在职位“提升”一说。兼任副部长后,傅政华参加公安部党委会时可以直接汇报北京的情况,这对公安部了解首都治安状况很有好处。“把北京市局纳入公安部的集体管理是好事情。”

  对于傅政华的任职,一位不愿具名的北京市局机关民警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近两年公安部推行整体警务、集合警务,傅政华身兼公安部副部长和北京市公安局长,协调统筹兄弟省市工作更加名正言顺。”

  在公安部工作多年的刘文,对傅政华的印象是:他是搞刑事侦查的。从北京市公安局的普通侦查员,到市委常委、市局局长和公安部副部长,在傅政华的履历中,“刑侦”一直是主线。

  傅政华出生于1955年3月,1970年参加工作。他在职读了大专,后来又到北京大学法律系读了研究生。傅政华从北京市公安局普通侦查员做起,历任刑侦处副处长、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等职。

  2010年7月起,傅政华任北京市委常委、市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当时在全国31个省级行政区现任公安厅(局)长中,只有6人是刑侦出身,其中包括傅政华,以及时任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

  当时在提请傅政华任北京市公安局长时,官方对他的评价是,“及时组织侦破影响首都安全稳定的重特大敏感案件,为平安奥运和平安国庆作出了贡献”,“在经侦工作中,相继成功侦破一批有影响力,中央高度关注的重要专案”。

  武伯欣说,最近这些年,公安部比较注重从公安一线提拔领导。比如河北省公安厅原副厅长刘金国就升任公安部副部长,他曾获得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2011年度感动中国人物”。

  “从刑侦口选拔有实战经验、经过大量锻炼的干部,有助于社会治安的及时防控,或者说有效地侦破案件。”在武伯欣看来,这次傅政华兼任公安部副部长,“可能是布局上的考虑,部里也在强化刑侦的领导能力。”

  傅政华履新公安部副部长后,全国范围内的“打击网络谣言犯罪行动”即全面展开,其中尤以北京警方行动最为迅猛。

  除“秦火火”、“立二拆四”等人被刑拘外,8月25日凌晨,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广州《新快报》记者刘虎因涉嫌制造传播谣言,已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

  许多网络舆论认为,这是傅政华履新后的“第一把火”。

  “这是个巧合,他不是兼任之后马上就做,这些事儿早就在做了。”武伯欣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很早就开始监控“立二拆四”,从侧面开始做工作,“刑事拘留没有侦查证据肯定不能下手,这不是一时的”。

  公开出版物及媒体报道显示,傅政华注意网络由来已久。在2010年第10期《公安研究》上,傅政华曾发表论文《论“四减四责”理念对于首都公安事业科学发展的重要意义与作用》,认为首都公安机关的责任还包括“网上巡控责任”,在文章里他写道:

  “随着人类社会迈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互联网成为当今世界继领土、领海、领空之后的第四空间,同时成为信息传播扩散的重要载体、敌对势力渗透破坏的重要渠道、违法犯罪实施的重要工具和影响舆情走势的重要窗口。能否创新网上战场防控思路,迅速占领网上阵地,提高对虚拟社会掌控能力,是关系公安工作整体水平的重大问题,更是关系政治稳定和国家安全的重大问题。”

  2012年7月24日,傅政华在北京暑期网络环境整治工作部署会上,已经表露出打击互联网谣言犯罪的决心:如利用互联网从事制造和传播政治谣言,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及现行体制,情节严重的要依法严厉打击,公安机关未来将对经常传播有害信息、管理失控的网站依法停机整顿,并纳入“黑名单”。当时他还透露,北京市公安机关将“通过首都网警执法,对传播、散布不良信息,涉嫌轻微违法的网民进行公开处置”。

  和这次火力十足的“打击网络谣言犯罪行动”相似,2010年5月,傅政华在履新北京市公安局长仅70天,便发起打击“北京市打击卖淫嫖娼专项行动”。北京“天上人间”夜总会和其他3家顶级娱乐场所,被勒令停业整顿6个月。

  武伯欣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打掉“天上人间”夜总会,无关乎民间所议论的复杂背景。傅政华严管歌舞厅的想法由来已久,因为“歌舞厅是社会治安案件的源头之一”。

  “过去他没有这样的机会和条件,但并不是没有这个考虑,他有机会就会做的。他是一个沉稳、偏内向的人,抱定目的不会轻易改动。”武伯欣说。

  在傅政华的公开表态中,“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打防管控一体化机制”、“防控”是其关键词。在武伯欣看来,北京警方在“超前做一些事,而不是做救火队”。

  从7月17日到7月24日,北京在7天内发生6起危害公共安全事件,其中4起含人为恶性犯罪因素,包括7月20日,一名坐着轮椅的残疾男子在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引爆自制炸弹,造成其本人和一名民警受伤。7月29日,北京市公安局召开视频会议,再次部署进一步强化夏秋社会治安整治工作。傅政华要求全局以“盯苗头、压反弹、整秩序、保稳定”为重点,全面加强社会面巡逻防控力度和对违法犯罪的打击力度。

  武伯欣分析,傅政华担任“一把手”后,从专业队伍防控到基层的部署,再到民众治安联防工作和民众治安的调解,他都朝着治本的方向去做,“以前傅政华没有这么大权,给他权力,他会把原来的设计变成现实”。

  一位熟悉傅政华的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在公安系统内部,傅政华是“公认的研究型人才”。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傅政华已经意识到犯罪心理学在刑事案件中的作用。当时北京发生过多起碎尸案,证据不好收集,他多次让负责资料的情报人员把疑难案件通过特殊渠道转给业内专家,请他们帮忙分析,以便给他提供软科学的帮助。那时就认识傅政华的武伯欣说,在改革开放初期,像傅政华那样从碎尸案想到犯罪心理学的人,在公安系统中并不多,“这个做法非常超前”。

  1994年,昆明湖发生女性被杀抛尸案,傅政华马上就想到用心理测试技术,比较圆满地解决了案件。他那时是刑侦处副处长,对案件审判也很关心,不主张判死刑,罪犯最后被判死缓,傅政华还特别留心到要对其家庭有一定抚慰。

  上世纪90年代末,傅政华到北京大学法律系读研,师从刑事侦查与司法鉴定专业教授张玉镶,毕业论文《系列杀人案件的侦查》,是国内第一篇全面系统深入讲述杀人案件的论文。他编写的《物证技术学》,是目前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硕士复试的指定参考书。

  一位知情人说,在首都刑侦圈,傅政华曾以破案及时而被人知晓。武伯欣透露,傅政华的习惯是把案件分成几条线后派人去办。他常对办案人员说:“你去查这条线索,如果在你这个线上出现问题,你就不要再当队长了。”

  2004年马加爵案发生时,傅政华担任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当时他发出最高级别的A级通缉令,并首次以20万元悬赏捉拿嫌疑犯,21天后马加爵落网。在接受央视“法治在线”节目采访时,傅政华称,虽然“21天时间不是太长”,但是“本意上都是希望越短越好”。

  “用我们行话来说,刑警是一个‘暴脾气’的警种,不像社区民警那么春风化雨,而是破案抓人,说干就干”,在上述北京市公安局警员眼里,“刑警干久了就会脾气秉性比较直,俗一点就是大胆。”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上述警员曾经与傅政华一起侦破大兴灭门案,“当时傅政华熬了一宿却未见疲态,下属不敢怠慢,也打起精神汇总线索”。朝阳区系列杀人案发生后,傅政华深夜造访武伯欣家,与他讨论案情。2011年5月9日,故宫博物院斋宫诚肃殿部分展品失窃,北京警方仅用58小时就侦破此案。

  在下属眼中,傅政华尤擅利用各个警种对犯罪分子形成高压态势,“整体联动,合成作战”。端掉“天上人间”夜总会那天晚上,傅政华派出治安、刑侦、巡警、特警等多警种联合行动,一改往昔扫黄工作由治安部门的警察或派出所民警参与的惯例。当晚参与民警被责令出发前关闭手机,不知道行动目的地。

  傅政华就任北京市公安局长当年,北京警方举行巡特警总队建队以来首次整建制、大规模、长距离的合成演练,出动千名特警、百余辆摩托车、破障车、布障车、装甲车、运兵车和冲锋攀登车,亲历者见到“车队延绵三四公里,三架警用直升机盘旋于空中”。

  在延庆县里炮村附近演习场近千亩的空旷土地上,千名特警队员全副武装列队。头戴特警帽,身穿特警服,胸前的警号显示为00001的傅政华从一辆黑色警车中走下,为巡特警总队的24支队伍授旗。

  在奖励下属、威慑罪犯方面,傅政华作风高调。2010年“5 3”劫持女童案发生,狙击手击毙了犯罪嫌疑人,两个小时后傅政华召开新闻发布会,奖励开枪特警,赞其“这一枪打得非常好”。

  傅政华不抽烟、不喝酒、不唱歌,爱读书,遇到基层干警会主动打招呼。傅政华有时来找武伯欣商量案件时,就在中国人民公安大学附近的小饭馆吃,“不像有的人来了就说,我们去找个带卡拉OK的地方吃饭”。

  傅政华一直深谙与专家学者的合作之道。让武伯欣印象深刻的是,许多曾与他互动频繁的警界人士在受到提拔后,都与他渐渐疏远。但傅政华逢年过节,都会邀请曾给他办案提供帮助的学者吃饭,或派警员看望他们。北京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北京警察学院等学校从事物证、侦查专业的许多老师,也都是他的座上宾。

  前不久,北京市公安系统举办反恐培训班,专门训练恐怖犯罪的谈判专家,傅政华点名让搞心理学研究的武伯欣去北京警察学院讲课。“在全国来说,公安系统和学界长期互动的例子不多,他算是一个。”武伯欣说。

 

南宁问政手机客户端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评论

    热门推荐

    更多

    收视排行榜

    更多